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c4w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一百九十一章 老韓人也從不缺明君展示-2jaqg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父亲….”
姬重跪坐在床榻之下,掩面涕泣,而燕国群臣却俯身站在他的身后。
即使是在内室,也能听到屋外那呼啸而过的狂风怒吼。燕王平躺在床榻上,在他的周围,几个大巫举着火把,戴着面具,正在绕着他边唱边跳,他们姿势诡异,唱声更是诡异,一位大巫拿着姬重都认不出的乐器,正在燕王面前挥舞着,险些就砸中了燕王的脸。
“出..出!!”,燕王的情绪非常的不稳定,他想要吼出些什么,胸膛一起一伏的,还是姬重明白父亲的想法,他即刻起身,让大巫们都离开了,燕王看着面前的儿子,眼里却只是浓浓的担忧,姬重已经哭成了泪人,群臣无不动容,燕王张开了嘴,喃喃着什么,姬重急忙附上来听。
“长..城..修…长…”
姬重询问道:“父亲是要我修建长城?”
燕王眨了眨眼,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凝视了片刻,头一歪,再也没有了生息。
燕王十四年刚刚结束,在即将踏入十五年的时候,燕王告别了这个世界。因为长期的酗酒,沉迷女色,燕王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终,还是没有能熬过这个寒冬。这位自幼想要做一位游侠的燕王,浑身上下都是任侠气质,对于庙堂的事情,并不是很上心,大小事都会听从大臣的建议。
说起来,他也不算是庸碌的君王,虽然酗酒好色,可是他从来不惹麻烦,只是独自享乐,将国家的事情交给能人来处置,用栗腹来治理国家,用乐间来讨伐敌人,在他担任国君的时候,燕国开疆扩土,疆域几乎扩大了一倍,国内粮食充足,户籍猛增。
燕王说起来,并不是王室的继承人,他也不曾想过自己能成为燕王,他自幼好武,常常与国内的恶少年们聚集在一起,驾着战车前往狩猎,这就是他最大的爱好,至于当王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他所想要的。奈何,在他之前的惠王,以骑劫来代替乐毅,逼走了乐毅,因为战事大败,又派人向乐毅道歉,乐毅的一封《报燕王书》,使得惠王颜面丢尽。
燕人非常的敬爱乐毅,自然是对这位逼走了乐毅的大王格外的不满,于是乎,惠王七年(公元前272年)的一个秋天,国相公孙操在王宫里与惠王争吵了起来,因为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公孙操一剑将惠王杀死。随即便引发了王都内的一场混乱,宗室们讨伐公孙操,双方大战,公孙操大胜。
奧術徽章 格朗茅臺
或是因为各国准备讨伐,又或许是公孙操真的不想要当燕王,他准备拥立一位宗室,可是他尴尬的发现,宗室子弟好像都死了…这个时候,刚刚在外狩猎的一位宗室子弟返回国都…于是乎,他就成为了燕王。燕王很懵,为什么自己去打了个猎物回来就变成了王??
各国都对公孙操的行为非常不满,楚国意图组建联盟来讨伐燕国,弑君的公孙操自杀。
于是乎,那位只想要去跟小伙伴去打猎的年轻游侠,成为了燕国的王。
燕王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很平静,没有愤怒的嘶吼,也没有哭泣哀号,他只是告诉自己的儿子,丧事从简,将自己年少时用的弓弩,骑乘的战车拿来为自己陪葬。
看着撕心裂肺的痛哭,最终喷出血来,晕厥在父亲床榻前的新王,燕国大臣们都被吓坏了。
……..
