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7xh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殘魄御天 愛下-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精蟬分享-a07ns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当看到石精中精丝频出气息大绽,随后天空异色黑暗降临,秦宇终于知道之前在冷风旷野为什么会突然有暗物质袭击了。全都是因为自己取出了石精,它的夜凝被钻孔打穿,流露出了一些气息才引来了暗物质,所以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可不能任由这黑暗搞事情,不然鉴定会就要搞砸了。
殺帝 夜慕白
原本秦宇分神化形想要直接把这些暗物质面具一网打尽也就算了,可是他没想到在他的意识飞起的时候旁边的白衣男子也同时意识离体,随后那些本来围观的人,以及一个个的客人也纷纷意识离体,宛如元神出窍的众神一般从商会大楼飞出迎上黑暗。
“这位兄台好强大的意识,不知出自何门?”白衣男子看到秦宇的意识略微有些惊讶,之前他只是觉得秦宇的气息很特殊,不过对方没有显露实力他也无从判断,但是现在他能肯定这个人的意识不逊于自己。
“嗬嗬,无门无派,不过是个小小矿山之主。倒是公子气质高雅形貌妖…..呃…..俊美,想必必是出身名门。”秦宇说道,面前的白衣人倒是让他有点无法形容,就算是以前秦宇见过的精灵男子都没有他这样俊美的脸,所以不知道怎么形容。
“名门不敢说,算是有些小沉淀的门派。”男子微微一笑,两人虽然在说话,可手上的动作可没停,意识的交流本来也不用发出什么声音,他们的意识都足够强大,所以即便在那暗物质风暴的左右两边完全被隔开也不影响他们对话。
校花是貓妖 南海無雙
“小门派可没有这样的手段,看公子的样子也不是假谦虚的人,如此说来必是来自有深厚底蕴但却山门不兴的隐世大宗了。”
秦宇说着便随手搓出一头火狼,熊熊火焰钻进暗物质风暴,黑暗也被点燃,所有从他面前的风暴里飞出的面具都附上了烈火。而那白衣男子手中三尺青竹,挥舞之间竹叶飘飘,四周万千竹林起。这样的意识攻击秦宇能感觉出其强度比自己的舞焰控火丝毫不逊,说明他的修为必然不简单。
而这样的人却自称来自小门派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是谦虚要么就是有底蕴却不兴盛的宗门,不过初次见面,秦宇觉得这个人不太像是拘泥礼节的人,那自然就是后者了。
“哈哈~好一个假谦虚,我看朋友倒是个真谦虚的人。好好的鉴定会可不能毁了,要不就早点结束?”白衣男子笑道,随后只身进入了暗物质风暴中。
“正有此意!”
99日賭婚:豪門單身新娘 雪馨兒
秦宇也一样锁定目标直入其中,他的意识也一样感觉到了制造这混乱的罪魁祸首。风暴的外围一个个意识飞天遁地在捕杀和迎战各种暗物质面具,而风暴眼里一个人形的雕像正旋转着它的头。大量的力量和暗物质都从中释放,那黑暗之中涌动的力量就如同山巅一般在风眼内撕裂。
这尊雕像虽是人形但其貌怪异,身长两米有余,可是腰长就占三分之二,所以双腿显得特别短宛如孩童,腰部以上就是肩膀脑袋,感觉没有胸口。而那一双手更是像没有骨骼那样以前以后弯曲围成了圆形。至于长相就是一副面具,其耳朵像是蝙蝠翅膀,鼻子尖尖好像哥布林,一双眼睛是菱形,嘴巴宽大且面带微笑。
“果然是青铜面具,这回也不算是白来了。”看到这雕像之后白衣男子露出一副如我所料的样子,他也直接动手,手中青竹落下竹林起,这不是光的竹林却能不受暗物质的侵染,甚至足以掀起暗物质风暴的力量都没能吹得动这竹林,连一片叶子也都没吹动。
这沉寂的竹林就像是一片死海,那前一刻还兴风作浪的雕像下一刻就完全淹没其中,秦宇也在这时候出手,他也没提供什么力量,面对黑暗最好的手段就是绽放光芒,所以在那竹林里只落下一点火星,强大的意识爆发,舞焰控火之术将火星的温度拔高的一个可怕的程度,同时也控制好让这温度不扩散完全压缩。
如此一来一颗明亮无比的光点就在那不停旋转的面具上绽放,沉寂在竹林里的黑暗物质和力量全数被这亮光所驱散。这不光是联手合作,更是二人的相互切磋,在那光点绽放的时候秦宇明显感觉到光芒的扩张极其困难,这种感觉就仿佛是第一次进入黑暗之地,整个意识都被极度挤压,那本来是青色的竹林在进去之后发现全都变成了幽幽的黑绿色,甚至分不清是竹子还是影子。
