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貞觀憨婿-第467章雄心計劃熱推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7章
韦浩和禄东赞坐在那里吃饭,禄东赞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饭菜的!
“来,请,不用客气,就我们两个人吃,争取吃完!不能浪费了!”韦浩对着禄东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禄东赞听到了,连忙点头说请,
韦浩则是拿起了筷子,开始吃了起来。接着就说着钱什么时候交的事情,按照韦浩的说法,从现在起,一个月之内,钱要到大唐手上,
如果到不了,到时候大唐的军队就动不了,禄东赞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考虑着这样口评无据,于是想要韦浩给写张字据,韦浩答应写,吃完饭后,韦浩和禄东赞就坐在茶盘这边写字据,写好了后,韦浩拿着字据给禄东赞看。
“你看啊,这都约好了,你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包括大唐有多少军队过去,什么时候过去,都是有说法的,当然,这个前提是你的钱能够到位,如果不能到位,那么这个合约的事情,就作废了,你可要记着时间。”韦浩把字据给了禄东赞,
禄东赞拿起了仔细的看着,没问题,很合理,点了点头。
“你抄写一份吧!这样我们两个人,一人一份,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可以对证!”韦浩对着禄东赞说道。
“嗯,好,不过,你那个笔是怎么回事,好像不是毛笔啊!”禄东赞指着桌子上的那只钢笔开口问道。
“哎,别提了,我写毛笔字很差,所以没办法,只能用这样的笔,见笑!”韦浩笑了一下,拱手说道。
“岂敢岂敢,主要是好奇,写,我也用毛笔抄录一份!”禄东赞连忙开口说道,很快就写好了,
写好了后,两个人签字画押,然后一人一份,收好,韦浩收的是禄东赞的那一份,而禄东赞收是韦浩写的那一份。
“来,喝茶!”韦浩招呼着禄东赞说道,禄东赞听到了,很高兴,今天这件事算是差不多办完了,明天就需要派人出城回国,给国王送信过去,让他们准备好钱,然后就可以开始准备搬迁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禄东赞就说要先告辞了,韦浩也不留他,和禄东赞一起出了聚贤楼的大门,然后各自离开,而韦浩见禄东赞的事情,李世民也是知道了,不但李世民知道,李恪他们也都知道,毕竟,韦浩和禄东赞一起出现在聚贤楼,很多人都能看见的,这样的事情,韦浩也没有打算瞒着。
“这小子,怎么在聚贤楼见?”李世民感觉很奇怪,为何不在家里见。
“陛下,等会下面的人,就会准备好他们的谈话内容,禄东赞一直在我们的监视当中!”洪公公站在暗处,对着李世民说道。
“不用,能说啥,无非是求着慎庸帮他们说情,慎庸这孩子朕知道,帮他们说情?哼?想都不要想,这小子很不得把吐蕃直接并入到我们大唐来!”李世民摆了摆手,他相信韦浩,不会乱来的。
女 尊
“是,陛下!”洪公公听到了李世民这么说,也就不好继续多说了。
而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起来后,就先去了渭河这边,要看渭河这边的事情做的怎么样,现在他们已经在开始挖桥墩的,都是需要建设八个桥墩,每次建设四个,那些工人都在开始挖着,主要是排水的问题,韦浩准备了十多台水龙车排水,同时用木板挡住手,让那些工人继续挖,一定要挖到硬底,现在四个强调都在开始挖着!
“还好人多啊,要不然,排水是一个大问题!”韦浩站在大坑边上,开口问道。
“夏国公,这,需要挖这么深吗?”一个工部的官员开口问道。
“要,不挖到硬底,到时候大水来了,一冲不就麻烦了吗?”韦浩对着那个官员说道,巡视了一圈以后,韦浩就去了灞河那边,
临近中午,韦浩想着该吃饭了,看看去皇宫混一顿饭吃,于是就直奔皇宫那边。
“陛下,陛下,夏国公来了!”王德远远就看到了韦浩过来,马上就先进来汇报说道。
“哦,来了,让他直接进来!”李世民高兴的说道,
此刻在书房当中,还有李孝恭和戴胄,现在他们还在商量着出兵的事情,李世民也是把计划和他们两个人说了,李孝恭非常赞成,但是戴胄说没钱,这样花钱不办事,认为很亏,如果要调动那些军队,需要最少30万贯钱,
因为那些军队本来就在西北,就是需要调动一下,然后建一些营房就是了,额外的开支不多,戴胄有点不想花这个钱去办这件事!
“父皇!”韦浩刚刚进来,就大声的喊着。
“这边!”李世民马上喊着,接着又看到了一个黑黝黝的韦浩,本来之前韦浩都变白了的,但是这几天韦浩在工地,一下就给晒黑了。
“怎么黑成这样了?”李世民皱眉的看着韦浩问道。
“还行,见过王叔,见过戴尚书!”韦浩笑了一下,接着对着他们两个拱手说道。
“来来来,坐下,喝茶,工地的事情,你可以指挥他们去干,不用一直在那边盯着吧?”李世民马上给韦浩倒茶,开口问道。
“父皇,他们也得需要该怎么干才行啊,是吧?儿臣也希望他们能够做好,但是没办法,还是需要儿臣亲自出马才行。”韦浩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嗯,那也要躲着树荫底下,实在不行,斗笠也戴一个啊!”李世民继续关心的看着韦浩说道!
“戴了,没用,父皇,这玩意戴着还热,没事的,到了冬天,我又变白了!”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慎庸做事情,确实是让人佩服,就这股劲,我们这些人就比不了,这次蝗灾,你是办的真漂亮啊,老夫都担心,整个长安城还能留下粮食么,没想到啊,你居然用这点钱,就把事情解决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李孝恭此刻也是夸赞着韦浩说道。
“王叔,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韦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王叔可不是夸大其词,再说了,王叔可不轻易夸人的,但是你值得,真值得!”李孝恭再次对着韦浩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嗯,当的起!”李世民也是在那里高兴的说道,自己的女婿被人夸,那自己还能不高兴?
“对了,慎庸啊,蝗虫的事情,现在如何了,还在收吗?”李世民接着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在收,具体怎么样,我就不清楚了,这些事情,我全部交给了蜀王去办,我的心思都在大桥这边,京兆府的事情,就是按部就班的去做,没有什么突发事件,蜀王完全能够胜任。对了,父皇,我想要和你汇报一下昨天我和吐蕃的那个禄东赞吃饭的事情。”韦浩说着就看着李世民。
“有什么说的,吃了就吃了,他可是去了不少人府上拜访的,对了,你怎么不让他去你府上?”李世民笑着无所谓的问道,他是真的无所谓,现在要坑吐蕃的主意可是韦浩的主意,韦浩和吐蕃,不可能会乱说的,说的那些话,也是废话。
“我爹不让,我爹说,我本来还有一个叔叔的,就是被那些人给杀的,所以,我家不能有吐蕃人,反正我也知道,那会我还没有出生了,听我堂兄韦沉说,我爷爷也是因此而亡,所以,我就没有带禄东赞去我府上,而是在聚贤楼和他见面!”韦浩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陛下,臣斗胆问一句,慎庸可知道我们对西北那边的计划?”这个时候,戴胄突然插嘴问道,韦浩不懂的看着戴胄,李世民也是不明白的看着他。
“我想要让慎庸分析分析,我们这样值得不值得?花这么多钱,不是采取军事行动,亏不亏啊?我们何必做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去打,岂不更好?”戴胄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你和慎庸说说吧,这个计划是慎庸提出来的,朕完善的!”李世民此刻示意戴胄说了起来。
“啊,你提出来的?不是,慎庸,为何啊?这样我们明显是吃亏的啊!”戴胄很不理解的看着韦浩说道。
“怎么了?”韦浩不懂的看戴胄,怎么会吃亏?接着戴胄就把自己想法和韦浩说了起来,韦浩听到了也是笑着摇头。
“慎庸,你说,划得来吗?我知道,陛下想要解决西北的问题,解决北方的问题,从去年开始,兵部这边就在做准备了,其中囤积粮食,培训战马,整修铠甲和武器,一直在花钱,
到时候如果真的要打,其实我们民部该花的钱不多了,最多需要动用现钱100万就够了,到时候临时补充物资到前线去,以备不时之需,但是现在,调动一下部队,我算了一下,物资消耗就需要30万贯钱,
陛下,慎庸,还有河间王,我们民部攒点钱不容易,现在到处都是需要用钱,几条直道要修,水利设施要修,这些都是需要用钱,而且这两年,人口增加非常快,我们也在一直先办法求购粮食,囤积起来,就怕遇到什么灾难,到时候如果没有粮食,百姓会乱的!”戴胄坐在那里,对着韦浩他们担心的说了起来。
“父皇,戴尚书知道全部的计划吗?”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知道,朕和他们说了!”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好,来,父皇,你看看这个!”韦浩说着就掏出了昨天和禄东赞谈判写的字据,展开来,交给了李世民。
“什么东西?”李世民说着就接过来仔细的看着。
“好小子,你可真行啊,啊,哈哈哈!来,戴尚书,戴尚书,你看看,不用你担心钱的事情,瞧瞧,慎庸办的事情!”李世民看到了内容后,非常高兴,马上笑着说了起来,
而李孝恭和戴胄也不知道韦浩给了什么给李世民看。
“好啊,好啊,慎庸,这事办的漂亮,漂亮!”李世民看完后,高兴的拍着韦浩的肩膀说道,同时把字据给了李孝恭他们看,他们两个展开来就仔细的看着。
“好,哈哈,戴尚书,这次你是没话说了吧?”李孝恭看到了主要的内容后,也是非常高兴的对着戴胄说道,戴胄此刻也是笑着摸着自己的胡须。
“慎庸,这禄东赞还能上你这样的当?和父皇详细说说?”李世民此刻非常感兴趣的看着韦浩问着,李孝恭和戴胄也是盯着韦浩看着。
“也没啥,主要是知道了现在吐蕃那边就是不放心吐谷浑,我们大唐和吐谷浑也是打了几仗,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肯定会牵制住吐谷浑的兵力,其实牵制不牵制,还不是要看吐谷浑那边的反应?
如果我们泄露消息出去,我们不打吐谷浑,那么吐谷浑可能就会试探的进攻,如果知道我们大唐的部队没有动静,那么他们就会调集更多的军队去打吐谷浑,让他们先打,先耗着,另外,父皇,我要和禄东赞做故意了!”韦浩说着就看着李世民。
“做生意?”李世民有点不懂的看着韦浩。
“对,要去戒日王朝,绕不过吐蕃,现在因为吐蕃不让我大唐的货物过境,所以,现在只能和他做生意,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能快速拿下吐蕃,因此,儿臣的意思是,先让他们耗一下再说,
吐谷浑,吐蕃,戒日王朝和萨珊波斯四个国家,我们都要吞并才是,但是吞并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是消耗他们的国力,如何来消耗呢,就是让他们买我们的产品,最近这两年,薛延陀和西北突厥,他们的实力大减,就是因为我们的货物大量供应他们,而高句丽那边也会如此,
一夜惊喜
所以,这两年在削弱他们的同时,我们大唐也积累财富,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就随时拿一个国家开刀,彻底解决边境的问题!”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他们说道。
“慎庸,你说的朕都知道,可是如果这样,岂不是会增加吐蕃的实力?”李世民担心的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儿臣的建议是,三年之内,拿下吐蕃,把吐蕃并入到我大唐的版图当中,现在,我们需要钱打仗,而吐蕃那边也需要钱,但是他们有钱也没有多大的作用,禄东赞赚到钱了,他可能会分给他们的松赞干布一部分,但是我相信,其他的大臣是没有的,
如果说,禄东赞和松赞干布有钱,而那些大臣和百姓没钱,你想想看,那些大臣和百姓还会支持他们吗?而且,他们没有足够的铁,也没有足够的战马,所以,哪怕是有钱了,他们也提升不多少实力,
而我们大唐不同,我们赚钱的都是工坊,都是工人,工人有钱了就会多生孩子,而那些商人也是如此,他们会更加支持我大唐,到时候高下立判,
三年内,我们在吐蕃反应过来之前,拿下整个吐蕃,这样,下一步就是对付戒日王朝和波斯了,当然,在对付这两个国家之前,我们还需要彻底干掉西突厥和薛延陀,只要干掉他们,那么整个大唐周边就没有什么强敌,当然,高句丽可能还算厉害,但是到时候我们就是慢慢耗都要耗死他,更何况,我们不可能和他耗,要打,就打灭国战,彻底解决周边所有国家的事情,让大唐的版图扩大到现在是三倍不止!”韦浩坐在那里,非常雄心壮志的说道。
“好,那就这样,朕就是喜欢你做事情,只要你说能行,那就是能行,这样,戴胄,这次调动部队,你有问题吗?”李世民一听韦浩这么说,高兴啊,马上就问戴胄。
“回陛下,现在夏国公都搞到钱了,那臣自然是没有意见了,兵部这边,随时可以调动了!”戴胄马上拱手说道。
“你这边呢?”李世民就看着李孝恭。
“陛下随时吩咐,军队这边接到命令后,立刻调动!”李孝恭也马上拱手说道。
“派人去和吐谷浑那边联系了没有?”李世民盯着李孝恭问了起来。
“回陛下,已经派去了,不过,也不着急,反正我们的军队在那边,他们也不敢动我们,主动权在我们的手里,如果吐谷浑相信我最好,不相信我们,也没有关系,臣担心的是,一旦吐蕃实力强大了,会不会吞吐谷浑?”李孝恭也是说了自己的担心。
“父皇,王叔,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军队在那边也不是摆设,打吐谷浑,我的建议就是,机会合适,就打,不能留给吐蕃!”韦浩马上拱手说道。
“嗯,这几年,吐谷浑可是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麻烦,不过,他们自己也是被打残了,兵部这边做好计划,一旦机会来了,就收拾他们!”李世民接着对着李孝恭说道。
“是,陛下!”李孝恭也是马上拱手说道。
“接下来几年,朝堂也要节省开支了,这两年,朝堂可是花了不少钱,修了很多路,不过,还好啊,慎庸办了那么多的工坊,让长安周边的百姓,都是受益了。”李世民此刻感慨的说道,大唐蛰伏了好几年了,是该亮出爪牙的时候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txt-第466章拉祿東贊入坑展示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6章
韦浩上来后,李恪问韦浩,为何如此拼命。
“大桥没人知道该如何修,没办法,对了,你那件事如何了?”韦浩苦笑了一下,对着李恪问道。
“父皇同意了,这个计划,我估计是你出的是不是?”李恪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哪有这个本事,父皇自己的主意,父皇盯着西北,北面和东北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咱们大唐穷,打不起仗,但是只需要再给大唐一两年,打一场灭国战,还是可以的,
那就看谁倒霉了,是吐蕃先倒霉还是吐谷浑先倒霉,或者说突厥,不过,东北那边还不行,那边我们准备还不足,还需要等,等大唐的实力在强悍一些才行,而且打完一仗,估计需要休整个三五年,否则,国力吃不消!”韦浩对着李恪说道,李恪点了点头。
“成,这样多谢了!”李恪对着韦浩拱手说道,韦浩笑了一下,接着说道:“还特意来说这件事?”
“嗯,确实是要感谢你,去找你之前,我根本就不敢想会有这么好的结果,另外,父皇也说,要我爹学学你做事情的风格,说你懒是懒,但是一旦决定做什么事情,那就一定要去做好,这次修大桥,父皇说,他一听,就支持你去修,说你肯定能够修好!”李恪点了点头,看着韦浩微笑的说道,
韦浩听到了,不由的苦笑着说道:“反正父皇就是巴不得我天天忙着,不过也没事,等我忙完了这两座大桥的事情,估计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京兆府的事情也进入到了正轨,也不需要我怎么操心了,剩下的,就是看你们的了,我可不想当官了,当官这几年,你瞧瞧我,哪有休息啊,没有人比我更累的了!
”“那可不成,我估计父皇不答应!”李恪一听韦浩这么说,笑了起来。
“先不管他答应不答应,我挂印而去就行了!”韦浩也是乐了起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在乎这个,直接不干,
接着李恪和韦浩聊了一会,李恪就回去了,韦浩继续在这里盯着,
晚上,韦浩前往聚贤楼这边,今天约好了,要见禄东赞,韦浩先去了,直接去了自己的包厢,然后坐在那里喝茶,没一会,韦沉带着禄东赞过来了。
“慎庸!”韦沉进来后,先喊着韦浩。
“嗯,兄长!”韦浩点了点头,接着韦沉就给他们两个做介绍。
“久仰大名,都说吐蕃的大相,才能了得,松赞干布可是全仰仗着你的才能,要不然,他可控制不住吐蕃!”韦浩笑着恭维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倒是夏国公的大名,我在吐蕃都时常听闻,说夏国公年少英才,为大唐做了很多事情,包括纸张,瓷器,那可都是出自夏国公之手,佩服,佩服!”吐蕃也是赶紧恭维说道。
“行,咱们就不说这个了,来,请坐,喝茶!”韦浩笑着招呼着禄东赞坐下,禄东赞赶忙回礼,来大唐这几天,听到了太多韦浩的事情了,不管是自己这边的人,还是去拜访大唐的那些官员,都是说,只要能够说服韦浩,这件事就没有问题。
“来,品尝一下!”韦浩对着禄东赞说道,禄东赞连忙点头。
“慎庸,我下面还有一个局,就是一些同僚请我吃饭,要不,你们聊着?”韦沉此刻对着韦浩他们说道。
“哦,请你啊?”韦浩马上问了起来。
“嗯,估计是县里面的事情,想要找我帮什么忙,加上之前都是在民部办事的,不去也不行!”韦沉点了点头,其实是想要故意离开这里,这样好方便韦浩和禄东赞说话。
TFBOYS的皛妖精 鹿璃珺
“你请别人吧,来人!”韦浩开口说道。
“公子!”马上外面就进来一个女孩。
“兄长等会要请人吃饭,安排一个好点的包厢,另外,算我账上!”韦浩对着那个女孩说道,女孩一听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韦浩根本就没有账,来自己家吃饭,还能有账,
关键是,现在韦浩都不怎么来了,只要韦浩以来,后面的厨房那些人,都高兴的不行,那是韦浩品尝他们手艺的时候,只有韦浩点头了,那道菜才算是过关了!
