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47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 ptt-第六百二十八章 畢竟是個女孩子啊,所以……千萬不能放過她!看書-7mtqr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阿九,是青竹帮帮主程青竹的女徒弟,随后又拜师木桑道人,融汇两家之长,一身武功当为一流顶尖,和神龙教龙儿不相上下。
芙蓉花落(舞陽系列)
当她将墨非当做了敌人,立即做出了决断,丝毫不拖泥带水,身形陡然一挪移,展现出一道诡异的弧线,手中的长剑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尖锐而短促的剑鸣之中,她的一剑化作了三剑,分不出虚实,朝着墨非身上各个要害而来。
“唉,调皮。”墨非摇了摇头,直挺挺的站在哪儿动也不动。
阿九差点都以为这个人是个傻子,但是等自己的剑明明白白的刺入他的体内的时候,她蓦然脸色一变,因为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刺在了虚处,而没有击实。
作为一个剑客,她不可能分不出有没有刺中敌人。
她不敢相信,转眼间,又唰唰唰刺了墨非三剑,全都没有刺实。
“怎么可能?”阿九踉跄的退后一步,瞪大了眼睛,看着墨非。
如果说墨非的武功其实很高,哪怕一招击败她,她也感觉没什么奇怪的,因为墨非先前距离她那么久,想要偷袭她的话,她必然是逃不掉的。
而墨非没有选择偷袭她,应当是有绝对的把握战胜她。
可是现在……
墨非这个人明明白白的站在她面前,但好像没有身体似的,跟鬼一样……
“你……你不会真的是鬼吧?”阿九嘴唇颤抖的看着墨非说道。
機械全宇宙 o劍吼西風o
这样说来,先前墨非为什么能够那么悄无声息的靠近她,那就说得通了。
鬼的行动,她怎么感知得到?
“呃……咳咳,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不错,我就是鬼!”墨非拿出了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阴冷的面孔,鬼蜮森森的样子。
“不,不可能,这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鬼,一定是你用什么障眼法骗过了我!”阿九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长剑指着墨非说道。
“障眼法?”墨非歪了歪脑袋:“你说的是这种障眼法吗?”
说着话,他的脑袋从脖子上脱离了出来,飘在了半空中,慢悠悠的来到阿九的近前。
“这个是不是障眼法?”
阿九看着近在迟尺的一颗头颅,完全没有其他支撑,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转身就跑。
“毕竟是个女孩子啊,所以……千万不能放过她!”墨非嘿嘿一笑,脑袋飘着,很快就追上了阿九。
阿九转身又要跑,可是转身就发现,那颗脑袋就在她身后。
然后再换个方向,还是那颗头颅。
她转了一圈,蓦然发现,她被几十颗头颅给团团包围了,密不透风。
一颗颗头颅七窍流血,脸色挂着阴冷鬼蜮的微笑,在月夜之下,显得诡异异常。
忽的,她发现好像有人抓住了她的脚。
低下头去看,一只半腐烂的、泛着恶臭的,上面趴满了蛆虫的手臂,从土里伸了出来,森森白骨时隐时现,正抓着她的脚裸。
“我这是在做梦吧?我一定是在做梦!”阿九喃喃说着,忽地,眼睛一闭,身子直挺挺的向后仰去。
竟是昏迷了过去……
“呃……不是吧,这么不经逗?”墨非赶紧扶住了阿九的身子,挠了挠头:“现在该怎么办?”
……
神級整形師 完顏小白
“时间终于到了吗?”
墨非抬头,看了看皇宫方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身影忽然间仿佛突破了现实的阻隔,变得虚无,直接飘出了房间,朝着皇宫大内的方向而去。
那些驻守在皇宫大内的侍卫,明明墨非从他们眼前经过,他们却似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笔直挺立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小宝,今日朕要筹谋一件大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帮我去办?”康熙对着韦小宝说道。
“那巧了,我这个人天生就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韦小宝油腔滑调的说道。
康熙道:“鳌拜这厮横蛮无礼,心有异谋,今日咱们要拿了他,你敢不敢?”
