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九七 許言出手零失誤,林壯無常變身佛分享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86场第1场次——心有灵犀一点通。
小林总对左边“木字楼”里的喜事,耿耿于怀——这个花璟末肆无忌惮,胆大包天,竟然破坏了我的好事……还要成为大哥的乘龙快婿、林公馆的实际继承人……
他越想越生气,绝不能让花璟末美人、财产、人脉白白三得!他决定不能坐以待毙了,要行动起来!
可是,小林子被自己派出去处理于秘书的事了,自己顿感行动不便。
他可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自己今天若是对着对面楼的热闹皱个眉头,他便会出好几个主意,对着这桩婚事扔出几个“绊婚石”来。
只有——矮子里挑将军了,那个许言用起来还算“顺手”。
他掏出了手机:
“许言,速来林公馆。”
半小时后,许言来报到。这是一个“讷言敏行”之人,不像小林子的甜嘴,能把死人说活,虽然做事偶有纰漏,但是把人哄得心情好。
这个许言,在小林总的心里就是头犟牛,臭脾气满身。也可以说他是认死理,榆木疙瘩不开窍。有时候,不撞南墙不回头。
但他,做事有成效。目前为止,出任务零失误。
小林总对他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意思,许言心里有谱了,起身就要告辞。
小林总对他的寡言少语,总是很抓狂,不甘心地问:
“你准备怎么做?说说看,我来拍板决定。”
他黑着脸说:
“既然让我做,就放心别问,别插手!订婚还有几天,我要去做准备了,到时……你就看好吧!”
对许言的拒绝,小林总还是有心里准备的,但是不碰个软钉子,他还不甘心似的又问。
小林总派出了两拨人马,分头行动。他坚守指挥部,无事可做,转悠到大林总这边来。
恶狠狠地看着这里不合自己心意的“热闹”景象,让他心里好不痛快——
看着花园里移花接木的工人,他嘴里嘟囔着:这样劳师动众的,至于吗?快赶上古时候,回家省亲的皇贵妃了!啧啧……显摆!
他看到大型机械开进来栽树了,不服气地说:这就叫大兴土木,跟古装电视剧里的大贪官一样了,看不脱了你的官服,摘了你帽子上的红翎子!哼……嘚瑟!
闲庭信步地走进一楼大厅,里面“移”来了一个春天的百花园。他边走边鄙夷道:
花璟末——就是一个花花公子,采花大盗!这个花园无不是他恶劣人品的昭示!
自己的大哥和那个樊六霄正在二楼指挥着大厅的布置,他今天是看啥……啥都不顺眼。
他心里又鄙夷开了樊六霄: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小妖精有什么好的?大哥把她宝贝心肝地爱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着。不许外人多看几眼,否则剜眼睛,要不就是打击报复……
眼睛长得也太大了吧?让人不敢去看,害怕陷进去;小嘴也太小太红了吧?喝了血吗?整容了吗;鼻子笔挺的,脸上立体感强得,让人有压迫于;小腰太细,不美不美……
“安子,上来!”
正在满肚子牢骚、不满的小林总,听到大哥呼唤,赶紧一步三个台阶地跨上去了。
到了那里,小林总可把一个口蜜腹剑、佛口蛇心的小人嘴脸演绎得淋漓尽致——
“大哥,我们这里喜气洋洋、好事临门,让人都感觉红光满面、精神满满,一下子就年轻十几岁。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结婚那阵了,浑身有劲!”
大林总兴冲冲地说:
“上次,你气冲冲地来找后账,最后不了了之了,我们兄弟不管谁损失点钱,都是小事。可千万不要记仇啊!我还以为你对璟末心存芥蒂,不欢喜这桩婚事呢!”
“怎么会?大哥。上次,是个误会,弟弟眼拙,看错了人。这桩婚事太圆满了,花璟末前程似锦,仪表堂堂,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东床快婿啊! ”
“安子,前程似锦不似锦,没关系,有我在,他仕途一路畅通无阻!况且,这小子能力强,根基牢,他已经有一定的影响力了。”
大林总郑重其事地说:
“主要是小狮子爱他,爱得要命。我看他也不是演戏,是真心爱着我们的小狮子。你看他看小狮子的眼神,那样的眼神,我没见过。我估计,我看六儿的时候,都没有他贪婪……”
樊六霄听了,心里气得牙痒痒,那样的眼神,的确少见,是抹了“万爱牌”的胶水了吗?
看我,怎么破坏他们的好事!
想到此,她的眼神瞟了一下小林总,怎么这人也偶尔面露凶光?女人的第六感觉超强发挥,她想对了——小林总和她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心底想的都是,怎么破坏了这桩婚事……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86场第2场次——千里之外来看你。
小林子、大壮他们水路兼程,用了三天时间,终于赶到了几千里之外于家辉的藏身之地。
于家辉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小林子他们,喜极而泣:
“终于见到你们了,是不是小林总想到了其它解救办法?我不用这么藏着躲着了?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孩子他妈可以不想,我想我闺女啊!呜呜……”
小林子看到他胡子拉碴,头发杂乱,一副流浪汉的样子,和昔日意气风发的他相比,判若两人,不免心里戚戚然,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孤少
“于哥,你……怎么跑这么远?可是不好找。”
“小林子,绑架白世雄的事,事出突然,处理得急躁了,没有想到人看跑了,留有活口。更没有想到,纪委的鼻子这么灵?马上并案专查……”
冥瞳之菲爱
“于哥,这事不怪你。你不知道小林总,我们几个,最近出了一连串的怪事,像有一个鬼在专门跟我们作对?”
