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82n寓意深刻小說 天決戰場討論-第六百一十二章 平原合戰(十七)熱推-yq6jh

天決戰場
小說推薦天決戰場
雷罚降世,龙起扶摇。
这一刻天地变色,那道飓风卷动苍雷,化作一道通天的紫色光柱。
也就短短的一瞬间。
风止雷息,云开雾散。
姜陵保持着持剑指天的姿势,但在他的胸口正中央,有着一个贯穿身体的血口。
而朴镇北…已经随着飓风一同消失了。
这一刻全场寂静,只剩下砂石和几把刀剑落地的声响。
姜陵缓缓放下了扶摇剑,他那狂乱的黑发渐渐平息,一袭黑袍褪回了灰色,不远处周瑜的身形也随之散去。
姜陵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长吐了一口气。
这一刻,才有哗然声响起。那些境界不高的修行者,看到地上的血气,才明白朴镇北不会再出现了。
天空上,齐辰印双眸震撼,栾云溪面容僵硬。过了片刻,栾云溪才说道:“你在玄极下境时,能用出这般招式么?”
“你是说那道惊霄雷霆,还是那阵扶摇飓风?”反问了一句后,齐辰印才自嘲一笑,回应道:“哪个老子都用不出来。”
栾云溪看着瘫坐在地的姜陵,轻声感慨道:“不愧是神子选中的人。”
遊龍華夏
齐辰印也不甘示弱道:“这便是通灵之术的强大。”
“就这样让他赢了?”秦苍看着姜陵的身影,双眸骇然,但下一刻他一咬牙,狞笑一声,杀心大起,自语道:“已经精疲力尽了吧,愚蠢的两个家伙,最后还不是我的胜利!”
秦苍调动念力,就要出手。
但姜陵可没忘了他。
这一刻姜陵腰带上那新买的几颗蕴灵玉突然爆碎开来,而有一柄玉如意出现在了姜陵手中,泛起莹莹绿光。
“神子啊神子,你给我的这个玩意好不好用?”姜陵疲惫自语一声,看向秦苍轻笑道:“神庭重器,终归不会太差吧。”
玉如意上注满了灵力,而后那些灵力飘出,在姜陵身后急速凝聚。
那是一个高一丈的虚幻人影,体型魁梧,肌肉坚实,身上还披着简单的甲胄,而那身影凝实后便开始增高,转眼间到了三丈、四丈、五丈。
那十余米高的巨人,双手五指交叉,握着一个巨大的拳头,朝着秦苍砸了下去。
秦苍惊骇地甚至有些迷茫了,但他没有傻站着,感受到巨大的威压,他急忙凝聚了全身的念力,凝成了一片念气壁垒挡在头顶。
寶貝,要不夠你的甜 容雲清墨
秦苍难以接受地嘶吼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还有余力杀我,今天我必要…”
轰!
秦苍的声音止住了。
那巨人宛如神明,这拳头如同一座山岳。
这一拳落下后,那巨大的灵躯也便缓缓散开了,姜陵借着五颗蕴灵玉吸取的灵力还是太少,只够这神兵发出一击。
但这一击已然足够,那秦苍已经躺在了一个巨坑之中,身体都扁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
“这…”金煜行瞪着眼睛,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惊骇道:“竟然迎战三位同境界的天行者,最后还赢了。”
金煜城补充道:“那三位天行者在玄极下境之中,也算是强者了。”
朴五爷轻叹了一口气,眸色微变,似乎心态有了些许变化。
徐海臣却是凝眸道:“这只神兵…莫非是神兵仙助玉如意?”
“那是什么?”金煜行问道。
超級仙武
徐海臣面色沉下了几分,说道:“那是一件神庭重器。”
“神庭重器怎么跑到姜陵手中了?”金煜行怔然道:“莫非他说的都是真的?”
姜陵缓缓转过头,看到伊芙蕾雅来到了不远处,姜陵苦笑一声:“你也要对我出手?”
蕾雅面带几分犹豫,开口道:“这一次积分奖励真的很高,而且这是一局淘汰赛,若是真让你给叫停,你可以完成你的隐藏任务,而我们什么都得不到。他们三个积分榜名次较好,还要找你拼命,我若是这一局没有积分入账,可能就要被淘汰掉。”
“我没有隐藏任务,我…”姜陵一时不知如何与蕾雅解释,无奈摇头道:“我还欠你一个人情。”
蕾雅犹豫片刻,嘀咕道:“我真是搞不懂你这个人。”
“怎么不出手?”姜陵问道。
蕾雅气鼓鼓道:“谁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报命的底牌,再把我也像秦苍那样砸死。”
姜陵轻笑道:“那你还等什么?”
“我看不出来你是不是真的没有余力了,但我想总有人看得出来。”蕾雅刚说完这话,她预想的局面已经出现了。
“此子与神庭关系匪浅,早已非我族类,留他何用!”
