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1ea人氣連載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笔趣-第122章閲讀-bfo1c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回去的路上。
“啊,今天真是紧张的一天呢。”真由理说。
尤其是我突然就被悬赏。
先梦雨和工作人员一步立卡游乐场的俩人,此刻坐在摇晃的电车中。
是因为从极度紧张中解放出来的缘故吗,现在的自已真是精疲力尽了。
在自已身边的真由理,脸上有些疲倦。
“真的很抱歉,因为真由理说了那样的话。”
“不用道歉,这也是很难的的宝贵经验不是吗。”林潇说。
真由理少见的认真道歉起来,林潇急忙解释道。
说起来还早呢有力,在走的时候,你好像收到来说明东西。
“额,这个。”真由理拿出手机,将那个照片给自已看。
林潇不由的瞪大眼睛。
盛装的真由理跟自已坐在旋转木马上快乐嬉戏是一张让人吃不消的照片。
真由理按了下手机的那妞,切换成别的照片。
“这张也拿到了。”真由理中的画面是自已和真由理对视在咖啡厅。
其他的也有。
“等一下,这些是刚才所拍下的照片。”
虽然说照片是用单反拍的,但是那个摄影师说是要将文件拷贝回去好好后期处理一下。
“这些是梦雨自已用手机拍的哦。”真由理说。
“原来是在悄悄拍照呀。”林潇说。
混蛋梦雨,不会是想将那些照片拿给大家看吧,然后在以此为借口不支付工钱。
“真由理,最喜欢这一张了。”真由理选出了一张照片。
是在灿烂的彩灯装饰的圣诞树,来个人笑颜逐开的照片。
这是全部的摄影任务解释以后,俩个人松了一口气对视而笑的瞬间,因为这个原因,自已真是一脸松懈的表情。
“不觉得我的样子很糟糕吗?”林潇说。
“才没有,这可是真由理喜欢的林潇哦。”真由理脱口而出。
林潇一瞬间揪紧了,不过真由理应该没有那么深层次意思才对。
“啊,对了激昂或则给照片设定为手机待机画面。”
“驳回。”林潇说。
“为什么?”真由理说。
“不小心被人看见怎么办啊。”林潇说。
“会看还早呢有力的手机画面,只有菲利斯,琉华子,助手,铃羽和桶子哦。”
“被那些人看到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啊。”林潇说。
“啊,是这样啊。”真由理说。
“呼不好意思吗?”
‘是的,很不好意思啊。’林潇说。
“我和低调”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弃了。”真由理一一脸失望,而后又说道:“那么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可以吗?”
“那个啊,最好不要这样,不过你喜欢的话,那倒也无所谓。”林潇说。
“真拿你没办法啊。”
“你这个丫头。”
“是吗,那就这么做好了,哎嘿嘿。”真由理很珍惜的将手机抱在胸前。
西陷入了沉默,电车的声音包围着这里。
如果是一个不偷鸡的人,一定很辛苦,一定呀哦找个话题。
但是如果和真由理就可以自然的在一起,从很小时后开始就一直圣湖偶在一起,互相没有隔阂。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感到尴尬,这就是真由理。
有什么想说就好,那真是很自在。
最近怎么回事呢。
“那个?”
“怎么了。”林潇说。
“有什么疑惑吗?”
