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8rq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起點-第664章 殷勤-aurod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看到莫小贝如此,佟湘玉连忙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寒开口说道:
“小寒,你跟她出去看看。”
“跟她干啥,那么大的丫头了!”
这时,后厨走出来的李大嘴开口满不在乎的道。
而佟湘玉则是无奈的摇头道:“回头玩疯了,惹出乱子,谁给她收拾。”
林寒点了点头,马上就跑着跟了上去,而另一边的佟湘玉,看着在大堂里恨恨的摔着抹布干活的老白,却终究是没办法在解释下去,只能无奈的上楼。
另一边,林寒就这样跟着莫小贝,漫无目的的在这附近的街道里转悠了起来。
只不过才刚走没几步,莫小贝就被两个行色匆匆的人吸引住了。
“小寒哥,你快来看看,那两个人好奇怪啊!”
看到身后跟着的林寒,莫小贝连忙伸手招呼道。
林寒听见此话,也上前几步看了过去。
就看见那两人风.尘仆仆,手中还拎着一面算命的旗子,正在这附近转悠着,只不过到了天和医馆外面后,却都是一脸大喜的神色向着里面走去。
看到这两个人,林寒心中不禁生出几分疑惑来。
“小寒哥,咱们一起去一品哥家里玩吧!我跟你说,我以前碰到一个神算子,算的可准了……”
莫小贝瞬间来了兴趣。
林寒则是看了一眼莫小贝微微点头道:“好,咱们去看看!”
说完这话,两人就向着了天和医馆走了过去。
刚刚进门,就看到陈安安正在招呼着先前走进来的那两位:“两位是来看病的?你们稍等,我这就给你们叫大夫……”
“让你们馆主出来吧!”
为首的中年男子颇为怪异的看了眼陈安安,随后才咳了两声正色道:“是这样的,我叫赵奔三,和你们馆主是表兄弟,这一次来,也是专程来投奔他的!”
“啊?”
陈安安闻言一怔,她还不知道陈幕阐活着的消息,此刻听到赵奔三的话,连忙开口说道:“那个……你们是我父亲的表兄弟?”
“你父亲?”
赵奔三微微一怔,显然是有些迟疑,不过依旧是开口问道:“你不是安安吗?他怎么成你父亲了?”
陈安安则是急忙点头道:“是啊,不过我父亲已经过世很久了,要是你们能够早几个月来……”
“……”
赵奔三和身边的小童都是对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
而另一边,陈安安不经意间看到林寒和莫小贝进来,急忙上前拉着林寒走到了一边,然后低声问道:“小寒啊,你和我父亲认识,你知道我父亲有这么个表兄弟吗?”
林寒摇头,随后才无语道:“这你问我干嘛啊,你可以问问朱哥他,他也许知道……”
陈安安语气一顿,看了眼那个赵奔三,又是和对方寒暄了几句,这才匆忙到了后堂去找朱一品去了。
至于这边的林寒,则是好整以暇的带着莫小贝看着赵奔三两人。
就看见,此刻的赵奔三还在长吁短叹着:“没想到我表弟年纪轻轻的,竟然就这么没了!”
“师傅,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去吧!”
听到自家师傅的话,旁边的小童也是开口无奈道。
赵奔三闻言则是摇了摇头,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也不对啊,上次表弟回去不是说这个安安是他未婚妻吗,怎么变成父亲了?”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林寒却听的清清楚楚,在思考了一下后,林寒就已经知道面前的这两位到底是什么人了。
这边赵奔三和他的小童交头接耳说着话的时候,另一边医馆外面也走进来一个大摇大摆的人。
而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天和医馆的赵不祝。
回到医馆看到林寒的赵不祝,也是一脸惊讶的开口笑道;“哟,小寒兄弟,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林寒无奈的指了指旁边的莫小贝,开口说道:“小贝想来看看,我就跟过来了!”
赵不祝嘿嘿一笑,却也不在多说,只是目光落到旁边的赵奔三身上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的突然喊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而那边的赵奔三原本正在和小童低声说着话,此刻听到赵不祝的声音,顿时就是一个激灵。
重生幸福時光 大漠公子
甚至于这惊慌之中,还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全身颤.抖的指着刚进来的赵不祝开口颤抖的问道:“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赵布祝有些无语的看着赵奔三的反应,疑惑了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然后满脸黑线的开口问道:“表哥你这是怎么了?我是赵布祝啊!”
