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lt0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唐時明月宋時關 起點-第三百二十二章 情愫暗生鑒賞-k7viz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夜已深,金陵皇宫灯火在减少,一些寝宫和楼宇开始熄灯了,只有长廊甬道和哨亭角楼,灯笼高悬,不曾熄掉。
绮香殿,是魏妃的寝宫。
南唐是小国,所以南唐后宫的妃子不可能按照真正大唐那样凑足四妃、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这些庞大数量。
李煜的后宫只有周皇后一人独宠后宫,嫔妃有两人,一个是贤妃江映雪,一个是淑妃魏嬛,而贵妃和德妃两个空缺。
三國之江山美人
而黄保仪和流珠则在九嫔之列,乔氏、秋水、宜爱只是才人、御女的地位,在后宫品阶上并不高。
说起这魏淑妃也是大有来头,因为他是刑部侍郎魏岑的嫡孙女,而魏岑在李璟一朝很受宠信,在李璟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当过东宫太子洗马。李璟登基之后,任用旧人亲信,魏岑便在六部中先后任职过三个部门,与陈觉、冯延已、冯延鲁、查文徽,被唐国世人合为南唐五鬼,也算权倾一时。
只不过江北十三州丢失之后,李璟幡然醒悟,才意识到这宋党的人志大才疏,两次征讨楚国、闽越,使得将士疲劳,国库消耗严重,才在抵挡北周进攻时溃不成军,使得朝廷从此一蹶不振。
因此李璟在执政后期,对宋党开始疏远,这些五鬼顿时失宠了,病逝的有之,贬斥的有之,但是,也没有完全地抹除干净,因为那样会引发朝廷大动荡,得罪太多江北官员的利益,也不利于朝廷各势力的平衡,所以李璟最后还留下一批宋党的人,没有清理光。
李煜登基之后,仍开始继续启用宋党的人,也是不想孙党的人一面独大,不好控制。
魏淑妃今年二十五岁,容貌颇为俏丽,但跟周娥皇比起来,还是要逊色许多,因此,在皇后身体无病前,李煜很少临幸淑妃、贤妃,都是在大周后的瑶光殿安寝的。
“消息打听的如何了?”魏妃问向她的贴身丫鬟、心腹宫女绿贞。
宫女绿贞道:“回淑妃娘娘,那苏宸似乎查出来有人给皇子下毒,而且顺藤摸瓜,查到了太监小贵子身上,不过小贵子已经被灭口了,暂时死无对证。”
魏妃蹙眉,脸上带着一丝忌惮,语气冷漠道:“姓苏的小子,还真有些本事,竟然能查到这一步。”
绿贞担忧问道:“淑妃娘娘,目前官家传召三司会审,正在彻查此事,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魏妃手中拿着玉如意把玩着,冷冷一笑道:“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做的越多,错的越多,就这样好了。”
“哦,好!”绿贞微微点头,不再多言了。
………
南唐皇宫,漱玉殿。
永宁公主李紫嫣此时穿着穿一条淡紫色襦裙,藕荷色窄袖比甲,身材纤细,十六岁的年纪已经亭亭玉立,随时待嫁阁内,准备招驸马了。
钟太后对永宁颇为疼爱,虽然她并非自己所生,但是永宁母妃早亡,六岁开始就被当时的钟皇后代为抚养了十年,因此感情也是深厚。
隱婚,總裁請淡定 虞千尋
前些日子,钟太后还在跟她开玩笑,说永宁的年纪不小了,到了适婚年龄,打算从来年的进士及第中给她物色一个合适的甲榜状元或榜眼、探花之类的,招为驸马。
永宁嘴上含羞不依,但是内心也在殷殷期待,自己将来的夫婿会是个什么样子?
以前她想着自己夫婿,是个文武全才的能人,哪个女孩子都不希望自己所嫁的男人是个窝囊废,但具体什么样子,皆是出于想象。
不过自从两个月前,读过了苏宸的诗词之后,又看到了他写的传奇历史小说,以及《牡丹亭》《西厢记》等话本,彻底被未曾谋面的江左苏郎的才情所打动,哪怕身在宫中,都很期盼相见的一日。
没有想到,第一次的相见如此突如其来,苏宸入宫为皇后和皇子治病,其中波澜丛生,步步有局在针对他,苏宸却逐一在化解,临危不乱,冷静睿智,永宁公主觉得自己跟他本人相处之后,更生钦佩之情。
闻名不如见面,江左苏郎,名副其实。
永嘉公主走过来,看到永宁坐在桌前,一手撑着下巴,表情发怔怪异,像是在羞涩发笑。
“皇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永宁回过神来,看到小永嘉走入她的寝宫,有些错愕道:“永嘉,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英雄協會的日常
大明聖祖 盛宴之後
漫威守望者 踏雪傲紅塵
永嘉走过来,坐在了桌前,有点紧张兮兮道:“今日下午看到了吊死的小太监,在寝宫内,我一个人睡,闭上眼有些害怕,翻来覆去睡不着,所以,今晚来找皇姐一起睡。”
永宁闻言后,伸手抚着永嘉的青丝头发,微笑道:“行啊,就住在我这吧,有个伴儿。”
“嘻嘻,好久没有一起睡了呢!”永嘉笑了一声,又叹道:“这两日发生了太多事,都跟这个苏宸有关,也不知他能否治好周皇后和小仲宣!”
永宁一脸的坚定道:“会的,他很厉害!”
“皇姐对他这么有自信吗?”永嘉有点不解。
永宁眸光闪亮,兴致勃勃道:“诗词,医术,格物,样样精通,这样的人还不厉害吗?已经不能用才子来形容,简直就是妖孽了,你见过历届状元郎,谁有他这样全才,连诗词都写不过他,更别说医术和格物知识了。”
“哦,说来也是啊!”永嘉似乎被皇姐的话打动了,想了想后,也认可了这位江左苏郎。
永宁公主越说,心中那种渴望相见的渴望越浓烈,忽然提议道:“他现在正在仲宣的寝宫,熬夜守护,听说他前两日途中遭遇伏杀,身上已经负伤,这样辛苦地带伤在给仲宣和皇后治病,日以夜继,实在难能可贵,不如……咱们带些糕点,去犒赏他吧,顺便看望仲宣的病有没有发作?”
“啊,送糕点去?”永嘉小脑瓜寻思了一下,点点头:“也好呀,过去瞧瞧,监督一下苏宸在做什么,是否有偷懒。”
永宁公主白了妹子一眼,在她心目中,苏宸可不是这样的偷懒人。
这对姊妹公主很果断,说做就做,吩咐宫女准备了一些上乘糕点,就要去往二皇子的寝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