鳌拜气焰越来越盛,而康熙已经成年,羽翼丰满,拉拢了八旗旗主和宫中众多侍卫,自然不想再忍下去了。
以韦小宝浅薄的武学认知和政治智慧,他也根本想不到鳌拜的武功究竟怎么样,杀了鳌拜会有怎样的后果,当即一拍胸脯:“我到宫外等他,乘他不备,一刀刺死了他。要是刺他不死,他也不知是你的意思。”
康熙摇了摇头,说道:“这人武功十分了得,你年纪还小,不是他的对手。”
廢材逆天 腹黑邪王心尖寵【全篇完結】by兔子阿銀
“那你说怎么办?”
康熙向韦小宝说出了自己谋划。
两人一阵商议后,康熙叫来了布库十二名小太监,面色威严的说道:“你们练了好几个月,也不知有没有长进。待会有个大官儿进来,这人是咱们朝里的扑击好手,我让他试试你们的功夫。你们一见我将茶盏摔在地下,便即一拥而上,冷不防的十二个打他一个。要是能将他按倒在地,令他动弹不得,我重重有赏。”
说着拉开书桌的抽屉,取出十二只五十两的元宝,道:“赢得了他,每人一只元宝,倘若输了,十二人一齐斩首。这等懒惰无用的家伙,留着干什么?”
天外黑科技
風流小太監 千手
最后这两句说得声色俱厉。
十二名小太监一齐跪下,说道:“奴才们自当奋力为皇上办事。”
墨非就靠在大殿之上最大的一根房梁上,吹着口哨,静静的看着康熙和韦小宝的表演。
过了好半晌,门外靴声响起,一名侍卫叫道:“鳌少保见驾,皇上万福金安。”
康熙道:“鳌少保进来罢!”
鳌拜掀起门帷,走了进来,其人虎背熊腰,身材高大,发须又粗又黑,而那一双眼睛宛若黑夜中的鹰,锐利逼人。
重生之毒妃當道 花月希
他跪下磕头:“鳌拜见过皇上。”
“不瞒皇上,奴才此次进宫,乃是为了参那索尼一本,他老迈昏聩、尸位素餐,哪里还能担当得起辅政大臣的重任?皇上不如罢了他的官,留待更有能力的人,也让索尼那家伙安享晚年。”
康熙面上的表情一滞,苏克萨哈已经都被你编造理由给杀了,现在又到了索尼……
是不是辅政大臣留你一个人就行了?
鳌拜这种行为,让康熙觉得今天下得这个决定,真是对了。
不然鳌拜的势力再碰撞,哪怕他本身没有什么想法,但是难道他底下就没有人想黄袍加身吗?
“鳌少保所言有理,不过索尼毕竟是先帝人命的辅政大臣,苏克萨哈已死,再罢官去职索尼终归有些不好……未免天下人议论先帝识人不明,还是给他留几分颜面吧,这样,保留他辅政大臣的称号,至于那些实际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去做。”
“皇上此言差矣!”鳌拜皱眉,道:“国事为重,其他人敢乱说话,直接砍了他们的脑袋就是了。皇上,汉人书生的话,是最听不得的,倘若汉人这些读书人的话对,怎么汉人的江山,又会落入咱们满洲人手里呢?所以奴才奉劝皇上,汉人这许多书,还是少读为妙,只有越读脑子越糊涂了。”
“奴才当年跟随太宗皇帝和先帝爷东征西讨,从关外打到关内,立下无数汉马功劳,汉字不识一个,一样杀了不少南蛮。这打天下、保天下嘛,还是得用咱们满洲人的法子。”
康熙脸上一抹怒气一闪而逝,再度展露出笑容,说道:“鳌少保说得对,一会儿朕就下旨,罢了索尼辅政大臣的职位。”
“不说那些事儿了,说点好玩的。”康熙道:“鳌少保,你来得正好,我这十几名小太监在练摔跤。听说你是我满洲勇士中武功第一,你来指点他们几招如何?”
鳌拜又剪除了索尼这个老是跟他作对的对手,心情高兴,面露微笑道:“皇上有兴,臣自当效力。”
清廷重视个人勇武,鳌拜倒也不认为康熙此举有什么侮辱意味。
康熙招来了布库小太监,让他们演武,而他自己则不动声色的远离了鳌拜,忽地,他身子微侧,手一松,呛啷一声,茶盏掉在地下,呼叫出声:“啊哟!”