说罢,赵布祝就想要上前去找赵奔三。
只不过这个简单的动作,却是瞬间把赵奔三给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就朝着旁边跑去。
“别过来,你别过来……表弟啊,我好歹也是你表哥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赵奔三忍不住的哀嚎,旁边的小童也同样是被吓的瑟瑟发抖。
而另一边,刚刚出来的朱一品和陈安安也都是愣在原地,看着赵奔三的反应,都是感到有些无语。
“安安,这就是你说的……师傅的表兄弟?”
根子啊陈安安后面的朱一品,看到这一幕不禁开口问道。
陈安安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你快看看你认不认识!”
朱一品顿时无奈,忍不住的开口道:“大小姐啊,你没觉得这个家伙和赵布祝很像吗?”
“啊?”
陈安安一怔,连忙看向了一旁的赵布祝,接着又看了眼赵奔三,这才是忽然惊讶道:“难道……赵不祝也是我父亲的表弟?”
“……”
听见此话的朱一品瞬间无语,看到旁边坐着的林寒,他也无奈的开口问道:“小寒,这怎么回事?”
林寒听到朱一品的问话,也在一旁乐呵呵的开口道;“刚才安安姐说馆主死了,恐怕这位仁兄把赵布祝当成馆主了,这不……还以为见鬼了呢!”
林寒的话,不光是让朱一品和陈安安恍然大悟,连场中的赵布祝和赵奔三也都是回过神来。
愣了许久,赵奔三还有些心有余悸的开口问道:“表弟,你真的没死?”
赵不祝无奈的上前拉起赵奔三,开口埋怨道:“你表弟我活蹦乱跳的,怎么会死?”
“那她怎么说馆主已经死了?”
赵奔三指着陈安安,开口问道。
“对啊,师傅他已经去世好久了!”
赵布祝浑不在意的点头道,不过随后,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脸色一边拉着赵奔三低声的说了几句。
一看两人如此,旁边的朱一品也不禁开口喝道:“喂,赵布祝,你还是来乖乖的解释一下他为什么会把你当成馆主吧!”
“就是!竟然敢冒充我爹,真是讨打!”
基本搞清楚的陈安安,此时也开口怒道。
而另一边的赵布祝听见两人的声音,瞬间就怂了,急忙安抚了几声赵奔三,这才腆着脸讪讪凑了过来,开口笑着说道:“安安,老朱,你们也知道我这人就是好面子,本来以为他们不会来京城,没想到现在……嘿嘿,我就是吹了个牛而已,你们别当真!”
“吹牛?你吹的什么牛?”
朱一品寒着脸开口问道。
赵布祝一看朱一品这是要刨根问底,顿时也有些苦逼的开口道:“也没啥,我就说我是天和医馆的馆主……还有……”
“还有啥!快说!”
陈安安捋起袖子……
一看陈安安如此,赵布祝急忙摆手道:“别激动,别激动,我还说了安安是我的未婚妻……”
“……”
陈安安一阵沉默,片刻之后,才猛的伸手,就要去揪赵不祝的耳朵,口中更是喝道:“好你个赵布祝,连姑奶奶的便宜都敢占……”
赵不祝哪里敢躲,只能连连求饶。
另一边,赵奔三和那小童原本才刚刚平复,看到赵布祝要挨打,就急忙大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大喝,可谓是气韵十足,让场中几人都是为之一怔。
赵奔三则是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说道:“我赵奔三神笔铁算,我这表弟虽然是信口胡说,但是你们就如此断定这些都是假的?”
朱一品和陈安安都是一愣,旁边的赵布祝则是急忙开口道:“安安,我跟你说过的,我这表哥可是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我们那边以前发生过一桩命案,就是我表哥画出了嫌疑人的头像,还有啊,还有……?”
赵布祝原本就是能说会道,善于溜须拍马,现在逮着机会,自然是口灿莲花,可是把赵奔三夸上了天。
偏偏此刻赵奔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着几分赵布祝所说的神韵。
也正是因此,这一下子,陈安安反而是不敢下手了。
倒是朱一品,此时却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喂,赵布祝,你吹牛也就算了,你这表兄这么厉害,那肯定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怎么会跑到咱们这里来投奔你?”
朱一品的问题,也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疑惑,就连赵布祝也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赵奔三开口问道:“是啊表哥,你在家里边那么出名,怎么跑出来了?”
