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p5h爱不释手的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第659章 出手看書-dkzbd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有了如霜的照料,苏贵自然是不需要在出去乞讨了,这父子两人,也终于是不用再过那种每天忍饥挨饿的生活,转而是逐渐的在丐帮之中安定了下来。
而这眨眼之间,就已经又过去了十来天,这个冬天,也终于迎来了最为热闹的一天——春节。
带上几件衣物食物,如霜和小翠以及莫长老就到了苏灿苏贵所在的院子里,给丐帮的帮众拜年。
一番寒暄之后,如霜却迟迟没有看到苏灿的身影,也忍不住的有些好奇问道:“苏灿呢?”
苏贵还没有回答,旁边的其他乞丐就开口无奈道:“苏灿还在睡觉,从前几天一直睡到现在,谁也叫不醒……”
“就是,做乞丐还这么懒……”
几个丐帮帮众的话,让苏贵也有些难堪,只能无奈道:“他还在睡,咱们还是不要吵醒他了……”
听到苏贵的话,如霜等人也都是有些无奈,而等到苏贵提着东西进去的时候,旁边的小翠就有些无语的埋怨道:“大年初一还在睡觉!”
见此,莫长老也忍不住的叹道:“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几人都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了,而旁边的莫长老看了众人一眼,则是再次开口道:“对了,如霜,咱们今天晚上召开会议,你去跟苏贵说一下,他们刚来,还不知道规矩……”
“好!”
如霜急忙点头,去找苏贵和苏灿说此事。
只不过当如霜找到苏灿的时候,苏灿依旧是在睡觉,甚至于丐帮召开大会的时候,苏灿也一样没有任何的动静,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躺下酣睡。
这一次,丐帮原本是讨论选帮主的事情,只不过到了后来,却又是渐渐的扯到了苏灿的身上,以至于整个大会到了最后,都是在声讨苏灿,更有许多人认为苏灿连乞丐都不配。
对此,苏贵也是颇为无奈。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分,苏灿依旧是在睡觉,看到苏灿这样的意志消沉,苏贵就找到了躲在房间里睡觉的苏灿,低声开口道:“阿灿,不管别人怎么看不起你,老爹都对你有信心!”
看到苏灿不说话,苏贵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睡觉中的苏灿,再次开口道:“虽然你现在失去了武功,但是以你的底子,只要稍微出点力气,到时候一定能够有所作为的!”
等待了一会儿,看到苏灿还是没有醒来,苏贵也只得叹了一口气,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只不过,在苏贵转身离开的时候,那睡觉的苏灿突然睁开了眼睛,开口低沉道:“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
“怎么会没有呢?”
听到苏灿的声音,苏贵连忙转身回头拉着苏灿的胳膊,开口问道:“来来来,你打我一拳试试……”
苏灿手臂微微一动,还没有碰到苏贵,苏贵就惨叫着倒下,口中更是夸张的大叫道:“哎哟哎哟,你这一拳太重了,都打的我差点昏过去了……”
看到苏贵如此,苏灿也有些无奈的开口道:“老爹,别浪费口水了,还是让我多睡一会吧!”
看到苏灿如此的不堪,苏贵也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走出门去,重重的把门锁了起来。
而房间里的苏灿,听到苏贵锁门的声音,也忍不住的问道:“老爹,你干嘛把门锁起来?”
苏贵则是默不作声的走到院子里,没多久,就牵出了十几条狗来。
掀开旁边的一个小门,苏贵就把十几条狗全部都塞了进去。
口中更是念叨着:“阿灿啊,你别怪老爹狠心啊,你要多用点心,把打狗棒法学好……”
而在房间之中的苏灿,则是瞬间慌了。
如果放在以前别说是十几条狗,就算是几百条狗,410额,也能逃掉。
只不过现在他的武功全无,筋脉尽断,又怎么能去打狗?