大壮看了他的样子,说:
“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让于哥理个发,再找个地方咱们边吃边聊。”
担心受怕,东躲西藏的于家辉,这一刻,丝毫没有感到危险在悄然逼近,还觉得像是见到了娘家人,浑身充满力量——腿上有劲,说话有力了。
草草一番收拾之后,他们坐了下来,边吃边聊:
“小林子,我把白世雄送到二号拘禁地后,回来就把几个门口及停车场的监控视频删了,因为早上时间早,一路上也没遇到人啊?怎么形势逼人了呀?”
大壮说:
“视频是一方面,还有人质一出逃,你就暴露了。何况,这个视频,又恢复了!”
“怎么会恢复了?我看着删了的。”
“这不奇怪,视频的事,老出状况。上次小林总拿出的视频证据,硬是打不开。你这个删了的证据视频,又恢复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林子灵光乍现,抓住大壮的胳膊激动地说:
“还是那个鬼,好好的视频打不开,删了的视频又恢复了。被这个鬼盯上、缠上,我们没有好结果……”
大壮按住他的手说:
“别激动,先处理好于哥的事再说!”
大壮严肃地对于家辉说:
“我们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小林总他让我们来是……”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六 神仙府亂成一鍋粥,賠了夫人又折兵熱推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橙 諾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5场第1场次——乱成了一锅粥。
前夜,西门大官人在十八弯的山山道道、村村巷巷,以神仙府邸为中心,刮起了一场场以“除骗安良 造福相邻”为主题的正义之风,使得神仙府邸在迎来朝阳的同时,迎来了一帮帮找后账的,随即这个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乱成了一锅粥,不!是多锅……还有一些在路上赶来熬粥、添柴火的受害者……
昨晚被支出去送腰痛老者的那几个人还没回来,自己“牛骗局”又演砸了,几个人刚出去找牛了,又来了一个喝了符水上吐下泻、昏迷不醒的中年大叔,李神仙真是焦头烂额!他继续派人手送医院看病。
神仙府邸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住在这里的大壮与小林子也早有耳闻,他们心里没底了,李神仙通神灵验指数嗖嗖地往下降。
他们二人一商议,“天字第一号”的加急费已出了,王司机也修好车了,随时就可以返回了。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先把这尊大神请到大哥那里折腾一番再说吧!
他们也寻到前院,催促着李神仙移驾双福市。只是李神仙有些迟疑,面露为难之色,然后搪塞了这么一句:
“你们莫要毛躁,本神仙移驾、出山的时间、地点、同行之人都是要打卦卜算一番,一定要选吉时、吉地、福人才行,那能说走就走呢?”
小林子赔笑道:
“可是,神仙,您捉鬼如救火,十万火急的事啊!您必须在今天之内到达林公馆,否则我大哥的生意被那鬼又给搅黄了,我们的损失就大了。况且,我们出了那么多的费用!”
李神仙还在摆谱说:
“出行时间由我定,你们等我的通知,今天之内到那就好。你们房子闷了,可以在我这个神仙府邸好好游游,这里的景致,不比外面的公园差。”
李神仙刚说完,准备返回“神仙台”点的时候,一行人又涌了进来,看似又是闹事的。
限时婚宠 若存存
小林子声音故意提高说:
“我看……这神仙府邸的好戏一台连着一台演,真个是好戏连连,比不会说话的花花草草可好看多了。”
小林子他们一副看好戏的劲头,让李神仙他们粗气直喘,但没工夫搭理……
等李神仙赔钱、道歉处理完这帮人,接着就是丢了牛的那家人带着村里的乡亲们寻来了,那位老太太又颤颤巍巍地走不动路了,一到院子,一屁股坐下去就起不来了,索性躺着匀气,差不多了才开口说:
“乡亲们,找不到牛,我老婆子也活不成了!”
有一个老妇人走过来说:
“大姐,我听三儿说老神仙当着许多人的面,不是和你说定好了吗?找不到牛的话,十倍奉还,说是要给你两万元!”
对……说是这么说的……李神仙可要说话算数啊……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嚷开了。
因此,还没等这位老婆婆和李神仙正面交涉,李神仙已经吩咐账房支出两万元的现金,给了老妇人。看着一头健硕的黄牛,还能变成这两沓子钱,老婆婆心满意足地爬了起来,和村民们揣着钱,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李神仙还能听到他们往出走的对话——你那只牛,卖个好价也就是个一万五……等于没丢,还赚了……嗨,丢牛最后变成了卖牛,老婆子有福哦!
揭棺起驾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刚刚回来,就和刚刚交涉成功,往出走的村民们撞了个满怀,听到他们说值了、赚了、真是有福的话语……真是打魂底里高兴!他——西门大官人,终于可以做好人好事了,他感觉自己魂杆子可以挺得更直了。
做了好事的西门大官人感到神清气爽,丢牛的事让李神仙那些骗子们倒打一耙,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就是要让李神仙的外号倒台——拆了他的招牌,封了他的飞仙台,把骗的钱财能吐多少吐多少,阻止再害人、敛钱!
他思量了许久,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得一些时日让大家看清他的真面目,还得找一些证据,举报李神仙盗团伙盗窃、骗财、非法敛财……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给揭穿、破坏了几起骗人的把戏,也没有伤害到他人的利益——那位腰疼的老大爷,根本不是什么腰椎损伤,过几天就能恢复如初;昨晚上吐下泻的那位,也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再受了凉风,过几天就好;昨晚让捉鬼的那几家,根本没有鬼,不过是心理作用,再给他们吹吹阴风,让他们认为李神仙的法力失效而已……
总之,昨晚到现在,已经动摇了李神仙的 一点点仙基和威信,还需要在随后的几天里,让他卦卦失灵、算算失准、套套败露,最好能让他吃点官司,让上面的人把这个骗子神仙窝给端了……
盗墓之永生 小印大叔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5场第2场次——李神仙自省中。
回到“飞仙台”的李神仙,坐在蒲团上,看似在打坐入定,实则心慌意乱,他不知道从昨晚开始,怎么平常的把戏就失灵、失控了呢?