赵奔三闻言面色一变,不过很快的就掩饰了过去,接着就看他无奈的长叹了一声,随后才开口解释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你也知道,每天都是和鬼神打交道,我这一次得罪了太多的鬼神,这不,祸事就上门了……”
说到这里,旁边的小童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只不过在被赵奔三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才算是连忙闭嘴。
不过这一幕,却让朱一品忍不住的微微侧目,非但如此,还看向了林寒。
只不过此刻的林寒,却只是微微沉默,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倒是旁边的陈安安,此刻听到赵奔三所说的,顿时就来了兴致,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原来是大师啊,那找大师你能给我算一算吗?”
赵奔三神情一怔,似乎有些不情愿,不过一想现在自己的处境,也有些为难的开口道:“这个……我最近赶路风.尘仆仆的,这都没休息好……”
“大师放心,这好办,赵布祝,你表哥来了,还不赶紧给你表哥收拾住处,在去12做点饭!”
陈安安闻言急忙开口吩咐。
而旁边的赵布祝也连忙点头,直接便到后院去准备了。
看到陈安安同意他们留下,赵奔三的脸上才浮出几分的喜色,这才是咳了两声,看着陈安安正色道:“安安姑娘想要算什么?”
“算姻缘!”
陈安安嘿嘿一笑,随后指着一旁的朱一品开口笑道:“我想让你算算他未来的妻子长什么样子的!”
“……干嘛算我的?你怎么不算你自己的?”
朱一品瞬间就不乐意了,他下意识的感觉这个赵奔三有些奇怪,只不过却没想到,自己现在是躺着也能中枪。
而赵奔三则是哈哈一笑,随后让旁边的小童取出笔墨,开口笑道;“安安姑娘你可算是找对人了,我铁笔神算,就是靠着画画算命出名的……”
“画画算命?”
、陈安安一怔。
而另一边的赵奔三,则是让小童准备好,提起笔闭目了一会儿然后就唰唰的盲画了起来,没多久,就有一个风姿神韵的女子跃然出现在纸上。
只不过这女子眉眼之中,的确有几分和陈安安较为相似。
只不过却似是而非,难以分辨。
另一边的陈安安,则是早就咋舌不已,带到赵奔三画完,顿时就兴冲冲的提起画来,看着朱一品开口问道;“你看……这可是大师算的姻缘!”
言下之意,自然是认为这画中的女子就是自己了。
而另一边,朱一品看了一眼陈安安手中的画后,直接翻了个白眼,伸了个懒腰开口说道:“你让他住在这里,你可要小心杨宇轩那边发飙!”
陈安安看到朱一品非但不理会自己,还波冷水,顿时忍不住的轻啐一声,又是兴冲冲的跑到林寒身边,开口问道:“小寒,你说这是不是我?”
林寒有些无语的看着陈安安,这幅画画的极为简单,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个人来,恐怕拖出一百个女人,有一大半都能够从中找出和自己类似的特征。
倒是旁边的莫小贝,此刻已经忍不住的惊呼道:“安安姐,这个神算好厉害啊,一下子就把你画出来了……”
一听莫小贝的话,陈安安就忍不住的眉开眼笑,伸手掏出一点碎银子,就塞到了莫小贝的手里,口中更是乐道:“小贝真乖,姐姐请你吃糖!”
“谢谢安安姐姐!”
莫小贝看着手里的碎银子,直接便欢呼了一声跑了出去。
见此,林寒也只能无奈的直摇头,掌柜的让他看着莫小贝,他自然是要去看好,免得莫小贝被人欺负了。
但是在看到莫小贝只是跑过去买糖人儿去了,林寒也就没有在意。
而等他在回头的时候,就看到陈安安正在不断的称赞着赵奔三。
也恰好是在这个时候,后面的赵布祝也为赵奔三安排好了屋子,来叫赵奔三,看到陈安安手中的画,赵布祝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安安啊,这是谁啊?”
陈安安一愣,忍不住的开口训斥道:“你是不是瞎,看不出来这是我?”
“你?”
