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7oy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一十二章 原來是你閲讀-dfmgc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曹诚光道:“什么玩意儿?”凑近想要看个究竟,楚江河却迅速将天蓬尺收了回去。
曹诚光切了一声道:“小气,一根破尺子有什么稀奇?”
楚江河暗自不屑,曹诚光真是有眼无珠,居然连这件宝物都不认得,如果没有天蓬尺,即便是身处灵泉遍布的猎风谷,他们一样无法离开。
楚江河道:“镇魔珠呢?”
曹诚光嘿嘿笑道:“等咱们回去,我自然会给你看。”目光在晕厥过去的小红樱身上看了看道:“这妮子你打算如何处置?你若是不要就……”
楚江河怒视他道:“我的事情你无需过问。”
曹诚光道:“你心中极其矛盾对不对?不带她走良心难安,可如果带她回去又担心对她无法交代,对神密局无法交代,还担心神密局会对她不利对不对?”
楚江河被他说中了心坎,抿了抿嘴唇道:“曹诚光,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
曹诚光道:“你小子隐藏得也够深,连我都被你骗过,跟我说句实话,你打算将镇魔珠交给谢忠军还是交给楚沧海?”
楚江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上厌恶的表情已经藏不住了,如果不是曹诚光得到了镇魔珠,自己绝不会和这种人为伍。
曹诚光道:“你戒心可真重,咱们若是想合作就应当彼此信任,不如你把那根尺子给我看看。”
楚江河道:“除非你将镇魔珠拿给我看。”
曹诚光居然爽快地点了点头道:“好啊。
楚江河心中疑窦顿生,此前自己费尽唇舌,曹诚光都不肯拿出镇魔珠,现在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估计十有八九其中有诈,可转念一想,自己是曹诚光唯一的机会,除了自己以外他根本没可能离开幽冥墟,以曹诚光的头脑不会想不透这个道理。
反叛的魯路修之紅蓮騎士 無限de劍制
楚江河向曹诚光伸出手去,让他先将镇魔珠拿出来交给自己。
曹诚光道:“咱们一起拿出来,谁也别想玩花样。”
楚江河知道他没那么好说话,做任何事都是斤斤计较,看到曹诚光从怀里摸索出一样东西,用两只小手捂着。
曹诚光道:“一起!”
楚江河将天蓬尺递到他的面前,曹诚光也将他的镇魔珠展示给楚江河,楚江河定睛望去,这镇魔珠晶莹剔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水晶球,不,更像是冰球。
曹诚光道:“拿去看仔细些。”他将镇魔珠向楚江河轻轻抛了过去。
楚江河探手接住,冰凉一片,他的注意力刚刚转移,曹诚光已经出手了,闪电般抓住了楚江河的天蓬尺,一把就夺了过去。
楚江河怒道:“你干什么?”
楚江河已经撒开两条小短腿向冰洞深处逃去。
楚江河握住那镇魔珠,掌心沁凉,他此刻的内心比掌心更凉,曹诚光这个老混蛋,竟然用一颗冰球来敷衍自己,利用冰球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后趁机夺走了他的天蓬尺,楚江河顾不上多想全力去追赶曹诚光。
楚江河大声道:“曹诚光,你拿去也没用。”
曹诚光矮小的身影从前方拐了过去,等楚江河追赶上去,发现前方已经没了人影,楚江河心中骇然,功亏一篑,眼看就要成功,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可现在连天蓬尺也被曹诚光给骗了过去,这下只怕要困在幽冥墟了。
楚江河循着冰洞继续走了一段距离,发现曹诚光已经彻底失去了影踪,冰洞虽然很长,可前方笔直,一眼能够看到尽头,周围也无隐蔽之处,除非曹诚光可以钻入冰下,可据他所知,曹诚光应该没有钻入冰雪中的本事,难道这厮一直都隐瞒着他的能力?
