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3ig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 線上看-第704章 獄王一脈(求訂閱)推薦-sadcs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混沌山中。
苏宇将这个小山头,命名为道始山。
大道之始。
当然,名字取的不小,实际上就是万千山头中,极其平凡的一座,要说不平凡,唯一的不平凡,在于这地方有一座屏蔽混沌规则之力的大阵。
……
此刻,苏宇带着大明王正在探查这座道始山。
他要溯源,找到这屏蔽大阵的核心所在。
若真是阵法,那大明王学会了,就可以在这万千山头,找无人的山头布阵了,这地方,会成为人族的大本营,因为万族来了,必然会被压制。。
若不是阵法,而是宝物,那找到了宝物,也是好事,可以随时带走。
苏宇开着天门,不断顺着那些屏蔽之力去探查。
大明王跟在身后,也不断去判断,这到底是不是阵法。
是人为的,还是天然的?
作为阵法一道合道的强者,大明王还是有点本事的,跟随苏宇探查了一阵,大明王脸色越来越难看。
许久,见苏宇还没找到源头,大明王沉声道:“宇皇,我有点事要说。”
“什么?”
“这可能是阵法,但是应该用了什么宝物当阵法的阵基。”
苏宇微微点头,大明王又深吸一口气道:“关键不在这,而是在于……这阵法,我有些熟悉。”
“熟悉?”
“是!”
大明王吐气道:“熟悉,之前我合道,靠的其实就是那狱王一脉的家伙,留下的屏蔽大阵合道的,对方的阵法一道,造诣一般,但是对方布置的阵法却是很强,因为她的阵法,其实就是模式化!她可能只会这一种阵法,是有人教她的ꓹ 她知道如何布置,怎么去布置……”
苏宇脸色微变。
大明王又道:“这地方的阵法ꓹ 我越看越像那套屏蔽大阵,当然,有些差别!但是核心阵法之道ꓹ 应该是一个体系的。”
苏宇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这可能是狱王一脉布置的大阵?”
“嗯ꓹ 狱王不是说,曾来过此地吗?”
大明王沉声道:“我在想ꓹ 这是不是狱王当年留下的。若是狱王留下的还好ꓹ 若不是……那代表,狱王一脉,还有强者,而且……可能也在混沌山中生存!”
苏宇眼神微变。
大明王又道:“我们都说,狱王一脉叛变,但是上界,现在还有人族的4方势力ꓹ 暗影侯都算不上。4方,很少了!”
“镇南侯、火云侯、云水侯、英武将军。若是狱王一脉ꓹ 真隐藏在这些人当中ꓹ 那太显眼了……”
苏宇若有所思ꓹ 大明王继续道:“所以ꓹ 我就在想,狱王一脉ꓹ 到底是不是在这些人当中?若是不在ꓹ 那他们在哪?”
“还有ꓹ 作为叛徒,我觉得ꓹ 单独出现,太过突兀。”
大明王沉声道:“宇皇,你觉得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一脉真的存在,又能在混沌山这样的险地开辟聚集地!那是否有大量人族,被他们庇护,或者当初一些逃离的人族,后来繁衍的人族,其实都在混沌山中!”
苏宇再次皱眉。
大明王继续道:“狱王一脉,作为叛徒,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到底是为了灭绝人族,还是单纯的为了阻拦文王他们回归,又或者是统一人族?”
苏宇这时候也陷入了沉思中。
半晌,缓缓道:“所以大明王的意思是,狱王一脉若是真的存在,而目的,不是为了灭绝人族的话,可能暗中自己培养了一批人族强者,现在一直都躲在混沌山中!”
苏宇眼神异样道:“此地,大道混乱,若是对方真能开辟出一块净土,万族不敢来,人族也来不了。修炼到日月,没任何难度,此地元气太过浓郁,唯一考虑的是,证道太难……”
“证道是难……但是,宇皇,非要证道吗?”
苏宇一怔,大明王又道:“古兽证道了吗?”
苏宇凝眉:“你的意思是……”
“就单纯的强化肉身,甚至干脆就走这混乱的混沌一道!”
