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yuq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在黃泉有座房笔趣-第八百五十七章:刀不見刃,殺人誅心展示-2sjba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霍叔叔,你们是什么时候,跟随大帝的啊?”
路上,丁小乙坐在战马上和身边霍都闲聊起来。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嘻皮笑臉
“很久很久前吧,那个时候这里冥土还很混乱。”
霍都说起过往,眼神里闪烁着精芒,那个时候的黄泉深处还通往许多不知名的世界。
冥土更像是一处诸王争霸的乐园,不断有强者出现,加入这场争霸。
娘娘那个时候,初开轮回,不知道引来了多少豺狼虎豹。
连天庭众神也不会例外。
重生之我家相公字孔明 征文作者
直至大帝凭空出世,成就了令鬼神惊叹的丰功伟业,才终止了这场混乱。
那段过往,何其精彩,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霜寒十九州。
斩杀的强者不计其数,封闭黄泉古路断掉通往万界的门户,说起来柴木新居的原址就是渡口,也正是大帝给一把火烧的干净。
分封五方鬼帝,封闭幽土门户,随后才有了枉死城,十殿阎罗。
说起那段岁月周围的禁卫们脸上纷纷扬起笑容,目光炯炯有神,仿佛短暂的回到了那个铁血纵横的时代。
丁小乙听了之后也是一阵神往,随后不禁好奇道:“霍叔,你们的实力究竟能有多强?”
这纯属是他的好奇,这一路杀过来,他感觉无论是面对李家的大军,还是面对李家堪称龟壳的城池,霍都他们好像都没用上全力。
虽然知道这是大帝的禁军,是幽冥的精锐,但他们的天花板究竟在什么层次上,自己却是不得而知。
霍都摇摇头:“不高,大帝不许我们复苏,我们的实力与你其实相差无几。”
霍都风轻云淡的说着,丁小乙听了之后嘴角一阵抽搐,得,自己方才还引以为豪的实力,到了霍都嘴里,就是俩字评价:“不高!”
“哦,我的意思是,我们单个算,实力和你差不多!”霍都似乎没有留意到丁小乙抽搐的嘴角,又在他弱小的心灵上狠狠补上一刀。
单个算实力各个和自己相差无几,这要是一窝蜂的冲上来,自己岂不是也要唱凉凉!
再加上霍都他们久经岁月和战火所磨砺出来的默契,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但这更加让他感到好奇了:“如果复苏之后呢??”
显然眼前的霍都等人还没有真正展现实力,一旦复苏,他们可能会瞬间回到巅峰状态。
三万巅峰状态的骠骑禁卫,是怎样鬼哭神嚎,丁小乙只觉得自己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嗯……”
老公嫁到 茗小幽
这个问题倒是难倒了霍都了,一旦复苏,他们绝对处于神级,只是神级之上再无品级。
或者说品级这种已经不大合适了,到了神级后,还是要看自身对力量的领悟性,以及你在这条规则力量上的权柄有多强。
溫纏入骨,前妻哪裏跑 琉璃塵殤
例如同样是水神,水神但你的权柄只够统帅一条河,另一位权柄却足以号召诸海,谁高谁低自然高下立判。
所以神级之后,强的越强。
当中超级强大的,就如大帝一般主宰幽冥,谁都不敢造次。
次一点的,如北阴大帝这个糟老头,或者还未成救佛果的胖胖。
弱的也有,如牛头马面这等三流货色,在霍都眼里不值一提。
(牛头马面:“哭晕在厕所。”)
凰嘯九天 一世繁華
思来想去,霍都突然想到了什么,向丁小乙道:“我们三万骠骑,全部复苏后,大概能打两个血河老祖不成问题。”
“血河老祖??”
丁小乙楞然了好一阵,这才苦笑道:“血河老祖这么惨么,都混成计量单位了?”
“关键是他被我们打过,其他人没有。”
霍都说起从前,要说冥土第一头铁的称号,其实并不是钟馗。
而是血河老祖,在大帝收复幽土,唯独血河老祖不服,结果被他们三万骠骑一顿削。
事后血河老祖利用血海之力,分化出两个等量的分身,才把局势搬过来,只是大帝出手后,血河老祖就被打到了自闭。
从那之后,血河老祖就成了酒鬼老祖,彻底被打的没脾气了。
所以要问霍都他们复苏后的天花板在什么地方,那就只能拿血河老祖来充当计量单位了。
和霍都他们一翻交流,自己也算是收获匪浅。
待众人从异域冲出来的时候,天已是要露出鱼白,其实这一趟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四个小时左右。
主要是霍都他们太强了,一路横推,座下战马速度又快的吓人。
这一路上自己还没出力,敌人就被屠的一干二净,连渣都没给他剩下。
漠愛如織
才三四个小时,就灭了异域李家这样的强大势力,问天下还能有谁?