“好的,大公子,请随我来!”那个女孩对着韦沉说道。
“大相,我就先告退了,抱歉!”韦沉马上对着禄东赞说道,
禄东赞也是连忙站起来给他拱手,对于韦沉他也算是见识了,韦沉在韦浩这边,地位很高啊,韦浩都是喊韦沉兄长的。
等韦沉走后,禄东赞也是坐下来了。
“开门见山吧,就是希望我大唐的军队,能够集结在吐谷浑?”韦浩盯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啊,嗯,是,不知道夏国公能不能帮忙?”禄东赞一听韦浩真的直接就说了,有点不是适应,大唐的官员他也见了不少,还没有人这么直接过。
“能,但是,你们吐蕃能够付出什么代价?”韦浩点了点头,看着禄东赞问道。
“啊?”禄东赞更加吃惊了,上来就谈判啊?
“你我都是时间有限,我的人品呢,你可以打听打听,我答应的事情,都能够做到,而我对你,不是很了解,你让我大唐出动部队在吐谷浑集结,这个军费谁出?
我的灵鼬小夫狼 宋赵梦池
第二个,就是一旦吐谷浑感觉到了压力,对我大唐军队展开袭击,到时候损失谁担着?你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我就给你解决这个吐谷浑的问题,保证我大唐能够在吐谷浑集结5万兵力,第二线还有10万兵力,给吐谷浑造成要进攻的假象,让他们派人来大唐谈判,如何?”韦浩盯着禄东赞说道。
“夏国公,痛快!”禄东赞不由的对着韦浩竖起了大拇指,这样合作才爽快。
“不过,这,没有先例啊,你们大唐这么强大,还需要这么点钱?”禄东赞的高帽子马上就戴上来了。
“哎,我说你,你是在跟我谈,不是在跟我父皇谈,你跟我父皇谈,我父皇自然是不会问你要这些的,其他的大臣也是不问要这些的,但是,你能保证,大唐的军队会去吗?
我跟你谈好了条件,我去找父皇说,把你的条件给父皇,父皇一听,嗯,差不多就得了,派兵出发就行了,明白吗?这个钱,不是我父皇要,也不是大唐要,是我要,我需要用这个去说服我父皇,明白?”韦浩无奈的看着禄东赞解释着。
“哦,懂了,懂了!”禄东赞此刻才明白怎么回事,接着又疑惑了起来。
“这个,你如此帮我,这?”禄东赞怀疑的看着韦浩。
“说清楚,我要拿半成,额外拿的,如果你给大唐100万贯钱,我拿5万贯钱,这个是我的好处费!”韦浩盯着禄东赞说道,
禄东赞连忙点头,这才合理啊,要不然自己真的怀疑韦浩到底为何帮着自己。
“这,我吐蕃穷啊,可能拿不出多少钱来!”吐蕃马上给韦浩说穷了,心里是认同韦浩的办法,如果大唐真的守信,那么这个钱花的值,如果不拿钱,他反而担心。
“那你自己看着办,你自己考虑!”韦浩听后,笑了一下,没做声。
“你看这样行不行?20万贯钱?”禄东赞看着韦浩说道。
“多少?”韦浩震惊的看着禄东赞。
“这,30万贯钱?”禄东赞一看韦浩这样,知道他瞧不上,韦浩家里有钱,他知道,听说现在再建设的那个宫殿,都是韦浩出钱。
“行了,喝茶,喝茶,买卖不成仁义在,啊!”韦浩马上招呼着禄东赞说道,禄东赞一听,着急了,这不成不行啊,不成吐蕃就危险了。
“这,50万贯钱,这个是我们吐蕃的极限了,真的是极限了,如果还不成,我,我,我也没有办法了!”禄东赞此刻咬着牙对着韦浩说道。
“不是,你们吐蕃这么穷吗?”韦浩不相信的看着禄东赞说道。
“是真穷,这两年,我们吐蕃那些人,就买你们大唐的那些东西,那东西贵啊,弄的我们那边大量的粮食和牛羊,都被卖到你们大唐来了,你瞧,要不然,我们也不会不允许大唐的商人进入到吐蕃啊!”禄东赞叹气的看着韦浩说道。
“这么穷?哎!”韦浩也是叹气了一声。
“夏国公,这件事,还的要麻烦你,请你看在两国需要交好的份上,帮帮忙!我给你5万贯钱,成不成?”禄东赞对着韦浩说道。
“我无所谓了,我不缺这点钱,哎!”韦浩继续叹气,看着好像在犹豫。
“夏国公,都说你为人仁义,我也希望能够和你交这个朋友,帮帮忙这次!”禄东赞对着韦浩再次央求的说道。
“我试试吧,这个钱确实是太少了,我怕我父皇骂我,大唐的百姓都知道,我没有做过亏本的买卖,但是这次,是真的要亏本了,
你知道,调动5万大军,后面还有10万大军,50万贯钱哪里够啊,而且我们还需要准备一旦吐谷浑反击我们,我们还要作战,整个预算,估计要超过200万,你们就,诶!”韦浩看着禄东赞,很无奈的说道。
魔 天 記
“这,麻烦你了,真的,帮帮忙,很多人都说,在大唐,能够说服大唐皇帝的,就是你了,这件事,还请你帮忙。”禄东赞对着韦浩拱手说道。
“行吧,不过,有一件事我需要说清楚啊,我们部队过去了,但是如果吐谷浑不怕我们,他还是要打你们,我们可不会进攻的,这点要说清楚,毕竟,吐谷浑是在当地,我们的军队远征,他们的兵力肯定不止这点吧?”韦浩盯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这个是自然,吐谷浑拥有兵力20万,如果要全部征集壮丁的话,估计能有50万左右,但是我估计,他们不会这么做!毕竟大唐的军队就在旁边,他们不可能不防着!”禄东赞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说道,
大唐和吐谷浑可是打了好几次的,这两个国家合作是不可能的,所以,禄东赞料定了,只要大唐的军队开过去了,那么吐谷浑的军队,势必不敢动。
“行,那就好,我对西北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你不要到时候说,出了钱,吐谷浑的军队还去打你们,到时候你怪到我头上,那我就冤了!”韦浩此刻放心的说道。
“不会,吐谷浑的军队,已经和你们大唐作战很多次了!他们现在还想要往东扩呢,要不然,你们大唐的军队,也不会放这么多在那边!”禄东赞开口说道,韦浩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
“来,喝茶,这件事呢,我明天就进宫,不过,光我一个人也不行,你还需要让其他的人也去说说,到时候大朝的时候,有这么多大臣同意了,父皇有就会同意了,这件事,切记!”韦浩对着禄东赞说道。
“行,此事,我知道怎么做了!”禄东赞放心的说道。
“诶,对了,问你件事情,就是你们南面的那个戒日王朝,人口多吗?这个国家,有钱吗?”韦浩对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嗯?夏国公为何问戒日王朝?”禄东赞很疑惑的看着韦浩,戒日王朝可是和大唐没有联系的,韦浩怎么问起这个国家来了。
“诶,我就是想要做点生意,你知道,我工坊多,听说戒日王朝和萨珊波斯都很强大,就是不知道他们国家有钱没有,有钱的话,可以做生意的!”韦浩盯着禄东赞说道。
“这,戒日王朝很强大,只是说,我们吐蕃在上面,他们想要打我们,很难,但是我们想要进攻戒日王朝也很难,他们有大象军,而且人口也多。
不过,百姓还是很穷的,但是不会饿死,他们的农田很多的,但是那些贵族就很有钱了,还有那些寺庙也很有钱,其实我们吐蕃也和他们做生意的,只是说,我们没有很好的东西!”禄东赞一听韦浩这么说,就把戒日王朝的事情,和韦浩简单的说了一下。
“我有东西啊,要不这样,我们合伙赚钱怎么样,我负责把货物送到吐蕃,你负责送到戒日王朝去卖,两种方式,我这边按照进价加上两成,卖给你,你卖给他们多少钱,我不管,第二种就是,我把货物给你,派人去买,钱我们对半分,如何?”韦浩盯着禄东赞兴奋的说了起来,
韦浩现在就是想要打戒日王朝的主意,这个地方土地是真好,到时候打下来吐蕃,就完全可以控制戒日王朝了,往后,这块土地就是大唐的了,百姓也不会饿死了。
“这,能行?”禄东赞盯着韦浩不敢相信的说道。
“怎么,瞧不起这点钱啊,不是我和你吹,你要是让我的人去卖,嘿嘿,一年这个数最少!”韦浩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对着禄东赞说道。
“十万?”禄东赞小心的看着韦浩说道。
女巫日记
“不是,你瞧不起我是不是?十万贯钱,我找你合作,一百万,最少的!”韦浩一听,生气的对着禄东赞说道。
“这,这么多吗?”禄东赞此刻有点瞠目结舌了,这么多钱?
“干不干?不干我找别人去干这件事请去,另外那个什么萨珊波斯也很有钱,也可以卖啊,两个国家,不多说,一年两百万贯钱吧,哎,如果有这个收入,在吐蕃,什么事情还不是你说了算的!”韦浩对着禄东赞继续诱惑说道,也确实是让禄东赞很用心。
“这,我们两个两个合伙,也不好算账啊!”禄东赞接着对着韦浩说道。
“第一种?”韦浩盯着禄东赞问道,禄东赞有点不好意思。
“你,你,你够贪啊你,你大爷!”韦浩说着就指着禄东赞骂了起来。
“确实是不好算账!”禄东赞此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韦浩。
“行,行,早知道不告诉你这么多了!”韦浩此刻装着有点懊悔的说道。
“你放心,如果赚到了钱,我肯定不会忘记你那份,我可是知道,在大唐,你想要什么货物,都能够第一时间调动到!”禄东赞对着韦浩说道。
“行吧,来,吃饭,来人啊,上菜了,饿了!”韦浩说着就对着外面喊了一句,马上就有迎宾进来。
“上菜!”韦浩对着那个迎宾说道。
“好的,公子,马上就上!”那个迎宾立刻出去了,
没一会,一辆推车进来了,好几层的推车,上面全是菜,几个迎宾过来端着菜放在桌子上,
禄东赞看着那些菜都傻眼了,他还从来没来聚贤楼吃过,之前一直都听说,聚贤楼的饭菜是最好的,今日一见,就光看那些饭菜的样式,都足够惊艳了。
“公子,饭菜上齐了,酒也准备好了,请你移步!”一个迎宾过来,对着韦浩说道。
“好,走,吃饭去,对了,还有一些细节要商量!”韦浩对着禄东赞说道。
“诶,好!”禄东赞此刻点了点头,接着就往饭桌那边走去,而到了饭桌后,迎宾开始给禄东赞和韦浩倒酒。
“好了,你们出去,这里我们自己来!”韦浩对着那几个迎宾说道。

好看的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起點-第464章祿東贊推薦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4章
禄东赞听到了那个胡商的话,也是很怀疑,他来之前,就听到了很多人说,大唐有一个韦浩,非常了得,没想到,到了长安后,还有这么多人说。
“大相,你可知道,这次长安发生了蝗灾,绵延几十里,所有人都以为麻烦了,蝗虫过境,寸草不留,可是现在你去西城外面看看,没了,蝗虫都被抓了,一文钱一斤,老百姓疯狂抓蝗虫,
冷心总裁:小女仆别逃
这次蝗灾,按照民间预算,最多1500贯钱够了,大相,你敢想吗?而且,我还听闻,现在大唐要修灞河和渭河大桥,大相,可能吗?但是,很多长安的百姓认为可能,因为只要韦浩做事情,就有可能,他说的话,都兑现了!”那个商人对着禄东赞说道,
禄东赞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那个胡商。
“大相,一定要说服韦浩,哪怕是不说服韦浩,也要让韦浩不要反对,只要韦浩反对,那么大唐的军队就会按兵不动!”胡商对着禄东赞继续说道,禄东赞听后,点了点头,想着还是要去韦浩府上拜访才是。
公子 衍
“可是,我去了两次,都没有见到,如何是好?”禄东赞看着胡商问了起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每天去他府上想要拜访的人很多,但是想要见到,很难,此事,还是需要中间人才是,如果没有中间人引荐,我估计是见不到的!”胡商考虑了一下,对着禄东赞说道。
“谁能帮我们引荐?”禄东赞继续问了起来。
“这个,李靖可以,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可以,太子殿下可以,蜀王可以,越王也可以!如果是级别低了,韦浩未必会给面子,
对了,还有一个人可以,韦沉,韦沉是韦浩的族兄,韦浩对他非常尊重,现在韦沉是万年县县令,接替了韦浩的位置!”胡商考虑了一下,对着禄东赞说道。
“都是国公亲王,这个韦沉,是什么爵位?”禄东赞感叹了一声,接着开口问道。
“没有爵位,就是一个县令,听闻之前韦沉为官的时候,韦浩还是一个惹事的小子,惹事后,韦沉帮着解决一些问题,因此,韦浩的父亲韦富荣对他非常好,韦浩自然也会对他好!”胡商继续解释说道。
“那我们看看,能不能见见那个韦沉,万年县县令是吧,也行!”禄东赞考虑一番后点头说道,心里想着请那些国公和亲王出面,未必有把握,哪怕是成了,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结果还不知道,
而请韦沉去,代价可能要小一些,加上听胡商说,韦沉和韦浩有兄弟的关系在,如果韦沉帮着自己说话,那效果就要好很多。
“是,那我们去县衙拜访,还是去他府上拜访?”胡商开口问了起来。“晚上去他府上吧!”禄东赞开口说道,胡商听到了,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韦沉也是回到了府上,今天也是忙了一天。
“老爷,回来了?”夫人看到他回来,也是过来接过他的帽子,同时拿来了毛巾。
“准备一下水,我要洗个澡,今天汗都把衣服弄湿了几次!”韦沉对着夫人说道。
“好,你也是,这么热的天,还出去!”夫人有点责怪的说道。
“要修灞河大桥,一旦修好了,对于长安的百姓来说,不知道有多方便,这件事是慎庸在主持的,你说我这个做兄长的,还能不支持,再说了灞河可是在我的县域内,我能不上心,
而且,这次要请1000名工人干活,这个可是能够让百姓赚钱的,我这个做父母官的,还能放过这样的机会,那肯定要从我们万年县选人啊,工钱很高,一天弄的好,可能要10文钱,如果手上有点手艺的,可能会超过20文钱,如果是大本事的,五十文都不在话下,
这样的好事,我可要把控好了,不能落到其他县的百姓手上去,我只是万年县县令,你也不要说我狭隘,我先管好我万年县的百姓再说!”韦沉此刻有点得意的说道,
现在百姓都已经认可了韦沉,都说韦沉也是一个好官,韦沉听到了很高兴,在百姓当中有这样的口碑,那自己还说什么?
慎庸说,自己当几年县令后,就接替他担任京兆府少尹,也算是一方小诸侯了,如果放到其他地方去,那就是刺史别驾了,是封疆大吏了。
“好,知道现在你做的很好,妾身也能够听到一些,不过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是!”夫人笑着对着韦沉说道。
“无妨,现在啊,不累,就是忙,而且心不累,心里轻松,没事压着你,感觉很好,慎庸上去后啊,我就真的没有什么担心的了,只要我不违法乱纪,谁我都不怕!”韦沉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嗯,等会去洗漱一下去,饿不饿,吃点殿下,是慎庸府上送过来的,金宝叔过来看娘亲,每次都是带很多上等的点心,娘亲也吃不完,便宜了那些小子!”韦沉的夫人继续问道。
“吃两口,那个什么,金宝叔喜欢吃酱菜,你今年秋天啊,去选一些上等的菜心,亲自做酱菜,到时候给金宝叔送过去!金宝叔早餐喜欢吃这个!”韦沉吩咐着自己的夫人说道。
“好,好,老爷放心,我亲自做!”夫人听到了,也很高兴,
这两年,他们承韦浩一家的情太多了,总想要为韦浩一家做点什么,可是他家是真的什么都不缺,而且都是上等的好东西,你送礼都没有办法送,现在听到了韦沉这么说,她心里开心的不行。
“老爷,老爷外面有人送来了拜贴,说是吐蕃使者,想要求见你!”这个时候,门房这边一个人进来,拿着一份拜贴过来。
“吐蕃使者?”韦沉听后,皱了一下眉头,他们找自己干嘛?
“估计是冲着慎庸来的,让他们进来吧,我先听听,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韦沉考虑了一下,想要打听一下对方找韦浩有什么事情,自己好提前去给韦浩透露一下。
“是,老爷!”那个门房马上就出去了,而夫人也是先进去了,
没一会,禄东赞带着两个仆人,就进入到了韦沉府上,韦沉的府邸很不错的,都重新修缮了一番,家里也有钱了,有韦浩这个弟弟在,他还能缺钱,虽然带着他做点什么事情,就有钱了!
