火熱小說 大醫凌然-第1322章 考驗分享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贾病人迟疑了几秒钟:“可能算吧……”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这种事情你不先确定好了,你当医院开善堂的?到时候拉出来的账单比你的屎都长,到时候怎么办?”老婆气的脸都圆了,一甩胳膊,就见一群不是开善堂的人看着自己,于是又甩甩手:“我不是说你们啊。”
左慈典微笑,一个字都没说。
他虽然擅长说话,但他更知道,这个时候但凡是个有声带的动物都可能是危险的,没必要上赶着挨骂。
“电话打了吗?”这边继续催促。
贾病人无奈道:“没来得及呢。”
“你不是摔伤了?你都摔伤了,你还没时间打电话?”
这边的病人和医生都是一愣,再仔细想想,好像还真的是这个道理。
众人的眼神,多少有些影响到了贾病人的判断力,他一咬牙,气道:“赵美凤你不要太过分!”
他的老婆赵美凤愣住了几秒钟,眼睛瞪的溜圆看着男人。
在场的病人和医生护士,则以佩服的目光看向贾病人。
马砚麟更是低声赞道:“这样才对嘛,男人就是要敢于拒绝!”
并没有人看他。
同时,赵美凤也良久没有说话。
贾病人被老婆越盯越心慌,只十几秒钟的时间,就有汗滴落了下来。
“我是疼的。”贾病人连忙解释。
“我看你是活的太舒服了!”赵美凤恨声道:“让你打个电话,打个电话有那么难吗?非得我们娘仨省吃俭用的给你掏药费吗?你老贾有那么大的脸吗?”
“我也没说我不打电话……”
“咱们家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就你一个月赚的那几千块钱够干什么?是够买奶粉了,还是够交幼儿园的学费了?你要没钱,你有本事把咱家孩子送进公立的幼儿园也行啊,让你找找你们领导,你都说啥了……”
“我们领导也是私企的领导,找他,他也说不上话啊啊。”
“那你们这破领导有什么用?”
“人家发钱了啊!”男人也喊出来了。
赵美凤呆住,半晌才哼了一声:“就那么几个钱……”
“不少了,现在一个月能按时按点的发大几千块钱的公司……”
“别人一个月能赚上万块,你赚几千块就感恩戴德了?”赵美凤又来了精神,撸起袖子就准备大吵一架。
左慈典在后面看的抓耳挠腮,听的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双手合十,放在脸下面,然后闭眼歪头。
对面的几个人看的难受坏了,肩损的病人倒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嘶嘶的吸了两口气,接着头一歪,装着晕了过去。
赵美凤见状,登时呆住了,接着才稍稍有些紧张的喊:“老贾,老贾……”
“我们来吧。”左慈典将帘子拉了起来,并将赵美凤驱逐出去,过了一会,等双方的情绪都有了改变,才将之再喊回来。
一次装晕成功的男人有了些底气,镇定的看着老婆。怕什么呀,大不了再装晕不就行了。
赵美凤也没有那么重的戾气了。虽然恨老公不争气,赚不到钱又不上进,为了打球弄伤身体,但她也不想现在就气死老公。
“病人的肩膀的伤势发展到这个程度,手术基本就是唯一的选择了,你们要是没有别的问题就签字吧,准备手术还要一段时间……”左慈典做术前谈话是专业的,语气平静的让人以为是在小卖铺买水。
“他这个情况,不是应该让公司来付钱吗?”赵美凤在这方面还是坚持。
“工伤认定有流程的,咱们云华市的要求,是工伤发生24个小时内,由用人单位告知经办机构,这个跟你看病做手术并不冲突。稍等,我找一份详细的说明给你……”
早知道对方有这方面的诉求,左慈典也没有硬着来,拿了社保局发的小宣传册给了赵美凤,再道:“你们跟公司联系了没?病人的伤情也不能拖太久的……”
“对方耍无赖呢,我就说,小破公司不要去不要去,非要去家小破公司!”赵美凤盯着宣传册看了一会,起身道:“我去交钱,你们给他做手术吧。”
病人轻轻的叹了口气,又引起肩膀的疼痛,忍不住一阵呲牙咧嘴。
“行了,做手术吧。”赵美凤刷刷的签了字,下去交钱去了。
病人贾不由笑了笑,接着继续呲牙咧嘴。
……
黑色婚约:霸气老公出逃妻
手术室。
左慈典活动着肩膀,然后看着被摆放好的病人贾,突然觉得一阵安心。
“果然,还是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才是好病人啊。”左慈典不由感慨一句,再问旁边的苏嘉福:“给麻的软软的,一会好下刀。”
“知道了。”苏嘉福当着左慈典的面,加了一针的生理盐水进去。要是肌松的使用量听外科医生的,病人甭想活着走下手术台。
凌然也是提前来到手术室里,换好了手术服,对左慈典道:“latarjet手术的核心是骨性重建,也就是恢复肩胛盂的倒梨形结构……总的来说,只有骨性缺损的比较多了,才会做这个手术,更进一步的讲,我们的目标是解决肩关节的不稳定性……”
左慈典听的很认真,这种讲解机会是何等的难得,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说明,自己就非常清楚和珍惜了。
不过,与此前相同,凌然并没有按部就班,详细讲解的意思。大略的说过之后,就开始了正式的手术。
左慈典只能在心里拼命的记下凌然说的话,同时寄希望于术后的复习……
同样留在手术室里的年轻医生们也是如此。外科医生的训练皆是如此,不可能寄希望于上级医生还会像是学校的老师那样详细的讲解。
凌然更是习惯于长时间的沉默。
在将病人的切口扩大到腋窝前方之后,凌然开始暴露胸小肌的肌腱的时候,才重新开口问道:“下一步是什么?”
左慈典一个激灵,大脑立即疯狂运转起来。
当众提问这种事,对任何一名医生来说,都是非常紧张的。
不过,越是高年资的医生,通常就越少被提问,毕竟,被问了问题却不能回答的话,总归是有些丢人的。对某些好面子的医生来说,问题可能还要更严重一些。
左慈典自然也是不愿意丢面子的,好在凌然的问题并不困难,只是考察他的理论基础是否完备……
左慈典缓了两口气,就道:“接下来应该是分离喙突韧带和联合肌腱。”
“喙突怎么处理?”凌然又问了一句。
左慈典心下又是一紧,这是要给我机会啊。莫非让我处理喙突?
