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g50熱門言情小說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項圈-第1173章 沒資格展示-cfxck

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0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面对各大势力高层们的目光注视,魅狐长老颜辰依旧是面色淡然,他摸了摸自己的银白色的胡须,原本微垂的眉眼缓缓抬起,浑浊的双瞳里泛起了一道精芒,看向了江言这边。
“圣主冕下愿意第一个签订契约为众表率,老朽深感敬佩,以‘异文契约’作为检验我等是否清白的方式,也确实可行,但如此一来,老朽却是有一事不明了。”
“哦?说来听听。”耶辛略感好奇地问道。
劍聖重生
颜辰的语气变得更为低沉了,他缓缓道:“既然连圣主冕下都没有自恃身份,而是为表公平地跟我等一样一同签订这份验证清白的契约,那么,其他诸位冕下呢?”
说着,颜辰的目光依次扫过了奥修因、翠丝特、以及江言的身上,面露疑惑:“莫非,几位冕下也是同样要签订这份契约吗?但这似乎有些不妥吧?”
听到这里,虚空御座上的各方势力高层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已经是明白了颜辰的意思。
他居然是想对以江言为核心连接起来的梦幻国度势力联盟提出质疑!
“哦?呵呵……”江言略带讽刺地嗤笑了两声,看着颜辰,玩味地道:“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妥了?”
“冕下,容老朽斗胆谏言。接下来的言语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颜辰抬起双手对着江言这边行了个抱拳之礼,语气却是不卑不亢:“老朽只是认为,既然这‘异文契约’本就是出自于冕下之手,那么梦主冕下若是也跟圣主冕下一样要借这出自于您之手的契约来自证清白,恐怕,难以服众啊!”
奥修因和翠丝特都是眉头微微一皱,看向颜辰的目光里,透出了几分的冷厉。
“呵呵呵……”江言又是笑了几声,然后却已经没兴趣跟这老头子继续争辩了,只是以着看戏台上的小丑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耶辛看了江言和奥修因以及翠丝特一下,摇摇头,也不再说话。
颜辰将祂们的反应看在了眼里,两眼微微一眯,朗声道:“冕下可是认为老朽的话有误?”
江言没有理他,既然已经对这个老头失去了兴趣,那么自然也没有必要去亲口对他解释了。
而且,也不需要江言再亲自开口,守候在江言席位旁边一直跟一座人形雕像一样、在此前很少彰显过自己存在感的佐斯,这个时候自然而然地站了出来。
作为梦幻国度的行政总理兼最高评议长,在梦幻国度之中的地位相当于寻常国家内的宰相一样的佐斯,此刻站出来回应颜辰,比起江言更加合适,甚至,依然算是抬举了颜辰。
毕竟,颜辰只是桃山魅狐一族的一席长老罢了,连族长都不算,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基本上每一次的交易都会以数据契约进行保障,所以甚至就连那些喜欢专门讹诈商家的无良买家,也没办法对梦幻国度动歪什么脑筋搞出什么故意抹黑梦幻国度信誉的事来。
由此,短短数年间,靠着无数次的对外交易所建立起来的信誉,世人对于梦幻国度的「数据协议契约」(异文契约)的信任度其实颇高。
哪怕是那些身具强大实力的超凡者,对于这种‘异文契约’其实也抱有不低的认同度。其原因,主要也还是因为梦幻国度的‘异文契约’那种必须要征得签约者本人的意志承认之后才会生效的奇异特性。
这种涉及到自我心灵意识意念方面的、且似乎还颇为尊重契约者本人意愿的契约特性,让‘异文契约’在保持了神秘性的同时,却也给了契约者们一种安心感。
而且,甚至还有好事者利用梦幻国度提供的中介契约服务,专门地针对了‘异文契约’进行了一种测试,从而发现,这种‘异文契约’似乎是无法像以往的传统契约手段那样玩‘文字陷阱’的,‘异文契约’的契约条款所代表的含义,必须是在签约的双方对条款含义的理解保持一致的情况下,契约才会生效。
也就是说,如果制定契约条款的那一方有意在契约条款里设下文字陷阱,那也没什么意义,因为另一方若是不能理解这文字陷阱的暗藏含义,那么这份契约就无法满足‘签约者达成一致意向’这一条件,也就无法生效。
‘异文契约’的这种特性,也是它被世人高度认可的主要理由之一。毕竟,在人们需要签订契约的时候,最为忌惮的,便是对方是否会在契约条款里设下自己所不知道的文字陷阱或其他未知陷阱了,而‘异文契约’却可以自动避免这一点,在有着其他对比的情况下,人们自然会对‘异文契约’更加放心了。
所以,此刻的圣主耶辛提出让梦幻国度的‘异文契约’来担当众人‘自证清白’的媒介时,众人基本上也就没有了什么反对意见了。
而作为提供契约的中介方,梦幻国度自然会按照规矩,向需要签约的各方势力收取一些中介手续费用。
虽然江言的这种行为,会显得有点儿趁火打劫的意思,但比起订立至高法则誓约所需要的昂贵代价,‘异文契约’的那点儿中介服务费,却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极其廉价了,反而能够让各方势力的成员们轻易地接受下来。
没花费多少时间,江言就迅速拟好了一份契约文件,抬手微微打了个响指,将契约文件的内容刻印在数据面板上,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看吧,如果觉得条款没有问题,用意念同意签下即可。”
作为第一个要签约的人,耶辛自然是率先看向了展现在自己面前的那片数据面板。
————
《反魔神同盟条约》
以此契约为证,签约者皆不可违背以下条款:
一、不得以任何形式做出与『魔神』以及其所属势力有涉及合作、交易、协助、利益交换、情报透露之类的行为。
二、不得通过任何形式在对其他的签约者隐瞒的情况下做出跟『魔神』以及其所属势力之间的非敌对接触行为。
三、签约者之间,若是掌握了有关于『魔神』以及其所属势力的情报,只要在不会严重损害己方利益的情况下,就都必须予以共享,不得恶意隐瞒可能会对其他签约者造成损害的情报。
四、……
……
备注一:该契约,即刻起,共具备五年的效力期限,过期之后则自动作废。
备注二:契约执行期间,签约者有义务为了延续契约的执行效力而支付一定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精神力、灵力、生命能量、灵魂能量’等一切可以被梦幻国度所属灵枢智脑认可的等价资源。具体计费标准,详见「附录」。
以公平公正为原则,尊重以上所有条款并进行宣誓:契约者全员皆需自发维护本契约内容的执行!如有违背,其灵魂将受到「自我崩坏灭亡」之刑罚!