大明王沉声道:“若是如此的话,其实进步也不慢,实力也不弱!修炼规则之力,又不是唯一的道路!不行的话,就在此地修炼到日月巅峰,然后找个地方证道去。”
大明王深吸一口气,“现在,唯一需要弄清楚的是,狱王一脉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若是为了灭绝人族,那可能不存在我说的这些。若不是……那就有这个可能!”
他感应了一下那微不可见的屏蔽之力,沉声道:“这阵法,我觉得很可能不是狱王布置的,因为……太外围了!”
“狱王就算真的来镇守,也不会在这外围一个小山头,布置一个阵法,这山头,我倒是觉得,更像是一种试验。”
“狱王一脉的强者,可能在此地做了一次试验,布阵,屏蔽了混沌之力的影响!”
这时候的大明王,通过阵法,分析了很多东西。
而苏宇,也陷入了沉思中。
大明王又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外面的人族,其实就是弃子!狱王一脉通过外面的人族,吸引了万族的注意力,这些人都是被抛弃的!”
“而他们一脉,可能吸收了不少强者,或者培养了不少强者。”
大明王看向苏宇:“这一脉,是从一开始,就背叛的!按照宇皇的说法,他们一开始就要击杀战王一脉后人,灭绝文王的笔道传承!显然,他们是知道笔道的存在的,不想让笔道再现世间!并非上个潮汐开始,他们才叛变,然而,直到这个潮汐,我们才发觉了一二……那前面的9万年,他们在做什么?”
“为何没几个人知道,这一脉叛变了?”
苏宇看向他,大明王笑呵呵道:“这代表,前面9万年,也许他们都在隐藏,都在暗中,不一定就有多少人出世了,而是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势力!”
“占据了混沌山这样的宝地,起码资源是不缺的,上界其实也容易悟道,狱王一脉传承不断的话,不敢说合道能比整个人族多,但是上个潮汐,人族合道近百,狱王一脉呢?”
“这可是一位四极天王留下的完整传承,甚至还有魔皇留下的……两位顶级强者,我觉得,可能底蕴比仙神这些大族都要深厚!”
“狱王,甚至知道会有上古覆灭的一天,甚至是他主动暗中掀起的,若是这样的话,他留下的后手,难道比各族要少?”
“宇皇,我们一直把狱王一脉当成人族中的一支,错了,我们应该把他们当成一族,极其强大的一族,两位顶级的存在,真要按照上古来分,仅次于人族的一方势力!”
苏宇内心震动。
他看向大明王,久久无言。
是的,他一直想着,狱王一脉背叛,那也只是人族中的一支罢了,这一脉能有几个人?
十个?
20个?
可现在,大明王告诉他,也许对方并非一支,而是一族!
狱王加那位上古魔皇,这就足足有两位顶级的存在了,比仙族、神族底蕴都要深厚。
若是,这动乱,是狱王主动发起的。
人皇这些被动的人,都留下了大量后手,狱王呢?
苏宇脸色一变再变,一个西王妃,就是天王境的存在,苏宇之前觉得,天王妃可能是这一脉最强的存在了,如今再想,真的是吗?
若是最强的存在,能把她留在下界,就当个眼线来用?
大明王也是通过这阵法,产生的一些联想。
因为在这之前,大家都觉得,狱王一脉的人,就隐藏在残存的人族当中。
可看了定军侯的情况,太惨了!
就这么千把人,确定能有强者隐藏在其中?
眼睛不瞎的话,一个个去找,一个个去探查,也不费事。
若是其他4位有势力的人族合道,一人麾下万人,也就四五万人。
很多吗?
很少!
这么点人,隐藏强者,太容易被发现了,也容易被拆穿。
而大明王判断阵法来自狱王一脉,而这里,是混沌山,那一切,也许就有了解释。
狱王昔年还曾坐镇过此地,在这待了千年,狱王一脉不可能对这一点不了解。
这里,危险无比,但是也安全无比。
同样,隐秘无比!
因为没有必要的事,万族和人族都不会来这,找死差不多。
大明王又道:“或者,他们安插一些人,在各个势力当中,但是我觉得,可能只是少数,更多的人,还是隐藏在混沌山,前提是,这阵法是他们布置的!”