“三叔!”随着魏叶秋惊怒高喝,世家这边魏三爷突然冲了出来,飞身踏向姜陵。
“你要干什么?”尚凝霜也喝了一声,还是没能挡住典经纶送出了一记搬山手印。
“我岂能容忍这罪人号令我神庭,日后我自会去找神子请罪!”典经纶癫狂的大喝传来。
天空上齐辰印握紧了拳头,无奈摇头,栾云溪双眉微皱,也是叹息了一声。
魏三爷的身形如同一道彗星,拉扯着空气嘶鸣,直指姜陵。那一记搬山手印念气凝实,足有两丈高,恐怕真的可以推开一座山头。
眼看着两位玄极中境的高手攻向疲惫的姜陵,世家和神庭却无人出手阻拦。
“天命难违啊。”姜陵嘀咕了一句经典台词,无力坐在地上等死。
但有一道身影落在了他身旁。
这人一袭布衣,风尘仆仆。这人面容坚毅,意气风发。
他弓起健壮手臂一拳便轰碎了疾驰而来的搬山手印,而后扭转腰身再一拳迎上了魏三爷踏下的脚。
魏三爷在半空翻转身体,落地后又退了半步。
而那人在地上踩出了两个凹陷,抬手轻轻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看似简单的两拳,却在瞬间化解了两位玄极中境高手带着杀意的攻势。要知道魏三爷在玄极中境已经浸淫多年,魏家丰厚的资源养着,刚刚那看似简简单单一脚可不是一般人拦的下的。典经纶更不必说,在得到孟昭辰遗留的一缕神力之后,他距离玄极上境不过一步之遥。
若是玄极上境强者表现得如此游刃有余也便罢了,偏偏他也是玄极中境。
“你是谁?”魏三爷心生惊异,而他并不认识眼前的男子。
但身后传来了朴五爷的惊呼:“沙经天?”
典经纶怒喝一声:“沙经天,你敢阻我!”
沙经天面容平淡,没有回答他们,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姜陵,微笑道:“小兄弟,可还站得起来?”
姜陵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莫名感到有些亲近,仿佛遇到了老朋友一般,姜陵也笑道:“我还是坐会儿比较好。”
“那便坐着吧,接下来交给我好了。”
“搞得定?”
“试试看。”
“那行吧。”
两人仿佛街坊聊天一样随意说了两句,把两边十几位大人物都晾在了那。
朴五爷走到魏三爷身边,出言问道:“沙经天,你跑来平原城做什么?”
幻想水滸傳說
“我是来阻止你们的,只是没想到有人比我更勇敢,更有分量。”沙经天泰然自若,朗声道:“本以为姜小兄弟足够劝说你们,谁知道,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还是有这么几位愚蠢之人。”
姜陵坐在地上正要运转转灵生息决,闻言不由嘀咕一声:“哪有你这么劝架的。”
鲜于琼拦住了典经纶,也开口问道:“你这是何意?”
“我是何意,姜小兄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沙经天说道:“我不是什么自诩正义的侠士贤者,但我生在风隐,长在风隐,不想看到因为你们两方势力的争斗,害得这片大陆生灵涂炭,人人自危。”
金煜行轻哼道:“等到一方取胜,这天下自然可得太平。”
沙经天摇了摇头道:“可笑,那岂能叫做太平?那叫霸权!”
狗頭軍師 虎牢
沙经天望向徐海臣,出言道:“你们叛神者觉得神庭高高在上,压制众生,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们助世家取胜,这些贵族世家,又会怎样对待天下黎民,怎样对待那些不顺从他们的修行者?就算当下几位主事可以保证休养生息,不对他人下手,但几十年以后这些没有了对手的庞大世家又会变得怎样?你们想过么?难不成还要涌出一批高歌自由的人,来推翻他们么?”
徐海臣张嘴想要说什么,而后轻轻摇头,沉默不语。
沙经天又看向几大世家,依旧不卑不亢道:“你们几大世家又有没有想过,若是这一战败北,你们千百年的基业便会毁于一旦?就算你们可以取胜,又会死掉多少宗亲门客,残存的那点实力,还能否敌得过被你们几个压制了几百年的几大皇族,又能否拦的下一直隔岸观火的秋田家?传承了几百年家业,难道就不懂以和为贵的道理?”
几位世家主事神色各异,他们对沙经天的话并不是完全同意,但他们也必须承认,沙经天说的是有道理的,也便没有人反驳。
果然下一刻沙经天转过头来,看向神庭一众,再次慷慨道:“再者是口口声声吵着以维护天下秩序为己任,可为了所谓的神庭威严,你们又哪里考虑过这天下苍生?若是神明有回来的那一天,你们便要把这样破败的天下献给神明么?”
尚凝霜和鲜于琼皆是面色沉重,低头不语,典经纶张了张嘴,最后却是咬牙沉默。
姜陵闭着眼睛轻吐一口气,舒畅道:“专业啊。”
谁知沙经天下一刻一指姜陵,对着所有人喝问道:“就算我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可你们就忘了天谕章上最后一句是怎样写的么?难道连他的话你们也不听了?”
姜陵张开眼睛,茫然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