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ri1h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笔趣-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於此捨棄【骸骨公】之名熱推-i7237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你应该从来没有想到吧,我从来就不需要你……我从最开始,就不需要什么半身。”
穿越偽裝者之吾為明凡
骸骨公声音非常平静。
如同老人与后辈聊天一般,但他的话语却让艾蕾如此惶恐。
“父亲,不要……”
“我所需要的,只是另一个持有‘被背叛者’印记的半神,来作为这一幕的见证而已。”
骸骨公继续向前缓缓走去。
那原本是放置埋骨婆婆神像的位置。而如今空无一物。
在虚幻的、如同魔女结界一般抽象的世界中,骸骨公身前的空地处刷拉拉的浮现出了诸多的坟墓。每一个坟墓上面,都盖着一面冠冕。
骸骨公用力一踏、这些坟墓全数塌陷,化为深不见底的坑穴。
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而其他所有的“房屋”,也即是原本巨人们的“坟墓”也纷纷破裂。
整个丧歌公国的地底,所有的坟墓就此全部倾塌。
“我之前一直没有意识到……埋葬即是忘却,忘却即是背叛。而墓碑是死者最后的铭记。
“它是我唯一的弱点,是生者与死者之间连接的桥梁……
“——可若是由我来摧毁,那么它就是最为重要的‘开端’。”
从最开始,骸骨公就不只是“背叛者”。
南境詭事
但为何他缺失了“被背叛者”的这一面呢?
这很简单。
因为人们在葬送大公前,就已为他立了墓。
“我们的墓都是密封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骸骨公缓缓说道:“超凡者埋葬普通人,祭司埋葬信众。长者埋葬儿童,丈夫埋葬妻子,贤者埋葬学徒,诅咒代代相承。而我是他们之中至长至大至圣之人……没有人能够埋葬我。
“我埋葬了所有人,而最后只剩下我这一人。没有人知道我的绝望之处在哪里——毒药,是无法杀死我的。”
即使是再毒的猛毒,也无法杀死【永生公】。
诗人有云,巨人之国传承着不死的诅咒。
但那并非是诅咒,而是所有人都参与演出的,一幕极为盛大的戏剧。
——是的。
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骸骨公根本就无法杀死自己。他们所敬爱的永生公,早已变成了不死的亡灵。
顺理成章的。
骸骨公成为了神灵……但这并非是因为他在埋葬时的背叛,而是在更早之前——是在三百年前的背叛。
永生公国为了对抗南方的“死潮”,而与亡灵死斗五百年,并彻底剿灭了亡灵。他们会在大结界崩溃时自尽,就是为了不让自己转化成亡灵……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大公从最开始就是亡灵。
——他们的一切努力、一切牺牲、一切决断……都是注定失败的。
“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提出。我什么都没有反对。因为这不是我能够反对的事,我甚至无法将自己是亡灵的事公之于众。”
骸骨公缓缓说道:“因为【永生公】从最开始……就只是一座墓碑而已。他是所有将死未死之人的坟墓,是为所有舍弃了一切走向冥土的人收尾的象征、图腾与工具而已。
“他们自顾自的决定了一切,而我则静静的看着国家轰然坍塌……一切终亡。喧闹的国土之上,再也没有任何生机,而葬于土地之下的,是和他们的祖先一样……安然走向死亡的巨人。
“——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亡灵从最开始,就不会被灰雾所杀。
他被孤零零的留下了。
那是仇恨吗?
也不是。
永恒之血应自‘我’断绝、我将成为今后唯一的墓碑——这是当年的【永生公】作出的牺牲与决断。
那并非是报复、也不是背叛。
而是四百年前的欺瞒,所导致的、必至之【答案】。
当永生公在四百年前决定化为骸骨,终止那可笑的、循环的戏剧之时,一切就已然注定。
背叛发生于四百年前。
而他被背叛的经历,则在延续到更久之前。早在永生公国的这种“传统”成型之时。
花間年少 蘭人
那流淌着“永生”血脉的,终其一生都要戴着面具的如同小丑般的一族……从最开始,就被剥夺了“死去”之权力的统治者。对于向往着“必至之死”的巨人来说,这是最为残酷的刑罚——至死也不得安息。
但是,必须得有一个人记住所有人的死,才能维持有序的统治、维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维持这摇摇欲坠的巨人之国。
那个人,从最开始就是被背叛者。
……是的。
从最开始,骸骨公就能够以完全的“背叛之神”的身份升华。
但他放弃了。
那是——
“——命运所定。祂是如此告诉我的。”
骸骨公自顾自的答道。
他背对着众人,将自己金灿灿的小丑面具摘下。
随后,丢入他面前最后一个坟墓之中。
那是四百年前的“永生公”的坟墓。
从这里再往前,仍有着密密麻麻们的坟墓——而每一个坟墓之中,都躺着一具尸骸。
“我当时想……这种程度的【背叛】,能够承载这扭曲的国度、扭曲的意志、扭曲的历史吗?”
