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4mc优美都市言情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一百五十章:入城看書-oezhi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西贺牛州。
此时多宝跟在陈六合身后,一言不语的默默飞着。
现场气氛看上去着实有些诡异。
倒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主要是这两个人,现在都不知道和对方说些什么好。
好尴尬!
尤其是多宝,别说是说话了,他现在都不敢拿正眼去看陈六合了。
心想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的东西,应该算是通过考验了吧。
如果前辈要是还问的话,他可就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毕竟对于做饭这个方面,他是真的没有什么领悟。
自己是修道的又不是食神。
其实不光做饭,刷盘子、泡茶这些东西,他都没有什么感悟。
要不是陈六合前辈让他干的,他一定不会做这些事情。
不行,以后我要忌口。
想到这里,多宝认真的点了点头。
心说既然解决不了问题,又不能解决提出问题的人,那还是避免出现问题吧。
对,就是这样,不能让自己沉迷于口腹之欲。
等等。
口腹之欲?
卧槽!
想到这里的时候,多宝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好像确实有一点感悟,而且是关于做饭、泡茶这方面的事情。
作为修道之人,怎么能贪图口腹之欲呢。
这简直就是修行路上的大忌。
鉆石甜寵:試婚男神麽麽噠 九雲衫
当然并不是针对陈六合的。
前辈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您的竹馬已上線 Kl半生
但是他以后收徒弟,一定要禁止这些东西。
做完这个决定之后,多宝的冷汗瞬间就流下来了。
心想陈六合刚才问他感悟,不会就是想提醒自己这些东西吧。
回想起自己刚才多吃了的那几碗大米饭,多宝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这一刻他好像明白了。
怪不得刚才前辈不让自己继续说下去了。
原来是看出来是自己在撒谎了。
想通了这点,多宝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心说,前辈不愧是前辈,果然是高瞻远瞩啊。
不知不觉间又帮助自己在修行的路上更进一步。
而他之前竟然还在误会前辈,是不是太懒了,才让自己做的。
自己果然还是修行不够。
下一刻多宝将目光又放回了陈六合的身上,并且再次充满了敬畏,暗自发誓以后不管前辈让他干什么,他都不会怀疑了。
傾訴離殤
就算是女装自己都可以。
当然陈六合此时并不知道此时多宝是这么想的。
他要是知道了,八成会脸红。
刚才他就是随口一说的,其实没有什么暗示。
不过帮助多宝修行,这个是真的,谁让自己是个热心肠的人呢。
以后这样的修行,他甚至想都交给多宝。
至于女装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的陈六合还在生闷气呢。
到不是气他自己,而是气鸿钧那个老东西。
在他看来现在气氛这么尴尬,都要怪之前在青山之中,鸿钧那个老头瞎问自己一些有的没的,影响了他。
想到这里,陈六合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心说现在别让他看见鸿钧那老头,要不然自己指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他也让那个老东西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
阿嚏——
此时远在三十三重天之中。
刚送走昊天的鸿钧,忽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
“你大爷的还来?”
这一次鸿钧再也受不了了,心想这到底是谁,成天念叨自己,而且还不念叨什么好事。
之前在青山之中,他是没有空去搭理,也就揭过去了。
现在他都出了青山,竟然还有人敢算计自己,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真当他这个道祖是个摆设?
怎么现在自己有点牌面都没有了。
看来这洪荒中的人可能都忘了,自己是杀了罗睺和一众混沌魔神才成功证道的。
想到这里,鸿钧直接冷哼了一声,随后朝着西贺牛州的方向看了过去。
虽然他刚才没有推算出来到底是谁在算计他,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是在西贺牛州的方向。
正好这个地方,是之前那两个逆徒的地盘。
想到这里,鸿钧立刻就知道自己的第一站该去哪里。
就去西贺牛州。
正好看看是谁在算计他,顺带看看现在洪荒之中发展的怎么样了。
到时候找到了那个倒霉玩意,可别怪自己发飙。
想到这里,鸿钧直接笑了出来。
“老子准备一下。”
下一刻,看着身边的大弟子,鸿钧低声说道。
“师尊有何吩咐。”
听到鸿钧叫自己,老子那里急忙的回应说道。
别看他是鸿钧的大弟子,但是对这个师尊,他还是挺害怕的。
毕竟圣人和天道圣人两者之间,别看说起来只是差两个字,但是实力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呢。
这区别在老子看来,就像是他和昊天的区别那么大。
“我们这次先去西贺牛州。”
“是,师尊!”
听到鸿钧这句话之后,老子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直接点了点头回应道。
嗡——
下一刻虚空晃动,鸿钧抬手一挥,直接将面前的天地破碎,露出了虚空的本体。
不对,与其说是破碎了天地,倒不如说是将成型的天地还原成了当初天地未开的模样。
随后无数的混沌气,夹杂着阵阵的鸿蒙之气,从二人面前之中飘了出来。
“这……”
看见眼前的这个场景,即使是作为鸿钧之下第一圣人的老子,也是忍不住的到吸了口冷气。
撕裂虚空来赶路,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不难。
别说是他,就连他座下弟子弟子玄都都可以轻易做到。
甚至将整个离恨天直接转移到紫霄宫内部,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像他师尊这样直接还原天地本质,将已成型的天地转换回开天之前的本领,他确实办不到,甚至是前所未闻。
“走吧!”
不理会老子此时震惊的眼神,鸿钧直接歪嘴一笑,飞进了混沌之中。
心说自己刚才那样,够道祖的牌面了吧。
没错,刚才鸿钧就是故意那么做的。
其实从这里到西贺牛州,撕裂空间就是最简单的方法。
回归本源,那纯粹就是骚包的做法。
但是他就要这么骚包。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道祖。
道祖赶路的方式,能和别人一样吗?