楚江河无奈之下,只好暂时返回刚才的地方,来到外面发现原本被他打晕躺在地上的小红樱也不见了,楚江河心中骇然,今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有得到镇魔珠,连天蓬尺也丢掉了,小红樱如今也不见了影踪,若是她有三长两短,自己以后恐怕要良心难安了。
楚江河继续向外走去,希望小红樱只是苏醒过来自行离去,如果是这样她走不了太远,走了几步,他又停下脚步,比起小红樱天蓬尺和镇魔珠更加重要,可现在曹诚光将这两样东西全都带走了,只怪自己大意,低估了曹诚光的卑鄙,楚江河越想越是懊恼,他决定回头再找一次。
没走出几步,就听到里面传来脚步声,定睛望去,却见曹诚光从里面出来,楚江河心中又惊又喜,这厮总算舍得现身了,既然他去而复返就证明他离不开自己,就算把天蓬尺给他,没有自己帮忙引路他也离不开幽冥墟。
楚江河怒视曹诚光道:“天蓬尺呢?赶紧还给我!”
曹诚光一脸无辜道:“什么天蓬尺?我何时拿了你的天蓬尺?”
楚江河见他到现在仍然还在歪搅胡缠,忍不住斥责道:“曹诚光,你到底还想不想离开这里?你再歪搅胡缠,错过时机,恐怕你我都要困在幽冥墟了。”
曹诚光长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不是把天蓬尺交给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
那一場雞飛狗跳的情事 無人領取
魔法修真記
楚江河听他这么说顿时愣住了:“什么?”
四重奏
曹诚光道:“我刚刚被张弛给拖了下去,一定是他扮成我的样子,从你这里骗走了天蓬尺,你啊,怎么就这么大意,居然被张弛给骗了。”
鹿門歌
楚江河手足冰冷,看曹诚光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他也知道张弛有一定的拟态能力,只是没想到张弛在这方面的实力如此强大,将曹诚光模仿得惟妙惟肖。
楚江河道:“你还不是一样,那颗镇魔珠还不是被他抢走?”
曹诚光嘿嘿笑道:“你当我像你一样蠢吗?“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灰蒙蒙的珠子道:”东西自然还在我的身上,除非是我死,任何人休想将这东西从我的身边拿走。“
楚江河心中暗叹,自己终究比不上这厮老奸巨猾。
曹诚光道:“现在我有镇魔珠,你却没有了回去的办法,看来我需要重新找人合作了。得嘞,告辞,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从今以后,大家听天由命。”他从楚江河身边经过,向洞外走去。
楚江河道:“曹先生,我既然敢来幽冥墟,自然有离开的把握。“
曹诚光看着楚江河道:“什么意思?东西没被他抢走?“
楚江河从怀中又掏出了一根天蓬尺,得意道:“来幽冥墟这危机四伏的地方就要做好两手准备,他怎么都想不到我还有备选方案。“
曹诚光啧啧赞道:“原来刚才那一根是假的。“
楚江河道:“两根都是真的。“
曹诚光道:“怪哉,如此珍贵的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多?“
楚江河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咱们走。”
曹诚光道:“就这么走了?你那个小情人呢?“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江河心中一阵刺痛,今次离去恐怕和小红樱再无相见之日,想起小红樱的笑靥,楚江河的意志顿时有些动摇,可想起自己此行的任务,心肠又硬了起来:“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曹诚光道:“让我跟你走也可以,你把天蓬尺交给我。”
楚江河听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得打量了曹诚光几眼,曹诚光的衣服和刚才完全相同,如果说刚才那个是张弛所扮,那么真正的曹诚光哪儿弄这身一模一样的衣服?楚江河心中一凛,他向后退了一步,手落在剑柄之上:“你究竟是谁?”
曹诚光道:“要不要脸,不知道我是谁?你还要带我离开?”
楚江河一字一句道:“你是张弛,你不是曹诚光!”
