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lw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愛下-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 天地陰陽閲讀-ow9h1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无形的道韵一圈圈散开,墨黑如玉的笔身缓缓落下,笔毫上噙着一点金光,剑意渺茫,笔锋微转,落在了泛黄的薄册上——
逆天魔後:廢材四小姐 魔音1ng
柳清欢的三件道器,生死剑意、千秋轮回笔、因果簿,在这一刻融为一体,刹那间,整个世界仿佛在迅速消失,嶷陵那沉寂了数万年的废墟、遍地血水纵横的大坑、以及只剩下半边的断峰都如幻影一般散去,天地瞬突改换!
一眨眼,鸤鸠就发现自己站在了一条狭窄的小路上,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不仅他那些早跑得远远的手下不见踪影,就连化为一团烈焰的穆音音,以及昏迷不醒的姜念恩等人也都不见了。
他顷刻便明白自己进入了某人的道境中,而路两边那永远沉不到底的深渊,还有一道紧闭的巨门立在远处的黑暗中,都熟悉得就像他又回到了当年的阴阳墟天!
超級手表
武極星河 余江月
而造成他法身被毁、一身修为尽付之一炬的罪魁祸首现在就站在小路另一头,拿着一支笔……
鸤鸠的脸一阵狂怒的扭曲,化作一股黑风猛扑向对面那人。到了此时,两人本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彼此之间甚至连话都懒得再说。
空速星痕 唐家三少
然而不等他扑到,就听得“砰”的一声轻响,他身形猛地一颤,低头看去,只见自己右肩处无端多了一个对穿对过的洞,洞口处血肉平滑如刀切一般,没有一滴血流出,却有耀眼的金光从中迸射,灼得他连神魂都被撕裂了般的剧痛。
鸤鸠痛得差点没从狭窄得只能勉强容下双脚的小路上滚落深渊,连忙拿出一枚褚色丹丸塞入口中,精纯的魔气涌向右肩,却发现根本堵不住那个洞。
柳清欢抬头望了这边一眼,神情冷漠至极。
每一个真仙文都蕴含有玄奥而又浩荡的法则之力,寻常疗伤法术是无法修复伤口的,而他手中的因果簿,“方荣祖”这三个字上此时多了几道金色纹路,这些金纹看上去若断若续,每一道都锋利如剑,让那些字切割得支离破碎。
在地府的那几年,柳清欢只是孽镜台一个小小的文书,像阎罗这种真神般的存在是无法接触不到的,但他与判官崔鬼君有些源缘,有幸曾见过对方批注过的折子,跟着学了几个真仙文。
他此时所写的,便是其中一个,此字一出,便是最穷凶极恶的厉魂也会魂飞魄散!
戰之神殿 西西漫步
“噗!”柳清欢喷出一口血,鲜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襟,心下却是古井无波,握着千秋轮回笔的手极稳地继续下笔。
偵探隨筆
还是勉强了些,鸤鸠的修为比他高,他若想将对方一笔勾杀,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更何况,鸤鸠也不会肯就这么乖乖赴死,就听对面传来一声大吼,大片大片的黑光向他飞射而来!
疾风呼啸,幽冥长空,柳清欢却只是抬了抬眼,又低下头去,风鼓起他的衣袍,全身澎湃的灵力如洪潮一般涌入千秋轮回笔中。
一笔、一笔、又一笔,人间生死、世道轮回、天地因果尽皆笔下,每一笔都力透纸背,每一笔都是他的道,而这个世界现在是他作主!
小路之下的深渊响起窃窃的私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悄悄注视着路上的两人,隐约有滔滔水流声传来,金色的光焰轰然而起,一条条道纹如同波浪一样漾开,那些飞射而来的黑光纷纷像见不得光的影子变淡消失。
与此同时,又是几声砰砰轻响,鸤鸠的身上又多了几个大洞,血水飞溅,金光迸射!
“啊啊啊!”鸤鸠终于忍不住惨叫出声,肉身破个洞的痛楚还在其次,最让他惊骇畏惧又痛不可当的是,他的神魂竟也像被穿了洞一般崩溃了一部分。
娛記的美好時代
如此下去,难道再次重演当年阴阳墟天中的那一幕?!
仇恨的火焰在心头翻滚,鸤鸠承受着来自神魂的剧痛,迅速而又顽强的冷静下来,阴阳双瞳中各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束,正好落在手中一枚黑白相间的晶丸上,那晶丸飞射而出,却不是飞向柳清欢,而是飞上高空。
“轰!”晶丸爆开,原本黑沉一片的天空仿佛被劈成了两半,一半升起一轮明月,周围繁星璀璨,柔和而又清凉的月光洒落而下;另一半光芒万丈,烈日当空高挂,阳光将深渊的黑暗一层层驱散。
日月同出,天地再变,以那条小路为界,柳清欢一半身体沉在月光中,只觉冰寒彻骨,经脉都要被冻住一般,另一半身体却被灼热的阳光炙烤着,皮肉的焦糊味渐渐充斥鼻间。
他心中大凛,极致的冷和极致的热让他露出痛苦之色,更有两股气在他体内彼此交替又激烈的交锋,就如同将他的身体当成了战场,法力在经脉中横空直撞,渐渐紊乱……
“不是只有你可以展开道境,我也有,而且我的境界比你更高,哈哈哈哈!”
鐵血軍魂之獵豹傳奇 平沙浩浩
鸤鸠的狂笑声从对面传来,他虽然身上数个光洞,犹如一个漏风的筛子一样,却像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癫狂而又得意。
此时,天地间呈现出一副奇景,以两人所站的小路为界,上部分天空被分为两半,一半白天一半黑夜,日月同辉,又时而互换位置。下部分却是无尽的黑色深渊,有滚滚浪涛声传来,仿佛有一条大河正从下方流过。
而随着天空中日月越来越明亮,深渊的黑暗渐渐被驱散,柳清欢的道境正逐渐被吞并,被侵占,绽开一条条裂纹……
柳清欢握笔的手也开始颤抖,他想起了地府那一次,也是同样的场景,对方当时还只是一缕残魂,就逼得他差点败落,而后是因果簿完全打开,才抢回一线生机,让战况完全反转。
而今依然是道境与道境之间的对拼,谁生谁死,结果又会如何呢?
柳清欢抬起头,嘴角缓缓绽开一丝微笑,突然开口道:“鸤鸠,你是怎么回来的?”
不等对方回答,他又自顾道:“空阶以上无法夺舍,更何况被你抢了道体的那人是大乘修士吧,那么,他如今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