“有事情直接说哦。”
“那个呢。”真由理欲言又止。
“今天虽然很紧张,但是很开心啊。”
“是吗?”林潇说。
“我也这么觉得。”
‘我在想成为你的人质真是太好了。’真由理说。
‘哎呀,突然说这些干嘛。’林潇说。
苦笑着,话题跳跃了。
真由理似乎没有注意到苦笑,继续她的话题。
“真由理以后也会一直当你的人质哦。”真由理说。
“就算你变成了爷爷我变成老奶奶,也可以这样就好了啊。”
“嗯,可以的。”林潇说。
“什么啊,这似是而非的发言。”
还说说这气氛上要说点什么。
‘’那还说一直都是这样,从今以后也是一直要这样。
总之先这么说,看情况在说。
但是真由理只是说了一个嗯,然后看着梦雨服啊来的短信。
那之后,林潇也没有说话,看着外面的金色,外面的星空十分漂亮。
像是自已ID心情。
在那个灯火中,生活着许多人,过着不同的人生。
或许入籍你和自已乘坐同一班车的真由理,也许有一天,也会和那些在灯光中没有相识的陌生人一样。
走向和自已不同的时间线吧。
突然就不小心胡思乱想了。
林潇摇摇头。
自已到底在说什么奇怪的孩事情,这么想这,看着外面镜子一样劲射,杨茹其中。
当然了,自已和真由理也在里面。
真由理似乎在消,十分开心。
不对,她好像有些上个那,明明说很开心
似乎注意到了林潇的视线,真由理抬起头。
“那个真由理有点饿了。”
真由理害羞的说道。
“没事情。
然后取出了祖母的遗物怀表。
“你看都已经这个时间,肚子都在叫了。””
“那么在池袋稍微吃点东西。”
这么说着真由理展露笑颜。
“对了这个。”
真由理从自已包包中取出了信奉。
上面写着起卦ID东西,这是工资。
“想要给研究室使用。”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拿去做衣服。’
“可是。”
“其实是因为我也得到了工资了,那边用这部分钱就可以了好吗?”
“实际上今天得到的钱还不够。
不过自已会想办法。
但是不能让真由理帮忙。
真由理不轻呀你的将信奉收回去
回到家里。
“看了看钟头,已经三点了。”
“那以后发生了什么”
林看着研究室,对了好像是突然想起研究室要做事情,就直接回来了。
“助手,桶子。”
林潇试着喊了一下没有人。
开发室也空无一人,想来大家回去了。
“林潇,你醒了。”真由理说。
“为什么穿着泳衣啊你。”林潇说。
吓死人了。
虽还没有看到她,而陷入尴尬,但为什么是永璜。
“这个,向着你会喜欢于是。”
“为什么啊。”林潇说。
虽然我立刻吐槽,但是真由理用灼热的眼神看着自已。
看着十分有魅力,这个少女。
“林潇,你之前在泳池一直盯着我对吧,所以想要在穿穿看。”
“不是那么一回事。”
“那么是怎么回事?”
“也不是所怎么回事啊,我说啊。”林潇说。
“真是的,你真坏,明明就很想看真由理。”
“你今天很奇怪啊。”林潇说。
“才不奇怪,真由理的话,这种事情也可以做哦。”真由理说。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
“你不喜欢真由理吗、”真由理说。
“不是不喜欢的问题。”林潇说。
“还是说,助手更好。”真由理说。
“什么?”林潇说。
“为什么牵扯到这个。”
林潇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意识后退,真由理却逼近了。
“你说助手怎么了。”林潇说。
“林潇,你更喜欢助手吧?”真由理说。
“才不会喜欢她,那个家伙才不会这样。。
“那么是梦雨,还是菲利斯?”林潇说。
“哪边都不是。”林潇说继续后退,最后一下倒在沙发上。
接着真由理爬到了自已身边。
“喂喂,太靠近了。”
水滴打在自已的脸上。
“真由理一直在想,林潇,你会不会喜欢上真由理。”
“愿不愿意抱住真由理。”
“醒醒啊,真由理真不像你这样。”
对了的确不是,还是说。
对了,这是做梦。
混蛋机关,居然可以操纵噩梦了。
说是噩梦,也不出,不过当务之急必须回到现实。
林潇发出教教,总算从真由理那里逃脱出去了。
然后一下撞在地板上。
‘林潇,起来了。’真由理说。
感到谁呼唤自已,林潇睁开眼睛视野恢复了。
“这说明情况。”
“果然是做梦了。”
“昨晚上。”
“你没事情吧,林潇。”
“突然看到真由理,吓的一下子就跳开了。
“难道说,真的不是做梦?”