李神仙思忖:已经有一个月,白狐的灵魂没有入梦来了。记得第一次入梦,是在山洞里自己的生意伙伴起了杀心的那次,生意伙伴被自己吓跑了。自己也虚脱了,恍恍惚惚中,白狐的身影轻飘飘地入梦来。
它看着是长大了,可是没毛没皮了,血淋淋地站在洞口,说了几个方面的意思:
“我是你小时候救了的白狐,你照顾了我十五天,我因为思家心切,就离开了山洞。但是,我经常在你经过的路段等着你,你扔在山洞里的猎物,一个不落地进了我的肚子里。最后,我再次落入敌人的陷阱,再也没有遇到如恩人你一样的救星。死了之后,我不愿跟着鬼去打入六道轮回,因为我还没有报恩,所以留了下来……”
之后,白狐第二次入梦来,说村上的人已经传言自己料事如神,是神仙再世,它愿意帮助自己成为远近闻名的占卜算卦大师,帮助自己脱贫致富。但是,白狐与自己约定好,只能在初一、十五的时候它附身在自己身上开卦、开算,其余时间仍然采药、卖药……
刚开始,我还能遵守约定,可是——来钱太容易了,赚得也太多了。之后,自己就猪油蒙了心,为了灵验、为了赚钱,就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一个月前,它说近二十年的光阴,自己已经积攒了很多的财产,也干了许多昧良心的事,让自己早早向社会捐助做善事,不然会有人来终结自己的罪恶事业…….还说自己的归期到了,归期到了?
难道,正如白狐所说,自己的末日到了?

abvdt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一六八 菜鳥從善奔向新生,豹子撲空傻對石像熱推-t4kxw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1场次——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
开出了一段路程后,花璟末确定安全了,才有功夫理会后座上的傻愣小子。
他在后视镜上观察这个小菜鸟,年龄二十上下,此刻有点小紧张,他开口道:
“小伙子,你好!”
小菜鸟还在发呆中,白世雄轻轻拍了他几下手背,他反应过来,忙说:
霸道总裁宠萌妻 梨花雪落
“你好!爷爷的救星。”
花璟末听到此称呼,笑着说:
“恭喜伯伯收得一个孙子!我今早去救那个姑娘的时候,可没有这个小伙子?”
开心
“是呀,花叔,我昨晚就不在二号拘禁地,我……”
“你是豹子手下的?你看起来比长毛大哥手下的那两个小伙子还年轻。”
“是,我是豹二爷手下……不,是豹子手下的……”小菜鸟十分紧张,就像被当场逮住的小偷,正在接受审讯。
“这位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魅王的将门替嫁妃 景飒
至尊红包:战神王爷宠上天
開局 一 把 天生 牙
“花叔叔,叫我小蔡就好,他们……都叫我小菜鸟……”
花璟末和蔼可亲地说:
“小蔡,不用紧张!人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你改过从新,戴罪立功,社会、家人、朋友还是欢迎你重新做人!”
“我是孤儿……没有亲人了。”
“胡说,你身边不是有白爷爷吗?还有我——你的花叔叔,我们不会对你坐视不管,好好接受改造!”
“好……花叔叔!”小蔡哽咽着低下了头,他被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感动了。不,不再是陌生人,是亲人!
“璟末,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白伯伯,双福市已经不安全了,我要带你们去几百公里之外的抿县。”
“抿县?那是和我们省接壤的一个外省县。”
“对,那个姑娘我已经安顿在那了,我送你们去和她汇合,之后我要送你们去南边,我一个亲戚家躲避!”
“璟末,情况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了,白伯父,昨天你已经落入贼人的手里了,能顺利脱身都是上天眷顾。我们可不能再大意了,他们可是一帮亡命之徒!”
“是啊,爷爷,我们一定要逃得越远越好。我在这里干过两年时间,闻到的血腥气可不少啊!况且,我背叛了他们,他们恐怕要千方百计逮住我——杀人灭口! ”
罪后难宠
“小蔡,你脑子很明白嘛!很知晓状况,你现在就是这么个状况——现保全自己再戴罪立功吧!”
“白伯父,你是……如何说动小蔡弃明投暗的?既救了自己,又救了小蔡。”
“小蔡,他可怜,是个缺爱的孤儿,本性不坏,头脑清楚,弃恶从善、从头做人还来得及。我只要拿出真诚,真心实意地对他好……等这些事告一段落之后,我要送他去职业学校上学,学得一门技艺傍身!”
白父停顿了一下,泪眼婆娑地说:
“就是……我没计划实现这些承诺……不是还有他的姑姑丽华吗?不是还有你璟末吗?”
看着伤感落泪的白父,花璟末在心里说:
你没有这个机会,我何尝不在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这个机会?
想到此,花璟末强忍着泪花在眼眶里打转,有一刹那时间视线模糊……
他的伤情牵醒了西门庆的魂灵:
“老九,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你看,你们都是泪眼婆娑,惺惺相惜,怎么如此伤情?”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8场第2场次——豹子两次扑空!
从林公馆出来的豹子垂头丧气,像被抽了全身的筋。
逍遥农场 天人之心
他沮丧极了,他回想自己半辈子攒的家当,今早一个小时就消失殆尽,还欠上了二十万的巨款。
毒 醫 嫡 女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道:你个恶鬼吃了我的七十万家底,不要让我逮住你,否则烧死你!还有这个林公馆,进了一次七十万没了,下次再像今天这样进去一次,命就没了!啊啊啊……
再快要拐出巷道的豹子,看到脚底的一个石头,就像看到鬼了似的一脚就踢飞了,不偏不倚飞上了二楼一家人的窗户,砰朗——窗玻璃碎了,还落下来一些玻璃片。
豹子倔强地站在原地,头抬起来看,准备好了阵仗迎接这户人家,准备好好吵一架!