“你是进贤兄吧?”禄东赞看到了门口站着一个穿官服的人,马上拱手笑着问着。
“你是?”韦沉完全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哦,鄙人是吐蕃大相,禄东赞,这次出使大唐的主使!”禄东赞拱手回答说道。
“哦,是大相,贵客临门啊,恕我眼拙,没认出来,请,请!”韦沉马上热情的对着禄东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请!”禄东赞也是开口客气的说道,接着就引着禄东赞到了客厅旁边的厢房,是一座茶房。
“来,请坐,请坐,不知道是否用膳?”韦沉接着问了起来。
“用过了,这次过来,是特意请来拜访的,有打扰之处,还请包涵!”禄东赞点了点头说道。
“成,那就喝茶!”韦沉点了点头,接着开始准备烧水,泡茶,同时一个丫鬟端着点心过来了,是夫人派她过来,知道韦沉还没有吃饭,饿着呢,空腹喝茶,可不好。
韦沉看到了点心,就请禄东赞吃,自己也是拿了一块吃了起来。
“这,进贤兄,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进贤兄还没有吃饭?”禄东赞看着韦沉说道。
“不瞒你说,刚刚回来,县衙事情多,就给耽搁了,无妨,无妨,这些点心也是很好吃的,是我弟弟府上的,都是上等的点心,买都不买不到的!”韦沉对着禄东赞说道。
“哦,你弟弟,夏国公韦浩韦慎庸?”禄东赞听到后,马上把话题接了过去,韦沉也是故意这么说的,希望他能够快速进入到主题当中,自己还没有吃饭呢,哪有功夫在这里给你打官腔玩,而且浑身在是黏黏的,他想要去洗澡。
“正是,我这弟弟,弄吃的,那是最厉害的,聚贤楼知道吧?我弟弟的,有空你可以去尝尝!”韦沉笑着说了起来。
“哦,听过,就是这几天忙,还没有去吃过,但是肯定是要去的,很多去我们吐蕃的商人,都说了,到了长安,不去聚贤楼吃一顿饭,那是白来!我可不想白来啊!”禄东赞马上笑着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
“那是,都这么说,而且,里面的饭菜,确实是没说的!”韦沉也是笑着点头,想着你倒是快点说啊。
“这个,进贤兄,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夏国公,不瞒你说,我去国公爷府上两天了,都没有见到他的人,当然,我也知道他忙,现在他的事情多,但是,还是想要请进贤兄帮个忙!”禄东赞对着韦沉说道。
“不能吧,你是吐蕃大相,我弟弟应该会见的,不过,他也确实是忙,这点还请你不要怪罪!”
“不敢,不敢!”禄东赞连忙摆手,在长安,谁敢怪罪一个国公爷。
鱼儿需要阳光 feelingtone
“嗯,你要见我弟弟,什么事情啊?方便告诉我吗?”韦沉盯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这个,主要是一些大唐和吐蕃之间的事情,我想要请夏国公帮个忙,希望他能够说服陛下,这件事,这里不能说,还请勿怪!”禄东赞故意装着为难的说道,具体说什么,肯定不能让韦沉知道的,韦沉的级别不够。
“这样啊,那,按理说,你拜访我弟弟,我弟弟不可能不见你的,这样吧,我也不敢答应的太满了,万一他忙,我就没有办法,现在他要盯着两座大桥的事情,事情多,我去帮你问问,不管见不见,我都派人去给你一个回复,可好?”韦沉坐在那里,看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好,好,太感谢进贤兄了!”禄东赞听到了韦沉答应,非常高兴,马上站起来对着韦沉拱手。
“客气,客气,来,请坐!我来泡茶!”韦沉对着禄东赞说道。
“不了,不了,不能耽误你吃饭,我就是这件事,下次我再来拜访,你忙了一天,饿着可不行!”禄东赞很识相,就站了起来,摆手说道。
“无妨无妨!”
“不了不了,你还是先用膳吧,可不能把身体饿坏了!”禄东赞还是摆手,站起来对着韦沉告辞,韦沉没办法,只能起身回礼,接着陪着禄东赞到了客厅门口。
“对了,这里是一点小礼物,给孩子们买点东西的,我们也是刚刚到长安来,发现长安的东西是琳琅满目,更加不知道买什么好,所以还请收下!”禄东赞指着院子里面四个人站在那里包围的箱子说道。
“使不得,使不得!”韦沉一看,马上摆手,开玩笑呢,他们可是吐蕃人,给自己送礼,自己能收吗?万一被人弹劾,自己说理都说不清。
“无妨的,都是不值钱的小东西,给小孩们的!”禄东赞马上摆手说道。
“这,不可不可!”韦沉还是不想收,自己不缺这点钱,如果真需要钱,自己随时都可以从韦浩家里调动过来,无需去求别人,更加不需要去拿别人的钱。
“真是小钱,不骗你,你要是不收,这就有点不近人情了,你们中原讲究人情世故,我送来的这些,也不值钱,就是一些小东西!”禄东赞继续劝着韦沉说道,接着就告辞要走,
韦沉此刻很郁闷,自己不要还不行,这个东西不能动,明天要问问韦浩再说,如果不行自己就交上去,交到监察院去,反正自己不动里面的东西。很快,箱子就被抬进来了,韦沉打开来一看,发现是玉石和绸缎,还有一套瓷器!
我的男扮女装的男友 藤云天音
“老爷,这事,你要和慎庸说,这点东西也就是玉石值钱,瓷器,咱们家根本就不缺,金宝叔时常会送过来,瓷器工坊,慎庸想要拿多少就拿多少!”夫人看着韦沉说了起来。
“我知道,明天我就和慎庸说!”韦沉点了点头,接着就去洗澡了,
第二天,韦浩继续来到了灞河这边,盯着那些工人们开工了,而韦沉则是在旁边陪着。
“兄长,你不用在这里待着,县衙那边还有事情,你把工人给我弄过来就成!”韦浩对着旁边的韦沉说道。
“行,不过,慎庸,我有件事要和你说!”韦沉点了点头,接着对着韦浩说道。
“嗯!”韦浩看着他,接着韦沉就把昨天晚上见禄东赞的事情和韦浩说了。
“送了这么点东西?”韦浩听到了,笑了一下看着韦沉说道。
“不少了,我看了一下,最少价值300贯钱!”韦沉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这个东西别要,送到监察院去,当然,不要公开去送,就是今天下值之前,你去一趟监察院把那些东西交给他们,说清楚就好,这点钱,瞧不起谁呢?”韦浩站在那里鄙视的说道。
“是,我知道,不过,你不见?”韦沉点了点头,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知道他找我什么事情,对了,你知道我还有一个叔叔的事情吗?”韦浩说着就问着韦沉,韦沉可比自己大不少。
“知道,后面战乱,叔叔被人杀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大,听说是被突厥人杀的,也有人说那伙人是吐蕃人,说不清楚!这个要金宝叔才是,也因为这个,你爷爷一气之下,就倒下去了,咱们家,男丁本来就稀少,这好不容易养到了五岁,被杀了,爷爷哪能受的了这个打击!”韦沉点了点头,对着韦浩说道。
“怪不得我爹不让我见禄东赞,更加不让我在府上见他!”韦浩点了点头说道,这可不单单是自己叔叔的事情,还有爷爷的仇恨在里面呢。
“嗯,金宝叔这样做,也能够理解!”韦沉点头说道。
“行,你去告诉禄东赞,你让他在聚贤楼等我,明天晚上吧,今天晚上我想要好好休息一下。”韦浩对着韦沉说道。
“啊,你真见啊,你在聚贤楼也不行吧?金宝叔没有意见?”韦沉听到了,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会,明天晚上我让我爹在家,我去聚贤楼,总不能不见啊,在京兆府见面,也不合适!”韦浩摇头说道,虽然也可以去其他的酒楼,但是其他酒楼的饭菜,自己可吃不习惯。
“也好!”韦沉点了点头,
很快,韦沉就走了,韦浩则是继续在这里盯着,
而在蜀王府上,蜀王此刻正在客厅里面接见禄东赞,本来他都在京兆府当值的,但是府上来人通报,说是有人要来拜访,得知是禄东赞后,李恪就动了心思了,
现在东宫有钱,李泰也有钱,唯独自己穷的不行,而如果听说吐蕃那边不让其他的货物进去,李恪想着,和禄东赞商量一番,打开吐蕃的市场,也让自己赚钱,当然,禄东赞肯定也要分一波走,但是这个不要紧,只要有利润就行,所以立李恪才回到了自己的蜀王府,要见禄东赞。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462章氣憤不已鑒賞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2章
韦浩到了西门外面,看着那些士兵在称着那些蝗虫,心里也是很高兴,只要能够干掉那些蝗虫,那么百姓的粮食就保住了,今年长安城这边,也不会损失那么大,
而此刻,韦浩也是能够看到很多人提着袋子继续出城去找蝗虫了,韦浩很满意,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韦少尹,韦少尹,皇家那边来人了,送来了十五万贯钱!”一个士兵骑马过来,对着韦浩喊道。
“哦,送来了?行,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们了,你们给我盯好了,如果百姓们不满意,我拿你们是问!”韦浩对着那些士兵说道,那些士兵连忙说不敢,韦浩则是骑马前往京兆府,
到了京兆府,此刻,库房这边已经在登记那些钱了,开始搬入仓库当中。
“夏国公好!”此刻,来了一个年轻人,韦浩一看,不认识,也不是太监?“你是?”韦浩看着他问了起来。
“夏国公,小的叫李苗,是皇室中人,在内帑这边当差,今天是皇后娘娘让我过来送十五万贯钱,还请你查收!”年轻人李苗马上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哦,行,辛苦你了,请到里面去喝茶!”韦浩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不用,我还等着回去交差呢,多谢夏国公!”李苗连忙拱手说道。
“他们现在在核对吧?让他们核对,核对完了,我还有事情,对了,来人啊,去喊长安府县令和万年县县令过来。”韦浩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说道,
那个亲卫听到了,马上就带人出发了,韦浩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房,数钱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就好了,韦浩刚刚到了办公房,李恪就过来了。
“慎庸,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多钱?”李恪笑着进来对着韦浩说道。
“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我昨天吹个牛,结果没想到,民部和父皇当真了,现在逼着我要修渭河大桥和灞河大桥了,没办法,只能修了!”韦浩苦笑了一下,对着李恪说道。
“什么,修渭河大桥和灞河大桥,这,能修好吗?慎庸,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李恪听到了,眼珠子都快下来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事,也不是不能修,就是我可能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去做这件事,所以,京兆府这边,可能就需要你多忙点了!”韦浩对着李恪笑着说道。
“真能修啊?”李恪还是有点不相信,马上盯着韦浩问道。
“当然是真能修,对了,工程这一块,你不用管,就是他们拿着条子批钱的时候,你给他们,另外,外面收蝗虫的事情,你也帮着盯着点,从昨天开始算起,收10天,贴出告示出去,让百姓去抓,有多少要多少,
另外,有关良田补贴的事情,到时候也交给你去办,主要还是长孙冲去办,你审核一番就好了,还有就是,买粮的事情,马上要收割那些稻子了,我们京兆府尽可能的多收一些粮食,万一受灾的话,我们有粮食可用,而且现在周边的那些地方啊,只要受灾,就往长安城跑,没粮食可不行!”韦浩对着李恪说了起来。
捉鬼道士混异世
“这些没有问题,只是,灞河和渭河啊,能修吗?”李恪还是很怀疑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能,你放心就是了,那有什么不能修的!”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成吧,这些事情交给我,我到时候就两边跑,监察院那边,我也不能拉下了,毕竟,那边的事情也很多!”李恪点了点头说道。
“行,等会长孙冲和韦沉也会过来,我们一起说一下这个修桥的事情!”韦浩对着李恪说道,李恪点了点头,
没一会,他们两个就过来了,听到了韦浩说要修桥的事情,都是傻眼的看着韦浩,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韦浩居然要做。
“干嘛啊?”韦浩看到他们两个发呆,马上问了起来。
“这,少尹,不,不大可能吧?”韦沉想要提醒韦浩,这样的事情,可不要揽在自己身上,如果修不好,就麻烦了。
“怎么不可能,现在就是需要你们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需要劳动力,正好,灞河这边靠近万年县,渭河这边是靠近长安县,你们两个人,一个人负责一座桥的后续事情,
第二件事就是打通直道,之前的直道是有渡口的,而我们现在修桥,可不能在窄的地方修,窄的地方水急水深,没办法修,而且还需要大量的砂石,所以需要重新选址,修好地方后,道路的连通,就是需要你们两个去做了,我要你们保证,一旦桥通了,路也要通,一旦这两座桥修好了,对于长安的货物运输来说,可是大喜事,这个不需要我讲你们就知道了!”韦浩坐在那里,给他们分配工作,
他们两个也是点了点头,修好了大桥,当然是好的,但是他们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等会你们陪我去选址,我选中了什么地方,就什么地方,后面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做,三天之内,我需要200个工人,十天之内,我需要1000个工人,当然,工钱还是很高的,整个工地,我估计最少需要两个月,最多需要三个月!”韦浩盯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件事交给我们,少尹,你放心,如果修好了,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大好事啊!我们也跟着沾光了!”长孙冲马上点头说道,如果真的修好了,那就太方便了。
“好,那就快点吧,现在需要抓紧时间,需要在入冬前修好!”韦浩说着就站了起来。他们两个也是点了点头。
“蜀王殿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忙着大桥的事情去!”韦浩看着李恪说道。
“你放心去,这里有我!”李恪点头说道,接着看着韦浩说道:“此事,太子殿下知道吗?”
“嗯?我还没有去说,晚上吧,晚上去和他说说,这件事之前是有计划来着,但是我吹牛了,我和戴胄说了,谁知道戴胄这么着急,马上就汇报给了父皇,没办法,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傍晚的时候,我去东宫一趟,和他说一下!”韦浩对着李恪说道,
李恪点了点头,接着韦浩就和韦沉还有长孙冲出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长孙冲看着韦浩,想要说话。
“慎庸啊,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说,实在是,哎,搞的我现在头疼!”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有点不解的看着长孙冲,还能把长孙冲搞的头疼?
“哎,现在很多商人到了县衙这边告状,说苏家那边威胁他们,要他们拿出钱财出来,这,商人告苏家,如果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我估计他们是不敢的,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也未必是背后没人,所以我很担心,那些商人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如果被人利用了,那就不好说了!”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也愣了一下。
“这件事,我们这边也有,也是商人状告苏家,另外还有一些百姓也在状告!”韦沉也是开口说道。
“他玛德!”韦浩一听,火大了,接着对着身边的亲卫说道。
“你,去找到苏瑞,让他到渭河边上来找我,他想死是不是?”韦浩此刻忍不住了,这样搞,要出大事情的!
“慎庸,慢着!”长孙冲马上喊住了韦浩的亲卫,接着看着韦浩。
“慎庸,冷静一下,苏家,不好惹,现在听说,太子妃掌握了东宫的很多事情,而且内帑这边也是太子妃掌握的,你这样弄,恐怕会落个不好,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你去东宫的时候,提醒太子一句,他们苏家这样搞,让我们下面不好做事情啊!”长孙冲对着韦浩解释说道。
大明 的 工業 革命
“你说,太子是真不知道吗?太子妃就这么厉害,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瞒过太子?”韦浩坐在马上,对着长孙冲问着。
“不知道,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现在太子妃生了嫡长子,加上也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亲选的太子妃,如今掌握着内帑,你说,诶,慎庸,还是不要去找苏瑞,范不着,我爹也不让我去找,说,陛下自然会知道的,如果我们去找,那么被太子妃知道了,到时候记恨起我们来,我们可是吃不消的!”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
“你爹这么说?”韦浩看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嗯,是这么说的,本来昨天我就想要去东宫一趟,看看能不能见到太子殿下,但是被我爹叫人给拦住了!”长孙冲点了点头,对着韦浩说道。
“你爹是什么意思,他是最支持太子殿下的,如今这样?如果你去提醒他,虽然会得罪太子妃,但是也避免了太子殿下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你爹没有考虑过?”韦浩盯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长孙冲听到了,苦笑了起来,接着解释说道:“不瞒你说,我爹根本就不受太子的重视,加上我爹现在也是在家反省,你说,太子在乎我爹吗?”
