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y3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41. 天災的排場分享-26goz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你这头该死的畜生!”
女子充满怒意的咆哮声,震耳欲聋。
她的声音明明不算大,但却充满了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空间共鸣,仿佛她的怒意就代表了此方世界的天道唯一,也因她怒意的扩散、传递,所以此方空间隐隐似要塌陷。
苏安然内心突然有了明悟。
原来,这就是小世界。
只要让修为境界不如自己的对手陷入自身的小世界里,那么胜负就已经失去了悬念——苏安然并不清楚,如果是修为相当的修士在比拼小世界的法则之力时会是什么结果,但此时此地之中,苏安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等人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而他们之所以没死,仅仅只是因为,这只畸变巨兽想要吞噬他们的神魂已壮大……或者说,恢复自己的伤势。
但现在,随着幽冥鬼虎的出现,这只畸变巨兽的所有算盘全部落空了,苏安然知道,对方接下来要动真格——或者说,其实早在一开始对方发起突袭时,就已经动了真格,只是那时候对方的状态并不算好,因此才只能以突袭的手段来攻击,但没想到,意外撞上了苏安然和玩家群体这个意外之喜,因此才会有了接下来的这一幕。
但现在,意外之喜没了,剩下的就仅有愤怒了。
畸变巨兽毫无征兆的一个猛然冲锋。
在幽冥鬼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其狠狠的撞飞。
而几乎是在畸变巨兽动起来的这一个瞬间,石乐志突然强行接管了苏安然的身体控制权,整个人如一道轻羽般顺着畸变巨兽冲锋的气流席卷就朝着旁边飘荡开来——倘若不是石乐志的强行操作,那么被撞飞的就将不止幽冥鬼虎。
苏安然的身体向着旁边荡开的瞬间,剑气横生。
凌厉的剑气,犹如破空之矢,朝着畸变巨兽背上的女子猛然射去。
“滚开!”
女子粗暴的声音,满是狂怒之意。
那横冲直撞的兽躯侧面,延伸出一只巨大的手臂,手臂没有皮肤,只有赤红色的血肉,一如之前它延伸出来的那两只阻挡剑气银龙的手臂一般,与石乐志再度操控的剑气猛然对撞。
下一刻,剑气消散,漫天碎肉洒落,如猩红色的落雨。
只是弥漫开来的并非草木的湿润气息,而是极浓郁的腐臭气味。
不用接触石乐志也知道,那碎肉和气味,都带有极强的侵蚀性,是以她根本就不敢站在这片猩红血雨的笼罩范围内,只得立即抽身离开。
無序傳送門
但她出手的这一道剑气,也已经为幽冥鬼虎争取到了一丝机会。
只见被撞飞的幽冥鬼虎迅速在半空中调整身形,就准备着落地后迅速脱离畸变巨兽的攻击范围。
可谁也没有想到,这只畸变巨兽的另一侧,居然陡然又延伸出一只手臂,而且这只手臂显然还是特意调整了臂长和手掌的规模,这一切都是为了将幽冥鬼虎给抓住!
“小心——”苏安然发出一声惊呼。
下一刻,身周的空间再度有剑气涌动。
只是相较于前几次,这一次剑气的涌动气息不再那么强烈了,反而要淡薄许多。
靈香尋逸 月蓮冰
这是苏安然体内真气已然不足的征兆。
而稍微聪明一点,或者说经验比较老道的修士,都断然不会让自己体内的真气彻底耗尽枯竭,尤其是在眼下,苏安然身上储备的灵丹完全可以说是弹尽粮绝的状况,一旦他的真气消耗殆尽的话,那么想要依靠自身的真气恢复速度,那恐怕真的可以说上一句“猴年马月”了。
所以,石乐志断然不可能如此浪费。
她会将这点真气,作为自己绝对反击的翻盘筹码。
但现在,苏安然却还是毅然决然的调动自己体内最后的一丝真气,这也就意味着,此时出手的人必然不是石乐志,而是苏安然自身的意志。
幽冥鬼虎给予了他帮助,那么此时他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幽冥鬼虎去死。
他能够感受到,畸变巨兽那满腔的怒火,那是一种宛如被背叛后的愤怒,只是他并不明白,为什么畸变巨兽会有这种愤怒感。当这并不妨碍苏安然感知到,畸变巨兽正试图将这一切的怒意都转化为折磨,或者说杀死幽冥鬼虎的手段。
这只畸变巨兽,是真的想要将幽冥鬼虎碎尸万段!
