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nky精华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685章 無非是燒錢而已(2更)-0v05o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月票.
………………
“有趣。”
去往杨浦的路上,方年忽然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这种时候总能跟上方年思路的陆薇语笑了下:“这时候不是应该说句英文。”
“比如interesting。”
方年哈哈一笑:“哇,English。”
“……”
物理学科下的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专业博士点,全国只有20个大学或者独立研究生院校开设。
除了单独的研究生院,比如工程物理、原子能科学、中科院等单位外,开设该专业的大学起步都是211,基本是985。
一般能开设这个专业博士点,多少可能会有相关方面的骨干。
比如清华就没有这个专业的博士点。
而黄岩康这一个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专业的博士,却选择了前沿创新的一个金融相关岗位。
这让方年心里多少有点感慨万千。
正如他所说,黄岩康可以是个核物理科学家。
或者用美式笑话来讲,他可以是个火箭科学家。
黄岩康的回答也证明了这一点,曾经可以是。
毕竟从实际角度来说,博士毕业意味着在这个专业方向的领域里,他的学历已经到了尽头,是在全世界任何国家能接受学校教育的极限;
甚至是在这个专业领域的知识边界有了一定的突破。
具体到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这个专业,黄岩康的确具备了成为一名核物理科学家的所有前置条件。
妖怪管理員 伴讀小牧童
在这类基础学科领域的博士,相较而言学习毕业难度更大。
至少……
到目前为止,全国获得博士学历的人数仅为40万左右。
可是……啊,可惜……
……快到创智园区时,陆薇语忽然说了句:“对了,今天在前沿的主要事情也是面试。”
虽然陆薇语帮着管理前沿的人力资源部门,但这话依旧听得方年眉头轻皱:“怎么会把面试都集中在周末?”
“这样不是会给外界释放一种错误的信号,来前沿工作加班会非常多?”
闻言,陆薇语并无意外,笑着回答:“算是迁就大多数求职者们骑驴找马的需求;
前沿系会通过社招的基本都是要求比较高的岗位,一般要求最低有三年工作经验。”
“最后就演变成对期望能在周六面试的高级人才进行一定的迁就,一般只会是管理层终面会这么安排。”
听陆薇语解释完,方年想了想:“你们自己决定,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迁就;
倒不是反对骑驴找马形式的求职,而是这种迁就在我看来并无太大的实际意义。”
方年上辈子也有过几次骑驴找马的经历。
但没经历过周末面试。
毕竟一般而言,一家公司不会为了这件事情有所迁就。
如果能周末面试,是会对求职者方便一些,但也一样会释放一些错误的信号。
虽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前沿加班频次确实很高很高。
但有一说一,大多数都是以较大利益诱惑的‘自愿加班’。
正常还是没人会喜欢加班。
不过陆薇语也说了,一般是到需要管理层出面的终面才有可能这么安排,短期来看倒也无所谓。
毕竟能到这种职级的,都有一定的目标和奔头……
跟陆薇语一同走进前沿,这次前台小妹不在,毕竟今天是周六。
非必要岗位一般情况下不会安排加班。
陆薇语需要参与的面试并未安排在上午——毕竟她大周末加班不可能是完全迁就于面试,她一个核心管理人员,自然还有别的事情。
对前沿公司的来说,方年同学也算是个熟面孔,毕竟这也是第三次来了。
前沿公司的外来人员本来就不多,连续来三次,怎么也有个脸熟。
所以……
当得知方年同学这次是以陆总实习秘书的身份出现,有几个加班的员工就露出了好奇神色。
尤其是白粥。
如同往常一样,方年挨个办公区走了一遍,最后又坐到了白粥旁边。
“白哥也加班呐?”
“嗯呐,公司最近事情还是挺多的。”
“企业发展部门不应该是规划规划就完事了吗?”
“你说的更偏向于公司战略部门的活,说起这个,下周一我就得去战略部门上班了。”
“那企业发展到底干嘛的。”
“也包括规划,不过更主要的是项目发展、文化建设、成长倾向、资金运作;比如我就专职项目发展,以及对集团各公司资金运转进行分析、调节。”
“哦,这也能对外说吗?”