“那还真是太子的不对了,不管你爹如何,太子都不该这样,毕竟,你爹在朝堂当中,还是有影响力的,哎!”韦浩叹气了一声,
先不说长孙无忌如何,最起码,他对长孙皇后的孩子,是真心想要扶持的,当然,也是希望保住他们长孙家一家的实力,这个是互相利用的,而李承乾这样冷落长孙无忌,有点太早了,可不算聪明。
“慎庸,别去说了,这件事,是影响不到太子的地位的,未必不是好事!”长孙冲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后,点了点头,李世民也是这么和自己说的,那自己只能忍住了。
“不过,你们两个,该给那些商人主持公道,我其实很想主持的,但是,我一旦出手了,那,哈,你们知道后果的!”韦浩苦笑的说道,
长孙冲点了点头,韦浩一旦出手,东宫就要巨变,不说李承乾会被拉下来,最起码苏梅这个太子妃的地位,肯定是要下来的。
“走吧,去看看河堤去,不管那些事情了,不管了,走!”韦浩说着就一架双腿,催着马匹快速往前面走,长孙冲和韦沉两个人骑马跟上,
一直到了傍晚,韦浩他们选中了两个地方,就在这两个地方动工,
明天,韦浩要去一趟工部,从工部当中抽调官员到那两个工地去,韦浩可不会去管那些具体的事情,他要做的,就是指挥,让那些工部的官员去干活,一个是让他们学习如何用钢筋混泥土去造桥,方便他们以后能够去别的大河修桥,
另外一个就是,自己懒,管不了具体的事情,
傍晚,韦浩回城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了,自己则是直奔东宫那边,到了东宫,李承乾非常高兴,亲自过来接。
“见过太子殿下!”韦浩见到了李承乾后,非常客气的说道。
“免礼,走,我们去里面说,吃饭了没有?”李承乾高兴的问道。
“还没有呢,不过没事,我谈完了,就回去!”韦浩笑着说道,不想在东宫吃饭,不过李承乾没有听出来,还是马上让人去准备韦浩的饭菜。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吃饭?忙什么呢?还是忙着蝗虫的事情?”李承乾坐下来,对着韦浩问道。
戒 靈
“没有,今天过来是想要给你汇报一个事情,这个事情怪我,我也是嘴巴快了一些,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汇报,就先和民部尚书说了,接着父皇知道了,就直接这么定了!”韦浩苦笑了一下,对着李承乾说道。
“什么事情啊?”李承乾笑了一下问了起来。
“修桥的事情!”韦浩接着就开始把修桥的事情和李承乾做了一个详细的说明,李承乾听到后,是震惊的不行,根本就不相信啊,但是对于韦浩的话,他又不敢不相信,他知道韦浩的本事,只要韦浩说要做的,那就一定能够做到,可不是吹牛的。
“殿下,此事怪我,没有提前和你说!”韦浩说完后,对着李承乾说道。
鲸歌
“这个,无妨,无妨,就是,能成?”李承乾摆了摆手,接着盯着韦浩问道。
“能成,肯定能成,就是希望殿下你不要怪罪我!”韦浩继续笑着说道,而韦浩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喊着殿下,没有喊大舅哥,现在李承乾也听出来了。
“慎庸,这,今天怎么了,怎么还生分起来了?不对啊,咱们两个,有必要生分吗?”李承乾盯着韦浩就问了起来,心里感觉韦浩是有事情,否则,韦浩不会这样。
“这个,现在是汇报公事,不能不正式吧?”韦浩苦笑了一下说道。
“那也不要这么正式啊,你弄的我都不习惯!”李承乾还是自称我,没有称孤。
“殿下,有件事,我想要和你说,但是不能说,只能你自己去查!”韦浩考虑了一下,还是提醒着李承乾。
“什么事情啊?有什么不能说的,慎庸,这个可不像你啊!”李承乾非常不理解的看着韦浩说道。
“不是,这里面吧,哎,反正我也不能多说了,父皇也警告我了,不能说,至于你自己能不能觉察到了,就看你自己了!”韦浩不能说破,
毕竟,牵扯到东宫的安稳,还是让李承乾自己去查的好,否则,到时候苏梅记恨自己,那自己就亏了。
“你,父皇都警告你了?这?行,你放心我一定查出来!”李承乾此刻心里也是很惊骇,那就不是小事情啊,是大事情的,这件事,那自己还真的要去查一下,否则,睡觉都睡不稳了。
“另外一件事呢,我想要问你?你最近忙什么呢?”韦浩说着就盯着李承乾看了起来。
“怎么了,最近都是朝堂上的事情,奏章很多,都需要我审批!”李承乾还是不懂的看着韦浩。
“哎,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京兆府府尹,现在长安县发生了蝗灾,你是知道的,陛下昨天下午都去了西城那边看过了,而你,作为京兆府府尹,你居然没去过,你说,这样说的过去吗?父皇为何让你担任京兆府府尹?
说句难听点的话,长安城的百姓,只知道我韦浩是少尹,没几个人知道你是府尹,你是不是要时常去一趟京兆府,去一趟城外视察一下?去和百姓们见个面,让百姓知道太子殿下你,是关心百姓的,是爱护百姓的?”韦浩此刻很无语的看着李承乾,
无极真主之御龙诀
此刻的李承乾真的是瞪大了眼珠子盯着韦浩了,接着有点失神,这个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的。
“我本来以为,昨天你会去的,你没去,以为今天你会去,我去问了一下,你也没有去,长安县外面的那些农民,那也是治下的百姓,虽然你为太子,是储君,天下百姓都是你的子民,
但是,现在,你最直接的控制的百姓,就是京兆府两县的百姓,他们连你都不知道,你说,天下的百姓,谁能知道你?”韦浩继续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马上站了起来,对着韦浩拱手鞠躬了,韦浩也是站了起来,赶紧回礼。

寓意深刻小說 貞觀憨婿 ptt-第461章蘇家猖狂分享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1章
韦浩听说禄东赞有可能送自己1000贯钱,立刻就没有兴趣了,这不是瞧不起自己吗?自己还差那点钱?
“你个兔崽子,这话说的,诶,好像有道理啊,你也不差这点!”李世民很想骂韦浩一次,但是一想,韦浩说的对啊,他确实是不缺钱,1000贯钱,还真不够韦浩看的。
“那是,不管他,我还以为他要送很多钱给我,没想到这么点!”韦浩也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嗯,你小子就是这点让人放心,想要用钱去打动你,那是不可能,可是你小子也不想当官,你这权财都不要,酒你也不喝,嗯,美色呢?”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诶,这个行,这个行!”韦浩一听,马上使劲点头。
“你个兔崽子,父皇收拾你信不信?”李世民一看他这样,气笑了,马上警告韦浩说道,开什么玩笑,在老丈人面前说自己喜欢美色,那不是找死吗?
“嘿嘿,开玩笑,反正你答应了,陪嫁8个,要好看点的,不好看我可不要啊!”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小子是想要找死!”李世民还是笑着骂着,
不过,他也知道,韦富荣就是希望快点抱孙子,毕竟年纪这么大了,关键是他们家也是奇怪,之前这么多代人,家里条件其实也可以,也娶了不少小妾,但是就是单传,因此韦浩要这么多陪嫁的,好像也说的过去。
“陛下,饭菜都准备好了,要上吗?”外面的一个侍卫进来,对着李世民问道。
“那就上来吧,边吃边说!”李世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很快,那些饭菜就被端进来了。
超级神武学 有缺
“来,父皇,儿臣陪你喝一杯,多了不敢喝,等会还要护送你去皇宫呢!”韦浩先给李世民倒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嗯,是要喝点,咱们翁婿两个,还没有喝过酒呢,来!你先吃菜,垫垫肚子!”李世民看到了韦浩这样,很满意的说道,他知道韦浩的酒量一般,很少喝酒。
“嗯,父皇你也吃!”韦浩对着李世民说道,接着两个人就坐在那里边吃边聊着,这个时候,隔壁的厢房吵闹声不断,本来韦浩的包厢就是隔音效果就是非常的好的,但是还是能够听到隔壁的嘈杂声。
李世民有点不悦,说话就说话,没事老去挪动凳子干嘛,而且还听到了摔盘碗的声音,韦浩一听不对劲了,这是有人要闹事啊!
“父皇,你先坐着,我去看看!”韦浩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带上你的刀,隔壁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小心为上!”李世民立刻提醒韦浩说道。
“诶!”韦浩点了点头,拿起了旁边的佩刀,就出去了,到了外面,声音就更加清楚了,韦浩听到了不少人的大骂声,门口则是站着两个着急的迎宾,她们刚刚进去,就被呵斥出来了。
“怎么回事?”韦浩走了过去,开口问了起来。
“里面吵起来了,其中一方是太子妃的哥哥和一些侯爷的公子哥,另外一方是一些商人!”一个女孩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一听,心里不高兴了,你大爷的,吵架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来这里吃饭的,都是非富即贵,这尼玛是来砸场子的?韦浩打开门,看到里面的人还是非常激动。
“苏瑞,老夫去京兆府告你去,你这吃相也太难看了,你这是不给我们活路啊!”
“去京兆府告我,京兆府的府尹是我姐夫,你告我?”苏瑞此刻坐在那里,非常得意的说道。
“你,你,你,老夫!”
青春之未成年 惜曦雨沫
“滚,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的瓷器供应没了,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多少人等着排队呢!”那个商人着急的说不出话来,而苏瑞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嚣张的说道。
“那行,老夫也不干了!”
“不干了!”
“给不了,一年要给你们教5000贯钱,你当我们是去抢呢?”…坐在这里的商人,纷纷喊着。
“吵什么?啊?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韦浩此刻走了进去,黑着脸问道。
“哎,那个,夏国公你来了?”
“夏国公,夏国公,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夏国公,当初我们可是跟着你的,现在,哎,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苏瑞看到了韦浩过来,马上站了起来,恭敬的喊着夏国公,而其他的商人就更加激动了,纷纷要韦浩给他们做主。
“什么情况?”韦浩站在那里问了一句。
“夏国公,他,他,他要求我们每年需要给瓷器工坊5000贯钱作为费用,每年,之前已经说了2000贯钱一年了,我们交了,现在还要涨5000,夏国公,这,这是欺负我们啊,你说,这天下还有地方说理吗?”一个商人对着韦浩说道,韦浩认识他,确实是最早跟着自己的商人。
“嗯!”韦浩点了点头,就盯着苏瑞。
毛泽东谋略市场应用 管理之道
“那个,夏国公,你别听他一面之词,瓷器工坊现在生产成本高了,人工这一块的费用一直在涨,所以需要涨价,但是之前长乐公主承诺了,不涨价,所以我也是没有办法!”苏瑞讪笑的对着韦浩说道,
他连长乐公主都不怕,但是心里就是怕韦浩,因为他姐警告过他,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韦浩,如果得罪了韦浩,东宫的位置都有可能不保。
“苏瑞,你不要忘记了,瓷器工坊,我还要半成的股份,我是可以要求查账的,另外,这些人,有成熟的渠道,也是跟着瓷器工坊一起成长的,虽然也是赚到了钱,但是,这也是人家应得的那一份,吃相太难看了,不好,别给你妹妹添麻烦!”韦浩站在那里,警告着苏瑞说道。
“是,是,夏国公说的对,说的对!”苏瑞连忙点头说道。
“要吃饭就吃饭,要吵架到外面去,另外,诸位,我今天要陪贵客,所以,不能在这里耽搁,也不能解决你们的事情,你们先谈着吧!”韦浩说着就对着那些商人拱手,那些商人也是马上回礼。
韦浩说着就走了出去,这件事自己不想去管,既然皇后已经把这摊子事情交给了太子妃,太子妃交给了自己的哥哥,那自己去说,有点不好,警告一下便好,其他的,自己可不想去管,也没有办法管。
“恭送夏国公!”苏瑞站在那里,对着韦浩拱手说道,而眼神盯着韦浩,却是恶狠狠的,韦浩从隔壁回到了自己的包厢后,就笑着到了李世民身边。
“怎么回事?”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哈,吵架,商人和一帮侯爷之子吵架,我去说了一下,让他们不要吵!”韦浩笑了一下,坐了下来。
李世民就盯着韦浩看着。
“诶,工坊的事情,有的人,吃相太难看了,那些商人不服气,就过来吵了,他们吵有什么用?”韦浩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苏瑞?”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点了点头,看来李世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父皇,儿臣劝过大舅哥,也暗示过太子妃,丽质也去说过,苏瑞这样做,可是会引起众怒的,事情不是这样做的,钱也不是这么赚的!”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现在外面可都再传一些话,你知道吗?”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什么话?我今天才从家里出来,你知道的!”韦浩看着李世民说道。
“外面传,韦浩弄工坊想要帮着朝堂,但是没有想到,便宜了苏家,如今苏家可不比你家差了!”李世民笑了一下说道。
“啊?不能吧,他家还能有我家有钱,父皇我不是跟你吹,现在我库房里面还有十几万贯钱呢,虽然,今年下半年装修还需要钱,但是大部分的材料我都采购完了,就是剩下人工钱和一些还没有算到的小钱,他苏家还能比我家有钱?”韦浩听到了,震惊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太子妃有一个哥哥,苏瑞,你知道,还有5个弟弟,听闻最近几个月,苏家购置了田产超过了3万亩了,这是没人继续卖,如果继续卖,他家还会买!临街的商铺也有30来间了!”李世民继续笑着说了起来,韦浩则是傻眼的看着李世民。
“父皇,真的假的,工坊的钱可是有账可查的!他苏家,疯了?”李世民震惊的说着。
“哈哈,他们还真没有动工坊的钱,都是盯着那些商人的钱,逼着他们送钱!”李世民笑着说了起来。
“这,我,哎,还是人家赚钱的本事高明!”韦浩一听,只能叹气的说道。
“不管他们,喝酒,来,咱爷俩喝一口!”李世民笑着端着酒杯。
“诶,父皇,我先敬你,那个,父皇,这一杯,我干了!”韦浩说着就端着酒杯敬了过去,接着一口干了。
“兔崽子,慢点,哪有你这么喝酒的!吃菜,快点吃菜压压!”李世民一看韦浩这么喝酒,马上劝着说道。
“嗯,父皇,你也尝尝,都是你爱吃的!”韦浩笑着招呼说道。
接着两个人夹菜吃,吃了一会,李世民叹气了一声,开口说道:“高明如果这件事都处理不好,往后这个天下,搞不好就是苏家的了!”“
父皇!”韦浩一听,那个震惊啊,马上盯着李世民。
“外戚篡权,现在他们苏家只是逼着商人要钱,要是哪一天,朕走了,高明继位了,你说,他们苏家是不是连你的钱都敢逼着要?”李世民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这,父皇,没这么严重吧?”韦浩听后,震惊的说道,
“哈,没这么严重?看着吧!”李世民听到了,笑了一下,韦浩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既然知道苏家会这样,那干嘛不提醒李承乾,想到了这里,韦浩看着李世民问道:“那父皇,我去和大舅哥说一声?”
“不许去,你去说干嘛?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不知道吗?还需要别人去说吗?连自己枕边人都管不好,他还能够管谁?谁还能服他管?还有,你去了,高明会感谢你,但是苏梅会吗?别做傻事!”李世民一听,狠狠的瞪着韦浩说道。
“不是,父皇,他们,他们是你..”
“他们还是太子和太子妃,他们需要为天下负责,连自身都管不好,还想要管好天下?”李世民还没有等韦浩说完,马上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很无奈,只能不做声了。
“慎庸,此事,你不要管,让他发展,什么时候天怒人怨了,什么时候他们就知道怕了,这也是磨炼,对高明的磨炼!”李世民继续盯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想着,反正是你们父子的事情,苏瑞再这么闹,也不敢闹到自己的头上去,苏梅再怎么欺负人,也不敢欺负到自己头上,真的要这么弄,长孙皇后可是有三个儿子,自己怕什么?
“来,父皇,喝点,儿臣可不怎么会喝啊!你想喝就喝点,儿臣陪点!”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来,喝点就行,朕也不能多喝,主要是朕今天高兴,今天啊,有两件高兴的事情,都是和你有关,父皇很开心,很多人都说,父皇宠信你,哈,他们谁知道,你帮了父皇多少?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只见人前显贵,不见人后受罪,他们的话,有的时候,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儿臣可没有受罪!”韦浩马上笑着说道,李世民听到了用手指点了点韦浩。
吃完饭后,李世民就想要回宫了,宫里面的宫门关的早,需要在落锁前回去,要不然,又要惊动很多人,韦浩先出来,看到了隔壁的包厢都走了,才放心护送着李世民离开聚贤楼,直奔皇宫宫门口。
进入到了承天门后,李世民让马车停下,对着外面的韦浩喊道:“慎庸!”
“诶!”韦浩回应说道。
“回去,时候不早了,今天你也是累坏了,早点回去休息,钱,明天早上会送到京兆府去!”李世民对着韦浩说着,
韦浩看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那儿臣就回去了,马上要关宫门了!”
“嗯,去吧!”李世民点了点头,放下了帘子,让马车继续进去,
而韦浩看到他们进去后,也是站在那里叹气了一声,他想到了今天的事情,就感觉无奈,真的如李世民说的,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好,还怎么君临天下?
韦浩苦笑的摇了摇头,翻身上马,离开了承天门,直奔自己府邸,到了自己府邸后,韦浩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去睡觉,没想到韦富荣直接在二楼等自己了。
“爹,你怎么来了?有事情?”韦浩诧异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嗯,今天来了一个外邦使臣,说是吐蕃人,想要见你,天黑边的时候,爹和他说你不在家,他说明天还来,儿啊,这外邦的人,可不能见啊,那弄不好,别人说你里通外国,就不好听了!”韦富荣站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哦,来了?”韦浩一听,看着韦富荣问道。
“嗯,我也不认识,送来了拜贴,我看了一下,你不在家,我就还给他们了,我可是知道,这伙人,这几天天天去那些国公爷的府上,有不少人没见,但是也有人见了,所以,儿啊,你可不能见,门都不能让他们进来?老夫对他们没有好感!”韦富荣站在那里,盯着韦浩说道,韦浩则是不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自己爹和吐蕃人有仇?
