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h3u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小閣老 ptt-第五十七章 李華梅行動之鏖戰展示-tspzx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门司城和对岸的赤间关上下火把照天,映得狭窄的海峡中金光粼粼。
雪花夹杂着雨水打在小早川隆景华丽的盔甲上,他的脸上已经罩了一层白霜却毫无所觉,只专注的凝视着海峡内外。
关门海峡潮流湍急,搭建浮桥的难度大大超出了预计。但他还是在三天之内,用搜刮来的三百条小船,硬生生在海面上搭起了一座浮桥。
他本打算搭三座的,但一来没那么多船,二来时间也来不及了。
好在海峡两侧都有大军把守,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无非就是渡海的速度稍微慢一点罢了,但也比用船一趟趟来回运快上数倍了。
当然他搭这座浮桥更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把麾下水军从摆渡任务中解放出来,好集中力量对付来犯的明朝船队!
这三天里,小早川派人到处搜刮木船,又封锁了关门海峡,相信消息早就被大友家的忍者侦知,应该也就传到明朝人耳中了。
可惜小早川等了他们三天,也没见到明朝人的踪影,这让他感到有些焦急。
“莫非明朝人知难而退了?”他手下的水军统领市川经好道:“海峡里有我们八百条战船,一万多名水军众,他们不敢进来也是正常。”
“如果明朝人这么胆小,我们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小早川伸手接一下雪花,冷笑道:“也许他们准备在我们渡海的时候再发动进攻也说不定。”
我的仙女未婚妻 塑料殼
“但现在下雨了,他们更不会来了吧。”市川经好道。
“没办法,我阿尼明明超强却无比谨慎,”小早川叹气道:“非要等到下雨才肯开拔。”
说着他叹了口气道:“希望明早会放晴吧。”
说完,又觉得这话太欠妥,便又补了一句道:“当然继续下雨也是极好的,平安的把将士们送回去,日后有的是机会决战。”
~~
那厢间,尽管吉川元春的一系列安排十分小心,然而天蒙蒙亮时,他便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报,主公,大友军追上来了!”
“啊,这么快?”吉川元春不禁大惊失色,看来自己前脚离开营地,后脚就被大友家的情报网提前得知了!
他满以为能等到天亮才会露馅呢,那样对方点齐兵马追上来,自己早就已经撤到门司城下了。
“知道领兵的是谁,有多少人吗?”
三國之龍圖天下
“看到了立花道雪的军旗!追兵超过一万!”
“殿后的诸位,停下脚步,我们会一会九州军神!”听到这个名字,吉川元春叹了口气,拔出自己的太刀,厉声喝道:“结阵!绝不能放过一个敌军去!”
“嗨!”八千吉川军齐声应道,惊得山林中鸟雀四飞。
你曾上過我的心 唐三小
待到大友军追上来时,已是天光大亮。吉川军分三队,左右雁行中央鱼鳞做守备态势,严阵以待!
双蛇纹样的立花家军旗下,六名精壮的仆役抬着一顶抬舆,上头坐着雷神的化身、九州军神、不败的战神、大友之魂——立花道雪。
道雪倒不是有意脱离武士阶层,学贵族坐轿子,而是他自从那次刀劈闪电后,腿就受了伤。之前还可以让人把自己绑在马上作战。但随着年事渐长,在秋冬季节已经无法骑马,只能改为坐在软轿上出战了。
但世世代代中二魂的日本人,非但不觉得他傻伯夷,反而觉得他雷都劈不死,实在太牛伯夷了。加之他作战勇猛无匹,便把他视为雷神的化身。与他对阵的敌人,未曾交战就先胆怯三分。他也将自己劈雷的爱刀‘千鸟’,改名为‘雷切’,显然十分中意这个名号。
哪怕坐在轿子上,立花道雪依然每为先阵。当己方处于劣势时,他便会讲一些‘爱惜生命的人就把我丢在敌阵中,自个儿逃命去吧!’之类的反话,激起部下的中二之魂,从而士气大振,令立花军数次反败为胜。
也只有这样一位不要命的军神坐镇,大友宗麟才能抵挡住‘毛利两川’的攻击啊。
待部下稍一喘息,道雪下令重新结阵,他以自身为第一阵,又名高桥统虎为第二阵,从山林中包抄到侧翼进攻吉川军。
这时雨雪渐歇,天空放晴,道雪大喜,因为这意味着他心爱的铁炮部队可以开火了。便马上亲自敲响太鼓,命部下分三队以鹤翼之阵推进。
训练有素的铁炮队便开始一边前进一边装填弹药。大友家是最早拥有火绳的大名之一,因此立花道雪很早就建立了专门的铁炮部队,并严格训练铁炮集体射击战术。
而且军事天才的眼光都是相通的,他也像戚继光一样,针对铁炮射击太过繁琐的准备步骤,发明了原始的定装弹药——他将一次发射的弹药和弹丸混和,装入一个特制的细竹筒中。让士兵预先制作好许多这样的细竹筒,以草绳连结成一串挂在肩上。
并起了中二的名字叫‘三倍速雷电炮’!因为这样可把射击速度提高三倍。
见居然晴天了,对面的吉川元春暗暗叫苦。他为了保存物资,殿后的部队没有带一杆珍贵的铁炮,只能以弓箭应敌了。
“鸭子给给!”他赶紧抽出太刀,命令部队马上冲锋。弓箭的射程远不如铁炮,必须拉近距离,不然就要被铁炮射个透心凉了。
这下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很快进入了火绳枪的射程。
“発射!”号令声一响,铁炮队马上纷纷扣动扳机。
午夜總裁霸道愛:纏綿小女人 成芷欣
轰隆隆的铁炮声中,白烟四起,毛利军打头阵的盾牌手登时倒了一片。
~~
与此同时,关门海峡也响起了隆隆的炮声。不是日本口中的铁炮,而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117口径的永乐大炮!
