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56e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23 世界線它又又又變更了推薦-knsmm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庵野明人疑惑的看着和马:“怎么改?”
和马在胸前做了个手势,比划了一下。
庵野明人:“还要更大吗?我们这已经很大了,我艺术课上画过的最大的人体模特,也就这个程度啊,再大会影响整体协调性的。”
冈田幸二表情严肃的补了一句:“而且会下垂。”
“不要被现实限制住你们的想象啊!”和马拿出气势,具体来说就是他提高了音量,“不要被重力束缚住你的灵魂!动画就应该虚幻一点!又大又不被重力束缚的**,正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存在,才有追求的价值啊!”
庵野明人:“为什么感觉桐生老师你这么兴奋?你难道觉得自己的徒弟们还不够丰满吗?”
“不,我觉得她们这样已经很好了,更丰满的话,会有副作用的,这就是真人的局限性啊。”和马叹了口气,“人类是有极限的,不依靠整形手术,更丰满的话一定会伴随小肚子之类的问题。”
和马顿了顿,再次提高音量:“但是动画,是没有极限的!我们可以追求完美!”
说着和马拿起笔,直接在冈田幸二给的概念画上动手改。
“腰要更细!和上下围的对比要更大!哪怕变成沙漏型也无所谓!”
庵野明人看着和马画出来的“沙漏”,自言自语道:“看起来像是美式卡通的风格,这种夸张式的表现,真的要用在我们日本的动画上吗?”
和马反驳道:“有什么好顾虑的,鲁邦三世也参照了美国卡通的风格啊,还有铁臂阿童木,茶水博士那个鼻子你觉得现实中会存在吗?”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茶水博士,日本一位的鼻子。
庵野明人拍桌:“好!桐生老师说得对!我回去就跟贞本说,按照男性梦中情人的方向改,夸张化!”
和马很满意,不过他提醒庵野明人:“什么男性梦中情人,这个说法太俗套了,叫阿尼玛。”
“弗洛伊德和荣格么,可以有。”冈田幸二点头。
这位不愧是硬核宅的开山祖师,定义了御宅原教旨的人,知识面不是盖的。
超能兵王在都市
庵野明人继续说:“可是,改了这个人设……感觉在我们现在这个剧本里体现不出来啊,因为女主角都是要穿和服的,和服不显身材……”
“战斗的时候要穿战斗服嘛,战斗服可以紧身一点,你们不要拘泥于那些规矩,反正背景放在现代,我之前就跟你们说了,你们可以整点科幻,比如使用义体强化自身的武士什么的很带感嘛!”
逆天特工妃:廢物五小姐
和马正滔滔不绝呢,忽然发现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都眉头紧锁,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威廉吉布森要1986年才写出《神经浪游者》,然后才有赛博朋克这个科幻分类。
这本小说,一下子就在日本引发了一股浪潮,催生了包括漫画《攻壳机动队》在内的一票赛博朋克作品。然后这些日本赛博朋克漫画,又反过来影响了整个赛博朋克科幻。
所以赛博朋克作品里才那么多日语。
有意思的是,日语里面大量的汉字,连带着让汉字也成为赛博朋克必不可少的元素。
我的鬼先生
联想到后来中国成为全世界最赛博朋克的国家,连《赛博朋克2077》的游戏制作人到了中国取材都要感叹“现实超过了我们最疯狂的想象”,这就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但是1981年的现在,没有神经浪游者,自然也没有《攻壳机动队》。
就连《银翼杀手》这部和赛博朋克有血缘上的关系,奠定了赛博朋克系作品的视觉基调的电影,也还要一年才会诞生。
神魔戰道
《银翼杀手》的原作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现在还是一本很少人知道的“扑街书”,而它的作者菲利普迪克现在还处在穷困潦倒之中,明年他会在电影上映前郁郁而终,没能等来自己被世人封为科幻大师的那一天。
所以刚刚和马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义体这个词,哪怕是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这种知识面非常丰富的硬核科幻迷,也完全不懂。
和马舔了舔嘴唇,他意识到自己这次又成了扇动翅膀的蝴蝶。
但是,这扇都扇出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于是他深呼吸,然后郑重其事的对两个人说:“我曾经在睡梦中,见到这样的未来世界。这个世界里,人们使用机械替换身体,人与机械的界线变得模糊,这个世界似乎总是下着雨,环境污染让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目力所及的地方全是光怪陆离的霓虹灯。
“光鲜的外表下面,是冰冷的、丑陋不堪的现实,机器人淘汰了人类劳动力,无数的人穷困潦倒,失业率和犯罪率居高不下。但是同样是这个世界,技术革新带来了一飞冲天的机会,让所有人无时无刻都在作着白日梦。
“而我,是逐梦之人。”
和马说着说着,整个人都赛博朋克起来,脑海里还回想着他再也没有机会玩到的《赛博朋克2077》的PV宣传曲,总之就一个字:劲!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启明星词条的作用,冈田幸二和庵野明人,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阿茂在旁边听着听着就入了迷。
總裁大人,限量寵!
**
同样入迷的,还有在走廊上把拉门打开一条缝的神宫寺玉藻。
她如痴如醉的听着和马的讲述,直到千代子捅了下她的腰。
“你干嘛呢,”千代子用细若蚊蝇的声音问,“看我哥看入迷了?不至于吧,我哥又不是特别帅的那种。”
“不,我在听故事呢。”神宫寺玉藻一边说,一边让双手再次动起来,继续擦干她的长发——刚刚她手拿着毛巾就不动了,跟石化了一样。
千代子一脸疑惑的凑到开了一条缝的拉门边上,耳朵贴着门聆听,结果听到的都是什么“GHOST”,“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机械剑客与虚拟主播的爱情”巴拉巴拉的。
千代子一脸迷惑,完全听不懂。
田園小農妃:王爺來爬墻
也不是完全听不懂,冈田幸二、庵野明人还有阿茂那仿佛捧哏一样的“酷”“太棒了”,千代子还是听得懂的。
鳳鳴朝
但是她不懂这些酷在哪里。
她疑惑的看着神宫寺:“你就是看我哥入迷了吧?”
神宫寺微微一笑,转身向玄关走去:“我出去散散步。”
“现在?外面还挺冷的,你这头发还没干,小心感冒啊。”千代子一脸担心的说。
“不用担心,我身体好着呢,不会感冒啦。”
神宫寺摆摆手。
千代子看着她到玄关换鞋,耸了耸肩,把拉门的缝关上,转身往澡堂那边走去。
“保奈美,你们洗好了吗?我给你们拿干毛巾来了。”她说。
**
神宫寺玉藻出了门,把擦头发的毛巾往脖子上一搭,伸了个懒腰。
月明星稀,月光落在神宫寺的长发上,给还有些湿润的长发,镀上一层银光。
远远看去,银发如雪。
神宫寺开始轻声哼唱《通行歌》,一边哼唱,一边顺着院墙,绕着院子走动起来。
忽然,神宫寺隔着院墙,看见一只黑猫站在道路另一侧、已经搬走很久的邻居家的院墙上。
黑猫金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看着神宫寺。

青春的檸檬香ⅱ
神宫寺对猫微微一笑,继续哼着歌向前走去。
黑猫喵了一声,跳下院墙,消失在夜幕之中。
清风拂过,院子里的老樱树微微摇曳,地上的樱花瓣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
神宫寺玉藻唱着通行歌,趟开樱花瓣,缓缓前行。
远处,不知名的鸟孤寂的啼鸣。
今夜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