没多久,房间里响起了十几条恶狗的狂叫和苏灿的惨叫声。
外面的苏贵则是惴惴不安的等待着,没多久,却看到苏灿从房顶的窟窿爬了出来。
苏贵一愣,忍不住的训斥道:“爬那么高干嘛?练不了打狗棒法,你就别想这出来!”
苏灿则是满脸黑线,忍不住的开口道:“就算你让我练打狗棒法,你总得给我一根棍子啊!”
紅樓林家養子
“啊?”
苏贵一愣,这才急忙把身边的棍子扔了上去,同时开口抱歉道:“对不起啊,刚刚忘记了!”
而看着飞来的棍子,苏灿伸手想要去抓,但是却忘了自己爬在屋顶,一时间,整个人瞬间惨叫了一声,再一次的掉进了房间之中。
而房间中的恶狗叫声,也瞬间再次疯狂的响起。
.就这样,当苏灿奄奄一息的被苏贵从房间里救出来之后,全身又是被包了个严实实,甚至在脸上,也贴了不少的膏药。卜如此来,苏灿的模样也就更加的凄惨了。
不过这样一来,苏贵也就不再折腾,只能无奈的任由苏灿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尔闲暇的时候,苏灿会在地上写下自己当初在破庙之中临摹学会的几个字。
也正是在某一天,出去散步的苏灿正在一颗树下昏昏欲睡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禁锢,饿其体肤!”
听见这声音张开了眼睛的苏灿,抬起头来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来人,发现对方只是个老乞丐,便也就不再在意了。
而另一边,那老乞丐到了苏灿的身边,看了眼苏灿写的字,忍不住的开口笑道:“苦海无涯?你写的?”
苏灿一愣,在次睁开了眼睛,然后慌慌张张的想要擦掉自己写的字。
老乞丐见状则是开口笑道:“写的这么丑,擦掉也对!”
接着,老乞丐看了眼苏灿,突然开口问道:“乞丐啊?”
苏灿点了点头,老乞丐见到苏灿点头,则在次嘿嘿一笑开口说道:“我也是!”
说完之后,他又问到:“你有没有东西吃?”
此时的苏灿只觉得这个老乞丐烦人无比,干脆就不去理对方,转身睡了起来。
看见苏灿这个样子,那老乞丐也不在意,反而在笑了一声后自言自语道:“幸好我有!”
说着,他便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馒头,啃了起来,一边啃,一边还看着苏灿啧啧称赞道:“你这副造型,不出去要饭真是可惜了!”
“关你吊事?”
苏灿躺在地上头也不转的回应了一句。
老乞丐摇了摇头道:“当乞丐你还这么懒,同行都会看不起你啊!”
苏灿闻言则是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后低声说道:“当初人人都看得起我,但是那又如何?现在我还不是一样当乞丐?”
听到苏灿的话,老乞丐则是有些羡慕的开口道:“我跟你不一样,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能够看得起我!”
看见这老乞丐一直说个不停,苏灿有些不耐烦的坐了起来,更是动了动身子,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而一看到苏灿想走,老乞丐连忙拉着苏灿,急忙开口道:“喂喂,你先别走!你听我说……”
“有一次我在广州,有个人请我吃饭喝酒嫖娼过夜,整整一个月啊,你说这种人也有啊!”
说到这里,这老乞丐还一脸回忆的神情,好不自在。
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苏灿瞬间想起了什么,就看见其猛的一回头,开口喊道:“帅哥,我记得你了!”
老乞丐见此,看着苏灿笑着开口道:“臭小子,我也记得你了!”
但是此时的苏灿显然是没心情叙旧的,就看到他一把抓住了老乞丐衣领,开口吼道:“废话少说,还我钱让我顶一阵子先!”
老乞丐“哎呦”了一声,将自己手中的馒头拿了出来,开口说道:“我要是有钱,我怎么会跑来吃馒头?”
听见这话,稍微冷静了下来的苏灿看了一眼老乞丐全身破破烂烂的,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于是只能无力的坐在一边,知道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而另一边的老乞丐,则是开口安慰道:“你不用怕,你有恩于我,我会报答你的!”
