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1ea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討論-第七十三章 未成年人團體賽2展示-a6y0a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感谢班达鲁的打赏与支持)
肉体的创伤,假如本国准备的医疗人员不给力,可以找近卫木乃香治疗。
灵力的损耗,可以找小璘领取魔力再生药水和魔力恢复药水,以外物刺激灵力生成。
灵力严重透支,药水仍然能发挥一定效果,但精神萎靡无法以正常状态出战。
R国队击败诅咒之国队的关键先生“伏黑惠”,因灵力严重透支而无法在决赛出战,缺少了“魔虚罗”这张不受控制的底牌,尽管其他人也打出了一场精彩的战斗,却远不是持有连灵魂都能焚烧殆尽的火灵的麻仓叶王的对手。
“叶,没有必要负隅顽抗。”R国队场上最后一人为麻仓叶,要说这是麻仓叶王的无意之举,大概不会有任何人相信,“这一场战斗本就毫无意义,我会将愿望用来抵消诅咒集团的愿望。”
理论上,若是人类四战全胜的话,这一场战斗的胜负是有意义的,胜利者可以按照原本的愿望内容实施。但麻仓叶王判断出漏瑚、花御、陀艮的大致实力,种族赛不好说,国家赛人类的胜率很低很低。
“老实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手持以【阿弥陀丸in春雨in布都御魂之剑】的方式形成的灵力大剑的麻仓叶,没有雄赳赳气昂昂地抬杠,挂着缺乏气势的笑容承认了这一点。
麻仓叶王面露意外之色,笑问:“所以,全力战斗只是为了回应旁人的期待?”
“不,这场战斗对我个人而言是有意义的,尽管跟精灵王大赛无关就是了。”对方明显无意继续进攻,麻仓叶以左手摘下脖子上的项链,高高举起,以之为媒介发动通灵之术。
禁區稱雄
这是最基础的通灵术。
但这只是‘召唤附近与该媒介相匹配的灵体成为式神’的标准用法,若是要‘召唤位置不明的与该媒介相匹配的特定灵体成为式神’,难度系数高了无数倍,只有极其优秀的阴阳师才能做到。
……然后。
幻想娛樂時代
或许是天赋,或许是运气,或许是信念。
麻仓叶成功。
随后,一边笑一边流眼泪地将召唤出来的式神拍入自己体内:“之后就交给你了——附身合体!”
这是最基础的附身术。
将身体完全让给灵体,没有高级附身术的1+1>2的效果。
半晌过后,含着以灵力塑造的烟斗的‘麻仓叶’,朝站立于火灵手掌上的麻仓叶王低头行礼:“五百年没见了呢……叶王大人。”
“……股宗。”麻仓叶王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猫又股宗,千年前麻仓叶王饲养的猫,死后由麻仓叶王以阴阳术转化为式神。五百年前出于正义与麻仓叶贤联手打败了当时转世的麻仓叶王。数年前于恐山安娜引起的事件中力量耗尽,失去式神之躯。
猫又股宗以古典严肃的腔调问道:“不管是千年前还是五百年前,小生都未能拯救叶王大人,如今世界已进入异能者的时代,请问叶王大人的寂寞,是否已经消散几分了呢?”
脑海中回放与夏油杰率领部下于北美推行新政的一幕幕,麻仓叶王露出温柔的笑容:“啊……这是我所期待的世界,而且,还在往我所期待的方向前进。”
王妃如雲,智鬥腹黑王爺
“是吗……”猫又股宗露出欣慰的笑容。
麻仓叶王笑道:“之后再叙旧吧……股宗,还没有忘记我教给你的招式吧?”
“不敢有丝毫遗忘。”猫又股宗凝聚灵力,猛踏地面,冲向火灵,“请看好了,叶王大人——超-占事略决,三日月之跋!”
》》》》》》》》
“哈哈~我就想着叶王就在眼前,说不准能行,没想到还真成功了——”
(啪!)
“???”正向阿弥陀丸吹逼的麻仓叶捂着左脸怀疑人生,扭头看向行凶者生气道,“这是对激战归来的未婚夫做的事情吗!?”
無限之不死不滅
(啪!)
“???”这一次换成捂着右脸怀疑人生。
明帝 長風
恐山安娜盯着麻仓叶,沉着脸说道:“输了呢,精灵王大赛。”
“……输了。”麻仓叶卑微地缩缩脖子。
恐山安娜以念珠捆住未婚夫,拖着往外走:“那就去特训吧,刚好不少未成年人参赛者都意犹未尽,已得到精灵王的允许可进行交流战,要充分利用机会。”
百鬼召喚令 豬吃芹菜
“我的灵力已经耗尽了!”麻仓叶用力挣扎,却还是被拖着走。
“只有突破极限才能变强,现在这状态再好不过了……另外,精灵女仆处领取的药水管够。”勤俭持家的安娜答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悠闲生活,呜呜呜~~”
…………
“所以我不喜欢正妻,温柔可爱的女仆不香吗?”想想麻仓叶被拖走时的泪水,莱尔不禁打了个颤,比看见真人制造的怪物军团都要毛骨悚然,“话说,有人能科普下三人的背景资料吗?似乎是很感人的重聚,可是我看不懂啊。”
鮮妻好甜蜜:老公,別太壞
“祖先吊打子孙,子孙召唤祖先的宠物情怀一下,宠物和主人玩闹一下,完。”坐在左边的五条悟想了想,追加一句,“如果最后祖先来个史诗级放水,将胜利让给子孙,那就更好了。”
莱尔一脸嫌恶道:“放水就没有意思了。”
“虽然不期待你这个只关心女仆的家伙会去关注每一个参赛者,”坐在右边的夏油杰翻翻白眼道,“可叶王好歹也是新时代国家元首级的大人物,总该掌握他的基本情报吧?”
“正如同五条的【无量空处】的效果,过多不必要的情报,对我的研究是有害的。”而且,有时候莱尔还得压抑自己插手世俗事务的欲望,他事实上根本做不到百分百的中立和袖手旁观,“那么,既然你们熟知参赛者资料,成年人国家团体赛怎么看?”
“我都直接弃权了,只打个人赛,你说我怎么看?”夏油杰单起眼睛回答。
附带一提,种族赛他有毛遂自荐的哦,可是被其他国家的高层评定为‘心怀叵测’而被拒之门外。
“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或许能带给我们些惊喜,不过……能为种族赛和个人赛起到削弱作用就算大胜利了吧?”五条悟抓了下脸庞,期待是有几分,可理智判断取胜机会渺茫。
“哼~”莱尔扭头看了眼远处浑身都是自己的作品的某人,好奇他打算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