曹诚光哈哈大笑:“楚江河,既然你如此多疑,还是自己一个人走吧,老子不回去了。”
傳奇華娛 山海ss
楚江河突然拔剑出鞘,一剑向曹诚光的头顶劈去,曹诚光身材矮小,在这种对决中占尽劣势。
眼看大剑即将劈中曹诚光的头颅,眼前却突然失去了曹诚光的踪迹,楚江河的这一剑收势不急,砍在曹诚光刚刚立足的冰面之上,在冰面上砍出一道白印,剑刃劈斩的冰屑乱飞,楚江河没有砍中目标,定睛望去,周围哪里还有曹诚光的身影。
楚江河大吼道:“张弛,你出来,我知道是你!”曹诚光没有在冰中遁行的能力,刚才的那个十有八九就是张弛所扮。
楚江河举剑向前走去,走了两步,脚下发出冰裂之声,低头望去,只见冰面因为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裂开,楚江河赶紧转移到别处,心中纳闷,脚下本该是坚实的冰面,怎么如此脆薄,一定是张弛在下方动了手脚。
移步右侧的冰面,还未站稳,喀嚓一声,冰面裂开一个大洞,楚江河内心一沉,身体向下方掉落,他应变也是奇快,赶紧纵身提气,意图在跌落之前,跳到上方。
可下方有人伸手抓住了他的足踝,楚江河被拖着向下坠落,他挥剑向下方砍去,剑刃中途遇到阻隔,却是一面冰盾挡住了利剑,楚江河身体在坠落的途中,腹部已经挨了重重一拳,这一拳打得他骨骸欲裂,还未等他恢复过来,面部又被一拳击中。
楚江河被打得眼冒金星,双脚刚刚落在地上,就被冰封住,双手下意识在冰壁上一扶,准备挣脱开来,可那冰面竟毫不着力,双手一下就陷入冰壁之中,这下双手双脚都陷入冰中,冰壁迅速凝固,将他困住。
楚江河内心惶恐不已,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远逊于对手。
飛升大荒 傅嘯塵
火光亮起,火焰沿着刀身蔓延,燃烧的龙鳞刀照亮了黑暗的冰窟,楚江河借着火焰的光芒看到了对手,张弛笑眯眯出现在他的对面,向他点了点头道:“别来无恙?”
楚江河一时间万念俱灰,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被张弛掌握了,现在落在他的手中,已经是大势已去,他叹了口气道:“好手段,输在你的手下,我无话好说。”
张弛道:“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对手,因为你不够资格。”
楚江河咬了咬嘴唇,他向来高傲,可如今却不得不接受自尊被张弛无情践踏的事实。
张弛来到他的面前,伸手从他怀中摸出了另外一根天蓬尺,楚江河没有任何的反抗,他的内心已经崩溃,已经从心理上放弃了反抗。
张弛看了看这跟天蓬尺,又取出刚才抢来的一根,两相对比几乎一模一样,这东西全都是高仿复刻版,和秦君卿给他的无论材质还是外形细节几乎都一模一样,由此可以基本推断出,秦君卿、楚沧海、谢忠军三人必有勾结,背后的布局人很可能处在他们三人之中,也许他们三人全都参与其中。
张弛道:“这天蓬尺是谢忠军给你的?”
楚江河道:“他哪有这个本事。”
张弛道:“那就是你爸,新世界集团自然有这个本事。”他将天蓬尺全都收起来,向楚江河道:“说说看,你们的计划是什么?”
楚江河道:“从我这里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我知道得东西未必比你多,只不过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次的任务是重返幽冥墟找到镇魔珠并带回去。”
张弛道:“你和曹诚光从一开始就串通好了?”
楚江河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有人会配合我,但是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和白小米中的一个,并不知道是曹诚光。”
张弛道:“白小米在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上方忽然传来脚步声,不多时听到秦绿竹的声音道:“张弛,外面来了许多幽冥武士,已经将洞口封住了。”
张弛道:“不用慌张,你下来吧。”
秦绿竹从洞口跳了下来,紧接着是小红樱,楚江河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狼狈无比,他不想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被小红樱看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小红樱只当没有看到他。
张弛等她们下来之后,伸手一挥,只见上方的冰洞慢慢融合,楚江河看在眼里,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小子不知得了什么奇遇,实力突飞猛进一日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