见方年狐疑的模样,白粥叹气道:“负责内容的描述对外说也算敏感,不过……
方年老弟,你现在不是外人啊。”
我竟然认得上古魔文 绝世败狗
黑夜玩家 幼兒園壹把手
说到这里,白粥好整以暇的看着方年:“你这戏法怎么变的,不是还在读大二吗,怎么忽然就成了陆总的实习秘书?”
迎着白粥好奇的神色,方年眼睛一转,压低声音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个秘密。”
“嗯?”白粥眉毛挑起,故意道,“不会是……美男计吧。”
闻言,方年乐了:“你这话我爱听,因为你是对的。”
说着方年伸出左手,特地晃悠了下中指:“嗯……有空你可以注意下陆总左手中指。”
白粥愣住了:“???”
“不是……吧?!”
方年咧嘴一笑,得意道:“很奇怪吗,像我这么帅的人,吃个软饭怎么了?”
“嗯嗯嗯,很有道理。”白粥直接被带偏了。
他都忘了去想传闻前沿的幕后老板叫方年。
虽然前沿有很多人都有注意到陆薇语手上的订婚戒指,但谁也没想过她的未婚夫是几次来晃悠的方年。
现场
炫耀完,实习秘书方小年哼着曲儿溜去了陆薇语的办公室。
又老老实实当起了实习秘书,随叫随到。
“……”
下午两点三十分,方年跟陆薇语一同走进了会议室。
在前沿这边,陆薇语要面试的只有两个人。
据说是申城前沿校园俱乐部会长会议上推选出来的。
非前沿社团成员,是前沿社团会长的福利。
用这个福利的人相当少。
但这个福利有相应的人才推荐回馈。
总之……
就是随着前沿的排面越来越高,前沿社团也有一定的自发性优秀发展。
都是名校的应届研究生。
初面、复试都很不错,毕竟有几个被推荐的人在这两步被刷下去过。
两人的专业、经历、水平都符合岗位需求,第一印象也不错,于是面试通过。
其中一个将进入前沿财经部门工作。
嗯……
人家是上财毕业的。
额外的……
前沿财经部门已经确定会有一半员工来自上财,这个包括已发工作邀请未毕业入职的部分。
这事情还起源于吴伏城去年请求前沿倾斜资源给上财前沿社团。
去年那拨有29人进了四大会计事务所实习。
实习完,最后有20人毅然决然的选择加入前沿,然后……被刷下去五个人,最终得到工作机会的是15人。
刷下去的五个人其实也不算是被刷下去了,而是接受‘调剂’,去了前沿系别的公司。
总而言之,去年前沿一直在播种,起码有半年时间是在耕耘前沿社团,今年也算是获得了一些收获,但仍需要更多时间发酵。
至少从眼下的角度来说,前沿社团的一部分功能:本科在读人才储备是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巫女传奇
比如前沿系当下有约69%的人直接或间接来源于前沿社团。
基础素质都很不错,至于具体表现如何,现在还不是评估的时候。
最起码去年年底通过19城50校大招聘会招聘的那一拨人,三个月试用期转正率高达86%。
其中有差不多9%的人是提前转正的。
额外的,实习生们拿到正式工作邀请的高达77%。
整体比例都还不错……
…………
在兴之所至翻开今天预约的面试简历之前,方年也没想到自己今天会这么巧合的遇到两个专业学习成绩优秀的人转行。
黄岩康就不说了,博士毕业很能说明问题。
来前沿之前并不是没工作过,而且从事的是本专业工作。
至于黄岩康说转行的原因是前沿给的钱多,方年也能理解。
现实生活远比理想要残酷许多。
一个博士,在前沿创新能拿到的是年薪五十万起跳,表现优秀当年的综合收入可能超百万。
而黄岩康在之前的工作中,是月薪六千包吃包住。
—————
“……”
这次看到的虽然只是一个去年本科毕业的人,但工作经历还不错,也是符合门槛标准的。
哪怕上一份工作都没干满一年。
《吸血王朝》
最终方年同样选择了干涉。
本来是由人力资源部门经理来进行终面,因为方年的干涉,最终变成了方年陪同谷雨主持。
谷雨很尽职,流程也到位,没什么可说的。
然后方年直接开口问出了问题:“我看你简历显示你本科专业是材料科学与工程,且在本科阶段,多次获奖;
本科阶段的实习以及毕业后的工作经历都表现不错,为什么会选择用你的弱项来找工作,嗯……”
说到这里,方年望向对方:“我说直白一点,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普通的网络管理员。”
前沿虽然是没有一个名字叫行政的部门,但一样是有行政工作的。
武動天下 烽火四起
像内部网络管理、计算机维护,也会有专人负责,包括ERP、OA这些。
主要是根据企业发展部门的核算,具体来说是白粥这个经济学博士核算出来的,请五人以内的网络管理员团队的人力成本远比将这部分业务外包划算,更经济,也更安全。
毕竟现在都是电脑办公,各项事务都依赖于计算机来,总会有各类故障需要处理;
总不能指望所有员工都能听声判断计算机是内存条坏了,看个蓝屏就知道是硬盘坏了吧……
年轻人迎着方年的目光,诚实回答:“当初选这个专业脑子里进的水,就是我今天用最弱项能力找工作留下的汗。”
“坦白说,我也想从事相关专业,但没有良好的环境,比如本专业工资一个月2800。”
闻言,方年稍作停顿:“嗯……这个问题可能有些冒昧,是经济条件还是别的因素所以没去读研呢?”