左慈典连忙低头去看,同时回忆着此前看过的理论,放缓了节奏回答道:“先是将胸小肌肌腱、喙肩韧带切断,然后在外侧部分留一部分软组织,接着用摆锯……”
“神经在哪?”凌然打断了他的话。
左慈典咽了口唾沫,心虚的指了一下。
凌然没给他太长时间重新思考,就道:“回头找具大体老师去练吧。”
左慈典失望的叹口气,再轻声道:“咱们也没有大体老师了。”
“找云大的武院长。”这是凌然所知的最顺畅的尸源的渠道了。
左慈典有些迟疑:“武院长倒是欠您的人情,但这么用掉,太浪费了吧。”
凌然疑惑的看了左慈典一眼,才道:“你说的人情如果是指给老武院长做的手术的话,不用担心,心脏搭桥的适应症……”
“我明白了!”左慈典赶忙阻止凌然继续说下去,道:“我手术结束以后,就去联系武院长。”

火熱都市小说 大醫凌然 ptt-第1321章 工傷分享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同事肯定是不行的。”左慈典像是吃冰棍似的一口咬断,道:“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你要做手术,必须得家属签字,对你也是一个保障。”
“那我打个电话……”病人单手操作,艰难的拨出电话。
左慈典等人也没当回事,在急诊做久了,许多要做手术的病人,来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得了要带家属的病。
肩损的病人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我疼的要死,你就不能请个假过来?”
“请假不扣钱吗?不就摔了一跤吗?早让你处理处理你的肩膀,你不管……”手机里的女声一阵埋怨,才问:“哪个医院哪个科?”
“云医的急诊科。”肩损的病人再说两句,挂掉电话,已经疼的汗都冒出来了。
“赶紧做检查去。”左慈典示意实习生把人给带过去。
急诊中心现在有钱之极,从X光机,CT机一路买到了核磁共振机,影像片的阅读也都有人可以做。
看在可能要被自己下刀的份,左慈典还让实习生给安排了轮椅,一路推着去做检查。
这也是他们从克利夫兰学来的招数。一名月薪几千美元的护士,推着受伤的病人走几个小时,就能开出上千美元的账单,可谓是划算之极了。
云医只有特需楼才能搞这一套,收费还不能太高了,急诊室里的轮椅推行就变成了按需分配,通常自然是分配不到的。
肩损的病人没有家属陪同,却有护士陪着拍片,一时间竟然也感觉过得去了,仿佛痛感没有那么强了,身体没有那么虚了,喘息没有那么剧烈了,偶尔颠一下,变换一个体位,还带点微微的爽。
很快,CT和X光片及报告,与病人一道,被送回了左慈典面前。
“你这个盂肱关节已经不行了,以前没看过医生?”左慈典瞅了眼报告,再回忆自己看过的资料,约略的知道了情况。
爱,好重:星玥传说 滑向永恒的开端
“看过几次,就说是多次损伤造成的慢性紊乱。差不多这个意思。”
“没让你做手术?”
“有说的……我了解了一下,就觉得能不做手术还是不做手术吧。”
“你这次可比之前要严重的多了。”左慈典皱眉说了一句,再拨了给凌然的电话。
急诊科以前可是不会做这种纯粹的肩部手术的。而在急诊科内部,除了凌然以外,其他医生也没有该类型手术的经验。
以前的急诊科,遇到肩膀受伤的病人,首先就是止血、输液消炎拍片,同时呼叫骨科的医生前来会诊。
这会儿,就是凌然了。
東京 紳士 物語
给凌然打过电话,左慈典又催促病人,道:“家属还没来吗?做手术是很严肃的事……”
“应该就来了。”病人其实也很不确定的样子,左慈典见状,也只能摇头不语。
做医生做的久了,什么样的家庭都见过,甚至都有点失去好奇心了。
不长时间,凌然穿着一件崭新的白大褂下来了。
不像是实习生们总穿着的皱巴巴脏兮兮不知道多少手的白大褂,凌然的衣柜里是常年都有纯新的白大褂的。
每当凌然情绪来了的时候,他就换一件新的白大褂,一个褶皱没有的那种,走起路来,都会发出轻轻的沙沙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极度的舒服。
肩损的病人,亦是呲牙咧嘴的瞅着凌然。
“片子都挂起来。”左慈典早都指挥着小医生们将各种影像片挂到位了,不过,凌然过来了,他自然要再表现一下的。
凌然向众人点点头,接着就自顾自的看片子去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的诊断学基础不错,但最出挑的还是看影像片,尤其是骨科的病症,看影像片也是最直接的。
凌然看的并不快。
他现在已经变的很擅长分配时间了,像是看影像片的时候,凌然还会掺杂很多的思考,因为他感兴趣,手术就是他的,凌然也用不着向其他人报备,只是在脑海中做模拟,并考量手术的价值。
“正好在latarjet手术的好球区。”凌然看完影像片,直接向病人问道:“必须要做手术了,你想在云医做吗?”
一句话就让病人升起多个问题来,病人只来得及道:“还可以选云医以外做手术吗?”
“当然可以。”凌然回答的很顺畅,且道:“你的肩膀伤的虽然比较重,但依然是择期手术,晚一两天的时间,应该都没问题。”
左慈典这时候在后面阴恻恻的道:“现在的大医院的病床都是很紧俏的,建议你提前联系。”
病人这才有些回过味来。
别说是云医了,但凡是云华市的三甲医院,就没有床位不紧缺的。他今天也许能混到床位,不意味着出了云医,还能混到床位。
“那……我跟家里人商量一下。”病人左右转头,又道:“我家里人不好请假,估计来的晚些。”
狼图腾(纪念版)
“这样,我画几幅示意图给你。”凌然伸手要了一叠纸和铅笔,接着就飞快的在病人面前,画起了肩部的结构示意图。
神话世界大冒险 水龙吟v
完美级的速写,此时像是复印似的,迅速的出现在了病人前面。
“你的肩关节因为反复脱位,已经出现了骨缺损,主要是在这里……”
“缺损的宽度小于15%的时候,我们一般是不做处理的,但宽度超过30%以上的,也就是你现在的状况,那就只有手术一个选择。”
“我们的手术流程也是比较简单的。”
凌然用了5分钟的时间,画了三幅画,全都是最简单的速写,但也简明扼要,一眼就看得懂。
病人又是明白又是不明白的看着凌然的画,好像脑子也开始变的不稳定起来。
“老贾。”喊话的声音由远及近,被护士拦下来以后,才拨了电话过来。
“这边。”病人忙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再向医生们无奈的笑笑:“我老婆。有点凶。”
“可以了,还有老婆。”左慈典赞了一句,得到了许多医生赞同的点头。
贾病人依旧只能苦笑,再给快步而来的老婆看三幅画,且道:“我肩膀疼的很,他们说得做手术了……”
“那你给领导请假没有?”老婆瞥了画一眼,接着立即追问:“你是上班的路上摔伤的,算工伤的吧。”

非常不錯小說 大醫凌然 愛下-第1320章 稻草人看書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左医生,怎么又回来了?”马砚麟一只手揉着腰,一只手叼着条鱿鱼干,用牙撕着吃。
左慈典“恩”的一声,斜看马砚麟等人一眼,调侃道:“睡床上了,觉得不放心你们,就又跑回来了。”
马砚麟不禁一个微笑:“您不放心,回来也没用啊。”
左慈典叹口气,顺手将马砚麟搁桌子上的鱿鱼干扯了一半,同样含糊的嚼着,道:“小马,你这样子会吃亏的。”
“我吃多少都亏。”马砚麟也叹口气,继续揉腰。
“亏的话就多休息。”左慈典回头向虚空中招招手:“那个谁,给泌尿科的老黄打个电话,问问卫曼卫医生的休息时间,给咱们小马同步一下,让他休息两天。别太累了。”
马砚麟一愣,忙道:“不是……不用,我刚休了周末……”
全職 法師 線上 看
左慈典轻轻的拍了马砚麟肩膀3下,道:“休了周末,就该更积极主动一点,对不对?我看你还累得不要不要的样子,再回去休息个两天,值班都给你挪后面。”
马砚麟慌了,生产队的驴也不能磨完了豆腐就耕地啊。
“去吧。”左慈典一点同情都没有的。
以他的观点,像是马砚麟这么年轻的小医生,正是应该努力工作,拼搏上进的时候,但在凌治疗组里,马砚麟的惰性是最强的,一天到晚的找时间偷懒,有时候,早上6点钟都到不了医院,算下来,一周的有效工时也就100个小时出头,堪称是懒汉的代表。
左慈典自忖,自己要是有马砚麟的这个年纪的身体和精力,有他这么好的学习条件,绝对一点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别说吃鱿鱼干这种费时间的零食了,丁丁都可以切掉以保持专注!