等啊等……没人来为玻璃维权。这下豹子更恼怒,他骂着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人吵架都不如愿!
巷子边玩耍的几个孩子看此情境都惊呆了,也不玩足球了,他们就纳闷了:打破了人家的窗玻璃,按理来说应该快跑呀?
他这样手叉腰,像是要找这户人家的茬——谁让你们的窗户要安块玻璃了?挡住了我石头的去路!你们出来给我赔石头!
天下还有这要的道理吗?孩子们一脸懵懂。
有一个孩子反应快,对其他人说:
“我们是不是该赶紧撤退?这户人家回来了,这玻璃要我们赔该怎么办?”
“那我们岂不是要替这个叔叔背锅了?那还不快跑!”
就就在他们决定跑路的时候,等不着吵架对象的豹子看到了他们,向他们走了过去,边走边骂:
“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看什么看?看你爷爷我头上长草了吗?”
“啧啧啧……一看你们都是些瓜蛋子,你们的老子娘背着人肯定没干好事,图一时快活,胡造乱造,图数量不图质量!看你们一个个冷眉斜眼的、嘴疵毛咋的……”
恶魔交易所 血落孤城
“来来来,让爷爷把你们捶一顿,再楔几下,你们就顺眼多了!”
说完,他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冲向了孩子们,孩子们嘴里都喊着“快跑,快跑”,有的从他腋下逃脱,有的从他腿下滑走…….
总之,孩子们四散而逃,没有一个落入可恶的豹子爪下。
在这个小巷子没事找事、无理取闹、扑了一个空的豹子,回到他那个“豹子窝”还是继续扑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随即又是一串骂声:
“小菜鸟,快来给你爷爷开门!你说你出去找女朋友,瓜不兮兮地约成了素炮,这会儿在干嘛?”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还是不见菜鸟飞来开门。
錦繡 滿 園
他着急了:
“小菜鸟,臭菜鸟,你这会死在里面干嘛呢?对着美女石像,你小子能摸出一对活鸽子来?我就不信了,赶快给你爷爷来开门!”
还是没有喊来人,他一摸——钥匙带在身上。
可是,这里平常都是里面倒锁,对上暗号才开门!哪有回来自己掏钥匙开门的前例啊?
“吱呀”一声,锁芯转动,豹子的心也跟着扭动了一下,紧张极了,提心吊胆的他快步推门进去——
呀——人去房空!各个房子,各个角落,不见了小菜鸟与糟老头子。
又一次扑了空的豹子,在房间里转了好几个圈,着急地大喊:
“小菜鸟,你是在跟爷爷……不……跟豹哥玩捉迷藏吧?你出来,哥哥给你虫子吃!”
“小菜鸟,你和老头子藏在哪里了?人说老小孩,老小孩,你们一个老人、一个大男孩挺会玩的啊?小菜鸟啊!你驮着糟老头飞哪里去了?”
不见回应的豹子,嘶声裂肺地喊:
“小菜鸟,哥哥喊到三,你必须出来,否则揭了你的皮!一……二……三!”
“啊——鬼,是你吗?你又来了?这次——连我的窝都端了吗?”
他痴痴傻傻地走到弹琴的石仕女跟前说:
“美人,你肯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可惜……你不会说话!”

2e4h6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六六 豹落平陽被犬欺,拿出家底買性命鑒賞-oltr7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7场第1场次——豹哥负荆请罪。
豹哥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林公馆的右边小楼里,等待上面的惩罚。
人脉是设计出来的
他惴惴不安地等在一楼大厅,已有一个小时了。他坐是不敢坐的,跪也没说跪哪,他就画地为牢,乖乖地站在那里……
深秋时节,天气凉爽,他却一个劲地冒冷汗,他提心吊胆,自己失手放跑了人质,不知道上面要如何处置自己?
手下的人出出进进这座小楼,豹哥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过了一会儿,大哥身边的第一得用大将小林子下来了,他怯怯地叫住:
“小林子大哥,烦请通报一下,我来领罚了。”
小林子厌弃地看了看他,说:
拐個姨太暖被窩gl
“你跟着大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哥的规矩你不懂吗?怎么就把人管丢了呢?”
“他……他说得头头是道,连昨晚……”
“行了,留着这话亲自给大哥交代吧!他正在上面陪几个要员打麻将,待会儿罚你,先脸朝墙站着——面壁思过吧!”
“是!是,小林哥。”此刻,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他,那还是威风八面的豹哥?早已是卸了爪子,拔了牙齿的一头病豹……
老仙兒
豹哥面壁思过,听着墙上的挂钟啧啧啧……地一分一分走着,他还在回想着今早的经过……不可能知道这个……不可能知道那个……顿时,他的脑袋里写满了“不可能”和“白见鬼”。
闊少來襲:情陷王牌經紀人
想着,想着,他突然“啊”了一声,抱着头蹲了下来,婆娑着头,自言自语着脑子里一直闪显的那些话……
小林哥经过的时候,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
“你在这里给谁装疯卖傻着呢?谁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想看给咱们的大哥怎么交代吧?”
“小林哥,我没有装疯卖傻,我早上真的是见鬼了!”
棄妃,別來無恙
愛情真相
“见鬼了,见鬼了!你怎么没让鬼把你的魂勾走呢?我看是鬼都见你是个废物,看着恶心……呸!”
说完话的他,还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偏偏就吐在上嘴唇上,豹哥准备用手擦掉,小林哥厌恶地呵斥道:
“不许擦!用舌头卷掉,咽掉!”
豹哥听到此,将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没去擦,也没收回,眼睛却越来越气愤,越来越通红!
突然,他超前了一步,用手将小林哥的衣领攥住,另一个手上去就是一个脆生生的耳刮子,大喊:
“你个狗仗人势的家伙,欺负到你豹哥的头上来了?豹哥出来混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呢!”