“你不知道,本来你还有一个叔叔的,就是被外邦人杀害的,反正,你不能见他们,你要是在家里见了他们,老夫把你腿给打断了!”韦富荣继续警告着韦浩说道。
“啊,我还有一个叔叔,我怎么不知道?”韦浩吃惊的说道。
“你都没有出生,你怎么知道,那个时候你爹20出头,你叔叔5岁,被他们杀了,那帮人就是畜生,反正,老夫看到了外邦人,就没有好感,以前老夫做生意的时候,从来不和西面和北面的那些人做生意,要买我的货可以,得我们中原人来和我谈,我不和外邦人谈!”韦富荣开口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行了,睡觉吧,对了,今天这件事做的不错,估计那些蝗虫是起不来的!这个钱花的值,如果朝堂不给钱,就从我们家里调钱过去,保住了粮食,就是保住了命根子!”韦富荣对着韦浩夸赞说道。
“诶,这个钱,肯定是朝堂出的!爹你放心就是了!”韦浩马上回应说道。
“嗯,去休息去!”韦富荣摆了摆手就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起来后,就直奔西门那边,看到了有士兵在称着蝗虫,老百姓也是有一些人在排队。
“见过夏国公!”那些百姓看到了韦浩过来,纷纷拱手喊着。
“嗯,一晚上没睡吗?”韦浩吃惊的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哪能,睡了,不睡哪成,就是起的比较早!”一个老汉笑着回答着韦浩的问话。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460章吐蕃鑒賞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0章
戴胄一说韦浩要修桥的事情,大家都愣住了,修灞河和渭河的桥,这个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人提过,甚至想都没有人想过,这个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的,但是现在是韦浩提出来的,大家虽然感觉震惊,但是,好像,好像是有可能的。
“给,马上的给他,他要修就好!”还是李世民反应快,一听说韦浩要修桥,激动的说给钱。
“陛下,此事,是不是要议论一番?”房玄龄也反应了过来,虽然他心里是相信韦浩的,但是总感觉这件事,可能做不成。
“议论什么?”李世民看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这两座大桥,岂是说修就修的,慎庸会修桥吗?”房玄龄接着问道。
“是啊,陛下,此事非同小可,如果修好了,那是天大的功劳,老百姓也会称颂不已,可是如果没修好,那?”高士廉说到了这里,盯着李世民说道,
这一下还提醒了李世民,对啊,修好了,天下称颂。
“这个钱,不用你们民部出了朕等会,就去后宫一趟,让内帑出,就这样,到时候这两座桥,也要让天下百姓知道,是皇家修的,就是为了方便百姓的!”李世民马上对着戴胄说道。
“啊?”戴胄吃惊的看着李世民。
“陛下,你误会臣的意思了,臣的意思是,要考虑慎庸能不能修好!”高士廉也着急了,这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现在担心的这个,他现在就想要抢着名气了。
“无妨,就这样,能修好,你是不懂慎庸,慎庸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好的!”李世民摆了摆手,不想去议论这件事,反正这个钱,是内帑来修,内帑现在也有钱,这样博名声的事情,那肯定是要皇家来做韦浩。
“这!”工部尚书段纶此刻想要说话,他感觉是不能修的,但是韦浩做事情,他也知道,好像又能做成。
“此事不用议论了,就这样,内帑出钱修,不用再议,这个没有意见吧?明天一大早,钱就会送到慎庸那边去,十五万贯钱是不是?到时候朕会和慎庸说,不够还可以加钱,只要慎庸能够修好就行!这小子总算是做事情了!”李世民此刻非常高兴的说道,
他就怕韦浩不做事情,只要他做事情,花多少钱都行,韦浩在自己面前,不管是答应了什么事情,都是能够做到的,而且是能够做好的。
“是,那陛下,我们工部?”段纶此刻看着李世民问道。
“工部怎么了?”李世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段纶。
“工部可不可以派人去学习?”段纶马上问了起来。
“这个应该可以吧,只要慎庸同意就行,朕估计慎庸肯定会同意的,这小子懒,以后朝堂肯定是需要修很多桥梁的,慎庸不可能会亲自去指挥的,所以还是要工部的官员去,你们到时候和慎庸说说!”李世民对着段纶说道。
“是,陛下,臣就说让慎庸担任工部尚书,臣年纪也大了,是真的吃不消了,慎庸其实是最好的工部尚书人选,没人比他更厉害了!”段纶此刻很着急的说道。
“哎呦,这件事你和朕说有什么用,你和他说啊,他说答应了,随时可以上任,你和朕说,朕又说服不了他,让他当一个京兆府少尹,朕还要求着他,你以为朕不希望他当官啊,他也要去当啊,你们自己说说,碰到过这样的人吗?不想当官,就是想要在家里躺着,朕听都没有听过!”李世民对着段纶无奈的说道,
其他的大臣听到了,也是苦笑,此时的李世民,心情好多了,蝗灾的事情,能解决,而现在韦浩还要修大桥,怎么不让李世民高兴呢,
到了傍晚的时候,李世民想着要去外面看看,看看韦浩那边如何收那些蝗虫的,于是就带着人,换上了便装,出了宫,而在韦浩这边,韦浩他们已经在收蝗虫了。
“59斤2两,算60斤,少尹说了,哪怕多出一两,都算一斤,拿钱去,把袋子里面的蝗虫,装到这两个袋子里面,对!”称蝗虫的那些士兵,称好后,开口说道,后面就有人开始数钱了,交给了那个中年人。
“诶,谢谢军爷,谢谢军爷,谢谢韦少尹!”那个中年人拿到钱后,非常记得,那可是今天他一家子四口抓的蝗虫,现在家里人还在外面抓,他先拖过来卖了,没想到是真的。
接过钱后,那个人就抓着袋子,往韦浩这边准备好的袋子里面倒,而在旁边,已经有士兵在用木棍打那些装好了蝗虫的袋子,要把那些蝗虫打死,
然后倒入到大坑当中,下面已经铺好了干石灰,倒进去后铺满了,还要继续铺一层干石灰,就这样一层一层往上面铺,而现在有很很多人拿着蝗虫来卖了,有30多个人在称着,称完后给钱。
“继续去抓啊,明天一大早过来卖,听到没有,钱不会少你们一文,可不要错过这样的机会!”韦浩对着那些卖完了蝗虫的人说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谢谢韦少尹,你可是救了我们啊!”一个老农说着就要跪下去。
“哎呦,可使不得,可不要谢我,要谢就谢陛下,如果不是陛下支持,我也没有办法拿钱出来收你们的蝗虫啊,好好收拾那些蝗虫,那些粮食看看还不能救,如果能救最好,如果不能救了,到时候你们县令会上面登记,朝堂会有补贴的,不会让你们一年的劳作白费了!”韦浩马上去扶住了那个老农,
老农此刻是老泪纵横,接着对着皇宫方向拱手喊道:“老朽活了五十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好事,陛下圣明啊!是百姓之福,是天下之福啊!”
“陛下圣明!”很多的百姓也是在那里喊着,而李世民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也是非常感慨,这件事,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流言了,本来他还担心,会有流言说,陛下失德之类的流言,没想到,现在百姓都说自己圣明。
“好了,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晚上也可以抓,吃完饭了,你们继续,晚上你们点上火把后,那些蝗虫还会聚集过来,更好抓!”韦浩对着那些百姓说道。
“韦少尹还真懂农事!”一个老汉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那多少是懂一些的,回去吧!”韦浩笑着对着他们说道,接着继续盯着那些人称蝗虫,李世民就是看着,看着那些铜钱发给那些百姓,也看着那些士兵说只要多出一两就算一斤,心里是非常的欣慰的,有慎庸坐镇京兆府,京兆府就没有大事情发生,相反,好事不断。
“去喊慎庸过来,叫他不要惊动百姓!”李世民对着身边的王德说道,王德听到了马上点头,就往韦浩那边走去。
“夏国公,夏国公?”王德到了韦浩身边,招呼说道。
“诶,你怎么来了?来来来,坐!”韦浩一看是王德,马上放下了茶水,对着王德说道。
“陛下来了,要你不要声张,陛下是穿着便服过来的!”王德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啊,这!”韦浩一听,着急的不行马上抓起了旁边的战刀,就跟着王德走。到了李世民身边,韦浩要行礼。
“免了,兔崽子,五天不去当值,还要朕去请你!”李世民故意黑着脸对着韦浩说道。
“说好了的,放我几天假的,那有你这样的,打的我三天没坐,好不容易打个麻将,你就把我放出去了,那我还不要回去好好睡睡?”韦浩立刻抱怨的说道。
“还有理了?叫你不要打架,不要打架,你还抗旨,抗旨打二十杖那是最轻的!”李世民继续盯着韦浩骂道。
“那你没事下旨干嘛,一句话的事情,你非要下旨,你不是坑我吗?”韦浩继续对着李世民抱怨的说着,李世民很无奈啊,说不过!
“嘿嘿,父皇,你这个时候过来干嘛?马上要关城门了!”韦浩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朕刚刚通知了,晚半个时辰关城门,毕竟,现在这里还在排队,怎么也要把百姓的蝗虫给收了,而且朕听说,还有很多百姓出城还没有回来,他们可是要回城的,晚会关没事!”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父皇圣明!”韦浩马上拱手说道。
“这件事做的不错,很不错,父皇一开始是担心的不行,没想到,你用这样的方式解决,看着是花钱了,实际上是极大的省钱了,还保住了粮食,我大唐这些年,本来就是粮食勉强够,如果周边的那些县粮食遭灾了,对于朝堂来说,就是一个大的危机,长安城周边可是有很多粮田的!”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嘿嘿,没啥,我就不相信,蝗虫还能干的过人,一千人不行就一万人,一万人不行就十万人,肯定要干掉他们!
我估计啊,最多三天,那些蝗虫就要消失,后面零零散散的,我们继续抓,这样抓一拨,长安城周边十年以后都形成不了气候!”韦浩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好事?”李世民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韦浩问道。
“那当然,那些蝗虫现在在聚集在一起,也是准备繁殖的,他们一窝下去,估计有百只左右,好像是不用一两个月,就会生出小的来,到时候又要成为规模,成为蝗灾,这样搞掉那些蝗虫,他们就繁殖不起来了,
往后,长安城这边,蝗灾的机会要少很多,我准备派人在这里收个十天,十天之后就不收了,到时候长安城周边蝗虫估计都很难找到!”韦浩笑着说了起来,李世民马上点了点头,同意韦浩这么做。
“走,这边交给他们就行,去聚贤楼吧,父皇有点事情要和你说!”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哦,行,你等我会,我交待一下!”韦浩一听,点了点头,就去交代那些官员了,让他们继续收着,交待好了,就和李世民前往聚贤楼那边,到了聚贤楼后,那些迎宾们发现了,都是跑过来问好,韦浩现在很少来这边了!
那些迎宾领着韦浩到了房间后,就走了,至于饭菜,则是他们安排。
“父皇,儿臣来泡茶,你坐着歇会!”韦浩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歇会,你听说你要修大桥?”李世民点了点头,坐下来问道。
“嗯,修,本来我要10万贯钱的,但是戴胄说我要是能修好,给我15万贯钱,要修的,这段时间就要动工了,在上冻前,要把桥墩修好,如果可以,把桥面铺好也行,
我算了一下,估计需要动用2000人左右,这样速度才快,一个工地1000人,只要确定好了,很快就可以完工,可以几个桥墩同时动工,我哪天在灞河看了一下,最多需要八个桥墩,分两次修,估计最多一个月能够完工,接下来就是桥面了,桥面如果做的快,也是一个月左右,现在距离冬天,估计还有两个半月到三个月,来得及!”韦浩坐在那里,点头说道。
法兰西之花 烽霜
“能修好?李世民听到了韦浩这么说,再次问了起来。韦浩就看着李世民,李世民马上就笑了起来。
“成,这个钱啊,内帑出,明天早上送到京兆府去,不够,可以加钱!”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嗯,如果要弄好点,也行!”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当然要弄好,这可是关系到百姓的福祉,岂能胡来!”李世民盯着韦浩说着,韦浩点了点头。
“另外还有一件事,你知道吐蕃的使者到了吧?带队的禄东赞,此人,倒是有才华,也有本事,是一个能臣,可惜啊,跟了吐蕃!”李世民接着说了起来,韦浩点了点头,对于这个人,他有点印象。
愛 後 愛
“他要求我们吐谷浑方向牵制他们的主力,好让吐蕃缓缓,而吐蕃也是善于之辈,他们一直想要扩张,想要侵入我们大唐,又想要控制吐谷浑,现在他们请求我们牵制吐谷浑,朕也知道,不能遂了他们的意愿,
但是如果不牵制的话,朕担心今天冬天,吐蕃可能会出动大部队寇边,这样对我大唐也是压力,朕现在还不想发动对他们的战争,这一仗,要么不打,要打就要彻底干掉吐蕃和吐谷浑,所以,钱粮方面是需要准备的,最少要准备500万贯钱!”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父皇,这还不简单,我们出动部队,同时告诉吐谷浑,我们无心和他们作战,只是防备,如果他们不相信,可以留下一部分部队盯着就是了,
其他的部队,他们乐意怎么用就怎么用,和我们没关系,让他们自己打去,而且我们还真的不能打吐谷浑,就是让吐谷浑和吐蕃他们互相消耗去,甚至说,如果吐谷浑打不赢,我们还要帮一下,比如,给他们一些武器,让他们打去,打仗是要死人的,等他们死的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收拾,岂不是的更好!“韦浩坐在那里,马上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给吐谷浑武器?”李世民听到了,震惊的看着韦浩。
风起紫罗峡
“对啊,给他们武器,我们出钱,他们出人,让他们打去,当然,这个需要秘密进行,也就是说,需要找一个中间人,我看之前的那些胡商就不错,让他们去和吐谷浑谈,给他们武器,让他们全力进攻吐谷浑,当然,这个要等他们打起来再说,如果不打起来,我们可不给的!”韦浩点了点头,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此刻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包厢里面走着,想着韦浩说的话。
“能行吗?”李世民站住了,盯着韦浩问道。
“当然能行,就算给他们十几万斤生铁,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我们要的是,让他们打仗去,天天打才好呢,打的那些老百姓,都往我们这边跑,打的他们国内,都没有年轻人了,到时候我们去收拾残局,那才痛快了,既然吐蕃想要威胁咱们,那咱们坑他们,也没有商量,父皇,你坑我你挺厉害的,坑他们你怎么还下不去手呢?”韦浩坐在那里,调侃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兔崽子,瞎说什么呢,那能一样吗?不过,你这个提议,确实是不错的,父皇还真要和那些大臣们商量一下,看看如何做!”李世民听到后,笑着骂着韦浩,接着坐下来开口说道:”不过,我估计禄东赞肯定会去找你,这几天,他拜访了很多大臣,也送了很多礼物,那些大臣都是想把礼物拿到皇宫来,朕一看,也就是钱财!就让他们拿回去一些!”
“嘿嘿,父皇,他会送我的多少钱?”韦浩一听,马上笑着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兔崽子,你的价钱,肯定不低,你知道,就你老丈人,都送了价值1000贯钱的礼物,你这边还少啊?”李世民笑着骂道。
“什么,才1000贯钱,瞧不起谁呢?”韦浩一听,顿时没兴趣了,这么点钱,还想要说服自己?

火熱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討論-第459章小事鑒賞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9章
韦浩和李恪正在聊天,长孙冲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说麻烦了。韦浩和李恪听到了,站了起来,不解的看着他,麻烦了?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这里是长安,什么麻烦的事情不能解决?
“西城,西城郊区那边,蝗虫延绵上百里,遮天蔽地,看不到头,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啊!”长孙冲急哭了,
这马上就到了丰收的季节了,突然来了蝗虫,谁也想不到啊,关键是要命,如果那些粮食被蝗虫给吃了,整个长安城还有往南面的那些州府,谁也别想好过。
“蝗虫?”韦浩听到了,也是很震惊,作为现代人,自己是真的没有怎么见过蝗灾,只是听过,新闻里面也看过,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他也是震惊住了。
“马上上报朝堂!”李恪也是非常震惊的说道,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京兆府能够解决的了的。
“你去上报,我去看看,走!”韦浩说着就快步出去,长孙冲也是跟了出去,
到了外面,韦浩翻身上马,直奔西郊那边,骑马大概有两刻钟,韦浩就到了蝗虫所在之地了,密密麻麻的,连远处都看不清,现在那些蝗虫正在啃食着植被和粮食。
“少尹,怎么办!”长孙冲着急的说道,而在远处,还有大量的百姓,在打着蝗虫,也是别打边大骂着。
“来人啊,传我的命令,贴出告示在西城城门口,告诉整个长安城的百姓,我韦浩要收那些蝗虫,一文钱一斤,不问死活,送到西城门这边来我们称就是,快去!”韦浩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说道。
“是!”那个亲卫听到了,牵马转身快速往城门那边跑去。
“少尹,是韦少尹!”
“是韦少尹!”
“是夏国公!”
“夏国公啊,救命啊,现在该怎么办啊?”
“夏国公,快想想办法,要不然,我们的粮食就完了,眼看还有半个月就要收了!”…
那些百姓发现了韦浩,纷纷对着韦浩喊了起来,韦浩此刻也是非常难受,快到手的粮食啊,被这些蝗虫一祸害,这一年都白忙活了。
“有办法的,你们听着,打蝗虫,一文钱一斤,收拾好了,送到西城门那边去,本少尹收了,你们,马上骑马去传令,立刻去,要让整个长安县的百姓,都知道,让他们来抓皇城,老子就不相信了,我还抓不完你!”韦浩骑在马上,对着身边的那些亲卫说道,那些亲卫听到了,纷纷骑马去通知了。
“能抓完吗?”长孙冲很着急的说道。
“那能怎么办,看着他们吃过去,吃完了长安县,还有下面的县,到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抓不完,我不相信抓不完!”韦浩扭头看着长孙冲说道,
长孙冲此刻也是很头大,自己刚刚上任不久,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这可如何是好。
很快,韦浩就骑马回到了长安城西门,接着让士兵开始挖坑,挖大坑,同时运来了石灰,就等着百姓们送来蝗虫,而西门这边,大量的百姓提着袋子和网就出去了,都是去抓蝗虫,一文钱一斤,那一天弄的好,就是及十文钱,这个钱谁不想去赚啊。
重生之公主千岁
而在皇宫当中,李世民此刻也是很着急,已经召集了六部开会。
“陛下,民部这边,也在调集粮食,这么大规模的蝗虫,还是很少见的,没有一个月,估计很难消下去!”民部尚书戴胄坐在那里,也很郁闷的说道,
在古代,出现了蝗虫,谁都没有办法,大部分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蝗虫吃下去,当然,也会组织人去捕杀,但是捕杀不过来,毕竟,那个时候人口稀少,可没有那么多人,再说了,也不是人人都会去捕杀。
“慎庸那边现在可有处置办法?”李世民想到了韦浩,开口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慎庸去看了,儿臣过来汇报!”李恪马上拱手回答说道。
“陛下,让周边其他的州府准备好,那些蝗虫,随时都会过去,这么大规模的皇城,一天估计要前进三四十里路,甚至快的可能要七八十里,可需要让他们提前准备好,看看能不能驱散那些蝗虫!”戴胄坐在那里说着。
“诶,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李世民此刻心情不好,遇到蝗虫,百姓间的流言就多了,有的会说陛下失德,有的会说朝堂出了奸臣,反正各种不好的流言都有,蝗虫是灾难,那些流言有的时候也是灾难!