有这个屏蔽阵法,就可以避免被混沌之力挤压,弱者也能生存下去。
而且,也不会被古兽轻易发现。
若是阵法再强大一点,古兽大概都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西王妃的屏蔽大阵,就很厉害。
两大合道巅峰大战,万族都没发觉什么动静。
这阵法的核心还没找到,苏宇却是被大明王说的有些头疼,此刻,沉声道:“按照大明王的说法,这一脉,还真可能自成一方势力了!你说的不错,有狱王和炎火魔皇血脉,这可是两尊强悍无比的存在……”
说着,苏宇忽然异样道:“炎火魔皇……这位魔族魔皇,是上古时期的魔皇吗?”
上古时期的魔皇,是叫炎火吗?
苏宇还真没太在意,毕竟上古已经消失,而且对这些强者的名讳,也极少提及。
“大概是吧。”
大明王也不清楚,随意道:“这些强者,名讳很少提及,就如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人皇叫什么,四极人王叫什么,我们都不是太清楚。”
我知道,武王叫周太山。
至于其他人,别说,还真不清楚。
都是尊称!
苏宇皱起了眉头,“先不管这个,这么说,按照大明王的推断,如果……当狱王一脉是一族,那这一族的实力,也许比仙魔神还要强大!但是偏偏十万年不曾现身,只是在私底下搞点小动作……”
“可不小!”
大明王沉声道:“若是上个潮汐,是他们算计的,那人族和万族,加在一起,战死的合道接近150位!这样的动作,还小吗?不小了!也许是之前,他们没有实力,去征服整个诸天万族,可是上个潮汐之后,也许他们就有足够的实力了!”
苏宇吸气:“艹,你的意思是,这一族,积累的实力,可能足以和现在的万族匹敌?”
“不是没可能!”
大明王看向混沌山深处,皱眉道:“这地方,是危险,但是好东西也多!别人进不来,都是他们的地盘,无数岁月,又不用出去征战,在这积累下来,实力累积下来,有多可怕?”
“随便派出几人,就能掀起风雨。”
“那西王妃,实力强悍,但是前面九次潮汐,她都没有什么动静,唯独第九潮汐之后,她才去了死灵界域,联络西天王他们,为何之前不联络?”
“因为他们觉得,前面九个潮汐,各方太强,不宜暴露,不宜现身,但是第九潮汐结束后,他们可能觉得,实力足够了!”
大明王,分析的头头是道。
他本就是文明师,也是一位城府极深的老将了。
能把自己儿子藏了几百年,藏到证道了都没人知道的存在。
能把万族忽悠到,都以为他大儿子死了的地步,这位可不简单,只是因为苏宇崛起,大秦王这些人陆续获得了苏宇的一些帮助,迅速合道了,他才显得低调许多。
实际上,他才是真的靠自己合道的存在。
严格意义上说,大明王是这个潮汐,唯一一位真正的人族合道境!
是的,唯一一位!
大周王不是这个潮汐的,蓝天和万天圣是自己开道的,开道不存在合道之说。
天岳也不是这个潮汐的,大秦王和大夏王现在走的是荒天兽的道,唯独这位,靠着西王妃的阵法,自己踏入了阵法道的合道境。
苏宇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这位,这位还真是口风紧,苏宇严重怀疑,大明王可能之前就这么怀疑过,想过,但是一直憋着没说。
到了这一刻,发现阵法有点问题,这才一股脑地全告诉苏宇了。
不愧是朱天道他爹!
夏侯爷那么精明的人,在朱天道手上一次次吃亏。
大明府,聪明人很多。
打了400多年的仗,大明府死的人不多,但是实力可不弱,老一辈强者,可能大明府存留的最多,如今一府四大永恒,不,三位永恒,一位合道境。
这样的实力,比起大周府、大夏府,那是一点不含糊。
见苏宇看着自己,大明王笑道:“怎么了?”
看我干吗?
我说的不对吗?
合理的推断罢了,这位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
我脸上有花?
苏宇笑了,忽然道:“大明王,问你件事。”
“宇皇请说。”
“当初夏辰前辈和大周王,都给你开了一个遗迹,唯独大明府两个遗迹,其他各府,都是一个,大明王怎么没把遗迹交给当时更有希望证道的牛府长,而是交给了朱天方?”