“我后面排的手术怎么办……”马砚麟希望挣扎一下。
“骨科的手术我来做,剩下的跟腱手术什么的,另行安排。”左慈典早就将每周的排班表烂熟于胸了。而在凌治疗组里,马砚麟的主要方向就是跟腱手术和骨科的手术。
这里面,就有左慈典熟悉的克里斯骨折,以及凌然准备教给他的Latarjet术式的适应症。
当然,要说左慈典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将马砚麟弄回家,老左本人是不会承认的。现在医院里的进修医那么多,要想一名患者无人接手,几乎都是不太可能的。
太高端的术式没人会做,骨科的术式,一个电话打给骨科,后者还不是屁颠屁颠的下来捡钱。
“把候诊的病人的情况再统计一下。”左慈典又招手叫了一只“那个谁”过来,吩咐了下去。
办公室的几名小医生都忙碌的动了起来。左慈典自己回到座位上,开始翻书看了起来。
Latarjet术式主要是用来治疗肩关节脱位的,对于最近几年经常接触手外科和肝胆外科的左慈典来说,几乎算是全新领域了。
事实上,任何新术式,对左慈典来说,都算是全新领域。
如果换成是科室里的年轻人,因为刚刚从医学院里毕业不久,又面临着执医等连续考试,还会继续积累理论知识,虽然不至于说立即上手,但稍微复习一下,手术的理论基础就还是具备的。
但像是左慈典这种,年纪又大技术又差的中老年医生就麻烦了。
他当年学的理论,基本算是忘光了,尤其是当年学的就不好,这些年又有新理论不断覆盖,在某些方面,比起新人都不如。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左慈典也不知道跟着凌然学手术,会面临什么,但他知道一点,首先,凌然向来是没有讲基础理论的习惯的,其次,他也不能给凌然丢脸。
瘟疫 醫生
这么一来,左慈典个人的压力就变的巨大起来。偏偏他还不能让人看出来。
现在的凌治疗组,已经堪比普通的小科室的规模了,特别是进修医生和实习医生的数量,比起一些大科室都不遑多让。
以医院的标准来说,小医生的数量更代表着科室的活力以及……赚钱能力。实习医生可以买个外卖就养活了,进修医生则是要真金白银的收入的,而且,像是急诊中心的这种用人方式,还不仅仅是工资数就可以了。
虽然说,治疗组的活力和赚钱问题,都有凌然来解决,可浅层次的管理问题,全都压在左慈典身上了。
科室有科室的管理,治疗组也有治疗组的管理,一般的治疗组三五个人,至多十来个人,组长随便管管很容易。凌治疗组却是全然不同。
左慈典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定的威严的。
这让他看书看的很努力,表情也很扭曲。
“我感觉老左不对劲。”又做完一轮手术的小医生们回到休息室里,一边偷吃厨房里的鱿鱼干,一边絮絮叨叨的传递着八卦。
与天同兽
“左医生是在准备考主治了吧。”
“考急诊的主治看骨科的书,你是想用前朝的剑斩本朝的官呀。”
“莫非老左想考骨科的主治?”
“咦……也不是不可能,既然有人能考肝胆的主治……”
啪啪啪啪。
周医生踱着步子,像是只稻草人似的,将聒噪的小医生们给驱散了。
回到座位上,周医生自己满是好奇的问:“老左,你最近对骨科的兴趣这么大?”
“随便看看。”左慈典是不怕周医生抢自己的位置,但也不能把消息传的人尽皆知。
如果风能带走我的忧伤
跟着凌然学术式这种事,现在也就是周医生最不在意了。
其他人,铁定会蹭的。
有些不要脸的,蹭着蹭着就进去了。
第二天。
不到10点钟,一名肩关节损伤的病人就送了过来。
左慈典通知了凌然,接着就略略有些着急的跑去看了。
来看病的是名略显邋遢的中年人,脸上挂着疼痛,但眼神比较淡定,身边也没有家属陪同。
“病人38岁,下公交车的时候摔伤,肩部有畸形,自诉有肩部脱臼史……”负责急诊的小医生低声说着,又看看左慈典,补了一句:“因为您之前说的,我们还没给骨科的打电话。”
“等凌医生看看。”左慈典轻拍小医生。
年轻人不由挺直了腰,脸上露出满足的,轻松的,快慰的,如愿以偿的笑容。
左慈典坐到邋遢中年人对面,给出一个笑,问:“以前肩膀脱臼过?”
“是,我上学的时候经常打篮球,把肩膀给弄伤了。”病人有些疼的呲着嘴,问:“能给我上上吗?”
“没做过手术?”
“没必要做吧。”
左慈典不置可否的笑笑,将刚看过的理论现学现卖,问:“多久脱臼一次?大概。”
“一年多吧,我这边两年不打球了,没想到挤个公交给撞成这样了……”
“频繁脱臼的话,咱们还是先拍个CT?”左慈典说着让实习生在电脑上操作。
病人不太乐意的道:“人家中医掰一把就给正过来了。”
左慈典笑笑:“咱们云医的急诊,一般是不用中医正骨的手法的。”
“为什么?”
“因为正骨比较吃经验,我们平时面对的病人呢,类型很复杂,不仅仅是脱臼一种,年轻的医生不太容易积累这一类的经验,高年资的医生,更多是处理那种下面医院送过来的,正骨失败的病人。”左慈典微微笑,气质很云医。
“行吧,但我医保卡也没带……”
龙殇传 温柔的蝎子
“让家里人送过来。如果要做手术的话,也要家属签字的。”
病人迟疑了几秒钟,低声道:“老婆还要接孩子呢,那个……我找个同事过来行不行?”

