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5cn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夏逆討論-第一百六十七章、真假難辨推薦-5rwbj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时间渐渐到了下午。
来了解情况的各路真人们大多散去了,还留在曾家庄这边的,只有本地的真人宗师。
曾家庄被毁,两位真人一死一逃,这件事足以震动幽州。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幽州这边,过去这百余年内,都不曾发生过如此大事。
大概申时二刻(下午五点半左右),天狮王找来了逃跑的曾小强,让他介绍当时的情况。
法國大小姐
曾小强并没认出潘龙——之前的“一文侠”身上战意澎湃如潮、杀意锋利如刀,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刀,随时都准备斩奸除恶。而此刻的潘龙不仅相貌略有不同,气势也完全不一样。
潘龙的气势昂扬而充满朝气,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少年得志的天才人物。而他的力量则没有多少锐利之意,反而展现出了厚重的意味。
这些自然都是潘龙演出来的,儒门“从心所欲”心法,入门第一步就是观察众生,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最终感受到人和人之间必然存在的距离和隔阂,由此外演众生、内掌心魂,能够自由自在地控制自己的力量,也能随意改变自己的气质。
儒门前贤端木智公就曾经前后变化成几十个不同的人,去戏弄一个刻薄的诸侯,最后气得那诸侯七窍生烟,喷血而死。
以潘龙的修为,如果现在和人动手,倒是有一些可能被曾小强觉得“他很像一文侠”,但只站在那边的话,曾小强哪怕凑到面前仔细观察,也不会觉得两人有一点相似。
哦……还是有那么一点相似的,他们都是虬髯。
曾小强其实也是虬髯,只是他把下巴和脸颊上的胡须都剃了。
卢喜安也是虬髯,胡须还挺长的,看起来颇为威武。
在场的真人宗师们,一眼看去,但凡男人,十个里面至少五六个是虬髯。
从生物学的角度分析,武道强者荷尔蒙分泌旺盛,所以除去头顶上可能因为溢脂而脱发,别的体毛往往都会比较浓密,表现出来的,就是在武林高手里面,虬髯特别多。
要是虬髯都算有嫌疑,那这嫌疑人大概能堆满一座山谷。
“那人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三十上下。身上一股锐利锋芒,还没走到面前,就感觉刀刃已经近在眉睫。他功力极为深厚,绝对不是刚刚踏入返璞归真境界的人物……”
曾小强啰里啰嗦说了一大通,最后强调:“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施展铜钱镖,只是曾经拿出‘天下太平’铜钱来证明身份而已。”
“一枚铜钱算不了什么证据。”有一位真人也拿出了一枚“天下太平”的铜钱,“这太平铜钱在益州挺流行的,很多人都会弄一枚,随身带着,据说可以镇邪。”
“有这么多?”另一位真人好奇地问。
“有真有假吧。”
“那您这枚是真是假?”
“我怎么知道?我是十两黄金买的,应该是真货吧。”
修仙狂徒
潘龙叹了口气,手上拿出一枚铜钱镖来:“我这个是如假包换的太平铜钱,你可以拿去对照一下。”
曾小强一愣,疑惑地看着他:“你怎么确定你那个是真货?”
某許願的木葉忍者
“……一文钱大侠,是我在益州闯荡的时候,因为喜欢用自制的‘天下太平’铜钱做暗器,才得到的绰号。”潘龙作无奈状,“天底下再没有别人的铜钱比我手头上这些更真了。”
曾小强大吃一惊,急忙接过他的铜钱,仔细看了一会儿,说:“不像,你这铜钱是黄铜的,他那个是紫铜的……而且他那个做工也比你这铜钱好。”
这是当然的,潘龙之前找曾家庄麻烦的时候,拿出来证明身份的天下太平铜钱,是他以浑厚真气将纯铜直接捏制而成,高纯度、一次成型、冷锻工艺,就连上面的文字都是用的软折书法,古意盎然,堪称工艺品。
而真正的天下太平铜钱,是用石头模子以范造法制造出来的,材料也是铜锌合金。
范造法已经算是比较高端的铸造技术,铸造出来的铜器精美程度远胜通用的翻砂倒模法,但比起真人宗师真气捏制,显然一个天一个地。
更不要说纯铜是紫色的,铜锌合金是黄色的,只要不是色盲,一眼就能看出不同。
潘龙当然是故意的,他要制造的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效果。
一文钱大侠当然就是他本人,但一文钱大侠却也不仅仅只是潘龙。
在益州,乃至于在大夏九州的各地,都有行侠仗义之后不愿意留下自己名号,干脆留下一枚铜钱作为凭证的侠客。
“一文侠”这个身份,渐渐的已经成为了一个象征,一个铲奸罚恶、除暴安良的象征。
这就像潘龙前世的世界里面,很多人做了好事之后会说“我是路过的假面骑士”——假面骑士系列特摄连载一百多年,着实深入人心,花了一百多年时间塑造出来的行侠仗义助人为乐的英雄形象,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成为了社会文化的一部分。
如果这种情况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或许过了几十年上百年,当“一文侠”成为行侠仗义不留名的惯例,那么潘龙这个货真价实的一文侠,甚至可能光靠创造了这个传统,就能够开辟道路、修成仙佛。
真人宗师们目光如电,一眼就能看出潘龙拿出的那枚铜钱和那位真人收藏的不同。至于曾小强说的那一文侠,更是和他的情况有天壤之别。
“那人应该是不愿意暴露身份,所以便借用了‘益州一文侠’这个名号。”有个年长的真人说,“以他的本领,就算没有踏入天人合一境界,估计也不远了。这位潘少侠虽然本领高强,但要说他能够单枪匹马毁掉曾家庄,打死威震辽东的老曾……恕我直言,我不信。”
我始亂終棄的女人們重生了 督領侍
众人看向潘龙。
这位真人的说法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很不客气,几乎就是直说“你没那本事”。潘龙年轻气盛,能不能受得了这小看?
结果潘龙却没生气,只是笑了笑,说:“我是朝廷官员,曾家也是朝廷官员,我就算跟曾家有矛盾,也要按照朝廷法度走流程,怎么可能自己登门,直接一枚铜钱镖砸到曾老前辈的脸上去?前辈这是开玩笑呢。”
卢喜安松了口气,然后便大声说:“大家忙到现在,午饭都还没吃呢,不如先去吃点东西吧?反正这边该看的该查的……也都结束了,以后该怎么办,以后再说呗。”
麻辣女兵之米sir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都是老江湖,分明看出形势有些不对——无论是之前闵琨也好,还是刚才这位真人也好,都似乎在勾引潘龙发怒动手。
潘龙如果动了手,会怎么样?
反正他们绝对不想要趟这滩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