苏灿颓废的摆了摆手,随口回道:“多谢,心领了!”
说罢,就又是躺在地上睡了起来。
旁边的老乞丐看着在次睡了起来的苏灿,继续开口道:“给你钱也没有用啊,也买不回你失去的!”
苏灿闻言疑惑的抬起头,看着老乞丐开口问道:“我失去了什么?”
“尊严,自信,还有心爱的女人!”
老乞丐满脸猥琐的看着苏灿说道。
听到这暗含深意的话语,苏灿也在次坐了起来,面色凝重的看向对方开口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哈哈,好说,在下洪日清,乞丐中辈分最高,字号最老!”
一席话,瞬间把苏灿唬的一愣一愣的。
而洪日清顿了顿后,直接开口教育起了苏灿:“做乞丐有什么不好的?想睡就睡,想吃就吃!你也可以一样嘛,你说啊,你想要什么?我成全你!”
苏灿面色一怔,却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我想要重新当人!”
洪日清闻言则是开口笑道:“怎么?你不觉得自己像人吗?”
大言師 cy
苏灿则是面色惭愧,回想起过往的种种,忍不住的低声道:“我一直都不算是……”
洪日清满脸笑意的再次开口道:”所以你才会弄成这样啊年轻人!”
苏灿默然,他今日的一切,其实都是咎由自取,如果当初他能够听劝告,好好的读书做人,自然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这个遭遇了。
而另一边的洪日清看着悔悟的苏灿点头笑道:“很好!很好!实不相瞒,我看阁下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地方不露乞丐型格……”
苏灿忍不住的扭过头来,开口问道;“那又如何?”
“哈哈,就是说阁下是注定了一辈子讨饭!”
洪日清满脸认真的开口。
苏灿一听还是讨饭,瞬间就没了兴致,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还是不跟你说了,我睡一会吧!”
“唉,先别急,所谓行行出状元,如果我没看错,阁下诶来定是乞丐中的霸主!”
洪日清再次开口,也顿时引来了苏灿的兴趣。
“乞丐中的霸主那是什么?”苏灿问道。
洪日清则是嘿嘿一笑,开口回到:ǐ当然还是乞丐了!”
苏灿原本还是满脸期待,此刻听到这老乞丐的话,瞬间就是满脸黑线,忍不住的开口呵斥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请你闪到一边去,不要妨碍我睡觉!”
“睡觉?睡觉我也能找到你的!”洪日清嘿嘿一笑。
都市神手
“你个老玻璃!”
苏灿骂了一声,决定不在去搭理对方,直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躺下准备睡觉。
而洪日清则是满脸笑意,看着苏灿低声开口道:“年轻人,我们梦中相会吧!哈哈哈!”
就这样,苏灿躺在地上,很快的就进入了睡梦之中。
他这些日子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吃了又睡,只不过这一次的昏睡,却让苏灿感到有些无语。
此刻在睡梦之中,正有一尊尊的佛像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更有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在高声大喝道:“佛前金座,罗汉归位!降龙!伏虎!”
一声声的大喝,隐约之中还有着各种梵音妙法之声,让苏灿忍不住的惊慌失措。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先前那个老乞丐洪日清的狂笑声忽然响起,让苏灿忍不住的为之一怔。
紧跟着,洪日清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苏灿,你享尽人间富贵,也受尽了人间苦楚,如今大彻大悟,我就以洪七公第七代传人的身份,封你为睡梦罗汉!再以回梦心法,传授你睡梦罗汉拳,希望你好好利用!”
洪日清的声音刚刚说完,苏灿就感到一股热流瞬间涌动全身,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的脑袋里似乎猛然多出了一套极为玄妙的拳法,让他在瞬间之中就惊醒了过来。
站起身来,苏灿才猛然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他身上先前被狗咬的伤势,都已经彻底的复原。
而在自己的身边,洪日清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消失。
“前辈?”
