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h0y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仙宮 txt-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提升道心展示-kbja7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不得不说,心咒的获得有一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可以体悟道心。
叶天苦修心法这么长时间,当然知道道心的好处。
以前他还以为心境就是道心,以为经过凶阵的磨练,他的道心肯定不错,后来才知道心志坚定和道心根本不算一码事。
其中的差距说起来困难,但是表现在修炼上就一目了然,基本上现在他一天用在心法修炼上的时间是十个时辰,其他的都是磨练剑气以及稍稍休息。
而这十个时辰的寂寞枯燥难耐的苦修,倒有七八个时辰要用在巩固以前的境界上,不然修为就会倒退,而道心强悍者,则可以花很少的时间就能保持境界不退。
按照他的理解,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是有的人逆的是小溪之水,有的人是逆的大江大河,其中差距一言难尽。
甚至于有些人乃是天之宠儿,根本不算逆水,就算他心思反复,杂念丛起,不事修炼,境界也不会倒退,这样的天纵之才,眼前就有一个就是那位无头大师。
无头还曾向他抱怨过,正因为这个他才会被强逼着当这和尚,他那位师傅眼光是真的很准,就算这位大师无心修炼,可是他的修为也仅比无念差一筹。
以前的时候,就算他知道道心的重要性,也不会拿出时间去感悟他,虽说境界上去了,无论是道法还是神通的威力都是由道心决定的,但是他没心思去管以后的事,他只想着成为内门弟子,救出陈蝶,然后在苦修剑法,讨回公道。
不是他不知道道心的重要性,而是因为实在没有时间。
但是,现在他身上有无念的心咒,里面包含了对方七十年的道之感悟,虽说他不能全部按着对方的路走,但是用来参考提升道法的威力还是可以的。
如果对道心领悟有成,就像是现在的剑气,他可以随心所欲地从全身任何一个地方激发,对敌起来自然威力倍增,而这个就连一直钻研剑气的黄飞虎都做不到,因为这不是仅靠熟悉灵力就能有的范畴。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他的时间有限,资质有限,因此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不敢好高骛远,现在有这种好机会,他当然会把握住,因此这几天一直感悟身上的心咒,只是迟迟没有感应,有点信心不足起来,心思就散乱了。
这也是他心思不全在修炼上,心里想的都是救出陈蝶,因此,一直不觉得他是那种天才,但是他却不知道,像他这种能够耐下心思,老老实实地修炼,也算是天才,如果资质好点,甚至比无头那种成就都会更大一些,这就是用心和不用心的区别了。
但是,这个心咒的感悟是看天资也是看缘分的,他苦苦感应几天还不成,有点明白了,这无念走得路和他大不相同,因此强行借鉴,反而不美,故而无论如何他都是没有半分感应。
这个结果当然让人很失望,但是他转而一想,就释然了,修道多日他已经明白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真正含义,既然看开了,就容易放下了。
最強狂暴皇帝系統
这也是他修炼上古功法的一个心得。
四个月来,他没有一天松懈,用尽了所有时间去修炼这门心法,经常是一个心急就让好不容易得来的修为倒退回去,只好重头再来,后来他就学会了心平气和,不急不躁地修行方式。
他渐渐适应了无为而有为的心境,因此面对生死一线,他都能淡然处之,也算是很大的一个收获。
神奇寶貝之虎躍山林 斷翅的老鳥
当然,就算如此,他的心法也不过是堪堪入门,上古真经就是这么难修炼,非得经过长时间的苦熬不可。
看来,他选择这门功法到底是年少气盛啊。
就在他为当初的选择感慨时,无头大和尚走了过来,看了看他道:“因为师弟嘱托,特意来告诉你一声。无念师弟他可以娶妻生子了,阿弥陀佛。”
耳中听着无头这声难得肃穆,正经的佛号,叶天心头一震,抬起头来,对着无头行了个佛宗大礼道:“无念大师,也算是求仁得仁,大师也不要太过伤心。”
王道梟雄
他知道无念除非圆寂转世,是不会做出那种违背寺规的事情,无头这样说,他就马上明白,无念真的为了担下所有的事情圆寂了。
他这一死,其他的门派就更没有理由在找兰舍寺的麻烦了。
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他是从内心感到佩服的,无念确实当得起大师这两个字。
无头豪迈地一笑道:“伤心,我伤个屁心。我看你小子顺眼,你跟我来,我们好好乐乐。”
而所谓的乐乐,他很快就知晓了,却是在山野中烧烤野兔,看来像是要大吃一顿。
只是,这个无头的手艺有点太出乎他的意料,一只好好的大肥兔子却被他烤成了焦炭样的物事,叶天拒绝了无头递过来的大半只焦黑的兔子腿。
然后在他惊诧的目光中,这个大和尚像是饿了八顿一样,三两口将这惨不忍睹的烤兔子吃点肚内。
修道以来,口腹之欲已经很淡了,他不由得感叹这个大师真是非常人。
我家有妹初長成
无头一边吃,一边慢慢地说道:“当年,我和无念一起偷跑出来,都是他给我烤兔子吃。想不到,我的手艺这么差劲,真是阿弥那个陀佛啊。”
这时候,他才明白,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无头还是对无念的圆寂非常感伤。
说完这个,无头话锋一转道:“佛爷我算是看透了。当年,那老秃驴还说我什么生就佛心,还不是因为好修行。拳头大才是道理。无念他就是不明白,还不如那妖怪呢。以后,佛爷我再也信老和尚那些神神道道的话,什么因果报应,都是骗人的。”
叶天没有听明白这无头到底在说什么,似乎其实这件事中另有隐情。
看着他不解的样子,无头擦了擦嘴道:“其实都是我们老祖宗惹下的事。你一说,我就知道了是谁在捣鬼了。当年,空禅经过这山的时候,发现有大蛇在这吃人修行,就除魔卫道,斩白蛇于峰顶。又因为心善,就放了那条小蛇,结果今天报应来了,兰舍寺差点毁在这妖孽手中。你说,善恶有报是不是骗人的?”