赵布祝哈哈大笑,上前几步家画拿到手中,满脸不可思议的指着陈安安开口大笑道:“你看看你的脸那么大,人家的脸这么小……”
话刚说到这里,旁边的赵奔三和小童就都是脸色一变,林寒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
而在赵布祝的身旁,陈安安已经是满脸杀气的瞪着赵布祝。
偏偏赵布祝还浑然不觉,兀自开口大笑道:“脸就不说了,你的923眼睛有这么大吗?能跟人家比吗?还有还有……”
正说的痛快,身旁的陈安安却忽然拍了拍赵布祝,咬牙切齿的开口喊道:“赵!布!祝!”
“安安……别打扰我,这哪里像你……”
赵不祝苦口婆心的劝着,一回头,就看到陈安安的拳头在他眼前迅速的放大。
砰!
啊!
一声惨呼,赵不祝就捂着眼睛坐在了地上,等到他满脸痛苦的松开手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青眼窝。
而陈安安则是哼了一声,这才是心情愉悦的昂着头拿着画直接离开了。
这一幕,让赵布祝连怨恨都不敢,只能无奈对着旁边的林寒说道:“小寒,亏你还是我兄弟,你连提醒都不提醒我一声!”
林寒无奈的摊了摊手,看了眼赵布祝,这才开口笑道:“怕啥,咱就是开药堂的,你去让朱哥给你看看,顺便在放几天假呗!”
一听放假,赵布祝瞬间眉开眼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朝着后院走去。
只不过没多久,就听到了朱一品的大吼:“没药了,你这算什么伤,我看你就是嘴馋了!”
虽然是大吼,不过没多久,赵布祝就嬉皮笑脸的顶着乌青眼跑了出来和那小童先去休息,自己则是拉着林寒开口道:“走走走,趁这个机会,咱们去喝一杯!”
一看赵布祝这个时候还惦记着喝酒,林寒只能无语道:“这回头要是让安安姐闻出来,你另外一只眼睛可就不保啊!”
说罢,林寒又朝着不远处在买糖人儿的莫小贝扬了扬下巴,开口说道:“我还得替我们掌柜的看孩子呢!”
赵布祝闻言有些扫兴的松开林寒,不过看到莫小贝的时候,却眼前一亮,开口道:“我听说那一家的樱桃不错,你等着,我去看看!”
林寒心中一动,顺着赵布祝的眼神看去,却看到一个妇女正站在不远处和卖樱桃的小贩讨价还价。
只不过眉眼之间,却让林寒感到有些熟悉,就在林寒感到有些奇怪的时候,旁边的赵不祝却一拍大.腿,开口问道:“哎,那不是我表哥刚刚画出来的那个人吗?”
林寒一怔,这才再次看去,果然发现有着不少的巧合。
赵不祝瞬间就不淡定了,忍不住的开口大喊道:“表哥,你快来看,你画的人出来了!”
这一句话,可是把后面的朱一品陈安安,以及刚刚准备休息一下的赵奔三都给吓到了。
没多久,几人就都跑了出来。
只不过到了此刻,那妇女已经买了樱桃,转身走进一条小巷,就不见了踪影。
“你们是没看到啊,简直跟我表哥画出来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啊!”
赵不祝忍不住的懊悔。
陈安安也有些疑惑的打开卷轴,开口问道:“这不是我`·?”
旁边的赵奔三则是面色惊疑不定,连陈安安的问题都没有听到,只是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朱一品开口耻笑道;“什么一模一样,他这幅画,扔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
说罢,朱一品还看向林寒,开口问道:“小寒,你说是不是?”
而林寒听见这话却摇头说道:“朱哥,这一次你可猜错了,赵大师画的,还真是就是那个女子!”
说到这里,林寒也不由得感叹赵奔三的狗头运气,这随手一画,竟然还真的就画出了那个女子的样子。
当然了,林寒也知道接下来即将要发生什么,只不过这样的事情,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这边几人聊了几句,就准备四散离开。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走进来一人,看到医馆里的众人,就开口喊道:“大夫,哪位是大夫?快来救救我吧!”
来人身材矮小肥壮,在加上皮肤黝黑,活脱脱像个矮木桩一样。
“别急,你怎么了,来给我看看!”
朱一品上前几步,开口问道。
那人正要开口,眼神却忽然落在旁边的赵奔三身上,忍不住的开口惊讶道:“你……你是赵大师?”
“啊?”
赵奔三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看到有人认出自己,再加上先前他可是在朱一品陈安安面前吹过自己多么的厉害,此刻只能是做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轻捋了下下巴,开口笑道:“正是在下!”
“赵大师,我是杨家村的杨老实啊,您还记不记得我?”