知道了洪日清身份不简单了的苏灿喊了一声,却再也无法找到洪日清的人影。
而他整个人,则是怔怔的坐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双手。
上一次卖艺的时候,他被赵无极打断了四肢百骸,更是被废了经脉内力,从那以后,苏灿的一身武功,就彻底的烟消云散。
二次元大穿梭 睽寧
然而此时此刻,苏灿却感受到了体内奔腾的力量,让他忍不住的想要仰天大笑。
只不过一想到睡梦中洪日清所说的那些话,苏灿的心中也生出了几分的明悟。
目光一闪,苏灿又重新看向他刚才写字的那一块破木板。
只不过到了现在,哪里还有他原本写的苦海无涯。
此刻在那木板上,正刻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苦尽甘来!”
简单的四个字,让苏灿目光猛缩。
蓦然之中,他也忽然想起当初林寒救下他和苏贵时所说的话。
那个时候,林寒似乎就劝他不要放弃希望,只不过当时的苏灿心若死灰,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毕竟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不管是谁,恐怕都不会认为他苏灿还会有恢复过来的一天,而现在,他苏灿不仅仅恢复到全盛时期,更是奇迹般的掌握了睡梦罗汉拳,甚至比之以往更加强大。
谁也没有想到,奇迹就这样在苏灿的身上发生了。
强忍着心头的惊喜,苏灿缓缓的站起身来,虽然现在武功已经重新回来了,但是苏灿却知道,他再也不是曾经的那个败家子了,而是如今的乞丐……苏乞儿!
闭上眼睛,苏灿就在半梦半醒之中,感悟着洪日清传授他的那一套睡梦罗汉拳,同时也在不断的熟悉着重新恢复的身体。
就这样,过了几天,而着几天里苏灿每天都在梦中参悟着睡梦罗汉拳,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很快就到了丐帮比武选举帮主的时候了。
而此刻在京城外的某处山谷之中,正有一群人在秘密聚集。
而在这群人的前方,则是有一个搭建的台子,正挂着一面旗帜,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天理!”
而此刻,正有一个中年人,手中举着一个婴儿,缓步走出,面色肃穆。
至于台下的一群白衣人,全都是五体投地的三拜九叩,口中更是高喊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幕,也被山谷两侧躲在草丛中的如霜和莫长老看的清清楚楚。
他们两人这一次是为了追踪赵无极,却没想到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此刻的如霜,正面色惊惧的看着这一切,当她看到赵无极手中的婴儿时,忍不住的有些担心。
也正是在此刻,赵无极将手中的婴儿高高举起,高声喊道:“白羊降世,真理循环,真空家乡,无生老母,赐我神通,超度众生!”
赵无极说话的时候,台下的众多信徒都是恭敬无比的聆听着。
而在说完这一切之后,赵无极就把手中的婴儿交给旁边的属下,而那属下,则是带着婴儿走到一处巨大的碾盘前,更有两人抬起巨大的碾盘盖子,显然是准备把婴儿放进其中。
玄靈九變 朝陽區人民群眾
如此的做法,瞬间让如霜无法忍受,低呼一声,如霜就想要冲出去。
只不过旁边的莫长老却一把拦住了如霜,缓缓的摇了摇头。
此刻那婴儿啼哭声越来越急.促,而在场的赵无极以及众多信徒,却都是视若不见,反而是有许多信徒,脸上都生出了几分的狂热。
而赵无极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转头看向下方的一众信徒,开口说道:“皇帝过段时间要到京城外狩猎,我会用献上美女的理由来接近他!”
说到这里,他有看向旁边的一个绝岁美女,低声吩咐道:“婉玲,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牺牲一下色相!”
惹上惡魔軍團
那绝色美女重重点头,恭敬无比的看着赵无极。
而赵无极则是面带微笑,开口笑道:只要到时候杀了皇帝,天下就尽入我手!”
说到这里,他看向准备碾压婴儿的几个人,点头示意对方动手。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