“这个——”叶天也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真的是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吗,那为什么陈虎这个大好男儿死得这么惨,而就连他的妹妹也被坏人所挟持。
一下子,他迷茫了。
拽公主與邪魅四王子
最终,叶天还是没能回答无头的问题,而且无头显然也不关心答案,他只是一时的感慨罢了,很快他就又成为了那个没心没肺的无头大师。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无为成了新一任的方丈,而燃火观又来了一位长老,将他们五人接了回去。
是的,只有五人,他,李清尘,黄飞虎,范长劳以及一位不知名的弟子,毕竟他们只是些记名弟子,想对抗那种丹毒还是太过勉强,要是换了内门弟子也许就好多了。
只是他并不感到这是他的责任,虽然没有他,可能那些内门弟子不会受罚,但是更可能的是他们会全部死在那,其中的一饮一啄真的很有意思。
回到燃火观后,他和李清尘就成为了甲字旗的弟子,而黄飞虎和那位幸存的姓钱的修士就成为了他们同一战线的战友了,也不怕这剑中猛虎在对他生出什么心思。
据说,掌门听说这次记名弟子差点全军覆没,怒火攻心就差一点就要去把那兰舍寺给拆了,后来几位辈分很高的长老好说歹说,才熄了他的怒火,不过他决心操练一些那些内门弟子,要他们明年务必把那些兰舍寺弟子打得满地找牙。
不过,那也得兰舍寺还准备继续举办那个罗汉盛宴才行。
叶天现在没心思理会这样,他的全部精神都在应付身体上的那个心咒。
关于这个心咒,大家都选择性地遗忘了,兰舍寺的没有说什么,燃火观的人对此也是默不作声,看来他们打定主意要看他的造化了,能领悟多少是多少了。
可惜的是,确实如那些大人物所料,他是半点也领悟不了。
这也是兰舍寺的人没有追回的道理,除非叶天天纵奇才或者真的对佛宗修行知之甚深,否则不太可能从这心咒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再说,他们佛宗绝学本来就是半公开传授,靠得是个人悟性,秘籍功法倒真不是太重要。
燃火观的几位长老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如果他是吞服了某些灵果妖丹,他们也许还会出手帮衬一二,但是这种佛宗心咒也许越帮越忙,只能是看缘分了。
農家小地主 藍夢情
因为无念圆寂,心咒的那些有关这位大师的烙印正在迅速地减少,也代表着这个心咒马上就会分解为最原始的天地灵力,而他却是无可奈何,只能看着。
鬼約驚魂 黑色血紅
当然,这个过程中,他也能吸收一部分分解的灵力,而且这些灵力因为佛宗的原因,是最纯净的,也就是说走火入魔的风险大大降低,也算是不白忙一场吧。
现在的他只是感到身体不断有凉飕飕的风刮过,这是心咒消散的表现,但是还是感受不到那个心咒的存在,这种佛宗至高奥义真的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明白的。
就当他以为他不能从这心咒上得到太多好处时,脑海中的血书突然血光暴涨,接着一道鬼手在他身上乱抓乱挠起来。
他吓了一大跳,虽然他知道鬼手可以吞噬不属于他的异种力量为他所用,但是他从没指望血书能够在心咒上帮他。
因为,在他看来,这血书诡异阴森,可能不是正道之物,佛道之力最是克制这些邪门歪道,这血书见了这心咒应该是老鼠见了猫,逃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招惹。
而且,一路上,血书老老实实地蛰伏不动,也证明了他的想法,以前的时候这血书见了和灵力有关的无不是蠢蠢欲动。
但是,现在血书的表现再一次打破了他先入为主的印象,因为大片的白色灵力被鬼手拖入到他的脑海中,然后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说也奇怪,吞吃了这些力量后,血书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暴躁不安,甚至想着控制他出去杀戮,反而意外地平静,根本不需要他费力镇压。
逆天劍道 天み塵
感受到体内越来越充盈的柔和灵力,他一边运气万物引气诀化解这些血书反馈他的灵力,一边有些奇怪地想道:“难道我对于这血书的看法一直都是错的?它根本没有什么正邪之分,而是吃什么变什么,之所以变得越来越邪气凛然,是因为以前吞的都是妖邪之力。”
现在,他对于血书也不是一团模糊,已经明白了这血书只能吞吃无物的灵力,而那些妖物和鬼怪,只有神魂不如他的,这血书才能吞吃。
在那小村碰到的那蛇妖,虽然力量比叶天大,但是因为修为不够,神魂不如他强,这才被血书一下子制服。