明朝舰队终究还是来了!
三十条大明战舰其实早就到了坛之浦外,天一亮便发动了进攻。
这时候,毛利家撤下来前军已经上了浮桥,小早川自然不能让明朝战舰抵近门司城下。他已经通过屋代岛水军的残兵,了解了明军大炮的射程,最远可达400丈。所以只要不让明朝人进入坛之浦口,他们可怕的火炮,就不会威胁到正在渡过海峡的毛利家。
市川经好已经上了船,亲自率领小早川家的一百条战船出战了。
坛之浦是一个东宽西窄的喇叭状峡湾,最西边的浦口就是门司城所在的海岬,海面只有两百丈宽。最东面的浦尾却有足足四里宽。不熟悉地形的人,不知不觉就会吃了亏。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当然现在,他的任务是将敌船拦在浦中,不让他们接近门司城,给渡海部队争取时间。
小早川家素来以水军著名,如今毛利家雄踞西国,自然也跟着实力大增,足足拥有三百条大小战船。但小早川不许他们一起出战,而是分三批迎敌。
因为小早川也了解了明朝战舰的火器特点——明朝人那种打的远的火炮,发射的是实心炮弹,准头有限而且对人员和战船伤害也有限。
真正能造成巨大杀伤的,反而是近射的霰弹炮。
至于那种能烧船的火箭,想来只要眼疾手快,一落下来就赶紧扔海里,便不会造成多大麻烦了吧?
花都最強醫神 月湖碧嶺
所以在小早川看来,只要不冒进,把队形分散开,就不会有太大损失,拦住敌军一上午不成问题。
一上午时间,足够毛利军都开过去了。至于后头的民夫和仆役,能过去多少就看他们的造化了。何况小早川也没打算让他们都过去,不然拿什么引诱明朝船队扎进口子来?
可明朝人一开炮,他就发现自己想简单了。果然是耳闻不如目见,光听人说还是会轻视明朝的威力啊!
他站在高处看的清楚,只见一里之外的一发炮弹射过来,登时击穿了一条关船的护板,又把护板后的八九名武士砸得血肉横飞,看上去就像被串了糖葫芦一样。
“卧倒卧倒!”市川经好严格执行命令,不着急下令划船进攻,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
101舰艉楼甲板上,王如龙还是头一次见到,不‘兔子给给’的日本舰队呢。
他曾经一度以为,日本人就会一种猪突战术……织田信长感觉有被冒犯到。
重生之糜途深陷
“他娘的,髡人被我们打炮打出经验了,竟然发现我们离远了就打不准的毛病。”王如龙啐一口,同样感觉有被冒犯到。
“看来放风筝的打法也不是无敌的。”赵昊笑道:“打仗毕竟不是刷怪啊。”
“嘿嘿。”王如龙却也不着急变阵,只对传令官骂骂咧咧道:“打旗语,告诉那些炮手们,他娘的,他们被小日本鄙视了,让他们看着办吧!”
赵公子跟船一个半月了,总不能无所事事,他除了培训警务干部,帮大侄子出谋划策之外,还干了一件正事儿,就是为传令官们培训了旗语。不会打旗语,怎么好意思叫旗舰?
其实旗语不难学,难的是教会他们拼音。出于不愿自我矮化的狭隘民族主义心里,赵公子教他们的是汉字注音符号,而不是拉丁字母……
反正两者基本可以互相转换,而且根据台湾地区的经验是一年级小学生,学习十周就可以掌握这玩意儿。所以赵公子决定从明年开始,在江南教育集团的小学中,也推广这一套汉字注音方案。
好在传令官都是聪明伶俐之辈,再说拼音也不算太难学,一个月下来也就都能熟练掌握了。
契約新娘:酷總裁奪愛
于是相邻的战船上,传令官们都从旗舰传令官不断变换的旗语中,读出了这样的信息:
“炮…手……们,小…日…本看扁你们了!”
炮手们登时面红耳赤,再开每一炮都慎之又慎,拿出了最高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