燕王逝世的消息传到了附近各国,赵王听闻,长叹了一声,自从这位燕王登基之后,赵国与燕国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赵王也是非常的仇恨他,可是如今燕王死了,赵王却并没有欢喜,没有那种仇敌死去之后的开心,他还是派人去燕国吊丧,来表达赵国对燕王的敬意。
马服乡邑内,赵括坐在院落内,正在为自己的弟子们讲学,因为气候愈发的寒冷,他也就只能在院落内讲学,不敢去乡邑之外,他说起了燕王的事情,赵括认真的说道:“燕王曾来攻打赵国,我率领军队将他击退,如此看来,他应该是我的敌人,可是我并不厌恶他。”
“燕王登基之后,他设立了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等五郡,开发了辽东地区,教导这里的胡人学习燕国之语言风俗,这看起来只是对燕国有利的事情,其实,他的功劳在于未来….功劳在于华夏….”,赵括认真的说着,谁能想到,燕王所开辟的土地,在未来甚至会成为华夏之都呢?
这也是赵括对这个时代的人怀着敬意的原因了,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居心,他们的确做了一些让后世人受到恩惠的事情。或许燕王不开辟,也会有人去开辟,可重要的是,他做了。
赵括来自于后世,无论是赵人,秦人,楚人,在他看来都是中国人,都是一家人。故而,他也努力的为弟子们普及民族的思想,华夏民族的思想,也并不是他所独创,孔子很早就说出了“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这样的话语,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蛮夷都像孔子所说的那样左衽,实际上,西戎,楚,这些蛮夷都是右衽的….
不过,孔子以礼仪,或者说文化来分别族类,这是可以确定的,这就是赵括如今想要宣扬的思想,以文化来确定族类,各国的语言,习俗虽然都不同,可是大家都不是茹毛饮血,无法交流的蛮夷,大家都尊孔,孟,荀,老庄等圣贤,有统一的三观之类,就是楚国这个公认的蛮夷,也能邀请荀子来讲学。
像燕国辽东之外的蛮夷,会如此礼遇荀子吗?
怕不是直接抓起来就吃了。
听到赵括所说的华夏,族类,众人都是若有所思,马服君之所以仁爱,就是因为他将七国之人都视为同一个族类?同为华夏?赵括看着他们困惑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编写一本虚假的史书,给诸国编出一个同祖的起源历史,反正夏商周之前都是空白的….这应该可以串联各国之间的联系。
想到这里,赵括就有些后悔,当初修民族学的时候就应该好好学习啊…
………
在汝水沿岸,几百里之内,处处都是正在挥洒着汗水的楚人。
楚人被捆绑在一起,只能拿着破烂的农具,甚至是用手来进行挖掘,在他们的周围,则是持着长矛,还有强弩的秦人,有骑士就在周围巡逻,这让楚人完全不敢有逃亡的想法,人是跑不过骏马的。而秦人施行连坐,同伍里有一个人逃跑,其余的人都要被处死…这就让楚人都开始帮着秦人来监督自己人。
秦人说:只要挖好了坑,就会放走他们。
也不知道楚人信不信他们的说法,只是,他们更加卖力的开始挖掘,有些人甚至累的瘫倒在地上,可是当秦人的强弩对准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挣扎着起身,继续挖了起来,在汝水的岸边,出现了很多的大坑,这些坑很深,可以容得下数十个楚国士卒。白起此刻就坐在戎车内,安静的看着那些楚人挖坑,又低下头来继续看着竹简。
蒙武骑着骏马,正在这里巡视。
楚人看到他,便即刻抬起头来,谄媚的笑着,急忙又加快了挖掘的速度,用蹩脚的秦语叫道:“快..快挖好了!”,也有的楚人会绝望的与蒙武对视,这些人仿佛被抽走了灵魂,目光呆滞,眼神空洞,只有秦人的鞭子落在他们的身上的时候,他们才会急忙低下头来麻木的挖掘。
在大坑越挖越深之后,也有的楚人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们嚎啕大哭着,矢尿皆出,疯狂的朝着周围的秦国士卒跪下来磕首,疯疯癫癫的,乞求他们饶过自己的性命,可是面对这样已经半疯的楚卒,秦人通常是会直接杀掉的。蒙武骑着骏马,看着沿路的一切,心里却有些沉重。
蒙武心里有些烦闷,就似乎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一样,他拉扯着自己的衣领,深深的呼吸着,很快,巡视完的他,回到了白起的身边,白起还在看着手中的竹简,讽刺的是,武安君看的居然是马服书,这段时日里,武安君对马服书的内容非常的着迷,整日书不离手,整个人都变得惬意了些。
“咳…咳咳咳。”,白起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蒙武坐在一旁,茫然的看着那些颤颤巍巍的挖掘着的楚人,眼里闪烁着几丝不忍,若是在战场之上,要他杀死再多的敌人,他也不会心软,可是在面对这些已经投降的楚人,他实在无法痛下杀手…何况,还是要以这样残忍的方式来将他们送走…蒙武皱着眉头,有些出神。
“挖的足够深了吗?”,白起忽然询问道。
“武安君…要多深的?”