签约者一览:□□□
附录:xxx
————
冥媒正娶
耶辛仔仔细细地阅读着契约条款,将每一句条款的含义都认真研读了一遍,很快就完全理解了这一份契约。
祂并没有在这份契约的内容条款里发现任何的问题,而且这份契约所约束到的规则细节,甚至比祂一开始预想到的还要更加地详细和完善。
不过……
“话说回来,梦主阁下,这‘五年’的期限,也是汝特意设定的吗?”耶辛稍微有些在意地说道。
“没错。”江言笑了笑,道:“总所周知,我等梦幻国度的契约,在一般情况下,其实都是会注明有效期限的,这一点还请诸位体谅一下。毕竟,要维持契约效力的话,我方作为契约的主体执行方,哪怕契约的维系代价已经由诸位一起支付了,但我方也依旧是需要为此而时刻付出一定的心力的。而且鉴于代价,若是契约效力期限定的太过长远,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多,那想来诸位应该也不会乐意吧?”
看完了那份‘附录’之后,耶辛有些无语,但也没有对此多说什么。祂知道,对方这附录里定的收取代价额度,绝对是有一定的油水可以捞的,但既然打算让梦幻国度出力,那对方趁机捞一些油水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反正,耶辛可以看得出来,梦幻国度在‘附录’里的定价并不算过分,反而很公道,所以祂也没法对此去指责什么了。
上級 許開禎
“诸位,对于这份契约,可有异议?”
虚空御座上的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地看完了江言给出的这份契约,他们见耶辛并未发表异议,在互相暗自讨论了一下之后,也都默认了下来。
田園無小事
“既然诸位都没有的话……”
耶辛见此,微笑着正要将这份契约彻底确定下来,但就在这时候,御座中却忽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冕下,还请等一下!虽然冒昧,但老朽有一言需讲。”
耶辛眉头微微一挑,江言和奥修因等人也是目光一凝,寻声看去,就见到幻兽联盟的席位上,有一名头顶银色狐耳的老者站了起来。
调出数据库,江言立刻就认出了这个银狐老者,乃是幻兽联盟内部的桃山魅狐一族派来虚空御座上的高层代表,似乎正是他们族内的一名长老。
眼见是桃山魅狐一族的,江言便微微眯起了眼眸,朝着青丘山九尾狐的族长、也是也是幻兽联盟的盟主苏雅那边扫了一眼。论地位,身为盟主的苏雅,便可以算得上是这魅狐族长老的上司了。
綠野仙蹤
哪怕幻兽联盟内部并没有太过于严苛的上下级关系,但在这种各方势力齐聚的公众场合里,魅狐一族的长老多多少少也应该看一下自家盟主的眼色行事才对,免得让外人看了他们联盟的笑话。
可现在,那魅狐长老站起来发言的时候,江言便注意到了,苏雅那碧波流转般的美眸里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惊异,以及随后浮现出来的几分针对于魅狐长老的不满之色。
再联想到最近智脑们搜集到了关于幻兽联盟内的情报,他顿时就心里有数了。
如江言所料的,作为幻兽联盟内五大核心高层盟主之一的、传闻有着神兽‘金刚犼’一族血脉传承的金司,便率先发难了。
他怒瞪着一双铜铃般的金色的双眼,死死盯着魅狐长老,沉声道:“颜辰,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老朽自然清楚,不必金盟主大人提醒。”魅狐长老语气悠然沉稳地回答了金司那暗含煞气的质问。
那言语间,虽然口称金司为盟主大人,但却根本听不出有多少的敬意。
“你……”金司本来就因为之前在虚灵遗境里,魅狐一族的颜君逸故意坑害自家后辈的表现,而对魅狐族长老颇有意见,此刻见到魅狐长老的态度,顿时就有些憋不住怒气了。
眼里厉色一闪,他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忽然收到了苏雅的眼色。
苏雅脸色平静地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哼!你好自为之!”金司虽然不知道苏雅为什么阻止自己,但本就心慕于苏雅的他,此刻却也不愿违背苏雅的意思,这才一甩衣袖,重新坐了回去。
“魅狐一族的颜辰长老吗?汝,可是对契约有何异议?但说无妨。”等到金司安静下来之后,耶辛这才饶有兴趣地看着那魅狐长老颜辰开口询问道。
一时间,御座上各方势力的高层代表们的目光,也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