而另外一边白衣男子也出乎意料,那光点虽然没有展现出任何敌意,也并无扩散的意思,但他置身在他的竹林之中他自然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可怕温度。这是一种意识的控火之术,意识越强大火焰也越剧烈,所以对方虽然没有表现得争锋相对,却也委婉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段。
在两个人的斗法之下最惨的当然就是那副面具了,最后它周围所有黑暗物质被驱散,力量也耗竭然后停转,最后身体消失只留下一副面具落在竹林里,当然随后也就落入了白衣男子手中。两个人意识回到身体里,没有了风暴眼制造暗物质气旋,很快风暴就平息了,意识离体的众人也纷纷回神。
鉴定会还在继续,看着那已经被黑白丝充斥的封闭容器,很多人都馋了,如果不考虑成功率的话那就是只要一丝就能凝炼出一颗高品阶芯核,这不要说他们,任何人都会眼馋。只不过现在眼馋明显有些早了,因为镂气结束之后米儿询问秦宇,后者表示可以直接解石,所以鉴定还没结束。
尽管镂气之后那50克只剩下了2克,但所有人依旧无比期待,商会会长的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凝重,接下来是半步都错不得的操作,他从自己掌心的柱子里取出一个箱子打开,从各个隔间的画面展示里,以及阁楼向下俯视的人的视线里可以看到在里面有密密麻麻各种各样解石刀。
血龍驕雄
会长的意识释放出来,首先调取其中十三把剖刀,从种类来说这所有刀具分为三大类,分别是切割,剖析和辅刀,切割类的刀具多是正常的小刀大刀类型,有明显的刀锋,而剖析类刀具就不同了,它们更加细腻,刀锋的宽窄也大不相同。辅助刀具则更是千奇百怪,什么锯齿状螺旋状,针孔状的都有。
“要用到这么多东西吗?”秦宇看着那些刀具都觉得头大,在他看来一刀切下去也就是了。
“据说云上鉴定会的这位神秘会长有着鉴定第一刀之称,不光是解石,还有各种材料的剔取他都能完美完成。”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对面阳台传来。
“看来公子对解石之道也是非常精通了,何不过来一叙?”秦宇拱手笑道,他正好想问问那所谓青铜面具是怎么回事。
血族殿下抱一抱
“你是什么人,你也配让我们过去。”白衣男子还未说话,一个冷艳的女子便出现在他身旁,从长相上来说这二人也算是面前般配,只是这气质似乎格格不入。
武道神尊 冷劍
“嗬嗬,承蒙相邀,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白衣男子则是不管她的发言,身型掠过阳台来到米儿旁边,那女子微微抿唇刮了秦宇一眼,然后也跟过去。
“在下秦宇,这是我的朋友王麒,不知公子如何称呼?”秦宇拱手道。这次那女子学乖了,虽然心中不屑,但却没有再插嘴。
“在下庄美,秦兄看起来可不像是小小矿主。说到解石我到真不在行,只是关于这位神秘的会长我倒是知道一些。”白衣男子说。
“呃…庄兄你的名字还真是独具一格,这算是人如其名了吧。”秦宇和王麒都是一愣,连米儿都呆了一下,一来是这个人着实太好看了。如果女子用温婉如玉来形容,那么这个男子便是温雅如玉。二来是他的名字也太那什么了,不知道的必然以为他是个女人。
“没办法,谁让我的母亲是美姓。传闻中这位会长以前可不是解石的,他在域外战场有个绰号——行走解剖机,是个杀人如麻的角色。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销声匿迹在这里做起了会长。”对于自己的名字庄美也没办法,说起来都是爹的错。
“域外战场吗?”秦宇微微沉凝,下方那各种刀具纷飞,整块夜辉石精如花朵一般层层剥落,每一层都是他计算好的,厚薄程度符合切片的标志,面积大小也正好能完美等分切片,很快那藏于其中的精块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在最后几片薄如蝉翼的石精花瓣展开,2克的精块呈现在所有人面前,那是一只无比精小的紫蓝色蝉,有翼有脚,有头有尾,除了大小之外与正常的蝉别无二致。那剔透的身躯,自然散发的光芒,从体内不断逸出的黑白精丝,这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精块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