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r2u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 素手醫傷留後招鑒賞-z9zmi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当慕容兰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内,一如既往,只是黑袍那邪恶的气息,连同他高大的身形,全都消失不见,只有贺兰敏面带微笑,坐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慕容兰的秀眉微微一蹙,转而轻轻地叹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一叶梧桐泣 绿小豆
贺兰敏摇了摇头:“我说,慕容兰,咱们这样又是姐妹又是敌人地过了半辈子,至于到了现在还要斗来斗去吗?你我都是身不由已,被命运操纵的可怜人,又何必互相伤害?”
慕容兰扭过了头:“哦,你是想要让我相信,你不是黑袍的地使,不为他效力?”
線上 小說 限
贺兰敏笑了起来:“你不也是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吗?黑袍确实是天下至恶,但所幸,他只有一个人,不可能无处不在,之所以留我在这里看着你,就是因为他要去别的地方处理更重要的事情了。”
慕容兰闭上了眼睛,叹道:“难道,晋燕之战,真的就这样无法阻止了吗?难道我们慕容氏一族,就真的要这样完蛋了吗?”
贺兰敏平静地说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我都是女人,还是被自己的家族,部落作为工具和棋子使用的女人,为什么就要对那个利用我们,毁我们一生的家族这样死心踏地?人的命是自己的,哪怕是自己的父母,给了我们生命,也不代表他们有资格随时拿回去。”
“我从小给逼着学习巫术,成为巫女,被献给拓跋部成为他们的祭司,最后助拓跋部的首领登上汗位,然后成为他的女人,为贺兰部进一步加强跟拓跋部的联系,我不能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有自己的爱情!”
“你也是跟我一样,所以我恨贺兰部,我恨我父母,我恨我兄弟,恨他们甚于恨拓跋硅这个负心薄幸之人,我觉得,你也有同样的理由去恨你的两个哥哥,恨慕容氏的燕国,到了这步,又何必为他们的存亡而伤心难过?”
慕容兰转过了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轻轻地叹了口气:“人生在世,永远不是孤独地存在,只顾自己,那何谈家国?我们从小身为贵胄,比那些奴隶娃子们不知道要幸运多少倍。又怎么能因为自己必须要承担起来作为公主的责任,就反过来怨恨自己的父母呢?慕容氏在我有记忆时就亡国了,但每个慕容氏的子孙,都不忘亡国之耻,想要复国,而你在贺兰部从小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苦难,又有何抱怨的?我们作为公主,那我们的婚姻,不就应该是为自己的国家,部落来谋福利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贺兰敏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怕的光芒:“这不是我要的命运,我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要敢爱敢恨,而不是任人摆布!”
慕容兰冷笑道:“你的怨恨,也只能是针对你的父母和贺兰部,真正现在控制你的人是黑袍,这辈子伤你最深的人是拓跋珪,你摆脱不了他们的控制!”
贺兰敏突然笑了起来:“从十八年前,我就立下了摆脱他们的决心了,阿兰,你难道忘了我们合作的那次吗?”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了身:“那次,你不是…………”
三生前传:战宴斗席 柯南道尔归来
贺兰敏微微一笑:“是,我是说要用真龙之元,才能打开未来之眼,你看到了你想看到的,但我忘了告诉你,真龙之元也继续留在我的体内,而且,变成了一个孩子,现在这个孩子已经长大,我从小就不顾一切地培养他,现在的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强悍,智慧,勇敢,就象刘裕会改变整个南方一样,我的焘儿,也一定会改变整个天下!”
慕容兰紧紧地咬着嘴唇:“你的儿子,不是拓跋绍吗?”
贺兰敏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怕的神色:“他又不是拓跋珪的儿子,为何要用这个男人给他起的名?就象刘裕夺取了自己的天下后,可以主宰晋国的命运,我儿一旦君临天下,也会改掉名字,开始新的人生。”
慕容兰喃喃道:“焘儿,你是,你是准备让你的儿子叫拓跋焘?你是准备要去害死拓跋珪?”
贺兰敏微微一笑:“为什么不呢?拓跋珪毁我一生,让我受尽屈辱,最可恨的是,我为他付出一切,他不仅出卖我,还居然嫌我脏,宁可去找别的贱人,也不愿意见我们母子一面,刻薄寡情至此,我又如何要对他念旧情?”
慕容兰咬了咬牙:“你杀得了他吗?这些年来,他几乎一直把你母子打入冷宫,不见一面,贺兰部也早已经给他压制和分化,几乎可以说被消灭了,你靠什么去害他?拓跋珪可不是司马曜,他武艺高强,身边高手如云,你的身手虽然不错,但绝不可能近身伤他!”
贺兰敏得意地笑道:“天无绝人之路,拓跋珪以前身上的伤太多,那时候他和我的关系还好,但我留了个心眼,为他疗伤之时,刻意地在里面加了一些五石散的成份。”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什么,五石散?你居然以前就给拓跋珪用五石散?你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东西虽然能镇痛,但会产生幻觉,严重的会让人情绪失控,发疯发狂,甚至不顾一切地大开杀戒?”
贺兰敏点了点头:“我当然知道啊,可是当年他身上受过很多伤,又不能躺下来养病,一旦让手下知道他伤重难起,只怕很多人会弃他而去,所以,他要我用巫术和灵药来为他治疗,可以说,从一开始,他就没真正地爱过我,而只是在利用我的巫女身份和医术技能而已,我当时没想到这么多,只是想让他早点地摆脱伤痛,所以,就在药里加了少量的五石散,让他感受不到痛苦,嘿嘿,想不到,阴差阳错,现在居然成了我报仇的利器!”
说到这里,贺兰敏突然放声大笑,无尽的怨恨,悲哀,却又有些得意之情,尽在这笑声之中,回荡于屋内,绕梁三周,经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