鳌拜一怔,说道:“皇上……”
两个字刚出口,身后十二名小太监已一齐扑了上来,扳手攀臂,抱腰扯腿,同时进攻。
先开始鳌拜还以为小皇帝在和他玩闹,还不以为意,后来韦小宝拔出刀子,一把捅向了他的大腿,他才醒悟了过来,皇帝这可不是在跟他闹着玩,而是特么的要杀他啊!闹着玩哪里有动刀子的?
“啊!!!”鳌拜身躯一震,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的莫大威能发作,他霸道的筋骨,直接将以身躯锁住他的那些小太监们,崩裂得残肢碎尸满地。
“你这小皇帝,想我鳌拜为你爱新觉罗家江山冲锋陷阵,出生入死,立下了无数功劳,到头来你竟然想杀我?”鳌拜怒不可遏,虽然他专权,虽然他嚣张,但是他确实没有想过谋朝篡位,最多也就是当一个一世权臣罢了,毕竟满清军中,爱新觉罗皇家的影响力,深入人心,想要改朝换代,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护驾!护驾!”
康熙见鳌拜那副势不可挡,犹如猛虎下山般的威势,立即大喊了起来。
这时,外面一大群的御前侍卫涌入,和鳌拜厮杀了起来。
鳌拜不再留手,对上一个个御前侍卫,动如雷霆,狠辣异常,出手间便造成那些侍卫,筋折骨断,肚破肠裂。
“海大富,海公公,护驾啊,你再不来,皇上就要被老王八鳌拜给杀了。”韦小宝也跟在喊道。
逍遙仙醫混都市
他心中叫苦不哒,原先也不知道鳌拜竟然这么猛,一大群人竟然是被他杀了个落花流水,竟然比他的师父陈近南看上去都还要厉害得多!
“化骨绵掌!”
海大富隐藏在大内侍卫之中,骤然偷袭向鳌拜。
一股阴柔无比的内力,攻向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可能存在的罩门。
但是鳌拜已经将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练到了最高层次,做到了缩阳入腹,明面上,几乎再无罩门。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鳌拜一声冷笑,和海大富硬碰硬的厮杀起来。
海大富打中鳌拜几掌,鳌拜身上屁事没用,但是鳌拜打中海大富几拳,立即便能将海大富打得鲜血狂喷。
“啧!还真是墨迹,打个海大富你都要花这么长时间?小皇帝都要跑了!”墨非叹息一声,还是要他出手啊。
他眼眸之中,一道蓝色一闪。
在下方和鳌拜酣战的海大富,忽然间,一个岔气,身体顿时僵住了。
“嘭!”
鳌拜一爪刺透了海大富的胸膛,抓住了他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捏爆了。
“小皇帝,纳命来!”鳌拜杀了海大富,杀心更盛,已经遏制不止。
既然小皇帝要杀他,那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
事情已经演变到了这个地步,即使他愿意退后一步,事情也回不到从前。
天才兒子極品娘親 梅子青時
我的華娛時光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宰了小皇帝,扯旗造反。
他当四大辅政大臣多年,麾下千军万马,党羽无数,未尝没有谋朝篡位的可能。
至于爱新觉罗的那些子孙……等他先杀了皇帝,再去宰了太后、大玉儿,领军出了紫禁城,就去把那些人杀个干干净净!
天底下的军权,其实大部分都在鳌拜的手中,甚至宫中的侍卫,也是由鳌拜在统领,只是不知道小皇帝用了什么手段,拉拢了不少宫中侍卫,方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鳌拜,看暗器!”韦小宝机灵,眼见旁边有一香炉,里面积沉了大量的香灰,抱起来就朝着鳌拜扔了过去。
一旦漫天香灰,那么立即鳌拜武功再高,怕是也目不能见物。
嗯,墨非帮鳌拜干扰了一下香炉,韦小宝投歪了。
所以鳌拜一下子就蹿到了康熙面前,一拳竖劈,正中康熙脑门。
“啪!”
以鳌拜修习十三太保横炼金钟罩的神力,直接将康熙的脑袋,打得像西瓜一般的爆开,余势不止,顺势从康熙的脖子,插入康熙的肚腹,从里面抓住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鳌拜举着心脏,面容上全是血污,哈哈大笑,笑容狰狞可怕,竟然是一把将心脏塞进了口里,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