“小心——”
又是一声惊呼响起。
但这一次,却是苏安然的神海里,石乐志的尖叫声。
两条如同人体脊椎放大了数倍的骨尾,猛然朝着苏安然扫了过来,那交叉横切的模样,就如同是一柄即将“咔嚓”剪断什么东西的巨大剪刀。
苏安然轻叹一声。
他没有预料到这头畸变巨兽的警惕性居然如此高,而且反应力和执行力也是如此的可怕。
苏安然这边几乎才稍有动静,这只畸变巨兽就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甚至是反击。
之前石乐志的剑气,是想要稍微拖住畸变巨兽的行动,也不需要多久,哪怕只是一秒也已经足够了,可没想到畸变巨兽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牺牲一部分的“躯体”,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冲锋步伐停顿哪怕一丝一毫。
它那极其强烈的杀意演变成了它在执行力方面上的可怕程度。
而通常,在人族社会里,有这么一个词是专门形容这一类人。
狠人。
如果再狠一点,就可以升级为狼人,因为他比狠人还要狠一点。
然后再比狼人更狠一些,就是狼灭了。
因为他不仅比狠人多了三点,还要多了一横。
当然,如果你非要说什么狠火、狼火、狼灭王之类的,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大家都会觉得……你这是在抬杠。
邪心毒妃【完結】 輕羅衣裳
但不管怎么说,这头畸变巨兽的确当得起“狼灭”这个称呼。
要知道,那些损耗的“身体素材”可不是能够无限增生的,而是同样需要收集大量的素材才行,这点从这头畸变巨兽刚才就从三米锐减成两米,之后又是依靠着吞噬其他修士才增长起来的高度就能够推测出来。
也正因为,所以直接牺牲掉一只手臂,就为了不让自己的冲锋速度减慢丝毫,这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事。
“三嚴三實”黨員幹部讀本 於建榮,王麗珂,申海龍
至于如同剪刀般的骨尾交叉,苏安然也的确相当无奈。
他刚刚凝聚起来的剑气,终究还是打在了这两条骨尾上。
碎裂的骨片纷飞,撒起一蓬骨屑。
但剪刀的锋锐与凌厉却丝毫不减。
苏安然,终于再度并指一点,一道灵光飞掠而出。
没有人看得清楚,苏安然这道灵光是从何而出,但毫无疑问的是,这道灵光上面带有极为强烈的凌然气势,这必然就是苏安然的本命飞剑。
只见屠夫与骨尾一撞,凌厉的剑锋就直接将这两条骨尾给斩断,瞬间就让破了畸变巨兽这两条骨尾的剪刀式交叉杀机。
尔后屠夫犹如破阵直取中军的兵峰,朝着畸变巨兽背上的女修杀去。
这个时候,恰好是那只经过特殊调整延伸出来的手臂抓住幽冥鬼虎的瞬间。
在苏安然想来,就算这一剑不能伤到对方,起码也应该能够逼得对方回身防御。而苏安然的要求也不高,仅仅只要对方的精神和注意力稍微松懈那么一瞬间,他相信这就足以给幽冥鬼虎提供一个脱身的机会了。
只是。
令苏安然料想未及的,却是对方根本连看都不看苏安然的飞剑。
畸变巨兽的注意力,始终在幽冥鬼虎的身上。
首席情人深夜來 縛瑾
而面对苏安然本命飞剑的这一击,对方毫不迟疑的用一条骨尾直接朝着屠夫的剑尖刺了过来,甚至是不惜让这条骨尾直接粉碎在屠夫的剑锋之下。
只是如此一来,却也是成功的阻挡住了屠夫的贯穿冲刺力。
尔后,在屠夫的速度减缓下来的那一瞬间,仅存的另一条尚算完好的骨尾,便抽在屠夫的剑身上,直接将屠夫给打飞出去。
苏安然当即喷出一口鲜血,顿感眼前一黑。
他知道,自己的神识已经遭到了重创。
畸变巨兽背上的女子,此时才终于撇过头望了一眼苏安然,露出一个讥讽的轻蔑笑容:“不自量力。”
然后,女子再一次将目光转回到正在自己那只巨大手臂下挣扎着的幽冥鬼虎,眼里却是露出了极为愤怒的憎恨目光:“你借助我的法则之力诞生,结果却帮助外人来反噬我,你真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与其让你继续受益存世,还不如重新化为我的力量!”
听着女子带着强烈恨意的话语,苏安然总算明白,为什么畸变巨兽看幽冥鬼虎的眼神,会是那样的愤怒。
同样的,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幽冥鬼虎拥有在这个幽冥古战场里抗衡那些畸变体,乃至抗衡畸变巨兽那种恐怖的吸魂能力。原来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幽冥鬼虎乃是借助畸变巨兽这个小世界的法则之力诞生,是属于这个小世界里的法则的一部分,是作为这个小世界里的“平衡点”而存在的。
所以畸变巨兽拥有吸收吞噬神魂的能力,幽冥鬼虎自然也就拥有震散排斥神魂的能力了。
苏安然咬紧牙关,竭力的想要压制住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头痛感。
他摸索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块玉石。
他很清楚,如果想要再度拥有一战之力的话,这块玉石就是他仅存的最后希望了。
“这孩子的确有些不自量力。”
但就在苏安然打算吸取玉石上的力量时,一道略显沙哑的古怪嗓音突然响起:“毕竟他连力量的差距都没弄清楚,所以他自然不会知道,身处于你的小世界领域内,他的一切攻击都逃不过你的感知。”
“谁?!”
原本摆出一副一切皆在掌控中的超然姿态的畸变巨兽,此时却是突然露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过我觉得,这孩子的勇气属实可嘉。”
“藏头露尾!”畸变巨兽冷哼一声。
但下一刻,它的身上陡然刺出一道肉须触手,朝着一处地板就射了过去。
只是,还不等这道肉触刺落,廊道的地面就突然被一股力量打碎,一只手从中伸出来,紧紧的抓住了这根肉触。
下一秒,也不知道双方是进行了何等交锋过招。
苏安然只看到畸变巨兽的这根肉须触手就被那只如同骷髅一般的手臂给捏断了。
而畸变巨兽也不继续针对,只是猛然将这根肉须触手缩了回来。
然后。
地板便被一股由下至上的力量所打破,一具皮包骨般的骷髅从中爬了出来。
苏安然揉了揉眼睛。
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一幕是不是有点走错片场了。
但不等苏安然开口,便已经有沙雕开口了。
“亡灵天灾?”
“我们是第四天灾,现在又来了亡灵天灾,苏主角的天灾之名,名不虚传啊。”
仅存的几名尚有复活次数的玩家,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瞬间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世界名场面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