啪啪……小林哥的手也没闲着,左右开弓给豹哥了两个耳光。
豹哥完全被他激怒了,骂到:
“好你个小子,敢打你爷爷,你活得不耐烦了,爷爷就带你去死,让今早的鬼把我们的命都勾走!”
说完,他用自己的大肥头就要装向小林哥的小白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二楼楼梯上一个人发话了:
“住头!”豹哥听对了,不是叫他猪头,也不是住——手,而是住——头!
眼看他的头就要肇事的时候,听到踩刹车的命令,他来了个猛急停,与小林哥的头来了一个“一厘米之恋”。
狂徒棄少
豹哥扭过头一看,是大哥——小林总林兴安。他用力放下小林,把他推了个趔趄,倒退了好几步……
“大哥!”豹哥一步跨三个台阶上了二楼,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了小林总的面前。
“跟我进来!”小林总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小书房,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位面兌換系統
“大哥!”进来之后,豹哥不知道是站着好,还是跪着好?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小林总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赐座了——虽出乎豹哥的意料,但他还不敢完全放松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他屁股占了一点位置,小心翼翼地斜坐着,准备随时罚站或罚跪!
“豹子,你跟着我干,有多长时间了?”
“大哥,十年零三个月了。”
“这次是头回吧?”
“是大哥,这次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谁知道竟然栽在一个臭小子手里了。”
豹哥一脸的羞愧难当……
“这次,这一票我们共得五十万大洋,那两个小子分得了二十万,那二十万是他们应得的。”
“我们的人票在关押的时候丢了,误了人家的大事。按照道上的规矩,我们不但要把得的吐出来,还要赔偿人家相同的数目。”
“给了那两小子二十万后,还剩三十万,全部给人拿出来,还差七十万的缺口,你说这七十万谁掏?”
“大哥,人在我那里丢的,这个钱我掏!可是我全部的家底就是个五十万,求大哥先垫支上!我以后慢慢给大哥还。”
“豹子,你是跟着我干的元老重臣了,人丢了,你可是丢脑袋的岔。念你跟我的时间长,又念你是首犯,用钱买你的命,我是法外开恩了。”
“谢谢大哥!这两天我就把钱凑齐!”
“豹子,若有下次,用啥都买不了你的命了。”
“是,大哥!”
“你这下给我仔仔细细地说说今早的情况!”
豹子就从今早花璟末敲门开始讲起……
“大哥,你说我今早是不是白日见鬼了?”
“豹子,又胡说!朗朗晴空,哪来的鬼?”
“可是大哥,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直接就赢得了我的信任。”
“你说他知道一号拘禁地的事?”
“知道,好像和长毛、老鼠他们很熟。”
“一号拘禁地的废弃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机缘凑巧,让他给知道一些内幕……他知道这个不是很奇怪。”
“大哥,你说这个不奇怪。那他是怎么知道昨晚是阿毛和大壮实施的绑架行动?这个是才发生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豹子,你说我们的人里头是不是有内鬼?”
“大哥,知道昨晚行动的有几人?”
婚然心動:萌寶小妻子 荷菱
小林总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
“我们这边,最多不超过一个手去,那边的人咱就不好说了。”
“大哥,你糊涂了!”
“嗯——好大的胆!”小林总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
“不,大哥,我一着急就说错话了。我说那边的人,是托我们绑架人,真正知道阿毛和大壮的可都是我们自己人啊!”
小林总认同地点点头。
“豹子,你说他对上了我们十年前几个人对的暗号?”
“对呀,正因为知道我们这个约定的暗号,我才开的门。”
“他有多大年龄?”
“他最多三十出头,高大个,头发浓密,带着墨镜,项链,耳环,人很帅气,标配也像我们道上的人。”
“你说你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对呀,若是能联系上你,我就不闯祸,不掏压家底钱了木。”
万岁君王
“可是,我今早还接了几个电话,手机信号良好啊!如果正好是你打进来,应该是‘正在通话中’啊?”
“我说我是白日见鬼了!没人相信我……”

w5lnu精彩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五 人自作孽不可活,策反浪子金不換讀書-c4mlf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6场第1场次——立地成佛,回头是岸。
咚咚咚……咚咚咚……
吓得菜鸟一大跳,他走过来拉开了门,白父使劲挣扎着,手脚并用……
菜鸟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骂骂咧咧:
“你个糟老头子,闹什么闹?”
这个小蔡就是山中无老虎的霸王猴子,这会儿在被捆手脚的老人面前耀武扬威了起来……
白父深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况且还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便求告道:
“这位小哥!行行好,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肚子早都饿得咕咕叫了。求你,好歹给我吃点、喝点吧!要是饿死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你对上面也不好交代,不是吗?”
“去去去,真是烦,要吃就要吃的,说这么多话干嘛?等着,去给你拿!”
白父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V……他不一会进来了。
小蔡把他的胳膊解开,给他扔了一包干面包,再给他倒了一杯凉水。
干面包就着冰凉水,一个劲地往嘴里塞,吃得有滋有味……他想到总比战争年月里、年馑月里人们吃草根、吃树皮强多了。
他吃着吃着慢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那些“辉煌岁月”——
别人对他白世雄有所求时,把他当财神爷的敬,当土皇帝的招待。
想当初自己动辄出入的是高档酒店、高级会所——吃饭,一桌子可以吃掉几头牛,上万元一桌的菜肴精致到不知如何下筷?