“什么?”真由理说。
真由理眨眼睛。
看了看,确实是做梦。
“果然是做梦啊。”林潇说。
林潇感到有些脱离,一下就撞到头。
自已睡的是低宝吗
那个梦到底怎回事。
看到真由理关切的看着自已,林潇都脸红了。
‘吓死我了,你躺在地下,吓死人类。’
“不,是因为受到了可怕的精神攻击,不过现在没事情了。”
“比起这个,为什么真由理你会在我的房间中。”
“我是来买香蕉的,然后你爸爸告诉我说你还没有起来。”
然后他老人家就让你过来叫我起来的。
“就是这样。”
顺带一提,自已家里经营者蔬菜店。
好像联餐厅,是这样,顺带一提自已的父亲不是很差。
“虽然说好久没有进过林潇的房间了,不过感觉没有变化哦。”真由理说。
真由理看着房间四周说道。
“也没错,特别是最近,基本将研究室当成家了。”林潇说。
“说起来真由理多久没有来这里了。”
记得自已上初中的时候,都还经常来自已家里玩,不过上了高中以后UB组到我结合开始觉得不好意思。
往往都是在车站的快餐店或者卡拉OK大法时间了。
“不过还真是遗憾啊。”真由理说。
“什么?”
“真由理,其实有点兴奋了。”
‘你看漫画也经常说,青梅竹马的孩子说,到早上了,快起来,一边掀开被子,
“这样会兴奋?”
林潇说。
“会啊。”真由理说。
“可是你却睡在地板上,让真由理好失望。”
“唉,下次可以试试。”林潇说。
“我不是喜欢才摔下去的。”
“所以,我希望你再回去睡一次。”真由理说。
“啊,没有必要吧。”林潇说。
“我想试试啊,要是你睡着,我会说你快起来。”
‘不这样也算了。’
林潇立刻起来。
真由理一来你的遗憾,开始收拾被子。
“不用特别这样丛啦。”
“但是难得的好天气,不好好一样可不行。”
“可是一股汗臭味不是吗,我来弄级了。”
“不要紧,因为是你。”
真由理高兴的拿着杯子和枕头下来楼梯。
林潇也没有办法,去洗手间洗脸刷牙。
“麻烦你了。”林潇说。
“没有是我喜欢打扫而已,别在意。”真由理说。
太好了,现在自已将那些东西都加密了不然就会被发现。
真是完美的危机管理危机啊。
“那么就放到这里吧。”
“这不是我的,是机关的间谍陷害我儿放打”
可恶还有杂志。
“难道说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吗。”
“说的对呢,难得来一次洗洗衣服吧。”
“不是洗衣服啊。”
“而且没有义务让你来洗吧。”
‘但是你的妈妈后天不是一直不在家里不是吗?’
“的确,母亲去参加高中同学跟着一群人去温泉了。”
“不洗衣服可是大问题。”
“haul是这么说。”
“那么我在外面等你,你缔结换好衣服。”
‘啊。’林潇说。
可是真由理跑下楼了。
真是头疼,让她租到这地步过去了。
如果是桶子会高兴,昂家伙老绅士了。
自已还是有点害羞。
林潇放弃了思考,干脆一点。
结果真由理将所有衣服都拿去洗了。
可以听到她在晒衣服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林潇写着报告。
最近没有看到真由理做作业,到时候就麻烦。
暑假最后一天赶工吧
“真由理,真是麻烦你了。”
庭院中场来了服气你等声音。
“没关系,我喜欢这样。”
“喜欢是我家的笨蛋儿子。”说什么胡话呢。
“不是这个,我是说洗衣服啦。”
“哈哈哈,脸红了,真可爱啊。”
服气你说。
这个怪大叔。
不过去世是这样
“好,这样就结束了。”真由理说。
“一副都干干净净,真是愉快啊。”
真由理看着洗好的衣服,一脸明媚笑容。
“对了真由理。”父亲说。
“虽然我也听说,但是真由理,你要搬家了,对吧。”
“嗯。”
林潇不由自主站起来。
伸出头可以隐约看到真由理。
什么啊,要搬家了,自已都不知道。
“真由理的爸爸,要去北海道上班呢。”
‘是的。’
“真由理也会跟着去,这里也要冷清了啊。”
北海道,骗人的吧,为什么会和专业昂。
骗人的吧。
林潇可以感到自已面无人色。
青梅竹马要搬走了,林潇感觉自已捏着的手都发白了。
“那个,有点不一样,爸爸和妈妈要去北海道,可是真由理一年不回去。”
‘是这样吗’
“真由理还要在这里上学,一次我要寄住在姑姑家里。”真由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