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i5k妙趣橫生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笔趣-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古丹的怨氣推薦-svpxe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杜隆坦说过,他的儿子一出生就会说话,掌握着强大的邪能,能够召唤大量的小鬼。
努波顿与缪恩本以为是吹嘘,这已经是兽人的习惯了,没想到是真的。
缪恩表情凝重起来,杜隆坦之子竟然是一位绝顶天才,怎么混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一定有故事。
兵仙戰 煙酒走江湖
掠愛成歡:狼性老公太霸道
“好,我这就安排你与父母相见。”
杜隆坦夫妇大量失血,经过几天的恢复已经能下床走路了。
一家三口见面,古丹只是坐在地上,沉默不语,丝毫没有与亲人重逢的喜悦。
杜隆坦夫妇表情尴尬,德拉卡眼眶红红的:
“孩子,你受苦了。”
古丹抬起头看着父母:“你们为何要将我交给奥格瑞姆,我无数次告诉你们,奥格瑞姆是个坏人,可你们就是不听。”
漫仙路:魔法禁忌書
快穿之渣男攻略 簡童若
杜隆坦面色一白,虚弱的说道:“孩子,是我错信了奥格瑞姆,害了你。”
隨身洪荒門
“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么?”古丹愤怒的嘶吼着,死死咬着嘴唇:“奥格瑞姆使用各种法子折磨我,把我侵入沸水中蒸煮,割下我的肉一块块吃掉,我的绝顶天赋彻底废掉了,成为了一个无能的废物,现在你们满意了吧。”
杜隆坦懊恼的捶足顿胸:“孩子呀,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吧。”
古丹的表情冷冷的,丝毫没有原谅的意思,嘴角泛起淡淡的嘲讽。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杜隆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若是错信了奥格瑞姆也就罢了,你是奥格瑞姆最好的朋友,难道你会不了解他,将我交给他,就是要废掉我的天赋,免得威胁你的霜狼酋长之位。”
德拉卡吃惊的看着他:“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怀疑你的父亲,你是我们的亲生骨血。”
古丹不理会母亲,只是盯着杜隆坦的双目:
“告诉我,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杜隆坦唉声叹气道:“我知道不管怎么解释都是无用的,孩子呀,父亲是爱你的,血浓于水的亲情,这是无法改变的。”
“哈哈,哈哈哈!”古丹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杜隆坦呀,到了现在你还在演戏,你知道基尔罗格之眼么?”
杜隆坦听后吃了一惊。
基尔罗格之眼是术士的一种魔法,据说修炼到高深境界,能够悄无声息的偷听偷看。
妃常彪悍:暴君請溫柔 澀澀愛
“你与奥格瑞姆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古丹笑眯眯看着面色苍白的杜隆坦,欣赏着他一点点陷入绝望:
“你对奥格瑞姆说:这个孩子若是交给古尔丹,必然得到悉心培养,前途不可限量,理所当然成为兽人的领袖。一旦他把邪能传给兽人,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无用了,不如早点铲除。”
杜隆坦后退了几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古丹咬牙切齿道:“若不是要用我威胁古尔丹,我早就被奥格瑞姆生吞活剥了。我受尽了侮辱和折磨,天赋彻底废掉,古尔丹失望的与奥格瑞姆分道扬镳,进入萨格拉斯之墓寻找医治我的法子。”
努波顿与缪恩吃了一惊,没想到其中隐藏着这么多秘密。
按照历史的记载,黑暗之门三年,古尔丹因为一次施法失误陷入了昏迷,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趁机偷袭了当时的大酋长黑手布莱克汉,并取而代之。
奥格瑞姆将古尔丹大部分手下杀死,为求活命,古尔丹只能效忠于奥格瑞姆。
在黑暗之门六年的洛丹伦攻城战中,古尔丹带着本部人马脱离了战场,导致兽人大军功败垂成。
这里有一个矛盾之处。
控制欲极强的奥格瑞姆,怎会允许心怀二心的古尔丹掌握一半兽人军队?
换做任何一位兽人酋长,都不会犯下这等低级失误。
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古丹闭上眼睛,悲哀的说道:
“当我彻底废掉了,奥格瑞姆放松了警惕,古尔丹趁机派人救我脱离苦海,寻找萨格拉斯之墓的路上,我得到了细心照顾,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这个世界唯一对我好的只有古尔丹,若是你把我交给古尔丹,坐在大酋长位置上的不是萨尔那个废物,而是我。”
【完】爹地也纏綿
德拉卡无力辩解,唯唯诺诺道:
“孩子呀,古尔丹只是利用你。”
“那是因为我有利用的价值。”古丹冷冷打量着父母:“比起古尔丹,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
杜隆坦闭上眼睛,面无表情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隐瞒了,没错,从你一出生,就把你视为一个怪物,我们对你从来没有亲情可言。”
“呵呵!”
古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转身望向努波顿与缪恩:
“你们都听到了,甭想用他们威胁我,他们毫无价值。”
失去利用价值的杜隆坦夫妇,大地之环愿意耗费粮食养活他们么?
缪恩迟疑道:“古丹,你这样做,是为了复仇么?”
“复仇,你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古丹冷笑道:“当初在萨格拉斯之墓,古尔丹这样对我说:兽人历经坎坷,未来有诸多磨难,需要一位真正的强者才能获得拯救,而我就是那个天选之人。可惜他并不知道,我的心中已经被仇恨所塞满。”
说到这里,古丹的双目射出两道可怕的寒光:
“总有一天,兽人将面临生死存亡的绝境,跪在地上祈求我的拯救,而我冷冷的拒绝。”
努波顿与缪恩离开,到外面商议。
缪恩冷笑道:“这个古丹已经废掉了,以为兽人离开了他就会灭亡,真是好笑。”
四葉草的命定戀人
努波顿说道:“他只是萨尔的替代品,若是萨尔得到了拯救,他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可惜如何把真正的萨尔救出来,这可是一道难题。
两位商议了好半晌,也拿不出个主意来。
就在这时,杜隆坦夫妇前来拜访。
杜隆坦表情严肃道:“你们确定古丹与救世主萨尔一模一样么?”
努波顿不明所以,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他是救世主萨尔的替身之一。”
杜隆坦夫妇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神中有秘密,最后还是杜隆坦做了决定。
“我们隐瞒了一些真相,其实当年德拉卡生下一对儿双胞胎,一个是天资聪慧,另一个平平无奇。”
努波顿和缪恩不由得面色一变,联想到了什么,缪恩问道:
“那个孩子呢?”
杜隆坦回忆道:“德拉卡生产之时,正值兽人大军跨越黑暗之门,前期的战斗并不顺利,我们的前沿阵地被暴风王国的人类攻破了,不得不向后撤,那个孩子就是那时候丢失的。”
努波顿低声道:“也就是说,那个孩子被人类俘虏了?”
杜隆坦点了点头:“后来我多方打听到,暴风王国将缴获的部分战利品送到了卡拉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