惡少的專寵嬌妻 四四是條魚
至于这心咒,本来还以为它害怕佛宗之力,现在看来是因为上面有无念的道心烙印,因此血书才对它束手无策,但是随着无念圆寂,上面的烙印也烟消云散,就再也无法对抗血书那贪婪的掠食。
血书掠夺而来的灵力虽然只有一小部分流到了他的身体,但是这毕竟是无念七十年苦修而来的力量,这些灵力凝练无比,用来直接增加修为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倒是白白便宜了叶天。
很快,他的心法修为就开始突飞猛进起来,体内的灵力先是绵绵不断,接着犹如滔滔江河开始迅速地奔涌起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感到血书传来的灵力弱了下来,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少,到午时的时候,终于没有灵力继续传递过来,看来心咒的力量到此为止了。
而他体内的灵力也平静下来,开始沿着经脉缓缓流动起来。
以前的时候,他只能感到一股暖气,现在却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流动的灵力,就像是液体一般。
他知道他的修为在心咒散逸出的灵力帮助下一举到了双龙出海的层次,这个境界已经堪堪进入到内门弟子的边缘了。
也就是说,只论修为的话,他是有资格成为内门弟子的。
这怎么能不让他欣喜如狂,一直以来,他可是很担心陈蝶的安危的,要是她真的出事,他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肯定不能这样放过那些害他们的人,不管他们是仙是魔。
现在,他渐渐有了一个修士的觉悟。
以前的时候,即使他敢杀人,敢拼命,也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书生,还是那个有礼有节的书生,但是现在的他在力量更进一步后,他的眼界更加宽广,他的信息更加充足,意志也更加的坚定,总得来说,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修士。
他明白了许多事情,比如修士为什么不能怒,也不能有感情。
以前他以为因为修士讲究清心寡欲才会变得对人命那样漠视,就像是看待草芥一样,但是现在他知道这根本是两回事。
武夫一怒,都是血流成河,更不用说力量更大的修士了,因为修士的力量更强,他们的每一个念头都可能会衍生出无穷的灾祸,更因为他们拥有道心,每一个念头都会在心中深深扎根,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是一个难以磨灭的心魔,到时候后患无穷。
因此,修士学会了不把感情带入道修行中,并不是说修士一定不能有感情,而是因为有感情容易冲动,一旦冲动,可能引发无穷恶果,这在修行界中不是没有先例的。
所以,修士们都以为斩断世俗感情,没有七情六欲的修士是最稳妥最安全也是最正统的。
当然,也有些修士因为感情反而成就更大,这也是不能强求的,比如叶天,他现在的成就,都是源于一心想要救出陈蝶。
而唐足贤这样的修行无望的人,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子孙后代上,也不是很符合冷酷修士的形象。
真正让修士们把世间凡人看成蝼蚁的是因为他们的道。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安真
如今的修行界,道心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一旦确定了自己的道,都是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而很多人的所谓大道之路,就是和其他人或者修士竞争的道路,事关他们唯一关心的事物,死个把人就根本不在他们眼里了。
现在,他才明白明月老人为什么说他资质不好,以前还以为是说他没有修行的资质,是指他的根骨之类,现在才知道像他那种层次的人看的更远,他指的是叶天的心态。
在道法大兴,灵气充裕的时候,跨越天谴比较容易,像他这种与世无争的性子还能走到后边,但是现在这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大势的影响下,他很难跨过天谴,因为争斗地太激烈,与人为善等于自掘坟墓。
他的这种性子固然到了后边容易突破,也算是后边发力,但是你也得能够走到哪一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