杨老实神情激动的上前几步。
赵奔三则是有些迟疑的“哦”了一声,不过随后确实和对方攀谈了起来。
也就是在两人聊的正欢的时候,旁边的朱一品忽然拉住杨老实的手臂,开口问道:“不对啊,你身上怎么会有雨花斑?”
朱一品的话,让杨老实也是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什么雨花斑?”
朱一品不言,只是指了指杨老实皮肤上的一些小红块。
看到朱一品穿着大夫的衣服,杨老实这才想起自己刺来的目的,急忙开口道:“大夫啊,我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忽然就出了很多这样的癣,我从杨家村一路走来,可是找了好多大夫,有很多都是吃了一点药刚刚好转,后面就又越来越严重……”
“原来你来京城是为了求医啊!”
旁边的赵奔三开口问道。
杨老实则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停顿了片刻,才无奈的开口道:“我是怕我老婆嫌弃我,所以才偷偷出来看病的!我们来京城,其实是为了躲避县令的骚扰!”
“县令?你说的是……”
赵奔三神情一愣,看着杨老实。
杨老实则是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还能有哪个,就是咱们那边的那一位呗!我老婆花容月貌,不小心被这县令瞧见了,我了避祸,我们也只能举家迁了过来!”
“原来你也是为了躲避那个狗官啊!”
赵奔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着也开口低声道:“不瞒你说,我们也是因为那个狗官的逼迫,才只能一路逃到这里来啊!”
一说到这里,两人就忍不住的惺惺相惜,连连感叹。
只不过旁边的朱一品却始终都是在皱着眉头,连两人说的什么,都没能听进去。
想了许久,朱一品也没能弄明白,最后实在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杨老实,你看是否是和他人有仇怨?”
“大夫开玩笑了,我名字就叫老实,哪里有什么仇人?”
杨老实听到问话,也如实开口说道。
穿越之仁義無雙
而朱一品听见此话则是惊讶的说道:“那不对啊,你这雨花斑是慢性砒霜中毒,如果不是仇人,谁会这样?”
这句话,瞬间让杨老实吓得面如土色,双脚一软,杨老实就哆嗦的跪在了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朱一品开口问道:“大大大……大夫,我……还有救吗?”
也不怪这杨老实如此惊惧,砒霜毒性霸道无比,就连武者,都有中招都会死掉,更别提他这样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了。
此刻朱一品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就把杨老实给吓得魂不附体。
倒是朱一品忍不住的有些无语道;“什么有救没救,我都说了是慢性,这要是剂量大,恐怕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一听朱一品的话,杨老实这才是恢复了几分力气,连忙哀求的看着朱一品,开口道:“大夫,求求您救救我,我……”
话没说完,朱一品就开口笑道:“好啦,别怕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说罢,朱一品使了个颜色,让赵奔三和赵布祝把杨老实扶起来,随后就转身开始去配药。
而此时旁边的林寒则是好奇道:“朱哥,看你这样子,慢性砒霜中毒很常见吗?”
朱一品头也不抬的就开口笑道:“怎么不常见,有很多女人为了保持身材,可是经常的会吞服砒霜!这些人,简直是不要命了!”
而林寒倒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见状亦是忍不住的咋舌。
这边朱一品不大会儿的功夫就配出了383一副药,然后交给赵布祝去煎好。
只不过等到赵布祝从后院端着药出来的时候,众人就都是忍不住的一愣。
因为这药汤可谓是奇臭无比,单单是人闻上一口,就觉得头晕目眩恶心反胃,端着汤药的赵布祝,此刻更是被熏的泪流满面,大呼受不了。
接过药汤,朱一品端到了杨老实的面前,开口说道:“喝下去!”
杨老实一愣,急忙端起药汤,只不过一闻到那种味道,就忍不住的别过头去,口中更是有些无语的叫道:“这是什么药?不喝行吗?”
看到杨老实如此,旁边的林寒也开口劝道:“我猜这是朱哥专门给你熬制的,可以让你把体内的毒素吐出来,你若是不喝,恐怕就只能去见阎王了!”
一听林寒的话,杨老实连忙看向朱一品,却看到朱一品微微的点了点头,似乎是生怕杨老实不信,朱一品还加重语气道:“你要是不喝,恐怕连明天晩上都活不过去……”
“喝,我喝!”