“你们六部要想到办法,尽可能的减少损失,不管用什么办法,另外,也要做好救灾的准备,一旦那些蝗虫吃了很多粮食,对于受灾的百姓,要减免税收,要发放粮食,不管怎么样,也要让百姓有粮食过冬!”李世民对着六部的那些官员说道,他们都是点了点头,接着就是继续商量着,
而韦浩则是一直在西城这边的一棵大树地下坐着,他要等百姓送蝗虫过来。
“公子,公子,百姓们在疯狂抓蝗虫,已经通知到了,不许践踏农田,不许毁坏禾苗,其他的,随便抓!”一个亲卫骑马到了韦浩身边,大声的喊着。
“好,去的人多不多?”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多,很多,老人小孩,男人女人都去了,有的人家家里,都抓了好几袋子了!”那个亲卫拱手说道。
“行,你们去通知那些百姓,他们抓到了的蝗虫,随时送过来,如果天黑关了城门,本少尹也会安排人在这里收蝗虫,任何时候过来都可以!”韦浩对着那个亲卫说道,那个亲卫听到了,骑马就走了,他要去通知那些百姓去,
而在蝗虫所在地,估计有三五万人在抓蝗虫,都是在抢着抓,那些蝗虫想要大规模起飞都难,百姓们可是拿着网兜,在快速的捕捞着,都是一家子都上了。
“韦少尹,韦少尹,你这是做什么?”戴胄看到了韦浩在西城城门外面不远处的山脚下,马上就骑马过去问了起来。
“等百姓过来!戴尚书,你这是要去干嘛?”韦浩看着戴胄问了起来。
“诶,你说去干嘛,出现了蝗灾,我作为民部尚书,不去看能行吗?”戴胄叹气的说道,接着盯着韦浩看着:“你怎么不去看看?”
“我看完了,在你我要等百姓们过来,行了,没什么事情,估计三五天,就完事了!”韦浩坐在那里,摆了摆手,对着戴胄说道。
“你说什么,三五天就完事了?怎么可能?”戴胄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韦浩问道。
“差不多,你去看看也行,在我的地界上,蝗虫还想要起飞,开什么玩笑!”韦浩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有这么多百姓去抓,一个人一天抓十斤,韦浩就不相信抓不完,而且那些百姓,可是有很多人不止抓十斤的!
“你,你在说什么啊?”戴胄马上问了起来。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我这边,就是盯着那些人挖坑就好了!”韦浩笑着说道,也不好解释,还是让他自己去看比较合适,要不然,他认为自己在吹牛,
很快,戴胄就骑马前往蝗虫所在地,还没有到那边,就看到了到处都是百姓在抓蝗虫。
“这,这是怎么回事?”戴胄很震惊的说道,这里明显有很多人不是农民,是城里面的人,他们根本就不种地的,怎么还到这里来抓蝗虫了?
“戴尚书?”此刻,一直在这里盯着的长孙冲,看到了戴胄后,也是骑马过去,
妖孽仙医
此刻的他,可没有刚刚那么慌乱了,脸上也是有了笑容,因为他发现,从的发现那些蝗虫到现在也有两个时辰了,移动了不到一里地,而就在一里地,百姓们不知道抓了多少,现在还在抢着抓!
“这么多人抓?”戴胄也是被这么多人给吓住了,到处都是人,到处都在抓着蝗虫。
“嗯,还有很多人往这边赶来呢,一文钱一斤,可了不得这个价格,比肉还贵,你说那些百姓们谁不来抢着抓,抓到了卖了换钱卖肉!”长孙冲微笑的说道。
“这,这样也行?”戴胄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点不相信啊。
“是夏国公的主意,我当初是毫无注意,夏国公刚刚来,就命令亲卫去贴告示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效果,估计啊,这个蝗虫想要飞过我们长安县,是不大可能了!”长孙冲此刻很高兴的说道。
“嗯,有办法,真是有办法,好啊!”戴胄此刻也是服了,对韦浩这样处理蝗灾,是真的服了,几万人去抓蝗虫。
接着戴胄继续往前面走,想要去看看那些百姓抓蝗虫,看到了那些百姓,有的人是直接拿手就从树枝上撸下来,有的用网兜子,直接在植物上面捞过去,然后装进布袋里面,那些百姓抓的起劲,戴胄想要找他们问话,都不忍去打扰他们,只能看着。
没一会,戴胄就骑马回去了,到了西门这边,看到了韦浩躺在靠椅上,喝着茶,和那些士兵们聊着天。
“慎庸,慎庸!”戴胄跑到了韦浩这边,笑着喊了起来。
“嗯!回来了?来人啊,上茶!”韦浩一看是戴胄,就笑着问了起来。
“好小子,你有本事!”戴胄跑到韦浩这边来,对着韦浩竖起大拇指说道,接着就看到了你旁边已经有很多箩筐的钱了,都是铜钱。
“估计你要花不少钱啊!”戴胄接着对着韦浩说道。
“能花几个钱,就算他们一个人抓10斤,五万人去抓,不就是500贯钱,就算抓三天,能抓完吧,1500贯钱,顶天了,如果让那些蝗虫过境,损失可就不是这些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那倒是,这个主意好,现在陛下担心的不行,我要回去和陛下禀报一番,陛下知道了,不知道多高兴!”戴胄坐在那里,笑着说道。
“这个有什么禀报的,来,喝茶,现在大中午的,你还来回跑,小心中暑!”韦浩对着戴胄说道。
“没事,诶,老夫来的时候,忧心忡忡,想着今年长安麻烦,估计需要花不少钱赈灾,但是按照现在的趋势来看,花不了多少钱!”戴胄此刻完全放松了,对着韦浩说道。
“哎,尚书,现在那些损失的农田,可是需要民部花钱啊,按照一亩地300文钱的补贴,发下去,没问题吧,我让长安县这边统计好,估计没多少,顶天了就一两万亩,几千贯钱能够搞定的事情!”韦浩看着戴胄问了起来。
“成,你让长安县这边报上来,到时候我批!”戴胄点了点头说道,这点钱,小钱,只要能够保住粮食,这点钱不算什么。
“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韦浩一听,也是放心了不少。
“你呀,老身是真的服了,成,我也不在这里坐着了,我要去宫里面一趟。”戴胄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着什么急,喝茶,这么晒的天你还出去跑?坐会,喝茶!”韦浩拉住了戴胄,笑着说道。
“怎么,你有事情?”戴胄盯着韦浩问起来。
“有点事情!”韦浩点头说道。
“嗯,说来听听!”戴胄一听韦浩说有事情,马上问了起来。
“是这样的,我想要修灞河和渭河两条河的大桥,你们民部有钱吗?”韦浩盯着戴胄问了起来。
“你说什么?”戴胄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就看着韦浩。
“修桥,有钱没有,估计需要10万贯钱,能不能支援?”韦浩盯着戴胄继续问着。
“渭河和灞河,你开玩笑呢吧?这两条河这么宽,还能修桥?”戴胄此刻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能不能修那是我的事情,现在是问你,有没有钱?”韦浩白了戴胄一眼,开口问道。
“你要是能修,我就有钱,还修灞河和渭河的桥,你在这里逗我开心吧?”戴胄还是不相信的说道。
“啧,我闲的?我逗你开心?我还想要放假呢?要不是我担任京兆府少尹,我才不起这个主意,这两座大桥修通了,对长安城可是一个巨大的好事,以后商人们来长安,可就方便多了,货物运输也方便!”韦浩看着戴胄,苦笑的说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成,说定了啊,别10万贯钱,我给你15万贯钱,你只要把这两座大桥修好就行,不够还可以商量,有一点啊,要能过马车,只要能够过一辆马车就行,成不成?”戴胄此刻很激动的看着韦浩说道。
“一辆马车?那过桥还要排队不成?最少四辆马车同时通行!15万贯钱,你说的啊,我可记住了,明天给我送到京兆府来,我要安排人前期勘察了!”韦浩对着戴胄白了一眼说道,瞧不起谁呢?
“好,好,明天一大早,送到你京兆府去,我做主了,陛下那边,肯定会同意,他要是不同意,我去说服陛下!”戴胄很激动,生怕韦浩反悔。
“嘿嘿,成!”韦浩听到他这么说,马上笑了起来,
很快,戴胄还是走了,坐不住,他要回去给李世民汇报蝗灾的事情。
“你说什么?有几万人在抓捕蝗虫?这?一文钱一斤,能抓完?”李世民听到了戴胄的汇报后,震惊的站了起来,其他的大臣也是看着他。
“能,我去看了,听长孙冲说,从发现了蝗虫,到现在,还没有飞行一里地,百姓们在抢着抓,陛下你想啊,肉都没有这么贵啊,那些人谁不会去抢着抓,抓了蝗虫,换了买肉吃,多好,
而且,西城那边还有大量的百姓前往抓蝗虫,慎庸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钱,还有挖好了坑,就等那些百姓送蝗虫过来!”戴胄站在那里,汇报说道。
“才飞一里地?”房玄龄震惊的问道。
“嗯,就一里地,飞不起来,全是网兜,一飞老百姓就用网兜捞!”戴胄点了点头说道。
“好,好啊,这小子,有本事,真有本事,算过没有,能够花多少钱?”李世民松了一口气了,对着戴胄问道。
“他说顶天了1500贯钱,那就是150万斤蝗虫,我估计也没有这么多!”戴胄对着里面说道。
“这,1500贯钱就解决了?”李世民不相信的看着戴胄说道。
“嗯,可能不止,毕竟现在蝗虫可是损坏了不少庄稼,这些是需要赔偿的,按照一目的300文钱的补偿,估计需要三五千贯钱!”戴胄继续拱手说道。
“那也划算啊,刚刚我们可是商量着,这次蝗灾,朝堂最少要损失10万贯钱,甚至还不止,关键是粮食啊,没有粮食可是不行的!”房玄龄激动的说道。
“嘿嘿,这小子,这小子行!”李世民此刻很高兴,自己的女婿又立功了,关键是大家也服气,不服气不行。
絕世 唐 門 小說
“对了,陛下,慎庸还说,要民部拨钱10万贯钱,说要修灞河和渭河的两座大桥,我不相信,我和他说,只要他修好,我拨钱15万贯,但是后面听他说吧,好像有把握,他说如果让他修,明天一大早给他送钱过去!”戴胄继续禀报着李世民说道,
轮椅女孩的舞蹈生涯 瞬时流星
李世民和其他的大臣听到了,愣住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458章吐蕃來使讀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8章
韦浩回去了,让李世民有点郁闷了,这小子想要撂挑子不干了,他不是一天想要不干的,这次自己好像没有多放他几天假,他就不干了,自己还拿他没有办法,你按着一个不想当官的当官,他随时不干!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李世民马上又派人去京兆府打听去,结果打听的消息是,韦浩没在京兆府,也没有来过,还在府上呢。
“这兔崽子什么意思?啊,不干了?”李世民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就问着坐在这里的高士廉和李靖,还有李承乾。
“父皇,不能吧,估计是有事情,慎庸做事情你还不知道,他既然答应了做京兆府少尹,我相信他肯定会去的,只是坐下可能是想要休息!”李承乾听到了后,马上劝着李世民说道。
“陛下,此事慎庸昨天也说过,非要回家休息几天不可,诶,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懒,但是这几天在牢房里面,我们这些人和他交流,我们还是佩服他的,
在我们看来是难事,可是到了他那边,很快就给你解决了,而且解决的方案非常好,也很新颖,所以这几天,我们四部的尚书,还有其他两部的侍郎,有什么压着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问慎庸,真没说的,全给解决了!”高士廉此刻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李世民一听,来了兴趣,马上坐下来,盯着高士廉,高士廉也把在牢房里面和韦浩交流的事情,就详细的和李世民说了。
“嗯,不错,不错,朕就说,这小子是有本事的,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这次高薪养廉的事情,
朕一看,就喜欢上了,一个也是少杀慎杀,但是对于那些犯事的官员,还是需要有足够的震慑力的,所以,朕才极力想要推动这件事,不过,慎庸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知道,性格是冲动了一些,但是人心从来没坏过!”李世民看着高士廉开口说道。
“是,这点我们都知道,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和他喝茶啊,这小子一直都是就事论事,从来不会说因为这件事,大家反对他,他去报复别人!”高士廉也是点头承认说道。
“嗯!”李世民听到他这样说,很满意,自己的女婿,不被那些人攻击就好,之前都是朝堂的纷争,没有私人之间的仇恨,这样就很好。
名少的心尖爱妻 野喵儿
“对了,陛下,吐蕃的使团,明天就要到了,明天还需要派人去迎接才是,你看皇家这边,派谁去迎接为好?”李靖此刻马上问着李世民。
“嗯,高明不能去,吐蕃王可是刚刚确定其地位,而且,此人很年轻,也算是年少英才,不过野心可不小!”李世民坐在那里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
“父皇,此人有可能要迁都,而且吐蕃其他的势力,很有可能会被其吞并,其中,松赞干布此人身边有禄东赞,禄东赞能力很强,这次带队过来的正是此人!”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汇报说道,敌国的情报,他是非常清楚的。
“哦,松赞干布会吞并其他的势力?”李世民听到了后,开口问道。
“会,不但会,而且据儿臣分析,吐谷浑,很有可能都会被他吞并,所以,儿臣的意思,要提防吐蕃!”李承乾拱手说道。
“嗯,让李恪去,不能让高明去,高明是太子,我大唐可不会派遣太子去迎接他国,如果这次不是有松赞干布的弟弟在,恪儿都不能去!”李世民考虑了一下,对着李靖说道。
“是,这次禄东赞过来的意图,我们还在摸索当中!”李靖坐在那里,拱手回答说道。
“要支援,他希望我们大唐支援他,同时让我大唐的军队,在今年冬天不要进攻吐蕃,可以的话,希望说服我大唐的军队,进攻吐谷浑,牵制吐谷浑的主力部队,这样,明年松赞干布想要迁都,一旦迁都完成,松赞干布就能够全面掌控吐蕃的军队,
因为新都可以盯着所有的势力,另外就是,迁都后,吐蕃那边可能会开垦出大量的良田出来,吐蕃那边也想要加强他们的国力,但是对于我大唐,未必是好事情,所以,儿臣认为,这次吐蕃会送来不少财物,希望说服我大唐的军队,最起码不要在冬天进攻吐蕃!”李承乾坐在那里,分析的说道,他手上还是掌握了不少情报的。
“哦,还有这等事情?”李靖听到后,非常吃惊的看着李承乾。
“是这样,所以,这次等见完他后,朕还要找你们商量一番,今年冬天,我们该如何对付他们!”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这,陛下,如果是这样,臣建议,迅速出兵,给吐蕃施压!”李靖马上拱手说道。
“嗯,这点朕知道,可是,现在我大唐的军队,还是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再说,前两年你远征突厥,可以说是把大唐的国库都搬空了,现在国库虽然还有一些钱,但是要准备一场大仗,没有四五百万贯钱是不够的,尤其是对吐蕃作战,吐蕃军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是,钱是需要,可是,如果这个时候不收拾他,等他们强大了,就更加难以收拾!”李靖看着李世民说道。
“父皇,儿臣的建议也是打,吐蕃现在限制我大唐的商人入境了,如果是带着瓷器和其他贵重非生活用品的商人,一律不能去,而带着食盐,纸张等生活物品进去,他们就会放行,估计是知道了,那些瓷器让他们流失了大量的财富,如果不收拾他们一番,儿臣担心,到时候我大唐的商人,恐怕是进不去了!”李承乾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李世民很吃惊的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是的,父皇,现在只有吐蕃是这样,从五月份开始,就不让我们装着瓷器的商队进去了!”李承乾点头说道。
“嗯!”李世民点了点头,坐在那里考虑着,现在他也在考虑,要不要打,打,大唐的军队是能够打过的,
可是这一仗是牵一发而东全身,如果打了,突厥那边肯定会有动作,甚至吐谷浑肯定也会有动作,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都懂,而且,身在大唐周边,他们谁都是战战兢兢的,大唐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是盯着的,
搞不好东北那边的高句丽,百济他们可能都会有动作,所以一旦要打,北方和东北都是需要准备好的。
魔法朋克 任秋溟
“陛下,臣的建议是召集武将们商量一下,如何打,何时打!”李靖坐在那里,拱手说道。
“不能打,不能打啊!”李世民此刻站了起来,心里也是很着急的说道。李靖他们就看着李世民。
“你是右仆射,大唐的情况你清楚,也就这两年才缓过来,百姓们刚刚安定下来,就起兵事,大唐的税赋这两年用在何处,你也清楚,如何打?钱从何来,最少四五百万贯钱,从何而来?
这一仗,估计要吞掉大唐三至四年的税赋结余,而且会影响到大唐未来的发展,同时,也会引来一系列的麻烦,一旦我大唐出现了问题,咱们就要面对着西北,北面和东北三个方向的进攻,他们可不是第一次窥探我大唐的土地!