想到这丁小乙心中不禁满满自豪。
为了不太过惊世骇俗,丁小乙先让霍都他们回去,当然霍都临走的时候,把另一半,也就是糟老头给他的那只兵符给收走了。
是要拿回去复命的,至于另一只玉老虎则留给了丁小乙,这是大帝给他的玩具,也只有大帝能拿回去。
虽然貌似只能玩一次,但能做一次大帅,统帅三军,这感觉,美滋滋……
送走了霍都等人后,丁小乙没有马上会黄泉,心中一思量,觉得是时候给帝国学院那些家伙一个下马威。
索性转道直奔第四区,帝国学院。
等来到第四区后,丁小乙就看到了偌大的学院昂立在面前,不得不承认,这座学院修建的相当气派。
加上几家学院联合在一起,规模之大远远超过自己的北芒学院。
魔法與萬象卡牌系統 威館長_20191013012542
放眼望去,学楼林立,虽然眼下学院已经放假了,但可以想象,在开学的时候那般盛景。
他似若无人的在学院里溜达了一圈,仔细参观起来。
走到某处教学课堂的时候,仔细看了看课堂黑板上,还留存的理论知识,还不禁点点头。
这些理论基础,虽然并不稀奇,甚至在丁小乙看来还有许多不足,但胜在简单易懂,作为对天资不高的人入门学习最合适不过。
虽然帝国学院这帮瘪犊子打他的注意,但不得不说,帝国学院绝对是联盟崛起不可或缺的一环。
北芒学院虽然有浑厚的财力物力,但自己主攻的方向是走精英路线。
所以注定不可能如帝国学院这般广招天下学生。
而未来,能够真正把灵能技艺推广到整个联盟千家万户去的,也只有帝国学院。
这不禁令他想到了自己在毛选,看到的那段,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想法,帝国学院走的就是这个路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觉得帝国学院,才是未来联盟转型的关键。
那么自己的北芒学院是做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引领潮******英有精英的意义,引领着发展的潮流,昂立在浪潮的巅峰,披荆斩棘,开创先河,才能对得起北芒学院的招牌。
反轉人生 落寞的螞蟻
更重要的是,只有北芒学院足够强大,帝国学院才不会越走越偏,最终走到学阀的路子上,那就和之前世家持政一样,都是祸害。
想到这,丁小乙眸光一冷,从肉球嘴里拿出了一颗头颅,身影紧随着出现在帝国学院的大门上,直接将人头往上面一挂,起身便回北芒学院去。
于是此时此刻,帝国学院等人看着悬挂在招牌上的头颅,心底里又惊又怒。
“太过分了!”
有人受不了,指着柏天屏的头颅道:“这简直就是挑衅!”
“太狂妄了,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安保呢,干什么吃呢??没看见?不会查一下录像么?”
几个董事显然已经气到抓狂的程度,打算拿着丁小乙挂人头的录像,去找工会讨个说法,杀人也不能这么猖狂吧。
悠閑嫡妻 竹子花千子
臻北风此刻心里却是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道:“仅仅只是悬挂了一颗人头么?”
然而等安保检查了录像后,众人的脸色骤然就变的诡异起来。
臻北风更是浑身打起阵阵恶寒,一屁股坐在监控室的椅子上。
只见眼前画面中并未有丁小乙挂人头的身影,人头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令人匪夷所思。
但等他们查阅了其他地方的记录后,却是一个个吓的面无人色。
画面中,丁小乙悠悠哉哉出现在学院,就像是旅游踏青般轻松随意。
校园的安保即便是迎面走过,也仿佛没看见他一样。
这时候,就见丁小乙居然挺步在他们的会议室门口,站在门外停留了好一阵子。
最后甚至对着门口的摄像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脸。
当看到这张笑容时,包括臻北风在内,所有人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一想到这个把异域使者按在地上摩擦的家伙,正站在他们的门外,听着他们讨论的内容。
在场人无不心头泛起深深恶寒。
在董事会上,还在嚣张着说丁小乙没什么证据,没办法找他们算账的几位董事,这时候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试想若是当时丁小乙推门而入,怕是现在挂在校园门前的头颅,只怕就不是柏天屏一个人的脑袋了吧。
王爺,妃子很囂張
想到这,几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意识到自己的头颅还在后,才松了口气。
只是今天之后,恐怕很久一段时间,他们都别想睡个好觉了。
刀不见刃,杀人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