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6bd火熱都市异能 玩家超正義 ptt-第二百二十章 最初與最後的背叛鑒賞-rrflb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毫无预兆的,地面开始震动、翻涌。
刚从宝船“白银”上下来的一行人,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里是要坍塌了吗?”
奥菲诗有些不安的抚弄着琴弦。
他望向女性马人露西娅:“能看一下吗,露露?”
“我试试看……”
露西亚有些不安的踏动着四蹄,向前伸出洁白而修长的双手——她的指甲尖锐、白皙而明亮,如同玉片一般。
随着她在虚空中梳理着什么,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还好,不是要坍塌。”
她深吸一口气:“但诸位仍要小心……”
而在这时,第二波冲击席卷而至。
像是无形的咆哮声——这次地面没有动、周围的古老低矮的石质建筑物也没有任何损伤。但他们却是向后踉跄了一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推了一下,身体也瞬息之间被冰冷的寒意所浸没。
那是充满了憎恨的力量。
艾蕾面色一变。
“抱歉!”
她连忙喊了一声。
塞利西亚微微皱眉,刚想伸手抓住她,但仍是晚了一步——
只见艾蕾身后突然暴出四条虹色的光带——那像是造型怪异的翅膀、又像是触手、甚至像是某种不可名状之物的触角。
在光带浮现而出的瞬间,她身上被彩色的光流所覆盖,整个人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虚幻人形。
强烈的诅咒气息从她身上喷发出来,形成肉眼可见的斑斓光晕。光晕覆盖在她身上,形成珂拉琪风格的扭曲人像——就像是结界中的魔女一样。
光是注视着她,就让塞利西亚头部如同遭受重击、狠狠的向后仰起。奥菲诗则感到了不怎么强烈的眩晕。
而感知能力极强的马人则更是明显。
她整个人哀鸣一声,跌跌撞撞的后退着、口鼻溢出鲜血,指甲缝中也瞬间浸出了血。
下一刻,诅咒形成的虹色暴风狂乱汹涌,将他们瞬间推开。
那颇具珂拉琪风格的巨大人像,如同单薄的折纸、飞快消失在了眼前。
至痛親情:我的狼媽媽 徐玲 著
像是喷气式的飞机留下的尾迹一样,诸多虹色的光带仍以扭曲的角度残留于空中,将昏暗无光的地下照亮。
“那是……”
奥菲诗震惊的望着艾蕾远去的方向:“神明?”
简直就像是身边的毛茸茸布偶,突然变成了巨大的狮子一样令人震惊……
“……我看到了,是骸骨与背叛之神【骸骨公】的半身。”
在艾蕾显现出真身之时,她的命运之线便顿时变得清晰了起来。
能够直视命运的马人露西亚面色复杂的说道:“你们还记得,她来到这里之前所说的故事吗?”
根据白银旅团的规矩,所有想借用“白银”前往目的地的人,都必须讲出自己的一个故事——也即是他们为什么要前往那里,如果这个故事听起来没那么无聊,他们才会愿意带对方一程。
而艾蕾所说的故事……是她的父亲毫无预兆的抛弃了她,而艾蕾她打算追上去问个明白。最近她才打听到,她的父亲准备前往已经被毁灭的丧歌公国——
如此可爱的女孩,为何会被抛弃?
而她的父亲,又为何非要前往都已经快要被人们忘记的丧歌公国?
这的确让塞利西亚起了些许兴趣。
她提出的要求,便是“要围观整个事件,直至结束”,以此确定自己并没有被蒙骗。而作为补偿,他们可以一定程度上对艾蕾提供帮助。
……现在回头来看。
艾蕾的父亲,怕不就是那位骸骨公……
——骸骨公前往丧歌公国,这可太合理了。
人家回老家探亲不正常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带着面具的“莉莉”忍不住说道:“真的要去看看吗?”
众人面面相觑。
喪屍分身
而另外一边。
在骸骨公将埋骨婆婆的神像、与她身后的坟墓一同毁灭之时。
周围便开始发生了可怖的震动——就像是地下有什么巨兽醒来、又像是机器发出了轰鸣,周围的一切都在隆隆的抖动着。
刚刚攻击了埋骨婆婆神像的骸骨公,静静的仰目望向天空。
或者说,望向岩层……以及岩层之上的城市。
“人们将我的国家,称为‘丧歌’、或是巨人之国。但又有多少人,还记得它真正的名字呢?”