大明王干笑道:“这个……咳咳,老牛当时名气不小,他证道了,大家都知道,多一个明面上的永恒,意义其实不大。天方证道之后,接掌了猎天阁黄部,黄部是猎天阁信息的来源……说实话,人族这些年,损失不大,大战十战八胜,和天方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他开始给自己儿子邀功了,笑道:“天方主管情报体系,宇皇也是善战之辈,也明白情报的重要性!若是没有猎天阁,及时为我们提供那些情报,人族可能坚持不到现在,也没办法在后期站稳脚跟。”
苏宇微微点头。
大明王又道:“而且,大明府只是低调,不代表立功不如大秦大夏他们。恰恰相反,在我看来,大明府立功比他们更大!”
總裁強情寵愛 孫晗
大明王笑道:“别的不说,诸天征战,各大府军械,有三成来自大明府提供!那些莽夫打造的军械,有我大明府强大吗?”
“我大明府有百道阁,可以批量制造各种中低级的铸兵师,大明府铸兵师,也是人境最多的!”
王霸蒼穹 偷偷路過
苏宇再次点头,的确有点模式化生产铸兵师的意味。
他自己进入过,也知道,只要你有这方面的天赋,不需要消耗原材料,你就可以成为铸兵师,不但是铸兵师,其他行业也一样。
批量制造!
当然,这种大批量制造出来的,一般都不精,但是对于模式化生产军械,那是足够了。
大明王笑呵呵道:“不止如此,我大明府在其他各个产业上,也立下了巨大的功劳!比如储物戒吧,其实就是产自于大明府!数量不多,但是够用!”
“比如市面上流行的一些低端功法,其实大半来自大明府!”
“衣食住行……这些东西,大明府都在推动,宇皇,说句良心话,没我大明府,现在的人族,还在过原始人的日子,有我大明府之后,才渐渐过上了现在这种日子!”
大明王笑呵呵道:“有时候,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是说杀了多少人,就是厉害!四极人王中,我先祖名声最小,不代表我先祖对上古没贡献,否则,单纯的看实力,就一定可以成为四极人王?据我所知,我先祖当年负责的,应该也是后勤方面的事,上古征战诸天,前线打仗,后方全靠我先祖撑着!”
苏宇笑了,“大明王的意思是……”
大明王也笑道:“咳咳,没啥,我的意思是,夏家一群莽夫,战斗还行,干活不行!以后打下了天下,交给我朱家来负责后勤保障,绝对比夏家干的漂亮的多!”
“……”
苏宇哭笑不得!
大明王见他笑,马上道:“此话,老夫可没说假话!宇皇你在大明府和大夏府都生活过,你觉得是大夏府富裕还是大明府富裕?是大夏府安乐,还是大明府安乐?底层的民众,那么好战做什么?各司其职就行了!完全的军管,你看大秦府就知道了,未必是什么好事……”
“就说大夏府,文明师做一个研究,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吗?”
“在大明府,你就是不靠谱成胡显圣那样,区区山海,跑去研究空间传送,大明府都在大力支持。”
大明王笑呵呵道:“我们大明府,吃着玩着喝着乐着,结果立功也不比各大府小,你看看大夏和大秦,苦大仇深的,日子过的苦兮兮的,也没见打下多少地盘!”
“……”
无法反驳。
苏宇自己就在大明府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确很爽。
吃喝玩乐,那都是随意。
各种新东西,也是层出不穷。
苏宇笑道:“大明王说的也有道理,修炼,也不单纯只是为了杀戮。这些先不说了,那按照大明王的想法,狱王一脉可能就在这混沌山?”
“可能性极大!”
大明王点头:“要不然,在其他地方,上界强者这么多,不可能一点没发现,除非都藏在几大人族侯势力当中,那又不太可能。”
苏宇也是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混沌山深处,轻吐一口气道:“有点意思,这个,我之前倒是疏忽了,或者说,万族和人族,都不曾去想过这一点,在大家看来,狱王一脉,可能和其他三王传承一样,要不断绝了,要不泯然众人了。”
想到这,苏宇笑了笑,很快道:“你稍等我一会,我去咋呼一下西王妃。”
“……”
大明王无言,都忘了这茬了。
苏宇也不耽误,他的确需要做一个判断,一个之前没考虑过的判断。
狱王一脉,在苏宇的固有印象中,存在于上界,存在于火云侯这些人的势力当中,可能就那么三五人,隐藏的很深。
他没去想过,这一脉既然如此强大,还隐藏个屁啊!