现在我们不动,还能够镇压的住他们,如果我们动了,而且,如果是失败了,伤亡大了,你们看着吧,突厥和吐谷浑,还有高句丽那边,是一定会出兵寇边的!”李世民非常头疼的看着他们说道,
李靖听后,叹气了一声,不再坚持了,他知道李世民说是实话,大唐的百姓,还真就是这两年稍微好过点,如果一打,百姓又要回到从前了,打赢了还行,打输了,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现在在边境小打小闹,没有关系,而一旦出动了大军作战,那就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物资。
“到时候召集一些大臣来议议吧!”李世民感叹了一声说道,李靖点了点头。
“父皇,如果能够坚持到明年冬天打,是最好的,到了明年冬天,儿臣相信,那些国家也会到了一个崩溃的边缘,其中吐谷浑和突厥尤其如此!”李承乾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朕知道!”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而此刻,韦浩躺在家里,吃着水果,舒服的不行。
“兔崽子,外面都来了好几拨人了,想要问你事情,你就一个都不见?你还怎么当官的?”韦富荣此刻到了韦浩书房,用脚踢了韦浩一下,骂道。
“不去,天天忙的死,好像这天下没了我,就不行了一样,爹,今年咱家的粮食,长的如何了?”韦浩开口问了起来。
枯骨之刃 一朝歌舞一朝醉
“还好,上次陛下去聚贤楼之后,就没有下过雨,天气还热,我看这个天,估计半个月之内,是没有雨的,水稻现在还需要一些水,如果没有足够的水,会有秕谷的,所以,昨天,爹让人打开了水库,开始最后一次灌溉了,估计,收成会不错,对了,那些棉花也不错,前几天,老夫去看了那些棉花,长势良好,而且有很多花骨朵了,很不错!”韦富荣坐在那里高兴的说道。
“那就好,百姓们都知道了吧,棉花是我们收购的,到时候用粮食和他们换!”韦浩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说了,不过有一些百姓,他们用自己家的永业田也种植了一些,想要留着自己用,慎庸,你说成吗?”韦富荣开口问道。
“成啊,当然成,明年棉花就要全国推广,到时候百姓们就有了御寒的物资了,到了冬天的时候,就不会冻死人了!”韦浩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说道。
“那就好!”韦富荣见韦浩答应,也松了口气,他就怕韦浩不答应。
“对了,昨天族长来聚贤楼吃饭,说是有事情找你,你有空没有?”韦富荣看着韦浩问道,韦浩就看着韦富荣,自己都在家里躺着了,居然问自己有没有空。
“行,等会我派人去和他说一声,他愿意来就来!”韦富荣笑了一下说道。
“爹,你歇会吧,你不热啊,不晒啊?”韦浩盯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不累啊,这有什么累的,对了,晚上我要去你三姐家,你三姐这两天可能要生,我得拿点东西过去,怕到时要用!”韦富荣对着韦浩说道。
“哦,对了,三姐快要生了,我也看看过去一下!”韦浩听到了,马上坐了起来。
“你过去干嘛,这样的地方,是你能去的,在家待着,到时候有什么消息,我派人来找你!”韦富荣盯着韦浩骂道,女人生孩子,年轻男人是不能去的,怕碰到不好的东西,而且那个时候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所以韦富荣其实很紧张的,但是没办法,谁也不敢保证什么。
“我下午去一趟太医院,找两个御医过去!”韦浩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找他们干嘛?没事,到时候再说,你三姐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没事!”韦富荣马上摇头说道,现在还不必要大张旗鼓,再说了,韦富荣也会带几个郎中过去。“行!”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
“你也是,该去当值就当值,待在家里算怎么回事?你还要等陛下来收拾你不成?”韦富荣瞪着韦浩说道。
“怕啥?他还有理了,说好的事情,让我休息几天的,我被打了,真正休息就是一天,我不要多躺几天啊?”韦浩无所谓的说道,韦富荣也是拿韦浩没有办法,这个兔崽子,不管干什么好像都有理。
接下来的几天,韦浩都是躺在家里,李世民也没有去找他,一直到了第五天,韦浩很老实,去当值,休息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李世民王德过来了。
“陛下口谕,原话,兔崽子,休息的差不多了,该去京兆府了,要不然,朕就带人过来继续庭杖了!”王德说完了,笑着看着韦浩。
TFBOYS之距离
韦浩则是郁闷的看着他。
天命骰子
“真是陛下的原话!这几天,陛下可是忍着买来找你呢,现在朝堂的事情多!要不然,早就来了!”王德微笑的对着韦浩解释说道。
“我本来就打算今天去,来,过来喝茶,来人啊,准备一些茶叶,等会给王公公带回去,我老是忘记给你带过去!”韦浩笑着对着王德说道。
“成,谢谢夏国公了!”王德笑着说道,对于韦浩的茶叶,谁不羡慕,最好的茶叶,都是不卖的,全部是送。
送走了王德后,韦浩就前往京兆府。
“我的老天爷,你可算是来了,来,请上座,上座,来人啊,把这几天你们积压是公文,全部送过来!”李恪看到了韦浩过来,高兴的不行,马上站起来,拉着韦浩就坐到了主位上,接着大声的喊道。
“着什么急,有没有什么大事情!”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是没有大事情,但是就是那些小事情,让我头疼,真的,现在我也是忙的不行,一遍要陪着禄东赞,还要盯着监察院的事情,这次监察院揪出了两个贪腐的官员,贪腐金额达到了上千贯钱!现在正在盯着呢!”李恪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禄东赞?耳熟啊,谁啊?”韦浩看着李恪问了起来。
“就是吐蕃的人,相当于吐蕃的宰相,此人不好对付啊,现在要求我们大唐出兵吐谷浑!”李恪对着韦浩说道。
“开什么玩笑?今年不是尽可能不打仗吗?再说了,我朝打仗,还要听别人的?打不打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吗?”韦浩听到了,有点吃惊的说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话是这么说,但是,哎呦,反正具体谈什么,我也不清楚!你想要知道,你找父皇去,都是他和父皇谈的,要不然,问右仆射也行,他也在,我没能进去!”李恪马上摆手说道,语气当中,还是有点抱怨的,韦浩就看着他。
“没事,就是忙的不行,你回来了就好了!”李恪笑着说着,心里其实是非常憋屈的,这次是自己接待的,但是谈什么,自己不知道,也不过进入到了房间去听,但是太子确是一直在里面,李恪有时候想到了这个,有点心灰意冷,
他知道,自己是李承乾的磨刀石,可是自己根本就不想做磨刀石,自己和李承乾在李世民心目中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而自己也苦于没办法改变,
不过,看着眼前的韦浩,他知道,若问谁能够帮自己扭转乾坤,唯独眼前此人,可是他现在是不会帮自己的,毕竟,他和李承乾好像更加亲一些!
“嗯,那就忙你的事情吧,这里交给我,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到了冬天,可能就要闲下来了!”韦浩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是有那么多工地在,没办法,冬天,估计没那么多事情,正说着呢,长孙冲过来了,直奔韦浩这边走来。
“两位少尹,麻烦了,估计要麻烦了!”长孙冲过来急冲冲的说道。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456章李承乾的袒護讀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6章
太子妃苏梅刚刚的话,让李承乾感觉不对,而李丽质此刻也是听出来了,心里也是非常不悦的。
“是,嫂嫂,慎庸这人,就是性格不大好,嘴巴也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就藏不住事情,还好父皇不怪罪他,要不然,估计现在都流放到岭南去了!”李丽质也是微笑的说着,
而李承乾一听,知道自己的妹妹生气了,马上开口说道:“瞎说什么,什么流放不流放的,慎庸可是帮着父皇解决了大问题,你们知道什么?”
说完了还瞪了苏梅一眼,苏梅有点不懂,心里也不高兴了,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啊,怎么就被瞪了。
“大哥,我吃饱了,我先出去一下!”李丽质说着就站了起来,对着李承乾微笑的说道,李承乾感觉不对劲,但是也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劲。
“你去哪?”李承乾也站了起来,看着李丽质说道。
“解个手!”李丽质说完就走了,往外面走去,
等她走后,李承乾压低声音对着苏梅说道:“你在那里瞎说什么?你知道什么?什么叫性格冲动,什么叫父皇要给那些大臣一个交代?”
“不是,不是你说的吗?”苏梅感很冤枉的看着李承乾说道。
“这些话孤能说,你就能说?嗯?是你能说的?孤之前怎么交待你的,你都忘了不成?”李承乾站在那里,语气很愤怒的盯着苏梅说道,此刻苏梅感觉非常冤,自己帮他说话,他还训斥自己。
“慎庸在朝堂上吵架的事情,你以为就这么简单?你以为父皇为何只打他两下,什么叫性格冲动?你去问问和慎庸打架的大臣,谁记恨慎庸了?”李承乾继续盯着苏梅说道,苏梅此刻郁闷都想要哭了。
“往后,有关慎庸的事情,你少在那里乱说,你根本就不懂慎庸的本事和厉害,你以为父皇为何这么信任他?就以为他是丽质未来的夫婿,就以为慎庸发明了那些东西?”李承乾继续训斥着苏梅。
“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宫女的大喊声。
“哎呦,我的天啊,你个死丫头!”李承乾一听,就想到了是李丽质防火了,马上就跑了过去,到了着火的地方,李丽质怯生生的站在那里。
“大哥,我刚刚本来想要去你书房找本书的,你书房太暗了,我就点了蜡烛,没想到蜡烛没拿住,掉地上了..”李丽质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承乾。
“你,你,行,没伤着吧?”李承乾看着李丽质,想要发火,但是还是忍住了,没办法,亲妹妹啊,而且她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烧书房算啥,李世民的胡须她都烧过,还用剪刀剪过!
“大哥,没事,还好那些宫女们救火及时,要不然,就麻烦了!”李丽质笑的看着李承乾说道,那个开心啊。
“你,你,你,哎,他们也是不懂事,救什么救,就该全部烧了,然后让慎庸赔!”李承乾叹气的说道。
“不会,哥,寒瓜呢,我先回去了!对了,别忘记了给慎庸送过去!”李丽质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今天没办法和他说苏瑞的事情,苏梅都已经来了,不能说,反正书房自己是点火了,烧了没多少,可以了,意思到了就行。
“知道,走,喝茶去,这么热的天,着急回去干嘛,不晒啊?”李承乾说着拉着李丽质的手,就往客厅那边走去,
笑傲不群 空中云舒云卷
他知道,现在李丽质心中有气,可不能就这样让李丽质走了,到时候给自己估下嫌隙,就不好了。
“行,多弄点寒瓜,我要吃!”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很快两个人就直奔客厅那边。
“怎么回事?”苏梅没有过去,而是站在那里,问着刚刚救火的宫女。
“娘娘,我,我!”那个宫女有点不敢说。
“有什么就说,支支吾吾的干嘛?”苏梅不高兴的看着那个宫女训斥道,刚刚在李承乾那边,可是受了一肚子火。
“殿下是进去找书的,我们一开始不让,毕竟这个是太子殿下的书房,寻常殿下不在的时候,娘娘你没有命令都不能进去,但是,长乐公主殿下她冲了进去,我们要拦住她,
她说,太子殿下的书房,她想进就进,这个也是太子殿下的原话,不相信可以去问太子殿下,奴婢们哪敢去问啊,而且,而且,长乐公主殿下,明显是故意防火的,书房很敞亮的,她还要点蜡烛,还故意不小心把蜡烛往旁边的书架一拨,就点燃了,还好我们当时都在,书房也要大水缸,要不然,就麻烦了!”那个宫女跪在地上汇报着整件事的原委。
“哼,此事,不许到外面去说!”苏梅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也知道李丽质是故意的,而李承乾居然没有发火,那就有蹊跷了,所以,她也不敢用这件事来做文章。
接着苏梅叫人端了一些桃子随自己前往客厅那边。
“来,丫头,你可要听哥解释啊,这事,哥是真的没有办法,你不能都怪哥啊!”刚刚到了客厅,就听到了李承乾在那里给李丽质解释着。
“没事,不用解释了,我气消了!”李丽质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
“你个死丫头,你要消气,你不能烧其他地方啊,这里也可以点啊,你非要烧我的书房,我书房有很多孤本的书籍,万一烧了呢?下次,别点书房行不行,这里,实在不行,我寝宫也可以点!”李承乾非常无奈的看着李丽质,自己是没有办法啊,遇到这样一个妹妹。
“行,下次点这里!”李丽质还抬头打量了一下这里,点了点头说道。
打造 火影
“你个死丫头!”李承乾一听李丽质这么说,知道她确实是气消了,马上用手点了他的脑袋。
“你也是,别总是知道处理朝政的事情,很多其他的事情,你也要关心一下!现在你在长安城和百姓心目当中,是很不错的,不要让人败坏了你的名声!”李丽质盯着李承乾提醒说道。
“嗯?”李承乾一听,就知道她是话里有话了,马上看着李丽质。
“好了,我真的要走了,困了,回宫睡觉去!”李丽质此刻站了起来,根本就不给李承乾继续询问下去的机会。
“哟,丽质,就走啊,来来,这里是水蜜桃,是从东北那边送过来的,很好吃的!尝尝!”苏梅此刻也是进来,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
“嗯,好,我要吃一个,嫂嫂,送一些到我宫里面去!”李丽质马上拿了一个,对着苏梅说道。
“好,不过,长乐啊,嫂嫂有点事情要和你说,就是有关工坊的事情,你也知道,现在母后让我管理,我是真的力不从心,毕竟,之前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可是要和你学习才是!”苏梅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
“来,丫头,坐下,你嫂嫂有话和你说!”李承乾马上拉着李丽质坐下,李丽质心里是知道她要和自己说什么的,本来想要走的,但是被李承乾给拉着了。
“丽质啊,听说你和慎庸要弄这个瓷板工坊,可是当真?外面可都是这么传,很多人都找过慎庸了,慎庸说不管,这件事交给你了!”苏梅看到了李丽质坐下来,也坐在她旁边开口问道。
“是,嫂嫂,皇家还是拿五成,这个我和母后说了,母后也是没有意见的,韦府拿两成,剩下的三成,估计是韦家要拿走一成到一成五,这个是慎庸早就答应好的,另外,那些国公爷们,联合起来也需要拿走一成到一成五,整个方案,我和母后都说了!”李丽质坐在那里,马上开口说道。
“这么说,还是有一成的机会,是吧?”苏梅坐在那里,想了一下,看着李丽质说道。
“嗯,话是这么说,但是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同意,尤其是国公这一块,你也知道,这么的国公,拿一成五,他们未必会同意,哪怕是韦家会拿出那半成出来,那些国公也想要拿过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另外,韦家未必会同意,毕竟,慎庸是他们韦家的人,如果韦家族长执意要一成五,那么谁都没有办法,嫂嫂的意思我知道,之前三哥也找过我,四弟也找过我,还有其他的王爷,都找过我,我不敢答应啊!”李丽质坐在那里,对着苏梅为难的说道。
“这,哪怕是半成也好啊,妹妹,你是知道的,你大哥现在虽然是有点收入进账,但是开支也大,看着是很有钱,但是每个月,你大哥一个人的开支,就可能超过2万贯钱,还不算东宫的开支,
嫂嫂也是没有办法,内帑的钱,你也知道,这些都是有账可查的,嫂嫂可不敢动里面钱,所以,妹妹,你想办法,给东宫弄半成可好?”苏梅坐在那里,盯着李丽质说道。
“嫂嫂,我现在真的不敢答应你,我唯一能和你说的,我尽量,大哥的事情,我不可能不尽心!”李丽质坐在那里,为难的看着苏梅。
“爱妃,丽质都这样说了,你就不要为难她了,行了,丫头,想办法给哥弄点就是了,能弄到最好,弄不到也就算了!”李承乾此刻马上把话接过去说道,现在李丽质都这样说了,他认为没必要继续说了,自己的妹妹什么性格自己知道,如果有好处,她不可能不考虑自己。
“嗯,行,那行,妹妹,就麻烦你了!”苏梅此刻也是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
“嫂嫂,瞧你说的,这就见外了吧?”李丽质马上怪罪的看着苏梅说道。
“是是是,瞧嫂嫂这张嘴!”苏梅也是马上笑着说了起来,很快,李丽质就走了,李承乾和苏梅他们亲自送李丽质到了客厅门口,望着李丽质离开,等他走了以后,李承乾也是如释重负的往客厅这边走去。
网游:王者天下
“殿下,丽质今天过来是什么意思?怎么还故意烧了你的书房?”苏梅回过身来,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嗯?啊,哦!”李承乾一听,愣了一下,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怎么回事啊,这样有损你的威严!”苏梅坐在李承乾身边一脸不满的说道。
“什么威严不威严,烧书房算啥,她也是不是第一次烧了,她十岁那年就烧了一次,十二岁那年又烧了一次,现在再烧一次,无妨,再说了,连父皇的胡须她都敢用点火烧了,烧孤的书房算什么?”李承乾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这样也不行吧?”苏梅继续对着李承乾说道。
“没什么不行的,对了,工坊的事情,有最好,没有就算了,慎庸的那些产业,都是很多人盯着的,真的想要赚钱的话,到时候孤直接前往找慎庸,让慎庸直接给孤一个工坊就好了,省的这么麻烦,这点慎庸还是会帮孤的!”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苏梅说道。
“这,恐怕不会吧,这次,殿下你就不该支持慎庸,外面的那些大臣,可一直再说蜀吴王好!”
“你懂什么?朝堂的事情,岂是你能管的!”还没有等苏梅说完,李承乾就先发火了。
“殿下,臣妾也是为你好!”苏梅马上站了起来,委屈的说道。
“什么为我好,后宫不得干政你不知道?母后什么时候过问过父皇朝堂的事情?还有,这件事,岂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管怎么看,慎庸的奏章都是对的,就要执行,父皇有意执行,孤也有意执行,
孤难道还要因为求那些大臣,而放弃执行政策不行,如果父皇知道了,他会气的当场拿掉孤的太子位,还说蜀王好?那些大臣因为这样的出去说他好有什么用?真以为那些大臣会跟在他身边?你当那些大臣傻?”李承乾盯着苏梅继续训斥着,苏梅不敢说话。
“以后,朝堂的事情,你不要管,也不能管,你管好东宫的那些事情就好了!”李承乾继续盯着苏梅说道。
“是,臣妾知道了!”苏梅行礼说道,心里是非常不服气的。
“诶,还有,现在我们东宫,做事情要谨慎,你也是一样,不要被人抓到了把柄,这件事不管有没有蜀王都是一样的!不要给人感觉东宫的门难进,脸难看,
娱乐 春秋
不管是谁过来,只要你碰到了,和颜悦色的和人说两句话,另外,处事要大气,有些东西如果不是我们的,就不要去强求,这天下,不可能什么东西都是东宫的,谁也没有这个本事!