优美小說 大醫凌然 ptt-第1319章 調劑分享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早上10点钟。
所有人都快要忙疯了的时间段里,周医生踱着步子,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
他将带血的手套丢到一边,自己又脱了帽子,再用酒精凝胶擦擦手,抬眼就看左慈典精神恍惚的从不远处的清创室出来了。
“102床的病人出院了?”周医生虽然做事少,但对急诊中心边边角角里的事情,都能打听个七七八八。
左慈典疲惫的点点头,他的年纪比同组的医生大多了,从早上五六点钟一直工作到现在,几乎都要撑不下去了。
要是前阵子,他有一半时间是做些术前谈话之类的事情,还比较好熬时间,可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手术,就觉得脑袋尖尖都要疼起来了。
周医生也是察觉到了左慈典的状态,不禁一笑:“102的病人没结清住院费是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人家确实没钱。”左慈典叹口气。
“医保报的不多?”
“他们户口都不是云华的,又用了自费药啥的,报销比例到不了一半。”左慈典也是竭尽所能的帮忙减少费用了。像是护理费,换药费这种,能够勾画掉的费用,他都尽可能的勾画掉了,但比起这些,外地户口的低报销比例才是要命的地方。
“手术前都交不上来钱,手术后就更交不上了。”周医生没跟左慈典扯什么心理或哲学的问题,就是描述了一下现实。
左慈典也知道的现实。
“你给补钱了?”周医生顺着左慈典的表情摸过去,用掌心都知道左慈典锁骨下面想的是什么。
穿越纪 酸奶来一杯
“还没。财务那边在算,这边拖拖,估计两三个月以后才要补的……”左慈典的表情僵硬的回答。
周医生:“那还行,财务的孙子们当了回人。补多少?”
“到我这里,小几万吧。我也说不上,到时候还看科室能贴补多少。”
“科室的账,不是你说了算的?”周医生说到这里,自个儿反应过来了,啧啧两声,道:“不好意思监守自盗?”
左慈典摇摇头:“没必要。咱也不是没钱,就是生出几万块,想起来有点肉疼。早知道买块黑水鬼不香吗?”
黑色游戏
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并不羡慕左慈典的豪奢。左慈典有钱是跟着凌然做飞刀做出来的,而为了有时间做飞刀,凌治疗组的医生起早贪黑的,几乎都是住在医院里的,这种生活,可不是他想要的。
再看一眼左慈典,周医生淡定的问道:“你是准备把黑水鬼的钱赚出来吧?”
“凌医生都给开后门了,咱不能不识好歹。”左慈典说的是床位和病源。
在任何医院里,床位都是非常紧俏的,凌治疗组内尤甚。
对左慈典这样的低阶医生来说,他们想要主刀做手术,不是光有想法就可以了。首先是得有病源,其次就得有床位。
相比病源来说,床位的稀缺性要强得多。
左慈典自掏腰包给病人做担保以后,凌然就临时给左慈典放了5个床位。
这五个床位可不是5个病人,而是一个病人离开,就是补填一个病人的持续性的床位。
左慈典全部用来做克里斯骨折,病人的平均住宿时间只有三天左右,一周多下来,他也是做了好些个病人了。
尤其是这些手术,经常还有凌然帮衬,乃至于做助手指导,左慈典的技能点刷的也是蹭蹭的。
比起直接而明确的收入,这种自身掌握的技能的增长,其实更让左慈典安心。
周医生也看出来了,亦是一笑:“你还有点因祸得福的意思?”
“我不过是名卑微的住院医而已。”左慈典这时候露出一丝心知肚明的微笑。
周医生对老左是有点熟悉了,不由高看他一眼,问:“你这个骨科的技能,都做到可以自称卑微的程度了?”
“只是克里斯骨折而已。”
“要是各种骨折都让你搞定了,你岂不是可以开个骨科诊所了?”
左慈典一愣,转瞬自嘲的笑了起来:“倒是个退休后的好营生,可惜我是做不到了。”
……
同一时间,刚刚结束了一台手术,正在撕扯手术服的凌然,脑海中传出“叮”的一声响。
“等会。”凌然皱皱眉,术后脱衣服这么爽的事,他不太愿意被打扰。
正准备出任务的系统,瞬间僵直了起来。
待凌然撕干净手术服,将之丢入垃圾桶与手套同眠,又一路走出通道,在单独的淋浴室里脱干净里面的洗手服,再舒舒服服的冲洗起来,系统才又放出一个降八度的“叮……”
“恩。”凌然打着沐浴液点头。
系统立即在凌然面前,放出任务来:
任务:调剂
公主的奴隶
任务内容:你的下属左慈典想要学习多种骨折技巧。在进行复杂手术期间,更适宜学习一些简单手术以调剂。每传授一项技能给下属,并达到专精,即可解锁下一项骨折技术。
下一阶段任务奖励:Latarjet术式(大师级)
凌然点着头,冲洗着沐浴液,就算是接受任务了。
紧接着,系统再次发出一个降16度的“叮”:
任务完成:调剂(1)
任务奖励:Latarjet术式(大师级)
凌然甩开脸上的泡沫,直接问道:“左慈典的克里斯骨折的技术,到专精了?
“是。”系统倒是依旧回答的很言简意赅,特酷那种。
“手术没白做。”凌然倒是有点满意。
左慈典虽然没什么手术的天赋,但他做事还是很成熟的,也很知道珍惜资源。总的来说,左慈典练出克里斯骨折的专精,固然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看要深究起来,用去的病床数等等,并不算出格。
再者,凌然分配病床出来,也不是以天赋为先的。
真说到天赋,如吕文斌等人在内,天赋都不是特别出众。
而凌然就算想要挑选天赋出众的年轻医生,其实也很困难。
现在的年轻人,有选择的时候,很少首选医学院的。而医院的筛选机制,也不是以天赋和头脑为首选的,身体能不能熬得住工作,精神能不能熬得住领导,才是最重要的。
就凌治疗组目前的规模,凌然如果要以天赋出众为挑选标准,也挑不出几个人来。
特别是出众的定义,凌然的判断标准也是相当不标准的。
凌然快速洗完澡,拿起手机,直接拨给左慈典:“今天开始留心Latarjet术式的适应症的病人,明天开始给你教。”
“是!好的!”刚刚躺到床上的左慈典放下手机,眼泪不觉顺着脸上的沟堑流了下来。

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醫凌然 ptt-第1318章 簡單有力讀書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我们……我们带来的钱都缴了。”病人老司机的女儿,拿着缴费单再回来的时候,满脸的愁容。
左慈典拿了缴费单过来,瞅了一眼,就见储值一栏,挂着数字“23580”。
以当下钞票的贬值程度来说,这就算是有零有整了。
而以医院的标准来说,手术前存两万多块钱,真的只能算是阑尾手术的标准了。
“先这样吧。你们后面再凑到钱了再交。”左慈典知道,就算是这笔钱里面,还有一半是病人家属借的。毕竟,补交费用只相隔了几天的时间,而病人和女儿一家,显然没办法用这么短的时间,赚到几万块来缴费。
病人女儿很不放心的问:“手术还是可以做的吧。”
“你们是特殊情况,会先做手术的。”左慈典也没有太多的安慰。
心脏手术和其他类型的手术有一点很不相同,心脏手术的手术效果,是决定性的。如果说,其他类型的手术,做完以后还可以通过含糊其辞的描述和修改后的病例来掩饰的话,心脏手术的失败,通常都是以人命为代价的。
所以,不论左慈典现在说的如何好,一旦手术失败,在场的病人家属,估计都会换一个表情出来。
甚至对面的病人女儿,也不会残存任何的感谢给左慈典——人家爹都死了,还想让人感谢,***听说了也要落泪的。
相应的,若是手术顺利的话,左慈典说那么多安慰的话也没必要。
手术顺利完成就是皆大欢喜。左慈典对这种气氛还是很熟悉和欢喜的。
至于钱的事儿,他此前已经考虑过,并做了决定的,也不会再多做考虑。
默默站在他身后的伍蕾,却是有些惊讶的看眼单子,问:“现在预存账户里不存够钱,也可以做手术的?”