赌博,他们管保让自己赢个盆满钵满,炸牌摸到手里不敢炸,打下来送自己胡;
娱乐,十六七八碧玉年华的大姑娘自己不敢染指,十三四五岁舞勺之年的小姑娘他们也敢送来,女孩、女人这一块,自己没有作孽。
想来就是将来下了黄泉,阎君审判,也会对自己法外开恩一点,自己没有糟蹋一个黄花大闺女。
就是收了他们的好处费、回扣、股份,当初自己是这样想的:自己的独生女丽丽三十好几了不谈婚论嫁,没有伴侣,将来自己老了,谁来照顾她?
人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钱给人能带来最大的安全感;钱就是一个人的脊梁,一个人的精神支柱……
为了女儿、老伴,自己在他们面前丢失了拒绝,不会拒绝一切的腐蚀、拉拢、贿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大,房产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少——睡眠越来越少,开心越来越少,健康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幸福越来越少……
自己钱迷心窍的时候,就把不该享的福享完了,才会有现在的跳楼自杀、网络丑闻、被绑拘禁、挨饿受苦……
“吃啊!怎么一包干面包把你吃得痴痴呆呆的?”
“没事,小哥!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千万不能走错路。万事皆有个因果,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吞下什么果。我现在就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情牽琉璃姝 萌小姝
说着他眼睛红红的,小蔡看得眼软,问:
“噎着了吗?喝点水吧!”
“你叫小蔡,对吧?”
“是啊!”
“我给你说句话,你记着!”
他仰天长叹,说了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伙子,你早日离开这些非法勾当,或许还来得及。不敢有人命在手,否则一辈子就完了,就落个和我一样的下场。你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我……你……”小蔡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头子说得对。
“我离开了他们,离开了这里,就成了一个流浪汉了。”
“来,小伙子,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咱爷俩好好拉拉家常!”
小蔡竟没有开头的耀武扬威了,不知是被白父的悔不当初打动了,还是被他晚年的沧桑凄惨感染了?或是,再没有和谁能敞开心怀聊一聊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扶起他,让他坐到了椅子上。
“等等我,我出去给你倒杯热茶。”
白父又眼眶发红了,朝他和蔼可亲地点点头。
他想到自己没死是对的,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个失足的灵魂,或许在自己的一番劝说下,小蔡会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小蔡端着一杯水进来了,白父朝他招招手说:
“孩子,你也过来坐坐。”
听到孩子一词的小蔡,眼眶也红了,长这么大,只有自己的爷爷这样喊过自己。此刻,他眼前这位头发花白,一脸风霜,皱纹丛生的老人,像极了他的爷爷。
“孩子,你今年有二十岁吗?”
“没有,十九岁。”
“孩子,看你也是一个好孩子,怎么会成为坏人的帮凶呢?一定是他们逼你的,对吧?给我说说你的事情吧!”
没娘的孩子,说来话长。用在小蔡的身上最恰当不过了,他张了几次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最后他说了句:
“你真像我的爷爷!”
龙语兽修
哈哈……白父几天以来第一次笑了,他笑了笑说:
“你想你爷爷了吧?既然像你爷爷,就先说说你爷爷吧!”
小蔡忧伤之情挂在了脸上,他心痛地说:
“我爷爷是个苦命的人啊!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没见过奶奶,说是早年病死了。”
最後之傷 Ethen
“爷爷独自一个人把我爸爸拉扯大,东家借西家凑,才好不容易给我爹娶了媳妇。一年后有了我,虽说穷,但也很幸福。”
頭號遊戲設計師 二十四節器
星际修真舰队 末一笑
“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天塌下来了。我爸外出打工的时候,从很高的手脚架上摔下来了,摔坏了腰,从此瘫痪了。”
白父听到此,怅然一叹:
“太不幸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
“爸爸瘫痪之后,我妈伺候了一段时间,就跟着村里的一个收棉花的跑了。”
“啊?那就剩你们爷三了。”
小蔡愤恨地点点头说:
“我恨妈妈,就这样绝情地抛弃了我们,她连我都不要了。”
“之后呢?”
“之后,我就辍学了,帮爷爷下地干农活,在家伺候爸爸。可是,爸爸心情一直不好。他趁我和爷爷不在家,把自己勒死在床头上了……”
说到此,小蔡已经泣不成声了。
白父见状,一把把小蔡揽在怀里,说:
“都是白伯伯不好,惹你伤心了!唉!后面的事你不用讲,我都能猜到。是不是你爷爷伤心难过,病倒了?”
“是啊,爷爷去世后,我就成了天不管地不收的孤儿了……”
總裁好餓
“小蔡,遇到我,你就不是孤儿了。你不是说我像你爷爷吗?你给我当孙子好了。爷爷一辈子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你姑姑。可不可以?”
“好!爷爷,真好,我又有家了。”

xjniu火熱連載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討論-一六四 小菜鳥苦約素炮,豹二爺白日見鬼看書-zbxv6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5场第1场次——豹哥白日见鬼,情绪奔溃。
二号拘禁地。
花璟末带走了武颖儿之后,豹哥异常烦躁,总觉得今早上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这个年轻人知道太多一号拘禁地、二号拘禁地的东西,连昨晚实施绑架的两人也知道,更加奇怪的是连十几年前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约定的暗号也知道……
还有更加奇怪的——今早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
小蔡昨下午就溜号了,说去看小女朋友,自己没想到还会送人票来,想着对付一个糟老头子自己还是游刃有余,就放走了他,谁知出了这么多的事!
咚咚咚……有人敲门,他扯长脖子问:
“谁呀?”
“是我,小蔡啊,菜鸟啊!”
豹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门,他被今早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弄的七上八下,心里老不踏实。
他朝着门外喊,只有他和菜鸟两人约定的暗号:
“三九二十八。”
“二四一十六。”
哐当一声,门打开了,豹哥伸出了一个拳头,提着菜鸟的衣领就拽了进来,随后伸出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尾巴,就关上了门。
菜鸟楞在原地,不知道豹哥又咋了?