骸骨公平静的答复道:“我觉得,不能。因为这份背叛并不纯澈……它掺入了‘骸骨’的成分,让我变成了可悲可憎的亡灵。”
祂回过了头来。
在面具之下、在骑士盔甲之中,是非常平凡的、没有任何光影特效的尸骸。
那是极细的、极干枯的一具尸骸。它甚至只有两米半——以巨人的观点来看,是那样的矮小而干瘦。
那沉重的金属靴子,所存在的价值就如同“风舞者”一般。
正是因为它实在是太轻了……如果不用足够沉重的靴子,它根本无法正常走路。
因为作为亡灵来说,骸骨公没有任何特殊的力量。仅仅只是延续生命而已……它仅仅只是一座墓碑,可以铭记所有人历史的“数据中心”。
是的。
骸骨公根本就没有“将灵魂承载于自己身上”。
帝國的黎 鼓元吉
他真正承载于自己身上的……是从祖辈中代代相传了一千年、又被自己亲身经历了四百年的,记载了巨人之国从古至今一切记录的“历史”。
他所背负的,并非是灰雾袭来时那一瞬间的“丧歌公国”。
而是从大结界崩溃之前一千四百年,永生之国诞生之初直至破灭的全部之巨人——
正是这份功绩,才被世界所承认。
获得神名【骸骨公】。
“我的家族被永生之国背叛了一千年,我又背叛了永生之民四百年。我孤独的活在世上一千年,终于找到了你,艾蕾。被他人背叛至无可背叛之人……
邪魅王爺嬌寵狐 希月
嫡結良緣
“当我的墓碑被摧毁之时,我便放弃了他们对我最后的怀念;当埋骨婆婆的神像被摧毁之时,我便放弃了维持这可笑【传统】最后一丝意愿。
“时至今日,永生之国,于此毁灭。”
骸骨公于此宣告:“我于此舍弃【骸骨公】之名。”
他身上的一切装饰,纷纷崩离湮灭。
披风、盔甲、手套、王冠、长靴——
唯一存于现世的,是那具尸骸。
它自嘲的笑了一声。
“……怎么这具破烂还能留着?”
它说着,抓住了自己的脊椎,用力一扯——
碎骨崩散于天地。
背叛与骸骨之神——【骸骨公】所存在的一切证明,于此破灭。
但是,更为纯澈的“背叛之神”,却即将于死后的深渊中诞生——
“——给我你的身体吧,艾蕾。”
于这油画般色调的扭曲虚空之中,苍老的声音、年轻的声音、婴儿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欲封天
“——啊啊啊Aaaaaaaa!!”
而艾蕾的身上则突然多出了诸多马赛克一样的模糊色块,她发出了尖锐而不似人声的悲鸣。
虽然只是一个音节,但以人类的语言却无法进行理解。
——她正在玩家们的注视中,进行一种不可逆转的升格。
眼看着,她就要被那模模糊糊的色块所吞没。
可就在这时,骸骨公身上的最后一根肋骨、却正巧插入了大地之中。
所有人无比巧合的,同时注视向了那一根肋骨。
龙井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骸骨公的计划……大概就是通过完全的背叛,将自己的“骸骨”的神职抹去,并且吞掉艾蕾的身体,成为纯净的“背叛之神”。
可祂的计划中,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艾蕾是天使。
新的背叛之神是从天使重新升格的……而骸骨公则要吞没她的身体。
那么,旧有的“骸骨公”,就可以被视为……已经死去了。
如果说。
青铜阶的超凡者死去会诞生普通级的噩梦,白银阶的超凡者死去会诞生困难级的噩梦,黄金阶的超凡者死去会诞生扭曲级的噩梦……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掌控真理的贤者们若是死去,则会诞生异界级的噩梦……可是,神明也同样掌控真理。而且更为深入。
那么——
他只思考到这里。
——天地倾覆。
三位玩家与一只猫、艾蕾以及宝船“白银”上的所有人,都被瞬间扭曲、坍缩的空间所吞没。
并非是只有灵魂被吸入了梦界。
而是整个人都落入了“噩梦”之中——
下一个瞬间。
除了那一枚肋骨之外,丧歌公国的地下,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一切】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