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k3w好看的都市小說 終極武力 線上看-第922章 龍象 四相伴-revxj

終極武力
小說推薦終極武力
第九百二十九章龙象四
面对王越的这一拳,这世上没人敢掉以轻心,但丹增上师显然也知道自己眼下的处境,关键时刻竟是根本也不抵挡,只头也不回往前就冲。王越的拳往下一落,刚碰到他的后背,就只见这老喇嘛浑身上下的皮肤迅速褪去了原本的淡淡金光!
继而,如潮水般一齐涌到了后背上。瞬息之间,他和王越拳头碰触的那一片皮肉,金光一闪,就像是刷上了一层厚厚的金漆,皮里肉外光华湛湛!
“金刚不坏?”
王越的眼中精光一闪,转眼就明白了丹增上师这是为了应对自己这一拳,将全身加持的外力都汇聚在了后背上。为的就是宁可吃他一拳,也断然不会停下脚步。
“好家伙!这一下,倒是真有了几分不坏金身的意思了!!只可惜,外力到底只是外力,能借的了一时,也不能借的了一世……。”
心中念头电转,王越虽然知道经此一来,丹增上师的后背肯定是防御力暴增,但却依旧原势不变,一拳轰了下来。
“当!”剧烈的撞击声,就好像从深山古寺中传出来的一记铜钟轰鸣,王越只感觉拳头一紧,指骨发疼,丹增上师的后背这一瞬间生似就变成了一块实心的金属块儿,虽然也被他一拳打的向内一凹,却也震得他手腕一颤,掌指一阵阵的发麻。
無雙神脈
總裁大人,慢慢來
同一时间,前面的丹增上师人在空中,突然噗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后背的大红僧袍瞬间粉碎,露出了里面金光已经迅速黯淡的后背。上面赫然是印着一个王越的拳印,宛如斧凿,就那么镶嵌在他的脊椎上,足足向里陷入了一寸多深。
再然后,老喇嘛背上的金漆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现出了了一条条的裂纹,纵横交错一如蛛网,但终究还是保留了最后一抹的亮色,没有彻底消失不见。
而与此同时,丹增上师也借着王越这一拳的庞大力道,一下向前冲出去了三四十米,身形落地一个踉跄,然后就向前一扑,双脚踏动,简直连成了一条线,瞬间就钻进了前面的胡同里,不见了身影。
“真是好本事,希望你我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到时候,我要不死定会再来领教你的本事……噗,噗,噗!!”
丹增上师头也不回的消失不见,但紧跟着就从前面传出了他的这样一句话,只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已是接连喷出了几口鲜血。以至于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空气中都能够闻到那种新鲜血液散发出来的腥气。
由此可见,结结实实的被王越一拳轰在背上,他受的伤实在不轻,哪怕是凝聚所有外力,有了几分金刚不坏的味道,却也没挨住王越的拳头。
而且从他说话时候的气息判断,这个老喇嘛只怕也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这一点他也心知肚明。
“该死的,这世界的宗教修行,果然是不一般。虽然假求外物,可却走得一样是精神影响物质的路子,这个老喇嘛年纪都不知道多少岁了,居然还这么难缠!!不过,好在他修行的还不到家,外力终究是外力,又被我重伤数次,废了一条手臂……。只是……这密教的瑜伽法门最善挖掘人身潜力,以他的生命力之强,只怕到头来未必就没法治了……。还有,他留下的这几句话,明显也是看我年轻,想要用言语激我,怕的就是我追杀他!可我焉能中了这等伎俩小计,当然还是追杀去打杀了此人最合我的心意……。”
一拳打在丹增上师的后背上,王越身形落地,本是有心立刻就追上去,但老喇嘛最后这一手,外力凝聚之下的反震力,也是异常霸道。饶是以王越的本事,竟然也不由的被震动气血,胸口为之一窒。
所以,脚下也不由慢了一下。这才让丹增上师顺利的钻进胡同,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不过,老喇嘛到底是受了伤,最后一下还被王越险些打散了身上加持的外力,虽然凭着最后一丝余勇,强行提气跑了,但事实上他和王越之间的这点距离却始终都在王越的精神力量笼罩之内。
胭脂帝國 小貓和蝴蝶
王越就算眼睛看不到他的影子,可却对他移动的范围和轨迹,比他自己都清楚的多,当下心中念头一起,不慌不忙朝前就追,既不远离,也不拉的太近。