煳涂王妃:宝宝找爹爹
豹哥围着他转了几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看得菜鸟心里发毛,直发懵。还不敢先搭话!
最后,豹哥停了下来,用色眯眯的眼睛瞅着他,问:
“说吧!几下?前头,还是后头?”
“什么几下?”
“装,你给老子装!你娃昨下午不是去看女朋友了吗?”
菜鸟不好意思地用手挠挠头,腆着脸笑着说:
我的地球爸爸 子莫語
“好我的豹爷哩,人家都叫你豹哥,在我这个小菜鸟这里,您就是我的豹二爷,我就是您养的一只小菜鸟。你家的小菜鸟被人给叫菜了,各方面都不行……所以……所以,什么都没做!”
“哄,你继续哄你爷!”
“池子里的龙王爷,灶台上的灶王爷,乃至九泉下的阎王爷,情急之下,都可以哄一哄。唯独不能骗豹二爷。”
“你这小子嘴甜,你说说咋回事吗?你爷爷经验丰富,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豹二爷,不是我那个方面……不行,是我女朋友她说了,要把最美好的东西放到新婚之夜……”
仙傲
“唉,这瓜女子,先享受着么。若是来个大灾大难,一不小心就挂了,她还没尝过那个滋味呢,冤不冤?亏不亏?”
“谁说不是呢?”
“那你们整个晚上待在一起干嘛了?”
“我们一直就是……最近网上挺流行的那个……‘约素炮’的践行者。”
“什么意思吗?约炮还分荤分素啊?怎么搞得跟吃饭一样?”
“约素炮就是……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只限于抱抱、搂搂,其余什么都不干……”
“这不是浪费光阴吗?浪费时间那可是图财害命。这种人最对不起的就是那张床了,搞啥哩吗?不敞开地浪,那他们搂着干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豹二爷,我们就在一起,精神放松了下来,一起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畅享一下美好的未来……”
“扯淡,扯淡,真是够扯淡的。”
豹二爷又想起今早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来了,便从头到尾地给菜鸟讲了一遍,听到最后的菜鸟说:
網遊之風流刺客
“豹二爷,打电话啊!接着给上面打电话!”
豹哥,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肥头,如梦初醒似的拿出了电话准备打。
“豹二爷,求你隐瞒我昨晚溜号的事吧!”
“这个我自然不说,你这只菜鸟是我放出去的,我敢说吗我?”
菜鸟连连应诺好……好……豹二爷英明!
一次就打通了,打通电话的豹哥脸上显出了惊恐的神色,只见他把手机离开了一下耳朵,因为里面传来了勃然大怒:
“放你娘的狗屁话!你个吃屎的家伙!谁派人去接人票了?屁话不要再说了,赶紧屁滚尿流地给我赶到老巢,汇报具体情况!你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活得不耐烦了你?敢给我弄丢人票……”
菜鸟看到挂掉电话的豹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知道出了大事情了,胆怯地问:
“豹二爷,是不是你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对啊!这下我死定了,我早上一定是见鬼了!那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从我这里接走了人。”
今早他报销了三个杯子,还剩几个,这几个杯子的末日也来了,乒乓、当啷、啪啪……一个接着一个的粉身碎骨。
他边摔边骂,好你个坏小子,我摔死你,摔死你。他发了疯似的喊:是谁?是谁要害我?
这个响动……他们说的话,被关在房间里的白父——白世雄,听得真真切切。
他也害怕在豹哥火山爆发式的情绪崩溃下,自己成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鱼,被愤怒的他掐死。
但,白父更多的是高兴、兴慰。因为他知道花璟末成功解救了人质,他成功了。他走的时候冲自己点点头,已经告诉自己了——他还会来,会来解救自己。
他突然想起来著名作家写的一段话:
在辽阔的生命里,总会有一朵或几朵祥云为你缭绕。与其在你不喜欢或不喜欢你的人那里苦苦挣扎,不如在这几朵祥云下面快乐散步……
白父越来越坚信,花璟末就是从天而降的幸运之神,也是无往不胜的战神。是缭绕在自己以及女儿丽华头顶上的一朵祥云,一定会成功救出自己。
他上次跳楼被救,侥幸躲过一死,他不为自己二次重生有太多的高兴。他更高兴的是自己女儿丽华冰封了十几年的内心消融了,她终于走出了未婚夫李杰殉职的阴影……
她的允诺让老父由衷的高兴,而且嫁的又是给他全家带来好运的花璟末。
突然降临时好事,让他受宠若惊。
他继续倾听外面的声响——
菜鸟看豹二爷的脾气发够了,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作一团,他试探着问:
“豹二爷,这下怎么办?”
“能怎么办?军令如山,叫去就去吧!”
“豹二爷,上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我还记得真真的,叫什么……负荆请罪?说是一个人做错了事,光着膀子,背上荆条,去另一个人那里领罚,让打自己……”
“你的意思是也让我负荆请罪去?”
雲動淩霄 木子壹舟
菜鸟巴巴地点点头。
豹二爷愁苦地说:
“也不一定这样做,去了必定是要好好求饶的……你管好屋里那个糟老头子,我是一刻功夫都不能耽误的。”
哐当一声,白父听到豹哥出去了,他使出浑身力气撞门,他想:在花璟末赶来救自己之前,自己不能饿晕了,要喝的,要吃的,吃饱了有劲,好等待那朵祥云的飘来!

2o7fm人氣都市言情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一五二 你是我的必勝券,我是你的定心丸閲讀-sh7j4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3场第1场次—梦里惨景再现。
“爸爸,不要激动,快点下来!危险!“
“丽丽,你妈妈就交给你了,我…..没脸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不,爸爸!”白丽华一声惨叫,叫醒了自己。
她猛得坐了起来,头上汗水涔涔,两手紧张地攥紧了床单,又是一场惊梦!