骸骨公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遗忘……即是背叛。”
周围的轰鸣声愈发剧烈,甚至逐渐要将骸骨公的声音掩埋。甚至还加入了巨大的吱鸣声——如同巨大的卡车刹车不及、在地上飘移拖行时的声音一般。
而骸骨公的声音,仍在巨大的噪音声中平静的传来。
“它真正的名字,叫做【永生公国】。但这不代表国民都拥有永久的生命……而是公国的统治者被称为‘永生公’,如同凛冬大公的先祖‘霜语公’一样。
“正如我所说,巨人是看淡‘生死’的种族。而这份豁达,来自于他们为了抵达‘必至之死’而做的准备……这‘必至之死’,便是巨人哲学里的终点。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普通的巨人,的确可以为了追求更安谧、更完全、更纯善的死,而提前为自己做准备。割断因缘、忘却旧情,在寂静无人、被所有人所忘却的角落无名无姓的死去。
“——可是,我做不到。”
骸骨公的声音近乎被淹没在噪音之中。
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改变——地面没有塌陷、坟茔也没有破裂,天花板都完好无损。可周围的噪音却是越来越大……甚至已经出现了坠落声和破损声。
就像是巨大的铁箱与木箱自上空坠下、在地上开裂或是破碎时的声音一般。
而这时,骸骨公的声音逐渐变大。
“为何我等被称为永生公?因为我等统治者,世代都被囚于这纯白重甲之中——代代相承,我们只有一个名字。即是【永生公】。
“没有人知道我是第几代的永生公、也没有人知道上一代永生公是什么时候死的,葬身在了哪里。人们不关心这些……
“他们假装自己的大公就是永生之人,所有人都在扮演——即使他们早已知晓,世上并不存有永生之物,凡人终不可永生。因为如此,他们就无需为继承者、政令的延续、友谊的延续与忘却而担心了。所有需要记住的,都可以推给【永生公】。
“一切值得铭记的死,都由他们的大公所铭记;而他们则可以轻松的忘却一切,迎来自由而没有负担的死。”
所谓的【永生公】,便是永生公国的活墓碑。
记载了所有人的因缘,记录了所有人的关系……唯一不被允许死去、不被允许放下的【存在】。并非是人,而仅仅只是某个存在、某种象征、
骸骨公平静的说道:“可我的同族们、直至死去也不知道一件事……当然,或许他们也并不关心这件事。
“那就是……【永生公】的传承,早就已经结束了。
“我的统治维持了四百余年,而巨人的寿命是一百五十年。那是因为……在我统治的第二十四个年头,我就已然将自己转化为了亡灵。那才是最初的背叛。”
骸骨公的声音逐渐变得悠远而模糊:“所谓的丧歌,究竟是为谁而鸣?
“——是的,丧歌为我而鸣。”
终于,空间开始破碎。
并非是玻璃被打碎……而像是种子的抽芽、或是雏鸡的孵化。
不可直视的某种东西,泄露而出。
編劇大神之田螺小夥兒 靈好
自远方而来的虹色、扭曲的“天使”,毫不犹豫的对着骸骨公发起了攻击。
一道虹色的光流自“四翼”尖端而生,如同探姬的激光束般聚焦于骸骨公身上。
“——住手,父亲!”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艾蕾带有重重回音的声音响起,尖锐而模糊的婴儿声与悦耳的少女声同时在空中响起。
但那激光束却没能接近骸骨公,便在祂体外被某种透明的、水波一般的东西拦住了。
而在艾蕾与骸骨公接触的一瞬间,周围的空间顿时沸腾。
艾蕾身上的扭曲光华,瞬息之间扩散到了周围的空气中。
英雄聯盟至高王座 清香魚丸
坟墓变为了充满生活气息的房屋,昏暗无光的地下世界变成了夕阳般的光华。地上的灰尘变成了草,而空无一人的坟茔之间、则有巨人浮现出来。
只是这一切,都像是画出来的一样——支离破碎。
“虽然你察觉到了,但已经太晚了。你上当了。”
骸骨公平静的说道:“你存在的意义,就是再次的被背叛而已……
“这是最后一次背叛了,艾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