反正这老喇嘛,已经是受了重伤,施展秘法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只要这么跟下去,时间用不了多长,根本也不用王越出手,他自己就会陷入到虚弱期了。
刷刷刷,身形游走,丹增上师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比任何人都清楚的多,当然他也知道这时候,王越肯定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所以他这一扭身撤退,立刻就是二话不说借着前面一片密密麻麻的建筑物作为遮掩,迅速前往自己知道的一处密道入口。
现在别说他是身受重伤,就是没受伤,想要甩掉体力近乎无穷无尽的王越,也没那么容易,因此他唯一的出路,就是通过这片城堡内部错综复杂的地下通道来脱身。
遊牧者傳說 果隸成
但可惜的是,他的想法不错,也给自己事先留了一条后路,可真等到他跑到地方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就在他面前的路上,竟然站着一个人,似乎早早的就等在了那里。
“咦?是七叔……。”
隔着一百多米的距离,一直缀在老喇嘛的身后,王越感觉到这条道路尽头的那个人的时候,却比丹增上师还早了一线。
也一眼认出了,这个人就是苏明秋。
禽惑婚骨
当时,王越来追赵祯的时候,苏明秋就说过让他先过来,他稍后就到,只是王越也没有想到,他这个稍后就到,一到就堵住了丹增上师这条大鱼。
“赵祯这一次为了要杀我,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除了丹增上师这最后一个大高手压阵之外,前面的铁骑和火牛阵不过也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其他的布置,显然都是已经被七叔那边给吸引过去了,要不然这些人再加上一大群的枪械武装,就我一个人,只怕也危险了。稍有不慎,说不定就栽在这里了……。”
王越心中暗道,脚下也没停留。因为就在他认出苏明秋的这一瞬间,丹增上师也已经和苏明秋动起了手。
这老喇嘛虽然知道苏明秋的大名,但显然却是没有见到过本人,或者见到过这一次也没有一下认出来,可高手过招,未曾动手就有感应,苏明秋往那里一站,整个人就仿佛渊渟岳峙,给人的感觉完全是深不可测,是以丹增上师这一二话不说,出手就是杀招。
“咄!”的一声断喝,真言入耳,竟是一照面就全力以赴用出了密教真言,震慑心神。继而他人往前扑,身形连缓都没缓一下,双脚连踏,双足落地举重若轻,只往前一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狂奔的大象,明明沉重如山,偏偏却又轻飘飘如风而起,映入眼帘简直矛盾到了极点。
这就是密教中白象形在身法中的运用。丹增上师深知背后王越正在赶来,前面再有苏明秋拦路,他若是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冲过去,那他就彻底完了。
是以,他这往前一冲,真的也是手段尽出,拼了老命了。只是在0白象形上的施展就比和王越动手时厉害了许多。再加上他剩下的一条手臂,捏成龙爪,快速挥动,连撕带扯,辅以真言震慑对手心神,竟是一照面就把苏明秋逼得向后退了一步。
当然,这也谁苏明秋不知道老喇嘛的底细的缘故,一上手就被他真言灌入耳中,震动精神的缘故。
神魔遊戲 盛月公子
但当苏明秋一步退后结束,丹增上师的这些手段也就对他再没了多大的用处。密教的真言虽然厉害,但苏明秋的拳法武功上承唐国骊山的老母宫,也是道家的嫡系真传,几十年如一日的打磨心意,蕴养精神,苏明秋的拳意圆融,简直无法想象。一旦有了防备,丹增上师再想要依仗真言不断的撼动他的精神意志,其难度甚至比面对王越的时候还要困难一些。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剩下的拳法武功,苏明秋已是当世大家,试想刚和王越鏖战一场,已经身受重伤,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大幅度消耗的丹增上师,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见面不过数招,就被苏明秋一掌席卷而去,逼得左挪右闪。
“我知道了,你是苏明秋?”