所以,你要记住,东宫以后做事情,小心谨慎,不张扬!”李承乾继续交代着苏梅说道,
苏梅点了点头说道:“是。臣妾知道了!臣妾也一直这么做的!”
而在牢房当中,韦浩还在睡觉,这个时候,东宫几个太监过来,抬着10个寒瓜过来,放在了韦浩的牢房当中,也不敢喊韦浩起来,和狱卒说了几声以后,就走了。
“这个是寒瓜吧?去年陛下赏赐了一块给我尝尝,现在都难以忘怀那美味,好甜啊!”一个侍郎看到了韦浩牢房当中的西瓜,马上说道。
“是寒瓜,估计是吐蕃那边进贡过来的,进贡的不多!也只有皇宫和东宫有!”高士廉点了点头说道。
“嗯,这小子,真行,坐牢了还有人给他送寒瓜!”魏征此刻也是有点羡慕的说道。
“韦慎庸,韦慎庸,起床了,都什么时候了!”高士廉对着韦浩大声的喊着,
韦浩听到了睁开眼,看了一下高士廉,继续闭眼睡觉。
“韦慎庸,起床了!”高士廉继续喊着韦浩。
“哎,我说你们无聊就互相换书看,你们干嘛啊,来人啊,给他们换牢房,换到别的地方去,吵死了!”韦浩躺在那里,开口喊道。
“是!”一个狱卒听到了,马上就准备去喊人。
“等一下,等一下,韦慎庸,快点,开个寒瓜来吃,老夫馋了,快点,要不然,老夫也懒得吵你!”高士廉继续冲着韦浩说着。
“什么寒瓜,哪来的寒瓜?”韦浩完全摸不到头脑,什么叫寒瓜自己都不知道。
“那,那!”高士廉就在那里指了起来,韦浩也奇怪,于是就起来了,看到了茶桌下面居然有两箩筐的西瓜。
“西瓜?”韦浩很震惊的看着那两箩筐西瓜,不大,一个估计就是四五斤左右,和后世的大西瓜相比,差远了,但是现在能够看到西瓜,
韦浩很激动啊,马上就去抓了一个,用手一拍,西瓜裂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红囊,韦浩那个兴奋啊,直接就开始吃了。
“诶诶诶,韦慎庸,弄两个到这里来,快点!”高士廉对着韦浩喊道。
“我靠,西瓜籽啊,不行,不行!”韦浩说着就开始去拿白纸了,把籽全部吐在了白纸上,接着拿了几张白纸,递给了那个狱卒,开口说道:“给他们抱去三个!”
接着扭头看着那些官员喊道:“吃是吃啊,但是瓜子得给我留下,我看看能不能做种,听到没有?”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憨婿 ptt-第454章見侯君集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4章
李丽质在说着长孙皇后和李世民的事情,李世民因为长孙无忌的事情,对长孙皇后有点意见。
“就因为这个,也没啥吧?”韦浩不懂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反正估计有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父皇对舅舅的意见很大!”李丽质看着韦浩说道。
“哦,那行,不管了,这样吧,这两个工坊,你给父皇报告完了后,也给母后说一声,不能不说,反正父皇知道了,也不会拿你怎么样,如果不说,反而不好!”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李丽质说道。
“也行,你真没事啊?”李丽质关心的看着韦浩问道。
“没事,就2下,说是二十下,但是就是真打了2下,而且打的也不重,这不是对面那些牢房里面有那些人在吗?我得装一下,放心吧,没事!”韦浩笑着对着李丽质说道。
“那还差不多,我还以为父皇真的打了你二十下呢,那我可不答应!”李丽质一听韦浩这么说,放心多了。
“行,你也回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情,外面的工坊,你管理好就成,图纸我也给你了,怎么建设,你也知道,施工方面,你找二姐夫,他知道怎么做!”韦浩对着李丽质说道。
“我和二姐夫说了,二姐夫说随时可以施工,不会耽误你的事情!”李丽质点了点头说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那就好!”韦浩放心的说道,自己二姐夫还是不错的,现在已经成了京城最大的建筑包工头!很多府邸要建设都是要等他,他现在忙都忙不过来,不过,现在皇宫的主体建设好了,剩下的就是装饰了,而其他的府邸,现在也在建设主体,还有就是京兆府的那些保障房和安置房,这些也是他在建设当中。
李丽质在这里聊了一会,就出去了,而韦浩也是趴在那里继续睡觉,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趴着就趴着吧,
可是没等韦浩睡着,李思媛也过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些点心。
“慎庸!”李思媛快步的到了韦浩身边,担心的喊着。
“你也来了,刚刚李丽质也来了,你们没碰到?”韦浩笑着看着李思媛说道。
“没碰到,我也不知道她会过来!”李思媛坐下来,把点心从篮子里面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还有一些瓜果。接着看着韦浩说道:“我爹说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大事情,但是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没事,就2下,倒是让你们担心了!”韦浩笑着回答说道。
“你也是,干嘛非要和那些大臣打架,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就好了。”李思媛坐在韦浩身边,抱怨的说道。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瞧瞧现在我多舒服,什么都不用管,不坐牢啊,就要忙,京兆府的事情,全部是我在管理,忙都忙不过来,所以,特意打架,跑到这里来休息,就是没想到,会挨板子!”韦浩得意的看着李思媛说道。
“嗯,我给你看看伤口!”李思媛说着就拿出了一瓶药。
“不用,我师傅给我药了,刚刚让老狱卒给我涂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啥,放心吧!”韦浩不好意思的用手捂住被子,红着脸对着李思媛说道。
“你害羞了,我都没有害羞,你还害羞!”李思媛也发现了这点,取笑的看着韦浩说道。
“那,那,那多少是有点的,药你放在这里,等会我让别人涂!”韦浩笑着看着李思媛说道。
“那也成!”李思媛笑着点头,接着两个人就聊天,
聊完了后,她也回去了,此刻韦浩也没有睡意了,于是就站了起来,反正拉了帘子,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这里面的情况,韦浩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发现没有疼,于是试着坐一下,发现坐不了,没办法只能站着。
“韦慎庸,醒了没有,没水了!”高士廉在对面大声的喊着。韦浩于是走了过去,拉了帘子,盯着高士廉看着。
“哟,能站起来啊?快点,没水了,你把我们弄到牢房里面来了,水也是要供应的!”高士廉对着韦浩喊道。
“我把你们弄进来的?好意思?不是你们非要说什么不好界定?我会和你们吵架,要水没有,喝那么多水干嘛,喝多了尿多,人家狱卒还要给你们倒尿,烦不烦?”韦浩站在那里,故意一手扶着栅栏,装着自己还是需要支撑的样子。
“韦慎庸,你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啊,我们这些尚书侍郎,还有三品以上的大员,可都被你一下给端了,水都不给喝,这次我们可是自己带了茶叶过来的,不用你的茶叶!”豆卢宽坐在那里,对着韦浩喊道。
“我可不给你们烧!”韦浩说着就装着慢慢的挪到了自己的床边。然后侧着身子躺下去,接着对着外面的老狱卒喊道。
“你给他们烧水吧,真是的,烦不烦啊你们?”那个老狱卒马上笑着进来了,继续开始烧水。
“对了,韦慎庸,订餐,我们要订餐,你让他们去报个信,中午我们要吃聚贤楼的饭菜!”高士廉此刻想到了这点,对着韦浩问道。
“你们不会自己找那些狱卒吗?给他们跑腿费,让他们去聚贤楼卖菜去,有一个算一个啊,说清楚了,每个人跑路费2文钱,可不能少了,要吃什么,让他们去和聚贤楼说一声,聚贤楼那边会安排人送过来!”韦浩躺在那里喊道。
“那成!”高士廉听到了后,点了点头,接着对着那个老狱卒说道:“等会劳烦你,我们这里可是有20多人,你每天跑两趟,也不错,不过,你要烧水伺候我们,可好?”
“行,行,谢谢高尚书看的起小子!”那个老狱卒马上点头说道。
“行,大家想吃什么写下来,让人家去和聚贤楼说!”高士廉开口说道,老狱卒还是站在那里拱手,一天小一百文钱呢,可不少,如果他们在这里多住几天,就相当于几个月的工钱,那可不少了。
没一会,韦富荣带着王管家提着饭菜就过来,到了牢房后,韦富荣先去给了那些官员拱手赔礼。
“慎庸不懂事,得罪了各位,还请各位原谅,我代我家慎庸,给大家陪个不是了!”韦富荣到了他们的牢房前,拱手说道。
“爹!”韦浩一看韦慎庸这样,马上就喊了起来。
“你闭嘴,你小子这张嘴,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韦富荣扭头过来,对着韦浩训斥说道,韦浩一听,不敢说话,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哎呦,金宝啊,你道什么歉,此时,可和你没关系,我们也不会和他记仇,都是公事,没有私事,再说了,是打架了,我们可没有受伤!”高士廉和豆卢宽,段纶还有戴胄他们连忙站了起来,把手伸到了栅栏外面,扶着韦富荣起来。
“金宝兄,此事真没事,不过有一句话你说的对,就是他那张嘴,真的,太伤人了!”戴胄拉着韦富荣的都说道,
法医毒妃,王爷榻上见
而在后面,那些官员也是全部站了起来,开玩笑,这个是韦浩的父亲,西城最大的善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善事的人,连李世民都佩服的人,在西城,他想要知道什么,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三教九流,没人不给他面子!
“诶,不满你说,这孩子从小顽劣,打了打过,骂也骂过,就是从来不改,这辈子啊,不知道给我惹了多少事情,诸位,还请原谅,大家放心,这些天聚贤楼会给你们送来饭菜,断然不能让大家在这里受了委屈,
对了,我还带了一些茶叶,刚刚这位老哥也和我说了这边的情况,我呢,也拜托他,给大家烧水,对不住了!”韦富荣说着再次要拱手说道。
“诶诶诶,可使不得,使不得,这事真没事,没事,金宝,你的为人,老夫佩服!”高士廉他们赶紧拉住了韦富荣,不让他鞠躬下去。
“诶,佩服啥,生了这么个儿子,还不够我操心的!”韦富荣叹气的说道。
“哎呦,王管家,拉住窗帘,我看不下去了,真是的,我有那么不堪吗?”韦浩在那边,故意很郁闷的说道,王管事马上过去拉住了窗帘。
韦富荣故意叹气的看了一下后面,接着苦笑的摇头,开口说道:“对了,饭菜给你们送过来了,来人啊,提进来!”
韦富荣说完,后面就有韦府的家丁提来了饭菜,狱卒也是打开了牢门,送了进去。
“你们慢用,我先去看看这个小子,听说被打了!”韦富荣站在外面,对着他们拱手说道。
学姐的近身高手 聪聪蛋
“金宝兄,你忙你的!”戴胄也是拱手回答说道,韦富荣接着对着那些人拱手后,就往韦浩的牢房走去。
“你个兔崽子,啊,都说了不许打架,你还天天打架,这下好了吧,打的不能动了吧,该,下午我就去宫里面一趟,找陛下说说,关你几个月,长长记性!”韦富荣进入到了韦浩的牢房,就对着韦浩骂道,
韦浩没有回答,不让他骂那是不可能的,他是老子,自己也不敢反驳,万一这个时候对着自己伤口来这么一下,那自己就要命了,所以只能老实的趴着。
“现在舒服了吧,不能动了吧,真是的!”韦富荣说着就开始拿着桌子上的饭菜,准备喂韦富荣。
“能动,爹,我自己来!”韦浩一看,马上就爬了起来,下床后,站在了饭桌边上。
“那就吃饭,你个兔崽子,就知道惹事!”韦富荣看到了韦浩好像是没有什么大碍,也是放心了多少,
嘴里虽然是骂着,但是心里还是非常关心儿子的,本来他早就过来了,但是李世民派了王德找到了韦浩,说了打的不重,打也是打给那些大臣们看的,其实韦浩这次是有功劳的,但是因为要强行推行政策,没办法,韦浩和皇上扮演了一场苦肉计,韦富荣听到了王德这么说,才放心了不少,没有马上赶到牢房来,
得知了有很多三品以上大员也被送到了牢房来了,韦富荣马上安排厨房那边做这些饭菜。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韦富荣看到了韦浩在那里狼吞虎咽的,马上劝到。
“一大早就吵架,然后打架,饿坏了,本来想要吃点点心的,但是一想很快就要吃午饭了,就忍住了没吃!”韦浩咽下去口里面的饭菜后,对着韦富荣说道了。
“嗯,该,饿死你个兔崽子!”韦富荣站在那里骂着韦浩,韦浩就当作没有听到了,没办法,谁还敢反驳不成,老子骂儿子,天经地义的事情,搁谁身上都一样。
吃完饭后,韦富荣和外面的那些官员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韦浩呢,则是在牢房里面活动着,也不能坐着,一些狱卒则是笑着问韦浩,要不要打麻将,站着打,韦浩摆了摆手,不打了,于是就在牢房里面四处散步着。
很快,就到了侯君集的牢房,本来这些地方是不能乱走的,但是韦浩是谁,这个牢房,就没有韦浩不能去的。
“还不错!”韦浩看着侯君集的脸色不错,这段时间,韦浩都是安排聚贤楼的人给他送饭菜。
“你怎么还来了?”侯君集一看是韦浩,愣了一下。
“和你一样,坐牢!”韦浩笑了一下说道,接着一摆手,马上有狱卒给他打开了牢房,韦浩走了进去,此刻的侯君集脚下是锁着镣铐的,不过,牢房里面打扫的很干净,还有几本书。
“喜欢看书啊,我那边还有不少书,等会让他们给你送过来!”韦浩看着桌子上的书,笑着问道。
“嗯,无聊啊,坐吧,对了,有茶叶,但是没热水,每天,他们也只给我三壶热水,多了没有!”侯君集对着韦浩说道。
“来人,弄点热水过来!”韦浩开口说道,马上有狱卒给韦浩逃出提来了热水,给韦浩他们倒上。
“坐下啊,干嘛站着?”侯君集发现韦浩没有坐下的意思,就不懂的看着韦浩。
“别提了,不能坐,上午刚刚挨的庭杖!”韦浩苦笑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啊,我说我看你走路怎么有点不对劲了,挨庭杖了,陛下舍得打你?”侯君集先是吃惊了一下,接着调侃的说道。
“就是他坑的我!”韦浩没好气的说道。
“和那些大臣打架了吧?估计是这样!”侯君集笑着看着韦浩问道。
“哎,我本来是想要在牢房里面待几天的,可没有想到,会挨庭杖啊,算了,不提了,挨打了更好,我非要住个半个月不可!”韦浩摆了摆手说道。
“那就时常过来陪我这个师兄说说话!”侯君集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嗯,过两天没空,过两天好了,我还要打麻将,可没空和你聊天!”韦浩站在那里端着茶杯说道。
“你呀,真是有本事的人,师兄佩服你,真佩服你,这往上算,也没人如你这般!”侯君集看着韦浩无奈的说道。
“还行,我也是上当了,不该当官的,累死人了!”韦浩有点得意的说道。
“不过,你要小心长孙无忌才是,此人啊,能忍,不过,有一件事老夫一直想不通,为何在你这件事上面,他忍不了,反而处处和你作对,但是现在,老夫隐约知道了一些什么了,不敢确定!”侯君集皱着眉头,对着韦浩说道。
“什么?”韦浩看着侯君集问道。
“估计啊,想借着你,把他自己藏起来,长孙无忌也怕被陛下收拾,而且,你也知道,他是非常支持太子的,他想要借着太子,让他一家子永世富贵!”侯君集把自己的想法,对着韦浩说道。
“拉倒吧,永世富贵,谁家能够做到永世富贵,就说世家吧,是有传了几百年的世家,但是中间,回来替换了多少次,还永世富贵?”韦浩一听,嘲笑的说道,压根就不相信这样的话,自己也不相信能够永世富贵,秦始皇还想要让大秦传万代呢,结果呢,二世而亡,想的是很好,谁知道以后怎么变?
大唐未来,自己都不知道了,完全被子折腾的不成样子了,都找不到规律了。
“嗯,你倒是豁达,也难得你的这份豁达!”侯君集听到了,笑了起来。
“嗯,师兄,估计啊,你死不了,现在就是要看那些武将的意思,我岳父估计会去和你说情,但是服劳役,是跑不了,而且陛下也说的,你的长子会袭承子爵,也算是给你家留了一脉,其他的儿子,都要去服劳役!”韦浩站在那里,看着侯君集说道。
“死不死,我不在乎了,我就是还有一个遗憾,长孙无忌这老小子,我没有看到他倒下去,现在想想,我是被他坑了,如果不是他,我估计没事,虽然我参与了,但是我知道的不多,
后面,因为长孙无忌要调查,才从那些世家口中知道的越来越多,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还有,长孙无忌完全可以不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他查他的,我做好我的安排,这样我也不会有事情,哪怕是被陛下知道了,最多是拿下官职和国公爵位,但是不会成为阶下囚,慎庸啊,你可一定要给我干掉长孙无忌!”侯君集坐在那里,很是不甘心的对着韦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