她翻出了手机,一看时间——18:30分。
“妈妈,爸爸回来了吗?”
门咯吱一声扭开,妈妈焦虑地说:
“你爸爸还没有回来,电话关机了。晚饭已做好,你吃两口,出去……找找!”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电话打不通的?”
“你们父女中午都不回来吃饭,我也就中午没打电话……”
“妈妈,你真是的,现在是非常时刻,非比寻常,你就多打几个电话怕啥?我没心情吃饭了,我现在就出去找他!”
“我……我……”
白丽华对妈妈没有扔下只言片语的安慰,就匆匆出门了。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3场第2场次—我有我要的胜券在握。
白丽华所知道的是爸爸早起上班的时候,说他不去单位了,直接去市纪委找武书记了。她直奔市政大楼,她知道是下班时间了,可是她除过这里,再能去哪里找呢?
“您好,保安大叔!我想向您打听个事!”
正在报纸上练毛笔字的保安,没有抬头答话,略一停顿,便接着一气呵成写完了最后一句诗: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清满江树。
他点完最后一个点,透过滑落鼻翼的老花镜,看到是位很是着急的女孩,便问:
“什么事啊?”
“我想让您查一下‘来客登记薄’,想确认一下我爸爸早上有没有进过这座大楼?”
“你爸爸,你爸爸是谁?”
他搁下了笔,饶有兴致地问。
賤妃難逃夜夜歡 禦風淡影
農家王妃太逍遙
“我爸爸是……”
高官的甜寵
她笃定眼前这位保安大叔,有可能跟我妈一样不爱玩智能手机,大概对网上的热议事件知之甚少,便仰起头,脆亮地说:
“我爸爸叫白世雄,是市城建局的局长。”
“哦,早说不就结了吗?”
“你爸爸,我认识啊!”
“您认识我爸爸?”
“当然认识了,你看我写的这个字帖——颜真卿多宝塔碑字帖还是你爸爸送给我的呢!“
“有一次,他来开会,碰巧我在上班,因为来早了,他跟我拉了一会儿话。”
“他看到我临摹的字帖卷页、破损的厉害,再来办事的时候,便给我带来了这本。还告诉我:写写、练练、临临、描描书法,是正能量心态。”
“伯伯,那我爸爸今早来过了没有?”
“来了,一上班就来了。还和我打了招呼,说他去市纪委办事!”
“哦,那他几时离开的这里?”
“几时离开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十一点下班了!”
“哦,那您这里能不能查到我爸爸是几时离开的?”
错缘:帝王谋妃
“姑娘,这个……我们这里查不到啊!”
“伯伯,我爸爸今早是开车过来的吗?”
“不是啊!”
白丽华感觉也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就转身告别走了。
就在她走出几步的时候,保安大叔追出来,喊住了她:
“姑娘,我记起来了,你爸爸和我打完招呼的时候,正好武书记的秘书进门来了,他和你爸爸看起来是边走边说的样子,走进了大楼。你可以问问他!”
“谢谢伯伯,请问那位秘书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什么家辉?什么来着呢?”
“您慢慢想,不着急!”
“对!想起来了,叫于家辉!”
对于爸爸的失联,她能查到的有用信息就是这些了,这下天大、地大、人海茫茫,她该去什么地方找爸爸呀?
叮铃铃……
白丽华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她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似的,急切地接通了电话:
“璟末,爸爸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下午六点半我打电话关机,我这会在市政统办大楼门房这里问了,爸爸早上来过了,但是走没走没有查到。”
“你在哪里?”
“我还在市政大楼门口。”
“就待在那里别动!我十分钟到!”
挂断电话后的白丽华像似甩掉了包袱、减轻了压力,浑身虚脱,软塌塌地瘫坐在了石阶上。顿时,没有了刚才找人时千钧一发的力气了。她在等待那个,已经将自己的重负背起来的那个人。
花璟末挂断电话,准备朝着白丽华所在的地方奔去,这个时候上官婉儿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不小心复活了神话
女神請留步 易辟
“老板,今天我们有一个重要的活动,田董事长请您晚上八时准时参加!”
“什么活动?”
“今天想宴请市人民银行的董行长,我们想中标银行系统全市职工的年度体检项目……”
花璟末还没听她讲完,就打断了她的话:
“不用说了,你和田总去办,我来不了!”
“可是,老板,董行长和大林总是同学,您在的话胜券在握!”
“我有我要的胜券在握,你和田总去摆平!挂了!”
重生成树 苍霄
他允诺的十分钟到达,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还没有走到一半路程,他心急如焚,他不能让他的白天鹅独自在人生的风雨中瑟瑟发抖……
叮——一道熟悉的电子声音在耳边响起,花璟末莫名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叮:主人,我搜索到周围浓浓的犯罪讯息了。
花璟末心里默念:什么事?与白丽华的父亲有关吗?
叮:主人,绑架事件,但是与白父无关。
花璟末心里默念:与白父无关,我就管不过来了,我要找白丽华,她此刻需要我。
叮:主人,如果您见死不救,系统将立即关闭。
花璟末心里默念:不是说近色、近赌、近毒、近恶才关闭吗?
叮:主人,您见死不救、不见义勇为、不支持公道、公义之心缺失、怜悯之心淡化等等,都属近恶。
花璟末听到此,缓慢靠边停车,拨通白丽华的手机,抱歉地说:
“丽华,你先回家歇着,伯父的事情交给我。你告诉我刚才打听的情况!”
……
“哦,市纪委武书记秘书——于家辉。知道了,我保证伯伯定会没事,你放心回家吃饭吧!再洗个热水澡,安抚好伯母,有我在,这些烦心事都交给我来处理。”
希臘抽風神話 格蕾思琳
白丽华虽然在经历了这么多的烦心事后,没有见到花璟末的本人,但她知道他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字字珠玑,她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让人放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