“都不是,家里供个研究生的学费还是有的,是我不想脑子再进一次水。”年轻人倒也坦诚。
他是88年生人,基本接近90后的思维模式,不太会说得天花乱坠。
昏嫁误娶 梦中轻叹
反正能干干,不能干还有别的选择。
方年想了想:“有没有听说过前沿院?”
“有,据说都是交叉学科研究中心,是贵司花大力气投资援建的研究生院。”年轻人还挺清楚。
方年耐心道:“其实我个人比较推荐你去报考西交大·前沿院的研究生;
那边是更专注于材料科学及相关学科的交叉研究,我司也有在长安成立类似于女娲实验室的单位,嗯……是材料学及相关行业的。”
末了,方年微笑道:“当然,如果你坚持,下周一就可以来这里上班了。”
“方便问问,前沿在长安那边的单位薪资水准吗?”年轻人眼睛一转,冷静问道。
方年莞尔一笑:“具体我不太清楚,不过怎么也不可能比我司网络管理员的工资低,只不过那边暂时不招本科毕业生。”
“谢谢告知,刚好今天是周六,能给我两天考虑时间吗?”年轻人沉思片刻后回答。
方年轻轻点头:“当然,是否选择前沿本就是你的自由。”
“……”
年轻人起身致意,稍作踌躇,然后望向方年,认真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非常感谢你的提醒与建议。”
“假如下周一我选择推掉这个offer,希望贵司不要介意。”
“当然。”方年再次点头。
临走前,年轻人认真道:“谢谢,很抱歉,一直没好意思请教贵姓。”
新宋之詠春皇帝 林家少俠
“免贵,方年。”方年轻轻一笑。
“……”
目送年轻人离开会议室,谷雨望着方年脸上的愉悦表情,好奇道:“方总,您这是要直接把人送去考研,再进一次生化环材的天坑。”
闻言,方年忍不住瞪了眼谷雨:“你说这话就该罚款五千。”
“前沿在这些方面的努力你都看不见了?”
谷雨吐了吐舌头,连忙道:“我当然知道,但前沿能提供的工作岗位毕竟很少啊;
全国范围内还会有很多像他这样的人,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不得不转向现实从而转行。”
“所以你更应该罚钱,去年夏天定下的大规划你就给忘了,而且今年明显还是大力部署的阶段。”
霸球道
方年难得耐心道。
“等再过几年,前沿对基础学科毕业的优秀人才需求量会疯狂暴增,到时候难道等天降人才吗?
而且,当初成立前沿院的目标就是为了给基础科学一些希望和未来,不过……”
说到这里,方年话锋一转:“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前沿应该在前沿社团与前沿院相关配套建设上追加投入了。”
“啊?!”谷雨瞪大眼睛,“这个……不,不至于吧,我……”
方年做了个手势,散漫道:“跟你没关系,无非是新做一些小规划,无非是烧点钱而已。”
谷雨:“……”

======
PS:大概还会有一章,正在写,估计四点写完吧~不能拖堂,一拖又是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