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i1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子討論-第六十八章 台州之戰熱推-mmcr9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六十八章 台州之战
此台州非彼台州也。
这个台州乃是大明边关驿站之一,台州站,并非浙江台州。
说起来,这个地方乃在肇州以西。
乃是与肇州相连的一个驿站。
虽然关外驿站体系,在永乐之后就开始崩溃了。但是大明当初选择在这里建立驿站,就是有原因的
这里有河流,乃是松花江支流,有丰富的水草,有通行大队人马的一切条件。
所以,杨洪越过了数百里的科尔沁草原之后,就来到了这里暂时休整。
从大宁到肇州倒是有无数条路,毕竟在大片草原之上,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但是如果便于太军行走,最好是沿着河道行进,毕竟数万大军所需的粮食与水,都不是一个小小数目。
粮食可以携带,但是水就要就地取材了。
所以,杨洪选择道路,宁可远一点,绕上一点,也要来到台州站这里。
这一个荒凉小驿站,此刻又数万大军聚集在这里,安营扎寨。
在杨洪的指挥之下,开始修建营地。
只是这个营地的规格,却是非常高的,几乎以台州驿站为中心,外面再修建出一座城池。
虽然是木制的。
这就是杨洪的风格,未虑胜,先虑败。
有这一座营盘在,瓦刺就不要想,一战将杨洪打垮。
杨杰飞马入营。
来到杨洪帐前,说道:“将军,瓦刺大军已经到了,我方斥候,已经与瓦刺斥候交上手了。”
杨洪看了杨杰一眼,说说道:“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杨杰立即打起精神,说道:“末将明白。”
杨俊一死,杨洪固然伤心,但是更让他担心的是杨家子弟的前程。
他将来年纪大了。杨家后继子弟都需要他细细的培养。
杨洪等杨杰呼吸平稳之后,杨洪又细细问了问瓦刺各部的消息,最后将明军斥候与瓦刺斥候交手的地方,一一标记出来。
杨洪看看之后,目光就聚集在地图上一处空白的地方。
这个地图上有大片大片的空白,无他这里不是明军长期出没的地方,这里的地图都是简单的,甚至杨洪到了这里才着手绘制的。
故而地图之上渔鸥大团大团的空白。
杨洪根据,与瓦刺斥候交手的地带,推断出来,这一片空白的地方,很大概率,就是瓦刺骑兵主力所在。
杨洪问道:“你感觉瓦刺的骑兵怎么样?”
杨洪为了培养杨杰,就安排他掌管全军的斥候,与情报。
杨杰有些迟疑的说道:“将军,瓦刺各部不好对付,下官担心。”
杨洪说道:“这不是你担心的,只是问你你怎么打?”
杨杰说道:“手铳,长刀,长枪。还能怎么打?”
杨洪听了,只觉得自己这个儿子让他感受有些头大。
他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估计明日就有一场大战。你就在我身边,让你见识一下如何指挥骑兵作战。”
第二天,不出杨洪所料。瓦刺大军数路逼近台州驿站.
杨洪一声令下,大军出战。就在台州驿站东三十里左右。
在一片碧绿的草原之上,双方大军合围。
明军让兀良哈三卫分为左右两翼。明军五万骑为中军。瓦刺骑兵虽然比明军多上一点,但是从装备上来看。
明军骑兵的装备远远超过了瓦刺各部。
明军骑兵的装备,乃是少府精心打造的,尤其京营骑兵,比边军的盔甲要强上不少。比之瓦刺骑兵更是胜过不知道多少。
所以纵横双方势力来看,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瓦刺骑兵并没有寒暄,一声令下,大队骑兵奔驰而来。
杨洪丝毫不惧,随即也令旗挥舞,一队骑兵冲了上去,双方各有数千骑撞在一起。
双方都远远的看着。
这这一场试探交锋,十几万人的会战,首先需要场地很大,因为在草原上,方圆几十里,除却几条河流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其他障碍。
而且即便有足够空间,整个战场也会分成数个。
必须试探出对方的实力,才好调兵遣将。
这结果也出来了。
平手。
凡是能挑出来作为先锋的军队都是各军之中的佼佼者。但是就是这样的军队,都没有达成双方开门红的结果。
反而焦灼在一起。
也先顿时有一种不大好的感觉。
明军骑兵的战斗力提升速度要超过他的预期。
也先目光扫过战场,立即决定了这一场战事主基调,那就是从两翼入手,既然发现明军不好对付,就从敌人的弱项入手。
那么明军的弱项是哪里,就是两翼的兀良哈三卫。
也先的举动,被杨洪看在眼里。
杨洪不由哈哈大笑,对身边的杨杰说道:“攻敌之弱,未必不是一个办法,但是却显露出瓦刺的怯意。而今的瓦刺已经不是五年前的瓦刺了。”
“有一个句话,你要牢牢记住,那就是夫战,勇气也。”
“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了。在作战前要谨慎,但是站在战场之上,就不要想太多了。”
杨洪严肃对传令兵说道:“传令下去,以我为锋矢,直捣也先本阵。”
既然也先想以强击弱,主要进攻方向放在两翼,那么杨洪就在中路决胜负。
他也知道兀良哈三卫并不是太靠得住。
但是杨洪也知道,兀良哈不会轻易背叛的,倒不是他们不想背叛。而且频繁的在瓦刺与大明之间横跳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所以在明军没有崩溃之前,他们会想办法挺着。
那么怎么向兀良哈表示明军占据优势,那就是对准瓦刺本阵。
而且这是骑兵对决,并非步卒。
双方都在高速移动之中,杨洪也没有留在本阵的意思,他跟着大队一起冲锋,倒要看看瓦刺骑兵本部到底有多强大。
瓦刺先发动进攻,明军后发动进攻。几乎一瞬间,大军就陷入残酷战斗之中。
无数骑兵混杂在一起,形成一道宽达十里有余的绵长的战线。如果从天上俯视,这一道道长长的战线,缓慢的变成了弧线。却是瓦刺本阵,又被明军打穿架势。
“大汗,召回两翼骑兵吧。”一个瓦刺将领浑身是血说道:“杨洪根本不惜性命,他根本就是在求死。”
也先忽然张弓,一箭射死了这个瓦刺将领,说道:“敢动摇军心者,有如此人。”
也先很清楚现在的局面双方几乎都投入所有兵力,就好像一条线,就看谁先崩断了。
万万不可有任何一个撤退命令。
而且也先的骄傲,也不允许此刻退避。他缓慢的紧了紧身上的衣甲,说道:“儿郎们,跟着我上。”
也先带着自己的亲兵加入战团之中。
此刻双方的预备队都已经用尽了。
剩下的只有彼此将士的厮杀。
上到也先,杨洪,下到普通一员,都在奋力厮杀。特别是到了下午时分,连最组织能力都桑丧失的差不多了。
只能让下面的千户百户各自为战。
这一场厮杀,鏖战竟日,一直到了傍晚日分,在夜幕降临,双方再也打不下去了,才缓慢的收兵了。
竟日激战,双方打的精疲力尽。
也先鸣金收兵,清点死伤,也先心丧若死。这一场战事折了近一万士卒,数万人人人带伤,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伤而死。
也先也知道,明军所流的血,并不会比瓦刺更少,甚至还会更多。
但是问题是大明与瓦刺根本不是一个体量的国家。
也先心中暗道:“我这一次大概东征,我大概做错了。”只是也先并不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所遇见的坏消息,不会仅仅是这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