干嘛要隐藏在这些人当中?
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一个西王妃,都有天王战力了,现在的上界人族,还有天王战力的存在吗?
还需要用什么阴险手段去背叛,去陷害吗?
真要灭杀他们,出动一位天王,知道他们所在的准确位置,那就直接杀了,或者直接卖给万族好了。
也许,狱王一脉还真没出卖岷山侯他们。
因为他们需要,这些人在外面制造点动静出来,和万族继续厮杀。
……
文明志内部。
小空间。
西王妃一怔,又来了?
这次苏宇来的可真够快的。
她看到苏宇,这次也不诱惑了,直接道:“我们现在在哪?为何我觉得我被封印的大道,有些被压制?”
苏宇挑眉道:“你还能感应到外界?”
“稍微有些感觉罢了。”
西王妃轻笑一声,化出了一张床,自己靠在床上,轻笑道:“人主既然来了,坐下聊聊?”
苏宇懒得理会,也化出一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淡淡道:“东西,我想办法托人弄到上界去!不过命界被看守的森严,需要一点时间。”
西王妃笑道:“急什么,慢慢来,百战不是还没解封吗?”
苏宇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不过,上界最近也有些消息传下来,我要和你验证一下。”
“人主有何疑惑?”
西王妃妩媚笑道:“只要能说的,紫烟必当知无不言,毕竟,你我现在是一条道上的。”
苏宇蔑笑一声,很快,开口道:“岷山侯死了,你知道吗?”
西王妃皱眉,这个苏宇上次没说,此刻,她微微挑眉,笑道:“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意外的。”
苏宇冷冷道:“是你一脉的人做的!虽然我看不上上界的那些老家伙,可是,你们这些杂种,又坑杀了一尊上古侯,我迟早要灭了你这一脉!”
西王妃嗤笑一声:“别什么事都让我们背黑锅!岷山自己废物,死在了万族手中,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苏宇,你太可笑了,只要失败,总有借口……”
苏宇一掌拍出,打的她吐血,粉碎了那张床,苏宇冷冷道:“少跟我嚣张!你记住了,现在的你,是阶下囚!”
西王妃默默站起,再次化出一张床,坐了上去,幽幽笑道:“你也只能对我发泄一些火气了,看样子,你很生气,不如姐姐安慰你一下?”
苏宇冷着脸,盯着她看了一会,许久,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之前下界大战爆发,动荡不安,仙战侯欲要下界,却是被人阻拦了,在上界阻拦的,是一位人族,实力极其强大。对方和你一样,也是神秘无比,黑衣黑袍,出手之际,加在一些混乱的规则之力,战力却是强悍无比……”
他说着,西王妃没动静,心中却是微微一震,然而,在这,苏宇主宰一切,自然不是西王妃可以瞒过的。
苏宇皱着眉头道:“我问了大周王这些人,他们都说不认识,没见过,不是上界已知的一些人族强者。你也曾在上界待过,你可知,这人身份?”
“上界何其大,人族隐藏的强者,也许还有许多,我岂会都认识。”
西王妃嗤笑道:“你居然问我,真可笑!”
苏宇皱眉:“对方装扮和你上次来杀鸿蒙,很相似……”
“呵呵!”
西王妃嘲讽一笑:“黑衣黑袍的多了,真可笑啊!”
苏宇冷冷道:“你再这个态度,我宰了你!”
西王妃这才消停了一些,笑容妩媚道:“这么说,之前大战,还有很多热闹可看呢?那人居然可以抵挡仙战侯,仙战实力可不弱……”
“不错,正因为如此,我才在想,此人是谁,仙战可能有天王战力,那此人,也许也有天王战力!”
苏宇沉吟道:“会不会是你一脉的强者?”
西王妃笑道:“我这一脉,为何要为你们阻挡仙战?”
自錦成傷 喬維安
“也是!”
