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bw0精彩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263章 來自大阪的邀約-1wozp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琴酒在怀疑他,却派了他的老师过来监视。
可能在琴酒老大的认知里,贝尔摩德就是那种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组织,可以被绝对信任的铁杆队友吧。
只可惜…这终究是场1V9的战斗。
想到这里,林新一的表情很是精彩。
而不待他发表什么感慨,贝尔摩德又自顾自地往下说道:
“所以,我还有必要在这多留一些日子。”
她将那肆意披散开来的银发轻轻撩到耳后,两条象牙般白皙细腻的长腿并拢着从沙发上缓缓垂下,把慵懒的躺卧,改成了认真谈事情的正坐:
“琴酒现在一方面在怀疑你和FBI有联系,一方面却又在担心你的安全。”
靈拳天行
“毕竟他根本就无法确定那个内鬼是谁,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对实验室的情况知道多少。”
“如果泄露实验室位置给FBI的内鬼另有其人,而且这个内鬼知道实验室的更多情报,那曾经在实验室里工作的你,就很有可能已经被FBI暗中盯上。”
“所以琴酒要派一个人来‘长期’监视你的动向,同时,保护你的安全。”
“而我就是那个人选。”
说着,贝尔摩德嘴角多了一抹无奈地笑:
怪物的二次元
“虽然所谓FBI和内鬼实际上都并不存在…”
“但要让那家伙打消怀疑,我可不能做得太敷衍啊。”
“现在我才回来陪伴你5天时间,这么快就结束任务离开的话,琴酒估计会不太放心哦。”
她既是琴酒派来关心林新一心理状况的导师,也是监视者,保护者。
贝尔摩德肩负着的是一个长期的任务。
而从她来到林新一身边算起,虽然因为每天都有命案所以显得特别漫长,但实际上,两人从头到尾也只一起待了5天。
“我明白…”
“我也希望老师你能多留几天。”
林新一理解地点了点头:
“只不过,你和小哀…不,志保。”
“你们能不能…额…相处得和谐一点。”
想到刚刚灰原哀和贝尔摩德之间那剑拔弩张的气氛,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很不熟练地调解起家里两个女人的关系:
“老师,说实话…“
“你和宫野夫妇的矛盾,不该转移到志保身上。”
听到这话,贝尔摩德眉头微微皱起。
“宫野夫妇”这四个字似乎是勾起了什么不太美好的回忆,让她那晶莹璀璨的眸子悄然蒙上了一层阴翳。
而看着眼前那小心翼翼等待着自己回答的林新一,她却又悄然笑出声来:
“放心吧。”
“那种幼稚而无能的迁怒,我已经彻底放下了。”
“那就好。”林新一松了口气。
可贝尔摩德转口就说了一句:
“现在的我只是在单纯地讨厌这个叫宫野志保的女人。”
“和她的父母没有关系。”
林新一:“…….”
他无奈地问道:“为什么?”
“很简单。”贝尔摩德眉头一挑:“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昨天宫野志保也被困在水水晶底下,那个空气瓶你会给谁?”
“额…”林新一一阵头皮发麻。
他目光纠结着不知该如何回答,而贝尔摩德却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像是非要得出个答案一样。
就在这令人窒息的紧张空气里,林新一的手机突然响起,一个电话及时地给他救了场。
是工作上的电话。
但却不是他的老搭档目暮警部,而是很少会直接联系他的小田切部长。
“小田切部长?”林新一有些意外地接起电话。
“嗯。”小田切部长说话还是那么简洁直接:“大阪那边有个连环杀人的案子,想请你这位专家过去帮帮忙。”
“大阪…”
林新一微微皱起眉头:
“那不是我们警视厅的管辖范围吧?”
他虽然在这个世界里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也知道大阪府警和东京警视厅是同一级别的执法单位,两者在地位上平起平坐,工作上互不干涉。
连环杀人案的确性质恶劣、影响巨大,可凭借大阪府警的规模和力量,应该还用不着特意从东京请什么专家去指导。
“嗯,这次的情况的确比较特殊。”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大阪府警的服部本部长,他个人对你的办案方法、理念都很感兴趣。”
“所以他想趁这个机会请你过去协助侦破这个连环杀人案,以你为示范,在大阪府警推广刑事科学技术的运用。”
小田切部长说出了这次邀请背后的因缘。
说着,平时不苟言笑的他,还特意微笑着鼓励道:
“林管理官,这次你可得代表我们东京警视厅,在大阪府警面前好好表现。”
“听说那位服部本部长对你极为赏识,这对你未来在警界的发展也很有好处。”
“嗯…我会的。“
林新一接下了这个任务,心里却泛起了嘀咕:
“大阪府警的服部本部长,他怎么认识我?”