獨家專寵:青梅萌妻休想逃
“可以容下十具尸体,就可以了。”,白起平静的说道,蒙武的嘴唇颤了颤,他说道:“那似乎还有些不够…这件事,难道不该先询问大王吗?”
“我已经派人去询问了。”,白起说着,又继续低着头看起了书,他感慨道:“马服君大才..不知道能否有机会能跟他相见啊….”,蒙武看了他一眼,若是您与马服君相见,马服君一定会拔剑杀您的,当然,这句话他可不敢说出来,白起放下了竹简,这才站起身来,朝着那些大坑走了过去。
在士卒们的簇拥下,他走到了大坑周围,探出头来看了看,方才点着头,说道:“可以了…”
“报~~~”,有斥候骑着骏马,朝着这里冲了过来,一路上,都没有人敢阻拦他,他下了马,有士卒牵过他的马,又再次盘查了他的身份,这才允许他接近白起,斥候走到了白起的身边,将一捆没有开封的竹简拿了下来,对白起说道:“武安君,这是大王的命令。”
白起眯起了双眼,伸出手来接过竹简。
………
“上君…楚国的景阳派来了人,他想要跟我们借一些粮草…他被白起所击败,又失去了粮食辎重,想要在韩国临时的休整…”,新郑王宫内,张平认真的禀告道,先前张平出兵帮助楚国,在楚国占据优势之后,张平就撤回了韩国。如今想起来,还好当时自己撤回来,不然,只怕这一万韩人,还不够白起塞牙缝的。
韩王高深莫测的坐在上位,听着张平的报告,他点了点头,“唔…是这样啊。”
他随后又问道:“那您看来,寡人该怎么办呢?”
张平认真的说道:“我听闻,给从荒漠里走出非常饥渴的人一滴水的恩情,要超过在平日里为他打出一口井的恩情,如今楚国遭难,就如从荒漠里刚刚走出的旅人一样,在这个时候,若是我们能帮助他们,会是对楚国最大的恩惠….”,韩王点着头,又唔了一声,方才问道:“若是白起因此而迁怒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那就只能派人向赵国和魏国求援,我们死守新郑,等待救援。”
韩王笑了笑,点着头说道:“好,就按您所说的,让楚人在韩国的城池内休整吧,再给他们送去一些粮食,不要太多,可以让他们返回陈都就好…”,张平急忙俯身行礼,自从马服君来到韩国之后,韩王倒是不再拒绝他的提议,放心的将国家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处置,这让张平非常的欣慰。
將軍聽令
“对了,寡人可以在王宫内设宴,您可以请楚人的将军…叫什么?”
“景阳。”
“请景阳来赴宴。”
神武劍皇
“这…上君,楚国遭遇大难,景阳需要及时整编人马,赶往陈都,应该是没有时间来赴宴的。”
白骨夫人養成記
三輪
“唔…”,韩王点着头,又说道:“那就算了,不必邀请他了。”,韩王顿了顿,方才笑着说道:“张相,您也不要担心,若是白起进攻韩国,请您及时告知寡人,寡人有办法可以击退白起的二十万大军!寡人得到马服君的教诲,早已明白了对付秦国的办法。”
原本并不担心的张平,此刻却是变得紧张了起来。
魂武風暴
“上君有什么办法?”
“哈哈哈,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長河內外 我是爾陽
韩王开心的说道。
张平浑身都害怕的颤抖了起来。
ps:天下英雄,唯韩王然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