苏宇点头:“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确定!但是此人之道,很特殊……”
苏宇还是凝眉道:“有些混乱,后来我让人去探查过,打听过,仙族也不知此人来历……难道说,上界还有人族天王活着?若是能收服的话,百战出来了,也能抵挡一二……”
西王妃笑了笑:“那你去收服好了。”
“你闭嘴!”
苏宇恼怒:“我担心,那是你这一脉的叛徒!”
西王妃笑而不语。
“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暂且放下!”
苏宇吐了口气,“最后一件事,我已逼问出上界通道在哪,我想派人上界,看看能否让我的人,先进入上界,打探一下局势!定军侯的人,和我约定,可以去混沌山会谈……而大周王说,混沌山古兽极多,危险无比,我担心定军侯是不是想故意坑杀我?”
苏宇想了想又道:“我本人就算不去,也会派遣顶级强者过去……我担心出问题。”
说着,眼神冷酷无比道:“所以,我思考再三,想要约见上界残存的所有人族强者,就在混沌山见面,但是……我想引动古兽之潮,将他们一网打尽!”
西王妃脸色微变。
苏宇沉声道:“但是,我需要你的一些帮助,你会那屏蔽大阵,我想让大秦王上去,又担心他会被杀,所以,用你那屏蔽大阵,也许可以避开兽潮……”
西王妃淡淡道:“那些古兽,不是你想引动就引动的,你以为没人想过引动兽潮,对付自己的敌人?往往都是自己先死了!”
末世桃源記
苏宇冷笑一声:“废话,你当我是白痴?我当然知道!不过,大秦王他们继承了荒天兽的大道,严格来说,和古兽算是一体的,据我所知,同为古兽,还是有些联系的,我想让大秦王试试,也许可以引动……不行的话,荒天兽尸体还在我手上,我把那尸体交给大秦王,给引爆了,你说,能不能引出古兽?”
西王妃这次真的有些变色,当然,很快消失,失笑道:“你真够疯狂,真够歹毒的!你居然要坑杀上界那些人族……你比我这一脉,还要心黑!苏宇,你说我一脉不是东西……我看,你才不是东西!”
苏宇冷冷道:“无毒不丈夫!既然不支持我,我要他们给我添乱吗?还有,我不需要你来评价我,我只是在问你,有屏蔽大阵在,可以遮掩自己,不被古兽发现吗?”
西王妃嗤笑:“怎么可能!你想多了,所以你的计划,注定不可能成功。”
苏宇皱眉道:“真的不可以?上次我们交手,几乎没有任何气息传出……算了,你先把大阵交给我,我让人去研究,不管行不行,试试再说,对你而言,也没任何损失,你们一脉不是希望人族灭绝吗?那好,我把上界人族都给灭了!”
西王妃淡淡道:“我不会交给你的,苏宇,那大阵,乃是我一脉不传之秘,你别妄想了!”
百變德魯伊 蜀山刀客
苏宇冷声道:“一道阵法罢了!只是有些遮掩气息之效,又没有太多的杀伤力,你教会了我的人,我去灭了上界人族,这不符合了你们的心意?还是说,定军侯这些人当中,有你一脉的人,你不想我去杀了他们?”
西王妃不语,也不解释。
反正,就是不会给!
不能给!
给了,苏宇这疯子,也许真的会派人上去,在混沌山制造兽潮。
虽然可能性不大,可是按照苏宇的说法,他有荒天兽的尸体,大秦王他们上次的确用了荒天兽的大道,荒天兽也是古兽中的一员。
若是它的尸体爆开,会引起混沌山的动荡吗?
不好说!
一旦真引起了动荡,那才是大麻烦。
所以,西王妃唯一能做的,就是阵法不给苏宇,苏宇也必然舍不得让支持他的大秦王和大夏王陨落,这样的话,倒是能避免这一切发生了。
此刻的苏宇,极其愤怒,一把抓住她的脖颈,捏的嘎吱作响,怒道:“你这蠢货!灭了上界人族,对你一脉,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是一道阵法罢了,为何不给?”
西王妃咳血,笑道:“祖训,不能外传,你杀了我也没用。”
“混账!”