一次两次没有冲过去,丹增上师心急如焚,却也在这一瞬间立刻猜出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当下不由大吃一惊。
顿时就知道,此番大势已去。不但自己栽了,而且赵祯布置在外围的人手,肯定也完了。
“七叔手下留情,别打死他,让我来。”
就在老喇嘛话音出口,还未落地的时候,王越也已经到了跟前不远,哈哈一声长笑之后,声音传入耳中,却是生怕丹增上师被苏明秋打死了,坏了自己的好事。
“我说你这么慢,原来是碰到了这个喇嘛。”苏明秋和丹增上师交手数招,虽然只过了几个照面,但也知道面前这个喇嘛是个顶级的高手,若不是先前已经和王越打了不知多少时候,受了伤,只怕自己要想拦住他,也不会这么轻松。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何处不是灵山!!”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眼见后有追兵,前有拦路,自己已经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脱身出去了,事到如今却是心头一松,竟是彻底放下了生死之念。口中喃喃一声自语过后,却是脚下一顿,面现悲苦之色,一伸手宛如佛前朝拜,屈臂上举于胸前,手指自然舒展,手掌向外,照着苏明秋的胸口就推了过去。
而他这一下似乎也已经恢复了平静,面色自然,双目低垂,一掌推出后,整个人都像是已然忘记了一切,无畏无恐,不知不觉间就带出了一种普度众生,慈悲为怀的意境。
无畏印!
这是密教大手印中一种最能调理精神,安抚惊怖,使人无所畏惧,面对一切挑战的法印。
“好一个大喇嘛!恭喜你,堪破红尘,得偿所愿。”
苏明秋看着丹增上师脸上的神色瞬间转变,眼神中不由也生出了几分敬佩之色,不过佩服是佩服,该出手时他也从来不会留手。口中话音还在耳边回荡,他的手就已经丝毫不躲不闪的和丹增上师的无畏印碰在了一起。
不过,和王越的打法完全不同,苏明秋的这一掌起落之间有如云水相生,走的乃是唐国内家拳正宗的打法路数,运刚于柔,绵里藏针。只是这么轻飘飘一掌按过去,丹增上师的无畏印就噗的一下,散了架子。
而他刚受了重伤,外力溃散,已是十不存一,又哪里经受得住苏明秋这一记暗含云手奥妙的轰击。顿时口中一声闷响,整个人都离地三尺,被苏明秋一掌拍的飞了起来,直直跌出七八步外,扑通一声摔落尘埃。
賜婚 月蓮冰
不过,他的反应也快,一下摔倒在地上之后,立刻脚跟蹬地,贴地横滚哗啦啦一下就滚出了三四米,然后再一变向,浑身都蜷曲成了一个圆球,顺着一处下坡的小路,骨碌骨碌往下就滚。速度之快,竟是有如星丸弹射,一转眼就在十几米纵身而起。
無限魂
可就在这时候,后面的王越早已看得真切分明,几个大步横跨,凌空三步发力运劲,咔嚓一声,居然又是一个摧城顶的架子,戳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这一下可没有了金身护体,王越的肘尖一戳一挑之下,丹增上师胸口的衣服全部粉碎,连带着里面的皮肉筋骨,也都破开了一个大洞,血肉成泥。
很显然王越赶到的及时,这一肘和之前那背后的一拳算是贯通了前后伤势,形成了合击。
不过,就算这么重的伤,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居然还能站着不倒,只是身形一晃,身上最后的一抹金色自此彻底消失的一干二净。
于是,王越身形落地后,紧跟着又是一掌,拍在了丹增上师的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