左慈典:“可以……做。”
“病人后续要是不来缴费呢?”
“催缴?”
深渊旌旗 夜怽
“催缴不到呢?”
左慈典耸耸肩:“科室和医生补呗。”
“这个病人的管床医生是你?”伍蕾有些怀疑,又忍不住提出质疑。
凡人 修仙 传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左慈典缓缓点头。
“你不对劲。”伍蕾紧紧皱眉,仔细的打量一番左慈典,又看见病人女儿,方才露出恍然的表情,接着更加鄙视的瞅左慈典一眼,道:“你可真是不挑啊,人家是有老公的,小孩都上初中了吧!”
左慈典回头看看伍蕾,终于露出嫌弃的表情:“你没事做的吗?”
“你别转移话题……”伍蕾怎么说也是跟好些个男朋友战斗过的,侦查一旦发起了,气势就很难落下去了。
左慈典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镇卫生院,自己身穿白大褂,手持利多卡因,被前妻在同事面前骂的狗血淋头。
像是应激反应似的,左慈典摆摆手,就往外走。
伍蕾愣了愣,心道:没想到左医生竟然是逃避型的,这种男朋友情趣少了点,不过也挺好,相对来说,应该是比较省时间的,一个情趣型的换两个逃避型的,应该也不亏。
等候室内的病人家属们,显然并不关心左慈典和伍蕾的互动。
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秃瓢跟一名普普通通的小护士,众人是看都懒得看。
伍蕾也没心思跟病人家属们沟通,望着逃脱的左医生,顺手发了信息给备注名为“院内白班(闲)”的微信号,就坐等对方嘘寒问暖。
两个小时后。
重拾心情的左慈典,戴着一只自己买的劳力士空霸,重新回到候诊室。
空霸买下来四万块,足够填补老司机医保报销后的空缺了——如果对方不缴后续的医药费的话。
左慈典一边走,一边摸着左手腕,就见伍蕾依然躲在角落里聊手机。
“现在的年轻人呐。”左慈典暗自感慨。
他刚工作那会的年轻人多努力啊,就算是镇卫生院里,年轻人也会早早的到单位来,扫地拖地提热水取报纸,主动把办公室收拾的妥妥当当的,然后各自坐在位置上,默默的写信、抄歌词、织毛衣,直到下班时间……
“左医生,我爸怎么样了?”病人女儿似乎是哭了一茬了,这会看到左慈典,连忙跑了过来。
“目前一切顺利的。”左慈典其实在办公室里有看到云利的直播,知道手术基本都要做完了,而且做的极顺利,但他不敢替凌然给病人家属说明,只是笑着安慰两句。
病人女儿心里堵着一堆话,此时忍不住道:“我家里也不认识什么医生,不过,我爸爸还能跑大车的时候,救过好几次人,有一次还从着火的汽车里,把人给拖出来了,那人后来还送了锦旗……后来,我爸爸还救过灾,给人家送帐篷送方便面,只收了油钱……”
左慈典听着对方只是叙述,并无提问,于是也只是静静地听着。
直到病人女儿自己说的停下来,左慈典才道:“会顺利的。”
“我爸爸以前每次出门的时候,也都这么说。”病人女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巫师之诸天征程 黑铁骑士
左慈典一瞬间有点心虚,转瞬,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凌然的形象。
左慈典莫名的就挺起了胸。
“手术……”左慈典刚要开口,前方的双扇门一下子打开了。
凌然的真人,出现在双扇门前。
“凌医生出来了。”左慈典望着凌然的脸色,语气顿时变的积极起来。
“凌医生。”
病人女儿和其他家属,全都涌了上去,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真切的关注来。
“手术顺利。”凌然没等问,先是给出了简单的答案。
对外科医生来说,这也是最轻松的回答了,省去了无数的啰哩啰嗦。
錦繡 清宮
左慈典莫名的升起了些微的羡慕,如果是他做的手术,术后的总结,往往可是无法做到这样简单。
“顺利就好。”
“哎呀,手术成功了。”
“太好了,太好了。”
病人家属们在四周感慨着。
病人女儿等他们说了一茬,方才追问道:“那心脏瓣膜的手术也做了吗?”
“心脏瓣膜成形术,顺利完成。”凌然点点头,同样不需要更多的修饰。
“那这样,那这样……”病人女儿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别着急,过后等病人出了手术室,我再给你们详细说。”左慈典主动站了出来,挥舞着戴空霸的手臂,很有力量的样子。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醫凌然-第1317章 扭轉看書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超声的术中评价,在手术室里用的是越来越广泛了。
凌然此前就在手术中频繁的使用术中超声,而今做到心脏手术,做术中超声依旧顺畅。
这也是目前的趋势所在,通过超声可以判断瓣膜口的面积,活动程度,瓣膜返流程度,血流速度,病变的部位和严重程度等等。
左慈典看着凌然做,就伸着脖子看,也不隐藏脸上的关注。
“认识的?”巡回护士走过来,稍微拦了左慈典一下,免得他靠的太近,影响凌然的操作。
“就我的病人。”左慈典收了一下脖子,稍微有点缓慢,像是只养殖的甲鱼。
“去过美国的医生就是不一样啊,人文关怀杠杠的。”巡回护士笑了两声,没多啰嗦。
左慈典继续伸着脖子看,但也只能见到凌然用探头做动脉短轴,心尖和五腔切面的扫查。
再抬头看屏幕,就见一片的蓝色。
在超声图像里,心脏的收缩期呈现这种状态,说明血流的负向已经颇为严重了。
“果然是二尖瓣关闭不全了。”左慈典是通过结果来倒退原因的,很容易的就确定了。
凌然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左慈典的判断。
虽然说,他是可以用虚拟人来直接确定病人的心脏状态的,但是,作为消耗品,凌然其实不太喜欢在初期判断的时候,就这样做。
毕竟,初期判断用仪器就能猜的九点八不离十,何必耗费宝贵的虚拟人的时长。
若是有必要的话,将同样的时长用在两可的手术判断中,带来的收益要大的多。
霍从军倒是多看了左慈典一眼,有些意外的道:“左医生在心脏外科还有天赋?”
