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hef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953章 爛泥扶不上牆相伴-se713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吾弟高孝瓘(高长恭族名),你看,他是不是容貌不逊你两?”
酒桌前,高孝瑜身边坐着两个容貌清丽的美女,更难得的是,她们还是长得几乎完全一样,也是穿着同样衣服的双胞胎!
从高孝瑜时不时在她们身上揩油,而这二女面色如常来看,这三人的“亲密关系”,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
“今晚,你们好好陪陪我这位弟弟。”
高孝瑜一边喝酒,一边言行无状,跟平日里那些酒色之徒别无二致。
真拳皇 起步縱橫
若不是大战在即,高长恭恨不得直接把酒杯拍到高孝瑜脸上!自己这位老哥,在邺城时,毕竟人多眼杂,他行为还算安分。
毕竟勾引娄昭君身边的贴身侍女,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在那之后他老实了许多。
没想到的是,这厮出了邺城,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完全本性毕露起来。
多少还是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察觉到高长恭面色不对,高孝瑜醉醺醺的摆摆手,示意这对绝色双胞胎退下,偌大的厅堂里,就剩下他跟高长恭二人。
“兄长今日喝多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高长恭长叹一声说道,高孝瑜实在是太让他失望了,可问题是,现在并不是追究对方责任的时候。
起码,对方没有站在段韶这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高长恭实在是无法要求更多了。
“我没喝多,我除了喝酒玩女人以外,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我又不像你,会带兵打仗!如今段韶扯了一摊子,你那个便宜兄长高伯逸更不是好惹的。
你觉得我要那么能干做什么?我太能干,难道就能当皇帝了?我不喝酒不玩女人,你觉得我做什么好?”
高孝瑜一边哭,一边悲戚的说道,双手捶打着桌案,弄翻了酒壶,却毫不在意酒水是不是泼出来。
“越是世道如此,兄长越是需要振作才对……”
高长恭都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编不下去了,因为好像似乎,自己兄长高孝瑜说得也是不无道理。
如今的邺城,确实没有高氏皇族出头的机会了,虽然还不至于说被扫地出门,被破坏灭族,但人心的向背,则是十分明显的。
就连杨愔、燕子献等高家的女婿,都有意无意的站在了高伯逸那边。
更不要说段韶了,如果说高伯逸只是行为有些像权臣的话,那么段韶则是明火执仗的跟他们高家过不去!
两害相权取其轻,高长恭愿意答应高伯逸走一趟晋城,挡住段韶的大军,实际上也是因为如此。
毕竟,娄昭君在晋阳死得不明不白,而高演则被逼远走草原。你要说段韶在里面没点猫腻,那谁信啊!
尽管高长恭也不愿意相信一直以来都比较“老实”的段韶,会毫无顾忌的夺权,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只能说今年以来,高家的日子,彻底难过了起来。
戀上酷男孩
越是这样,就越是要等待机会,好好准备,好好锻炼自己啊!
高长恭很想搬出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然而看到醉倒在桌案前的高孝瑜,有种满身力气无处使出来的憋屈感!
重生——貴妻難為 言澈兒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连自家兄弟都毫无斗志,高长恭也不觉得自己带的动一帮“猪队友”。
失望摇头来到门前,他看到那对双胞胎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居然还没走,一时间有些责备自己兄长实在是不会怜香惜玉。
或许,她们也就是高孝瑜的玩物而已吧。
谁会在意玩物是不是冷呢?
哭泣的駱駝
“进去吧,服侍我兄长好好休息。”
“喏!”
身后传来柔弱的声音。
高长恭心中哀叹一声,自家兄长已经指望不上,不过如此也好,此番正好可以接管晋城城防,安排部署防御了!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分手情人:初戀不約
……
深夜,卧房里高长恭将高伯逸交给他的书信拿出来,他看了又看,最终还是放到油灯上烧成了灰烬。
陳家妖孽
信中高伯逸许诺,若是高孝瑜能坚守城池,则给他侍中的官职,并在六部内担任权职,并可以夺得段韶的封号晋王!
天為誰春
其实这些也是画饼充饥,跟段韶许诺让他当皇帝是一个道理。
就算高孝瑜当了邺城里的中枢大官,他又能如何?
没有兵权的大官,最大不过是个山寨版的杨愔罢了!还肯定没有杨愔风光!
若是有个强势的皇帝,那确实不错,可以捞到很多政治利益。然而现在中枢的儿皇帝是高潜,由李祖娥垂帘听政!
李祖娥的侄女李沐檀是高伯逸的“原配”,二人相识于微末,感情很好。李家在背后力挺高伯逸,几乎压上了全部筹码!
这样的话,那么李祖娥偏向哪一边,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去邺城中枢当官甚至当大官,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还不如不给高孝瑜看,免得自己这位略有些轻浮的兄长,去想一些本不该他想的事情。这样对大家都好。
正在这时,他听到门外有些动静,还有些吵闹。
高长恭抓起佩剑,不动声色来到门后面,静静聆听。
“高将军,外面有位女子找您,卑职已经将其带到院子里了。”
门外传来亲兵的声音。
女人?
高长恭一愣,自己什么时候跟女人有交集了?
報告首長,萌妻來襲
“知道了,你把人带进来。”
高长恭不动声色说道,并未放下手中佩剑。
不一会儿,亲兵将女人带到,正是今日酒桌上见过的双胞胎之一。
“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高长恭客气的说道,带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在下悲春,乃是姐姐,妹妹叫伤秋,这个名字都是王爷起的。”
所谓王爷,自然就是高孝瑜了。这厮的不满,几乎是有途径就要发泄一般啊,还悲春伤秋呢!
高长恭懒得吐槽他那位老哥,只是面色沉静盯着眼前的女人不放。
这位该别是来陪睡的吧,他还真不习惯这一套。
“将军救命!”
悲春直接给高长恭跪下了!
“什么事,起来再说。”
高长恭不想拉对方起来,而是后退了一步。泪眼婆娑的悲春站起身,哽咽着说道:“王爷今夜醉酒,让我姐妹二人服侍,脱掉我们的衣服以后……还没做什么,就突然断气了。”
嗯?
“什么,我刚才没听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