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0z9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巫師伯爵 張通明-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血羅術閲讀-3689l

巫師伯爵
小說推薦巫師伯爵
米利克略微有些惊恐的看着,他身上菲罗吐出来的那些鲜血,竟然在菲罗口风琴声的操控下,试图顺着米利克身体中的毛孔,钻入到他的身体之中,这样的情形着实是让米利克吓了一跳,事关生死他也是丝毫不敢怠慢,立刻就是连续施展出数道法决,将本来能够展开十米的湛蓝色冰雾,缩小到了自身一米范围之内,这冰雾的范围虽然是缩小了,但是冰雾的强度,却是足足增长了三倍。
在这湛蓝色冰雾的作用下,菲罗吐出的那些鲜红血液,试图钻入到米利克身体中的速度,顿时就是收到了影响,不过还是有极少数的血液,腐蚀到了米利克的皮肤。
米利克只感觉被那些鲜血腐蚀腐蚀到的皮肤,宛如被万千虫子噬咬,一阵阵钻心刺骨的疼痛,就是直冲他的脑海之中,让米利克忍不住哀嚎出声,不过菲罗这个该死的黑巫师就在面前,对自己身为风暴教会巫师极为骄傲的米利克,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在黑巫师,面前将他的软弱展示出来,因此他紧紧咬住牙关,仇恨的目光凝视着菲罗,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来。
尽管米利克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声,但是看着米利克紧咬牙关的模样后,菲罗仍旧是能够感受到,他所承受的痛苦,这不仅让菲罗更是加剧了他杀他的决心·········
碧眼金雕
沖吧,腹黑媽咪
现在菲罗施展这门法术名叫“血罗术”是他修炼的血巫术,威力最为强大的法术之一,菲罗凭借这门法术,斩杀过数位强敌,也是度过不少生死难关,不过血罗术威能十分恐怖,但是菲罗却从不轻易使用,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关口,他绝对不会施展这门法术的。
菲罗这么做的原因就在于,血罗术威能虽然强悍诡异,令人防不胜防,但是想要施展这门法术的代价也是极为高昂的,菲罗每一次施展,都会燃烧一部分自身修炼出来的精血。
異界強兵
冷酷爹地:媽咪有點酷
要知道对于像菲罗这样的血巫术的修炼者而言,精血完全可以称之为他们修炼的根本,每修炼一滴精血出来,都需要耗费数年的苦修,这也就意味着,每施展一次学罗术,菲罗十多年,乃至数十年的苦修就白费了。
緣來男逃
不仅如此,在施展血罗术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菲罗状态都会受此影响,整个人都会变得萎靡不振起来,正是因为施展学罗术的代价如此之大,所以之前和米利克的几次遭遇,菲罗都是没有对米利克施展血罗术,不过眼下这样的情况,菲罗无奈的认为他除了血影遁和学罗术之外,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甩开米利克,而他又要为康纳争取布置阵法的时间。
所以在万般的无奈之下,菲罗只能是在血影遁和血罗术之间,两害相较取其轻,施展血罗术来对付米利克,虽然明知道即便是施展了学罗术,也不可能干掉菲罗,但是既然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菲罗也是希望能够重重的伤害到米利克,但是从学罗术在米利克身上作用的表现来看,菲罗的希望显然是落空了···········
眼看着自己吐在米利克身上的鲜血,正一点点的被米利克用冰雾冻成冰块,菲罗眼中闪过了一抹精光,正在吹走口风琴的他,也是猛然用力,口风琴中原本传出的清脆铃声,顿时变的凄厉起来,而在音调的变化之下,米利克身上的血液,立刻就是变的沸腾,开始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这突如其来变故,当即就是加剧米利克承受的痛苦,突破米利克忍受痛苦的极限,让米利克实在忍不住惨叫出声。
“啊··········”
听着冰雾之中米利克的惨叫,菲罗纵然也是因为施展血罗术的原因,神色有些萎靡,自身的情况也不好过,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不知不知觉浮现出一抹笑容,这段时日被米利克四处追杀,所积压在胸口处积压许久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旁門左道 四不相
甘地自傳 (印)甘地
心情虽然算是顺畅了,但是菲罗并没有选择趁着,米利克被血罗术伤害的这个难得的机会,痛打落水狗加重对米利克的伤害,或者说直接干脆一点趁米利克病要米利克的命,而是眼神中闪过一抹遗憾之色,然后没有多迟疑直接转身逃跑了。
上古世紀之妖獸都市
如果说是在几天之前还没有和康纳达成合作,那么为了解决米利克这个麻烦,菲罗现在断然不会放过米利克的,不会给米利克任何活命的机会,反正他菲罗都已经和风暴教会彻底撕破脸皮了,要躲在纳瓦斯森林继续中和风暴教会周旋,已经没什么可瞻前顾后顾忌的了。
但是现在有了康纳这个助力,菲罗要是在和米利克一个人,打生打死就显得有些没头脑了,毕竟就算是他一个人能够干掉米利克,那么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会轻松,而在这样和康纳互相信任十分有限的情况下,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干掉米利克,那么毫无疑问是给康纳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真要是这样的机会送到嘴边,以菲罗对康纳性格的了解,他绝对相信康纳肯定会笑纳的。
所以既然如此,对于菲罗而言,还不如现在先放过米利克一马,等到一天之后,将米利克诱骗到,那处山涧之中,在和康纳联手将他杀害呢。
这样一来是能够,将风险转嫁给康纳一些,减轻自身所承受的风险,另外也能够增加,干掉米利克的成功率,反正以米利克这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性格,菲罗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在被自己用血罗术伤害过后,会顾忌他的实力放弃追杀,相反为了报仇,菲罗觉得米利克会更加像一条疯狗一样到处追逐着他。
一枝紅杏出墻來:爆萌寵妃 夜清歌
还不清楚菲罗脑子想的这些弯弯绕的米利克,直到半分钟后,才从冰雾的帮助下,从学罗术的伤害中缓了过来,虽然看上去疲惫不堪,样子十分凄惨,但是米利克凶残的目光,仍旧是在打量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菲罗的踪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