因为是老大的问话,众人都乖巧的等着主刀凌然的回答。
十秒后,马砚麟咳咳两声,低声提醒:“凌医生?”
凌然恍然抬头,看向霍从军,道:“我以为是设问句。”
“设……”霍从军倒是不奇怪的耸耸肩,接着笑了出来,顺便帮左慈典解窘道:“看来老左也没希望在心脏外科出头了?”
有一瞬间,左慈典还真的有点小期待,此刻却是完全清醒了过来,自己也笑了出来:“我都这个年纪了,就算投身心脏外科,怕也没几年的时间好用了,还不如安稳一点。”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单学心脏搭桥用不了太久,但性价比不如骨科。”凌然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同样,也是他对左慈典在临床医学上的规划。
如果说,左慈典刚才还有点小遗憾的话,此时听凌然一说,心思立即转动了起来。
在国内,对普通医生来说,心脏外科也就是好听一点而已,除了逼格这一块,方方面面都是没办法跟骨科竞争的。
万仙王座
在云医这种科室竞争比较激烈的地方,骨科通过更好的手术室和更多的实验经费,甚至能在手术和科研方面吊打心外。
左慈典自然对骨科更感兴趣,立即接着凌然的话头,道:“我听凌医生您的。”
凌然点点头,继续做他的手术。
站在左慈典身边的小护士伍蕾听着几个人的对话,决定换一个好的脸色给左慈典。她稍稍转动身体,用软妹子式的轻肘,仿佛不经意似的,碰了一下左慈典。
虽然老了一点,丑了一点,但如果是骨科医生的话,至少有钱吧。
而且,经常吃辐射,死的也可以比平均值早一点。
“动脉瓣增厚3毫米以上。”凌然通过超声做着判断,很快说出了左慈典想听的话:“可以做心脏瓣膜成形术。”
“可以吗?”左慈典一下直起了腰,忙道:“那我去通知病人家属,您继续做。”
术前的通知书是已经签字了的,按说不管是成形术,还是置换术,凌然都是会做下去的。但从一般的流程上来说,医院和医生都愿意在做好决定的时候,再补签一份通知书以免责。
这就好像病危通知书一样,按说下过一次就行了,但有的医院还是倾向于不停的下病危通知书,不停的下,不停的下……
小护士伍蕾作势跺了一下脚,接着就跟随着左慈典的脚步,飞快的出了手术室。
“你跟着来做什么?”左慈典上了走廊,走的飞快,但小跑的伍蕾几乎跟他是并驾齐驱的。
伍蕾望了左慈典一眼,咬咬嘴唇不出声。
左慈典眯了眯眼睛,他已经准备好骂人了。这里可不是手术室,左慈典有自信,只要这个小护士再跟自己20米,他就能骂到她想辞职。
“我可以帮忙。”伍蕾低了一下头,小声道。
左慈典微皱眉:“帮什么忙?”
“你要去谈话的病人,家里的情况是不是特别复杂?应该是有好几家人在外面等吧。”
左慈典缓缓点头:“平时不帮忙,挨到人做手术了,不行了,一个个跳出来刷存在感了。我说亲戚。”
“我挺擅长处理这种事的,让我去吧。”小护士伍蕾信誓旦旦的道。
左慈典狐疑的看着他,问:“这东西又没有证,你从哪里学着处理的?”
“我两三个男朋友呢,要是协调不好关系,我能安安心心的上班吗?”伍蕾的回答是认真的!
……
左慈典带着伍蕾,见到了病人老司机的家属。
这一次,除了上次见到的女儿,另有司机的姐妹兄弟等各家人,也都拥挤了过来。
一群人坐在等候区里,不停的说话:
生出个吸血鬼宝贝
“我知道的人都是做心脏支架的,现在还哪有人做开刀啊,你们怎么这么傻的?开刀不光恢复的慢,也危险啊!”
“而且还加做了一个瓣膜,医院都是这个讨论的。”
“就是,本来几万块钱的事情,让你们给想太大了。”
亲戚们絮絮叨叨的,不停的在病人的女儿耳边说话。
他们也不一定是有什么心思,很多时候,只是单纯的无聊。
“102床的人病人家属。”左慈典咳咳两声,才走进屋。
“啊……我是。”病人女儿连忙站起来,有些怯生生的。
“你父亲的手术,目前还是很顺利的,瓣膜病相对较重,现在准备做瓣膜成形术,你再给签个字吧。”左慈典又拿出了一纸通知。
“哦……”病人女儿拿过通知书,看了起来。
“这个不好签的。”
“是里面出了问题才要签字吧。”
“病人呢?让我们看一下病人再签字嘛。”
众人又嚷嚷了起来。
病人家属你推我,我挤你的,将左慈典前方的位置几乎全部占据。
伍蕾担心的看向左慈典,怎么说也算是喜欢自己的男人,能不吃外人的亏,还是别吃外人的亏了。
也亏不起。
这时候,左慈典却是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另一张单子,道:“还有一件事,手术的续缴费,你最好找亲戚朋友们再借一下,能缴多少缴多少……”
话音未落,你推我搡的亲戚们,明显变的温柔起来,力的方向也似有扭转。

hyde7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醫凌然 起點-第1313章 二尖瓣成形術推薦-q5gt7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大医凌然
“我们主任带队查个房。”青年住院医小跑步进病房内,先是通知了一声,再随手将几只碍眼的板凳给推到一边里去。
对小医生们来说,任何原因的主任查房都算是大事,至少相当于一次随堂测验的程度。像是这种科室医生大量聚集的时候,查房时的任何表现,还会扩展成面子的存在。
若是在内科门诊的话,一位医生在同事中的口碑,五成得是查房中体现出来的。
外科虽然粗糙的多,但对小医生的考验依旧繁多。而有管床任务的小医生,有人已是忍不住偷看小抄了。
病房内的病人和家属亦是异常的积极,帮忙收拾的收拾,也有人起身叫醒了病人。
几人显然知道主任和普通小医生有极大的不同,100号床的病人家属,第一时间就问:“是霍主任吗?”