生死当头,杨老实哪里还敢去管什么恶臭,大口大口吞下,竟然拿是把一整碗都喝的一滴不剩。
这倒是让朱一品都感到有些惊愕。
而这边的杨老实才刚刚喝下去,就瞬间感到胃里翻江倒海,本来想要张口问一问朱一品是怎么回事,谁知一张嘴,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大滩的污.秽之物。
也幸亏是赵布祝早就拿了痰盂在旁边准备。
而另一边,朱一品则是面色凝重的取出一个针包,待到杨老实吐完之后,才连忙给对方实行针灸。
“朱哥哥,你不是让他把毒吐出来吗?怎么现在还要针灸?”
旁边的陈安安好奇的问道。
朱一品则是头也不抬的说道:“那可是虎狼之药,专门催吐的,我要是不止住药性,怕是他就要把心肝脾肺肾都给吐出来了!”
接连刺下十几针,朱一品才总算是稳住了杨老实的状况。
而当朱一品施完针后,一回头就看到旁边的林寒此时正捏着鼻子拿着一根银针,刺向痰盂中杨老实吐出的那些污.秽之物中。
看到林寒的动作,朱一品也颇为欣慰的开口道:“只需要一试,咱们就能知道是不是真的中毒!”
说话之中,林寒已经抬起了手中的银针。
果不其然,那银针此刻已经变得漆黑无比,显然是杨老实吐出来的这些东西里,含有剧毒!
一时间,众人都是齐齐变色。
银针变黑所代表着什么,众人自然是清楚无比。
而这边的杨老实,也是顿时被吓的魂不附体,整个人都是不可思议的开口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个庄稼汉,谁会来毒害我?”
这时,旁边的林寒却开口提醒道:“你最近可曾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杨老实想了想连忙摇头开口道:“我和我老婆才刚到京城,我还在找活计,我们每天都是同吃同住,她都没事,我……”
听到这杨老实的话,在看到对方不像是在瞎说,众人也就更加的疑惑了。
而朱一品也是皱紧眉头,忍不住的开口疑惑着:“那这个就麻烦了,什么人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给你下毒呢?”
这边说着,那边的杨老实也是面色迷茫的看着周围,等到看到赵奔三的时候,却忽然眼前一亮,忍不住的上前几步,就想要跪下:“赵大师,求求您救救我吧!您一定能够查到凶手……”
赵奔三看到杨老实的举动一阵手忙脚乱,连道不敢,可是现在的赵奔三,等同于是杨老实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哪里会舍得轻易放弃?
“赵大师,求求您了,你只要帮我画一下,就一定能够找到凶手……”
小月 子墨
一时之间,赵奔三也是完全下不了台了,正有些无奈的看着杨老实,眼睛却忽然看到先前给陈安安画的哪幅画,当即便是一把抓来,开口道:”好好好,其实我早就有所预料……”
任谁都能看出来赵奔三这完全是在敷衍,就是想要先行把杨老实给欺瞒过去,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杨老实在看到画中的女子之后,整个人却瞬间懵了。
“这……这这……这就是我老婆啊!”
杨老实忍不住的全身颤.抖,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而另一边的朱一品和陈安安,甚至刚才那说见过这女子的赵布祝,也都是感到不可思议。
赵布祝听见此话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连忙向着朱一品等人说道:“这女子我真的见过,就是我回来之前,在街上逛着的时候,看到了她在卖樱桃的摊上那里买樱桃!!”
杨老实闻言一愣,却点了点头,开口回道:“我老婆心疼我,来京城的这段时间每天都变着法子的给我补身体,京城给我买樱桃吃,我……唉,谁能想到,我现在还中毒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赵奔三也有些懵逼,不过正犹豫着,却忽然看到旁边的林寒开口笑道:“赵大师既然说了是你老婆,那自然是有道理的!”
旁边的朱一品同样是微微一愣,不过也迅速的反应过来,开口说道:“没错,如果是樱桃的话,那我可能已经知道原因了,不过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是马上去报官!”
“报官?你们说,是我老婆给我下的毒?”
这时听出众人话语中意思的杨老实,抬头喃喃的问道。
林寒则是点了点头道:“你刚才吐出来的污.秽之物里有鲜虾,而这种东西和樱桃一起吃的话,不是剧毒,却胜似剧毒!”