苏宇愤怒无比,很快,冷哼一声:“就算你不给,也没什么,屏蔽气息的大阵,未必只有这一种……”
西王妃咳血,笑道:“你别痴心妄想了,不可能成功的,混沌山的大道之力,和万界的不一样,万界的阵法,到了那,十有八九都会失去效果……你开了天门,不在上界而已,若是在,你就会发现,在那地方,规则之力会被压制的,别异想天开了!”
她笑道:“你麾下合道战力本就不多,再葬送大秦王和大夏王,你迟早会死,你死了倒是没什么,我可不想为你陪葬,我还是劝你,放弃这个想法吧!”
“何况,真把上界人族灭了,他们死光了,上界一开,你连一点挣扎的机会都没了……”
西王妃幽幽笑道:“你既然能派人去上界,还不如想办法收服了他们,百战现在毕竟没有解封,不是吗?这也是你的机会。”
苏宇皱眉。
西王妃笑道:“苏宇,别一天到晚想着杀,我若是没被你擒拿,那我也希望你去杀,你去死,可现在,我倒是希望你能活下来了,否则,我不是倒霉了?”
苏宇皱眉看着她,半晌,冷笑一声:“蛊惑我?懒得搭理你!”
说罢,身影消散。
而西王妃,等他走了,半晌,轻轻吐了口气。
苏宇这疯子,他居然要去混沌山引起兽潮,荒天兽的尸体……能引动吗?
不太确定。
西王妃心中有些凝重,显然,苏宇是打上混沌山的主意了,希望这家伙,早点放弃这心思才好。
……
而出去的苏宇,脸色也有些变化。
西王妃不希望自己在混沌山引起兽潮!
哪怕自己说是为了灭杀上界的人族,她也不愿意把阵法布置之法交给自己,什么祖训,都是扯淡的话!
“她在担心什么?担心兽潮,会影响到狱王一脉的人?”
“若是如此,大明王的推断,可能就是正确的,这一脉,真的隐藏在其中!”
“我说出了一位能抵挡仙战侯的强者,她都没觉得不可思议,那可是天王级,人族多出一位陌生的天王级强者,不是很让人震动的事吗?她居然没追问,只是说不认识……”
“岷山侯被杀,我说是她一脉的人背叛导致,她否认了……”
一个个念头闪烁,半晌,苏宇大体上确定了。
大明王的推断,大概率是真的。
这一脉,真的隐藏在混沌山,而且绝对还有天王强者,西王妃把那个出手的黑袍……当然,苏宇虚构出来的,但是西王妃当真了,可能觉得是她的同族,所以才没说出来。
“真想杀了她,吞噬她的精血,看看记忆!”
这一刻,苏宇真想干掉西王妃算了,又知道,干掉了她,也许会引出狱王一脉的强者,以及让他们警惕。
……
大明王见苏宇出来了,一直在思考,也不打断。
等苏宇清醒了,他才道:“如何?”
苏宇深吸一口气:“大明王也许判断对了,这一脉,还真可能就在混沌山,而且强者不少,绝对还有天王级存在!”
大明王倒是不太意外,毕竟他自己推断的,此刻,他也有些感慨:“这是准备当渔翁啊!万族和人族厮杀多年,他们倒好,积累实力,一点点消耗万族和人族的实力,然后一举杀出,夺取万界控制权……若是如此,那野心可不小!”
苏宇冷着脸,看向混沌山深处,半晌才道:“没在意就算了,既然注意到了,想渔翁得利,哪有那么简单!”
“这一族,一定没有绝对的实力控制万界,否则,早就杀出来了,他们还在等,西王妃既然去联系了西王,代表他们实力还不够!他们也许还希望百战王解封,出来再和万族战一场,消耗双方实力……既然如此,那就还有时间和机会!”
大明王微微点头:“大概也是!不过若是如此,我们在这待着,危险就不小了。”
“我知道。”
苏宇点点头,不过这是外围,可能对方早就放弃了外围,以免引人注意,暂时倒是危险不大。
“继续找阵法核心,其他的先放放,另外不要对外透露这些。”
妖獸禁域
苏宇沉声叮嘱了一句。
大明王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这事传出去了,未必是好事。
至于传给万族,万族未必信不说,真信了,也需要合适的时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