“对的。霍主任和凌然凌医生一起。”青年住院医说明了一句。
病人家属“哦哦”的站了起来,同时拍了两下躺在床上的父亲,道:“凌医生就是说好的主刀的医生,全国都有名的。”
“凌医生刚刚从克利夫兰医院回来,克利夫兰医院有世界排名第一的心脏中心,凌医生在克利夫兰,都是非常受欢迎和认可的。我们后面估计还会拍宣传片啥的,现在新闻也不少了。”青年住院医小声的介绍。
对云医的年轻医生们来说,克利夫兰诊所也是非常高大上的地方了。
娱乐星攻略
病人家属连连点头:“克利夫兰医院我知道,之前还联系过海外就医的中介,介绍的就是克利夫兰医院。后来各方面的原因吧,还是没去。”
“你们也联系过出国的中介啊。我们也咨询过,最后还是觉得担心,国外还是人生地不熟的,费用也贵……”隔壁101床的家属插了一句话进来,跟100床的家属低声的聊了起来。
精灵纪 谈笑风云间
“国外不能用医保吧。”102床的病人也竖着耳朵听。
“那肯定啊,咱们国内买的商业险,基本不能去国外看病的,更别说克利夫兰医院了,那边自费做心脏手术,多的要花几百万美元的。”101床的家属边说边感慨起来。
“咱们在云医做,十万块应该就够了吧。”102的病人皱起眉来,直接问起了门口的青年住院医。
住院医踌躇几秒钟,道:“你有医保的话,应该差距不大,但还要看具体情况。”
“你们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啊。”102的病人吐了口气,撩起被子,直接坐了起来:“我身体也没那么糟,花太多,我就不做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爸……”陪床的女儿先是无奈的喊了出来:“你身体都这样了,你还不做,我们排这个病床容易吗?你别这么任性好不好!”
“我开卡车这几年,才攒下多少钱,我不能一股脑的都交医院里面。花多少钱咱不说,总得有个数吧,不能我一个手术做完,倒欠一屁股债……”
住院医叹口气,还算耐心的解释道:“我就给你说一点,比如你麻醉了4个小时,还是6个小时,用的麻醉药的量是不是不一样,那算费用的时候,是不是也不一样?”
102的卡车司机愣了愣,想反驳,又被女儿给拉住了。
“我爸就是心疼钱,没别的意思。”女儿小意的解释道:“我爸以前开大车的,这两年休息下来,又没有跑车,又要花钱吃药,就总想省一点……”
住院医点点头,也没多说,不同的家庭条件的病人,对医药费的敏感度也是不一样的。100号和101号的家庭条件明显不错,只不过,也还没有达到能自费去美国做心脏手术的程度,所以只能看看。上百万美元的预期开销,显然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承担的。
102号的病人条件则又差了几档,虽然看衣着条件,还没到拿不出几万元或者十几万元的程度,但显然,每多出一个万元,都会加重他的经济和心理负担。
住院医微微转过头去,以他的工资水平,现在要做心脏搭桥,估计也是一样的状态,同情归同情,办法是一点都没有的。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从来都不是医生所能解决的困境,所谓进则救世,退则救民,救民困难重重,救世之路却是迷雾重重。
咔咔咔咔。
一团的医生,拥簇着霍从军和凌然,进到门来。
刚刚还在说话议论的三名病人和家属,自动自觉的停了下来。
“今天感觉怎么样?”霍从军见面,直接就询问起病情来,稍微有点装模作样。
他自然是不懂心脏外科的,但装样子问话,做主任的都会。
100号的病人坐起来了一些,捂捂胸,道:“还是有点不舒服,主任,啥时候可以做手术?”
“要把你的血糖降下来。”凌然直接看着IPAD里的化验单,并接管了谈话。
“我血糖也不是太高……”
“降低血糖以后,能明显提高手术的安全性和预后,还是要继续降糖。”凌然没有跟病人讨论的意思,这些都是有明确的循证的结论,病人或家属除非提交一份柳叶刀级的论文出来,否则,肯定是不接受反驳的。
霍从军乐呵呵的退居二线,看着凌然发挥。
病房内的病人和家属,像是被刺眼的眼光照射了一般,望着被众星捧月的凌然,有人的嘴角甚至挂起了自己尚未察觉到的微笑和色眯眯。
凌然一如既往的分析观察病人的各项报告,同时做体格检查,要说有什么不同……
300磅的病人的肉感,确实是很不同。
凌然一只手掌戳下去,用的力气大的时候,能将大半个手埋在病人的肉里。
稍微有点油腻的感觉,让凌然不太喜欢,不过,他还是给每个人都做了体格检查。
做到102号的老司机的时候,凌然只听音片刻,就放下了听诊器,并重新拿出IPAD看了起来。
“之前有诊断过二尖瓣返流吗?”凌然查了一遍IPAD,又重新听音后,询问102的老司机。
老司机茫然摇头。
女儿则是焦急起来:“二尖瓣返流的话,是病情变重了吗?”
“很多有过急性心梗,或者长期冠状动脉硬化的病人都有慢性的二尖瓣返流的情况,但你父亲的情况相对比较严重。”凌然收起了听诊器,确定的道:“二尖瓣返流体征已经很明显了,可以在做几个检查明确一下。”
凌然说着就开起了检查。
“我知道二尖瓣返流……”女儿低声道:“那这种情况,还能做手术吗?”
“如果比较严重的话,建议手术搭桥的同时,干预二尖瓣。”凌然道。
“怎么干预?”
“二尖瓣成形术,或者二尖瓣置换术。”凌然放下IPAD,又道:“我擅长二尖瓣成形术,如果需要二尖瓣置换术的话,我就需要找另一名医生来配合了。”
二尖瓣成形术(大师级),是他去克利夫兰的时候,完成的任务:拓展领域,所给出的中级宝箱中开出的。
其任务所要求的100例心脏搭桥,凌然在克利夫兰诊所期间,就已达到了要求。
只不过,在克利夫兰诊所,经过专业的心脏科医生层层筛选过的病例里,并没有严重的二尖瓣返流患者,这技能也始终没用上。
换言之,克利夫兰诊所提供的病人,都是相对单纯的需要心脏搭桥的病人,即使有较复杂的基础疾病等情况,所需要进行的外科手术的术式,都是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
但在云医,虽然霍从军也找了心外的康主任共同筛选,但技术实力,明显还是有差的。
凌然仅仅是检查到第三位患者,就发现了明显的问题。
不过,凌然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慢性的二尖瓣返流的症状本身就很隐匿,许多病人的表现都是冠脉缺血,因此,直到术前检查中才发现伴随的二尖瓣返流的,可以说是很平常了,无非就是是否需要手术干预的问题。
病人和家属却已是着急起来。
老司机坐起来,忍不住道:“那得多少钱?”
凌然正准备回答,病人女儿已是抹起了眼泪:“钱钱钱的……咱别说钱了行吗!”
