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zqj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繼承兩萬億討論-第二千一百二十七章 雨夜推薦-hy3jj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温言的话,以及他那满腔的疯狂,白小升跟白宣语都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
“你还真是无药可救!”
白小升悲悯的看了温言一眼,然后全力往上拽白宣语。
既然温言不是来救命而是来索命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必须要尽快把白宣语救上来,再晚谁都撑不住。
愛情如此多嬌 葡萄v
而且,温言也会等不及亲自下手的。
“白宣言。”
“白宣言!”
被血糊住双眼的白宣语叫着这个名字,一声比一声听来凄厉,他脸上不光有愤怒,还有深深的悲哀。
一起活到大的兄弟,怎么会变成这样!
絕世邪夫落跑妃
怎么也不该这样!
这一刻,白宣语的心在撕裂、死去。
温言站在那辆半身卡在桥外的车头前,看着白小升拼命救白宣语,白宣语在凄厉的喊自己的名字。
他的脸上神情不住变化,时而狰狞狠戾,时而迷茫痛苦,时而泫然欲泣。
鐘琪一生 粉黛無色
基因帥
一辆车缓缓驶了过来,要撞向白小升与白宣语他们那辆车,把他们给推下桥。
但在靠近的最后一刻,温言走了过去,用身子挡下驶过来的车,又在灯光照射下,用力一挥手,让那辆车退下去。
那辆车默默退后退远。
温言只身一人,再度走到白小升他们那辆车的车头附近,抬脚揣在上面。
白小升已经拉住了白宣语的手,松开了他身上的安全带,将要把他拽过来。
车身在这一刻却出现了大幅晃动,似乎随时可能掉下去。
温言脚下再发力,掩去了迷茫,神情变得冷酷。
腹黑王爺傻相公 紫雪凝煙
他想与白小升、白宣语,做最后的诀别,口中一字一句在喊,“这一世,我欠你们的!下辈子,我加倍还给你们!”
喊出这句话,温言忽然感到了脸上有了一丝丝冰凉坠落。
而后,越来越多冰冷的从上空袭来。
他仰起头,天空下起了雨。
对温言这番告别,白小升不屑回应,全身暗暗运力把白宣语拉向自己,也悄然把他那侧的车门打开。
但凡有一线机会,白小升就不会放弃!
他会拉着白宣语冲出车外,会让温言亲眼看到失败,这才是他白小升的行事风格!
“不要再挣扎了,你们放弃吧!”温言脚下在运力。
就在这时,白宣语忽然发出大笑。
那笑声,肆意、夸张,让白小升一怔,也让温言看向他。
“白宣言,你这辈子,也就这点本事了!怪不得爷爷没把集团交到你的手里,因为你不配啊!”
白宣语爆发出嘶吼。
“这辈子,我拿你当亲兄弟,是我瞎了眼!你真让我看不起!
下辈子,我依旧看不起你!你永远,永远都是个没种的混蛋!”
白宣语的大骂,切中温言的软弱。
他被骂的神情扭曲,嘴唇颤抖,眼神狰狞,脚下再度猛然发力。
“闭嘴,你给我闭嘴!死!都死!
你死了,他死了,最后我就是胜者!
这个世界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我会拥有一切!”
在温言疯狂用力当中,车子大幅倾斜,真变成了悬而欲坠。
白小升拼命倾斜身子,拉拽白宣语,让车尽可能保持平衡。
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不利于他与白宣语冲出去。
“白小升!”白宣语不再理会温言的疯狂,而是开口对白小升道。
雨水越来越大,冲刷着他脸上的血渍,让他看清楚白小升拼命救自己的样子。
白宣语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
白小升看向他。
“你,是爷爷的血亲,也是我的弟弟。”白宣语笑道,“长久以来,我却对你……我真的错了。现在,我其实挺想,跟你做兄弟的,真的,非常想。我想尽一尽做兄长的责任,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我以前不合格。”
这时候说这番话,不应景。
白小升感到自己手臂跟腿再度疼痛来袭,钻心一样的疼。雨水中他大汗淋漓,却还是笑了起来。
“会有机会的。”白小升笑道。
“不会了。”白宣语也笑了,声音温厚,“真可惜,不会了。”
白小升从白宣语神情语气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瞬间瞪大眼。
夫君個個太銷魂
“做兄长该有的呵护,这辈子在这里,我全给你!”白宣语拼尽全力把白小升推向车门,推向桥上。
这股力量的反作用下,也终于使得悬而欲坠的车还有他自己,跌向黑洞洞的桥下,跌向河里。
不过为白小升做了最后一件事,白宣语满足了。
他神情安详,张开双臂,安心跌向河里,安心赴死。
一直在踹着车头,明明真的用力就可以把车弄下去的温言,忽然失了力,竭力稳住身形的那一刻,脸上的狰狞、狠毒、犹豫,忽然化作了一空。
他眼里,有了浓浓的悲伤。
他也知道,他即将失去什么。
“红莲!”
忽然一声炸裂般的吼叫,冲天而起,那是一个没人听过的名字。
坠落的白宣语忽然感到自己脚脖子被人一把抓住,而后一股强悍到非人的力量扯动他的身体,让他身子一瞬间被甩了起来。
吃惊的白宣语,在求生本能下最终抓住了桥边破损护栏的一部分,而他也看到另一个身影,力竭之下,坠入了黑漆漆的河流。
脑袋里嗡的一声,白宣语心头冰凉……
温言只看到两个身影与一辆破车都坠下了桥,他呆呆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空无一物。
一切,都如他所愿了。
现在,没有了白小升,没有了白宣语,没有了一切可以跟他竞争的人。
他会是振北集团的董事长,会拥有权力,拥有地位,拥有他梦寐以求的一切。
然后呢……
温言站在那里,现在才开始想这个问题。
得到了,他心里反而空落落,反而感觉很痛苦。
雨水如鞭,打在他的身上,寒气冲击他的心。
温言感觉眼睛非常难受,滚落的不光是雨水,还是很咸很涩的东西。
她們說我是劍俠
旁边,一个人影爬了上来。
温言察觉到的时候,被一脚踹倒。
“我杀了你!”白宣语发出一声非人的叫声,扑了过去。
……
当警车闪烁着刺目的灯光,将事故地点围下的时候,没了闲杂人等,只有两个在泥水中的男人。
一个倒在地上,一个在上面,一拳接一拳。
……
这是一个加南德的雨夜,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