“等等…是那家伙?”
他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官二代的身影。
………………………
“服部平次…”
送小哀回家的路上,柯南也在疑惑地念叨着这个名字:
“小兰,这家伙给你打电话做什么?”
刚刚毛利兰也接到了一个电话,而这电话正是那位关西的名侦探,服部平次打来的。
他在上次跟毛利兰的“对决”中凄惨落败之后就灰溜溜地回了大阪,而且还因为在那场外交官杀人案中的错误推理,在东京和大阪的报纸上扬了大名——
当然,扬的全是臭名。
毕竟,服部平次连半道出家的毛利小姐都比不过…
关西的名侦探,竟然在推理上,输给了关东的空手道冠军。
东京的报纸说关西侦探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配和关东齐名。
大阪的报纸则批判服部平次的确水平有限,还代表不了大阪。
一个案子,甚至都激起了两地媒体间的地域攻击。
而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那位服部大侦探的心情一定会非常不甘。
“他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难道是想再向你发起挑战,找机会一雪前耻?”
柯南推己及人,揣测着服部平次联系小兰的用意。
“不…柯南。”
虽然已经知道了柯南的身份,毛利兰私下里仍旧把他称呼为柯南。
一方面,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不点,她喊“新一”的时候总感觉有点不习惯。
另一方面,听到毛利兰喊“新一”,柯南自己也会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长久以来养成的某个心理阴影,他总觉得这声“新一”是在喊别人。
“柯南你想多了。”
“服部先生其实也不是那么争强好胜、在乎名声的人呢。”
毛利兰摇了摇头,很自然地说道:
“虽然报纸上对他恶评不断,但他似乎也没有为之困扰。”
“而且他从外交官那个案子之后性格就变得冷静了很多,就算是聊起命案,也不会…额…”
她想了想,找了个恰当的比方:
“也不会像柯南你聊福尔摩斯一样狂热了。”
“这….”柯南微微一愣,那颗许久不用的侦探大脑袋瞬间反应过来:“小兰,那家伙经常打电话找你聊天?”
校花的特殊保鏢
“额?”毛利兰还有些迟疑。
柯南的眼神却陡然变得犀利起来:
“那家伙一周前就回大阪了。”
“如果你们不是经常电话联系的话,你也不会对他的性格变化那么了解。”
“是啊…“毛利兰讷讷地点了点头,一点也不觉得有哪里不对:“服部先生每天都会打电话,向我了解林先生办案的细节呢。”
“…….”
柯南的目光愈发凝重:
“这家伙天天给’单身’的高中女孩打电话…”
“他真的只是想聊案件吗?”
雙極修靈 六班掌門
“这…”毛利兰总算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个小青梅竹马,到底是在对着什么较真了。
古爐 賈平凹
她那粉白的面颊一阵泛红,还一个忍不住,羞恼地给了柯南一个脑瓜崩:
“柯南!你在想什么呢…”
“你以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也只会聊案件么?”
“额…“说起以前的自己,柯南有些不好意思。
但他又顿时觉得哪里不对:
他以前的确也只会跟小兰聊案件,可聊着聊着…不就聊到告白了吗?!
“这混蛋…”
柯南心里的警惕再度猛增:
“那他这次打电话过来是做什么?”
“还是聊案件?”
“不…”毛利兰摇了摇头:“他说明天林先生要去大阪出差,问我会不会一起去。”
“如果我们一起去的话,等案子办完了,他可以当向导,请我们游览大阪的景点。”
“柯南你不要想太多了…”
毛利兰还非常认真地补充了一句:
“我们只是一起研究推理的朋友。”
“服部先生请我过去,也只是很正常的朋友往来。”
事实的确如此。
在那场交锋之后,服部平次和毛利兰不打不相识,关系突飞猛进。
毛利兰甚至取代了原本应该是柯南的位置,成了服部平次亦敌亦友的伙伴。
对此,柯南表示:
“我也要去大阪!”
他想都不想,就急匆匆地跳出来表了态。
“…….”毛利兰一阵无奈。
她嗅到了这位青梅竹马幼稚、却又有趣的醋意,不禁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既然柯南你这么担心的话…”
“那我就不去了。”
“咳咳…”柯南口是心非地低下了头:“我、我可没有担心啊…”
“那就还是去吧!”
一直保持沉默的灰原哀,强势地打断了这对小情侣扭扭捏捏的对话:
“毛利小姐,明天带我去大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