众人闻言都是一阵无语,谁也没有想到,这世间还有这样的事情,而看到杨老实那委顿的脸色,众人就知道,林寒必然是说中了。
一听说要报官,赵奔三瞬间就不淡定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本事,那个女子,就是他曾经见过一面,才稀里糊涂的画出来,现在又稀里糊涂的拿出来,谁知道这就真的误打误撞了?
正当他有些为难的时候,林寒却再次开口道:“朱哥,我现在去找郉叔,待会你跟他们去一趟吧!”
朱一品重重点头,随后又是看着杨老实,低声道:“你也别担心,到底是不是,还是要等到衙门审问过之后才知道的!”
杨老实到了现在已经是心神大乱,哪里还有自己的主意?只能是任由林寒和朱一品去报官……
没多久,老邢和燕小六就带着六扇门的捕快来到天和医馆,在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自然是二话不说的带着杨老实到了公堂,而林寒,则是叫上还在外面疯玩的莫小贝,准备回去。
这一次,他可是在天和医馆耽搁了大半天,要是再不回去,恐怕掌柜的就要担心了。
回到客栈,林寒便和好奇的众人聊起了先前老邢抓人的事情,这里虽然是京城,但是毕竟同福客栈这边还算太平,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人,就算有……有柳若馨、林寒、杨宇轩和老白等一众高手,这些人也大多是在无声无息中倒霉。
故而这抓一个人走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而作为当时的围观者,林寒自然是清清楚楚的,一五一十的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也让客栈里的众人都是连连称赞不可思议。
毕竟不管怎么看,当时赵奔三一把抓出画卷,就直接指定了最后凶手,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看,都是神乎其神。
接着,到了晚上的时候,老邢带着燕小六朱一品等人来到了客栈,刚进了客栈,老邢就忍不住的开口叹道:“额滴个亲娘哎,我当差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破案的!”
听到老邢的话,旁边的老白也急忙给老邢倒了碗茶,开口问道:“老邢啊,小寒说的那个赵大师,还真是算准了?”
老邢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道:“你们是不知道啊,那个杨老实的老婆,还真是好看,跟自己的表哥勾搭上,又怕杀人被人发现,就想到了这么个办法,准备用慢性毒慢慢的毒死杨老实!”
“……”
知道了事情始末的众人都是一阵无语,但同时却又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極道騎士 銀霜騎士
而另一边,老邢又是看向朱一品,开口问道:“一品啊,那个赵大师现在既然要住在你那里,你可一定要照顾好他,千万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三入豪門:罪愛流離 至尊寶寶
鄉村怪談
话音刚落,旁边的佟湘玉就一脸惊喜的开口问道;“那个赵大师就在医馆里住着?”
謎夢詭話
朱一品有些发懵的点了点头,开口回道:“对啊,他是赵布祝的表哥,这次来是来投奔赵布祝的……”
“你说的这个赵大师算的这么准,我倒是想要去看看了……”
旁边的柳若馨也颇有兴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柳若馨忽然看了眼林寒,脸色微微浮出几分红润。
这个改变,其他人尚且没有察觉,但是旁边的佟湘玉,和柳若馨最为熟悉的林寒,却都是瞬间感觉到。
而佟湘玉似乎也瞬间明白了柳若馨的心意,若有所悟的看了眼老白,还有旁边的小郭和吕秀才,同样是开口笑道:“是啊是啊,这么厉害,咱们一定要去看看!”
倒是林寒,此刻心中一凛,急忙开口问道:“掌柜的也想算吗?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把赵大师请过来!”
林寒的这句话,让柳若馨面色一红,不过却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同样的,旁边的老邢也浑不在意的开口提醒道:“小寒,你要请的话就要快点,这一次赵大师的事情,听说可是惊动了的大人物了,依我看啊,要不了几天,这赵大师就要闻名于世了!”
林寒低笑一声,他当然清楚赵奔三的本事,先前的那些事情,也不过是凑巧而已。
此刻林寒要做的,就是让赵奔三不要在柳若馨等人面前露出马脚。
看着周围的夜色,快走了两步林寒就到了天和医馆之中。
而就在林寒刚刚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赵奔三此时正坐在医馆大堂的饭桌前,手中筷子连连落下,正在胡吃海塞着。
至于其旁边的陈安安此刻则是殷勤无比,口中低声嘱咐着:“大师,您慢点吃!别噎着!”
而旁边的赵布祝看见这一幕,不禁开口奚落道:“安安,前边我都说了那不是你,怎么,现在相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