不能!
他要的是牌面。
虽然这么做确实有够累的,但是牌面绝对够。
另外除了牌面之外,其实也有一定震慑的作用。
最近鸿钧发现洪荒之中的人似乎是忘了他的存在了,谁都敢对自己指指点点的。
西方这两个逆徒就算了,连一块破石头也敢打断自己说话。
他现在就要敲打敲打一下面前的老子,省的自己这个弟子再产生什么歪心思。
当然老子是不知道师尊的这个想法的。
他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喊冤枉。
他可没有一点以下犯上的行为。
就算吐槽自己这个师尊也是在心里吐槽,不会说出来的。
毕竟他对自己和是师尊实力之间的差距,还是有所了解的。
看见自己的师尊鸿钧进去了,老子这里也是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下一刻两人直接消失在了三十三重天之中。
至于被还原混沌状态的天空,在两人消失之后则是慢慢还恢复了天地本来的样子。
至于刚才出现的一点鸿蒙气则是朝着下界飞了过去。
此时正在西贺牛州的陈六合肯定想不到,就因为自己刚才的一个念头。
竟然把鸿钧给引了过来。
要是他知道了这个事情,一定会忍不住的抽自己嘴巴子。
让你嘴贱,现在惹麻烦了吧。
当然抽之前,他肯定要再骂一顿鸿钧。
作为道祖没事瞎来什么西贺牛州,再说了西贺牛州这么荒凉的地方有什么好来的。
回你三十三重天之上的紫霄宫,他不香吗?
骚扰完自己的主身又来骚扰自己的分身,真当自己不需要修行吗。
“多宝我们去哪里看看吧……”
当然此时陈六合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现在看着远处巨大的虚影,心想这么大的城池里面的宝物肯定少不了。
“是前辈!”
另一边,跟在陈六合身后的多宝,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马上一脸笑容的回答道。
现在陈六合让他干什么,他都同意。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前辈说的话,到现在为止都是对的。
咻——
下一刻,两个人从高空之上径直的冲了下去。
……
西贺牛州某个不知名的荒原。
一座巨大的城池屹立在荒原之上。
要是有人从高空之上看下去,就能看见有无数的生灵从里面进进出出。
而陈六合和多宝两个人,此时就混在这些生灵之中。
“前辈我们这次用什么身份进去啊。”
人群之中,多宝偷偷的给陈六合传音道。
显然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毕竟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陈六合的主身在和鸿钧扯皮,而他的分身这里可是一直没有闲着。
强大的修为也让他和多宝一直保存着充沛的精力。
像是这样的城池,两个人已经走过好几个了。
不能说每次都是盆满瓢满吧,但是至少绝不走空
而多宝从是最开始的什么都不懂,也变成了现在的寻宝老油条了。
“老样子!”
陈六合在听到多宝这句传音的时候,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直接回应说道。
很显然,他对这样的场景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是!”
听到陈六合这句话之后,多宝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消失在了陈六合身后的人群之中。
入城!
在多宝消失之后,陈六合看着面前这座巨大的城池,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希望这次里面的东西不要让他失望。
毕竟这座城池看上去还挺大的,至少比上一座大了一倍多。
如风剑
按照他进入洪荒这么久的经验来看,地方这么大肯定会有点好东西。
就算没有好东西,东西肯定也不会少。
既然他来了,就没有走空的道理。
想到这里,陈六合直接迈进了城门之中。
不过在进城的瞬间,陈六合就皱起了眉头。
城里面的场景,好像和他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
轰隆隆!
陈六合这里还没有走两步,一声巨大的雷鸣便从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嘭!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身影直接从天空坠落,掉落在了陈六合的身旁,鲜血撒了一地。
还不等陈六合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数个人影凭空出现直接将尸体带走,走之前还有两个人看了陈六合一眼,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
乱战、厮杀、破碎……
城池之中一片混乱。
陈六合看见城池这样的场景,瞬间愣住了。
心想这里是城池吗?
他怎么感觉有种进了斗兽场的感觉。
以往的城池就算再乱,在大街上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在这里当街杀人没人管吗?
这里没有城主这样的存在。
咻——
想到这里,陈六合摇了摇头。
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大街之上。
他是来寻宝的,可不是来打架的,对于这些事情他不感兴趣。
自己还是去四处看看吧。
……
“师兄刚才街上的那个人,是不是瞬间消失了?”
就在陈六合消失的瞬间,城池阴暗的角落里传出来了一道声音。
“别瞎看别乱说,这洪荒之中的强者不少,有些人就算是咱们师门也惹不起。”
同一时间,另一道声音也是从阴影之中传了出来。
“是师兄,可是刚才那里好像确实有个人…..”
“确实有个人,看样子应该是进内城了。”
不等第一个声音说完,第二个声音再次的想了起来。
“这次混乱城传闻出了件不得了的兵器,这样的人应该是进了内城寻找机缘了。”
“那师兄咱们也进去吧。”
“好!”
话毕,两道人影直接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混乱城吗?”
就在两人消失之后,陈六合的身影慢慢从两个人刚才的地方浮现了出来。
“还真对的起这个名字确实有够混乱的,不过我喜欢。”
看了眼四周陈六合直接的笑了出来。
内城外城,无尽的厮杀,这些怎么看上去都是要发财的表现。
妻主 壹寸相思
…….
“站住!”
外城和内城的交界处,两个守卫看着陈六合低声的说道。
“入城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