老司机久经风霜的脸颊变的温和起来:“不说钱,钱又从哪来。”
女儿想说“我来出”,话到嘴边,又卡住了。

00qm4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醫凌然 起點-第1308章 可以!相伴-ksq0b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费力克斯……我记得你刚来克利夫兰的时候,是我给你扶镜的吧。”奥斯伯恩像是个普通的垂暮老人似的,笑吟吟的回忆起了曾经的岁月。
费力克斯一愣,这么慈祥的主任,怎么感觉像是狼外公似的?
不,也许就是只狼外婆,咱得政治正确一点——费力克斯的想法纷至沓来,瞬间升起了三十多种术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粉基地】抽红包!
“您是给我扶过镜。”费力克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又赶紧回答了奥斯伯恩的问题。
老实讲,他虽然是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主治医生,走出去都算牛气的人物,但在克利夫兰诊所内部,他可从来都不是受宠的那一挂。
如果克利夫兰心脏中心是个大后宫的话,那费力克斯只有在奥斯伯恩喝醉的时候,才有幸跟着别人一起被临幸……
弃妃不好当 将将玉人
就像是被扶镜这种事,可以算是克利夫兰诊所的一项传统了,由高阶的教授给做专科培训的fellow们扶镜,顺便做详细的讲解,算是人传人过程中比较亲密的传授了。
费力克斯自然也是被扶过的,只是扶镜较多的人里面,并不包括奥斯伯恩大佬……
君心难逑
然而,大佬却已是搂住了费力克斯的肩膀:“我给你扶镜的时候就在想,总有一天,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撑起克利夫兰诊所的参天大柱,是克利夫兰诊所的基石,能够等到这一天,真的不错……”
“等到这一天?”费力克斯摸摸脖子。
“你今天还要做手术吗?”奥斯伯恩突然问了一句。
大佬都这么问了,费力克斯只好点头,道:“是可以做。”
“让我再为你扶镜一次。恩,帮你备血管吧。”奥斯伯恩哈哈的笑着,搂着费力克斯又往手术室走,还不忘邀请凌然,道:“凌医生,一起吗?”
“好。”凌然对手术还是很感兴趣的,中间有点变化,更觉得不错。
奥斯伯恩在心脏外科来说,也是传奇大佬级的,说不定真能拿出传说级的技艺也说不定。
网赌生涯 赵正凯
几个人于是重新收拾收拾,又回到了手术室,并从正在准备手术的一黑一棕两白,四名小医生中,生夺了一名白人小医生的手术。
不用多说,大家各自调整好位置,就由费力克斯率直的切入了病人的心脏。
刚刚被夺了主刀权的白人小医生年仅三十九岁,已是心胸专科培训的最后两年了,哪怕他有着美国白人理所当然的傲慢与偏见,十几年的残酷学习和考试也给他磨没了,此时,他望着意气风发的心脏外科主治医师费力克斯,就像是看着肌肉爆炸的消防员转职的水管工,即使他们是在自己心爱的躯体上做事,失去了主刀权的三十九岁白人小医生,也没有了打人的冲动。
职业保险很贵的,不能瞎闹。
“病人49岁,女性,非洲裔美国人,肝肾功能不全……”失去了主刀权的白人小医生低声的介绍着情况。
费力克斯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只瞥了一眼,就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凌然和奥斯伯恩也只是跟随着费力克斯的步骤。
费力克斯手臂用力,在病人的躯体上画出一条淡淡的血线……
在切入的一瞬间,费力克斯突然有一种畅快感。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对面是大佬奥斯伯恩,自己的侧面是帅的不行的凌然,两个人目前的身份,都是自己的手术助手。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照张相。”费力克斯的情绪忽然被调动了起来。
奥斯伯恩本来一直想装个慈祥老主任的,这一刻给逗笑了,提醒道:“你要用什么术式?”
“我在中国学到一句话……”费力克斯站在主刀位上,狂气渐升,并用中文大声道:“纳新胜于性。”
猎龙录
奥斯伯恩狐疑的看向费力克斯:“什么意思?”
“nothing-better-thing。”费力克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们说,这是一句中国名言,而且和英文特别像,是最适合我们学的,我很赞同。”
“nothing-better-thing……”奥斯伯恩点点头:“你喜欢就好,现在,记得病人的心脏……”
他已经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费力克斯轻轻一笑,伸手要了镊子和纱布,就低头忙碌起来。
单就心脏搭桥手术来说,他还真的是烂熟于胸,即使学着凌然的方法来做,也是如此。
更不要说,凌然现在就在他旁边,随时可以补救,或者提供指导,甚至提供投喂……
费力克斯这么想着,手里的动作更是顺畅。
如果将心脏手术看做是一场战斗,那每一次的手术,都是在雷同的战场上的战斗,那做的越多的人,自然对战场越熟悉。
不过,真正天才的战术,并不一定是做的最多的人发明的。
但后来者,尤其是聪明的后来者,总归是可以通过不断的学习和重复,来复现发明者的路径。就像是围棋中的定式一样。
它有变化,但变化总在一定的范围之中。
凌然的手术原本就是浅创新,费力克斯记忆起来并不难,难是难在面对不同情况的不同处理方案上。
凌然对手术的全过程,有太多不同的处理模式了。
同样以战役为类比,这意味着一场战役之中,每一个角落里发生的小战斗,都是有所不同的。
而凌然的处理方案,往往都是非常具备技术的手段,也就相当于每场战斗都是由精英小队进行的。
费力克斯学到这些并不容易。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但他还是学到了。
“如何?奥斯伯恩先生?”费力克斯开始缝合心血管,心外科的医生爱臭屁,谁都不服的性格开始浮了上来。
“唔……很有意思。”奥斯伯恩哼哈了两声,任由费力克斯显摆。
费力克斯操作明显还有些僵硬,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能够掌握如此多的小细节,对于整个心脏搭桥的更新迭代是非常有意义的。
武道逍遙錄 無悔心
想到这里,奥斯伯恩已是快乐起来。
现在的心脏外科还比不上七八十年代的心脏外科,技术迭代极慢,哪怕是克利夫兰心脏中心这样的地方,微创新的频率也是越来越慢。
费力克斯学到的东西固然不太完整,可也相当不容易了。
当然,最完美的解决方案还是凌然……
奥斯伯恩看了凌然一眼,心下一动,道:“凌医生,您应该整理一篇论文出来,我可以帮你推荐发表。”
“唔……论文吗?”凌然稍微迟疑了一下。
“没问题的,我们此前就有做整理!”余媛若非是在手术室里,直接就会跳起来了。
尽管如此,她的情绪也波动极大了。
奥斯伯恩笑着点点头。
“您通常会推荐哪本期刊,我……我们可以针对性的做一些修订。”余媛抓紧落实。不同的期刊的品味和需求都是不同的,尤其是顶级期刊,对图标和行文都有一定特异化的要求。余媛提出的要求,也因此变的合情合理。
奥斯伯恩看在凌然的面子上,对余媛和颜悦色的道:“《柳叶刀》如何?”
“可以。”余媛紧紧的攥起两颗核桃大的拳头,才没有再多喊出八个“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