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7ub火熱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五章 袍澤有情【爲夢幻水晶晶盟主加更!】分享-5o0o7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南部长没有说话,沉默半晌。
叶长青继续道:“高志云在上次被设局之后,心态大变,大抵是死过翻生,看开了看透了看明白了许多,那个时候,还没有发生这星芒群山之事,我觉得该给他一次机会。”
南部长仍旧沉默了片刻,这才沉声道:“叶长青,你要知道,你保高志云,是要担责的。他此刻有你担保,彼时却未必有人为你担责!”
叶长青沉声说道:“南帅明见,能保留一个人才,叶长青责无旁贷……长青亦在军中多年,自信看人的眼光,纵不能与南帅相比,也总有一些的。”
这句话,他没有称呼南部长,而是以军中称呼,南帅称之。
下级对上级做出这等承诺,在军中,与军令状无异!
而且叶长青军中级别,与南部长相差很多。
南正乾沉默了一下,道:“好,你都这么说了,那便允你所请又何妨。但高志云不能再待在潜龙执教了。”
神奇教練 不如踢球
“职位之事,卑职无权过问,自是听凭上级安排。”
南部长想了想,忽而道:“那就让高志云转去水城一中做个副校长吧。全家过去,百年内,不得回京!”
叶长青露出感激之色:“多谢南帅。”
他明白,南部长还是不放心高志云,特意放到顾千帆手下,帮他看两年,这样一来,便是间接的免去了自己的担责。
“左小多怎么样了?”南部长问道。
“也没怎么样,就是那孩子皮痒,他的任课老师在帮止痒。”叶长青如是回答道:“俩字说明白,就是在挨揍。”
南部长愣了一愣,旋即一阵开怀大笑,挂断了电话。
嗯,这算是近来听到的唯一好消息,只得乐上一回。
上京城各部门,开始了空前的高速运转,执法机构,全员满负荷运转,竟然仍旧不够。
这次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纪检等部门陆续加入,军部全员监督;之后连武教部的力量也一并加入,这才保证了同时审理。
重生之文化巨匠 滄海大鯤鵬
一时间,南部长这边,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这些家族,个顶个的名门望族,每一家每一姓都有军方背景!
无数前方大将,打电话来问。
大家都知道一件事:既然南部长出手,冤假错案什么的不可能,必然是板上钉钉的真正有罪。现在也不过是看招供的迟与早,以及最后落实的罪名大小而已。
任谁都没想着能够直接免罪,根本就不敢这么想。
一个个都是打哈哈:“南帅好,还记得我么?我是小猴子,嘿嘿嘿,西军,最瘦的那个……嘿嘿……没啥事没啥事,就是问声好;嗯嗯,南帅放心,多谢南帅……嗯嗯,兄弟们都好。”
“咳咳……其实最近这段时间啊,人老了就多想,回忆也多,这不又想起来当年和老高一起喝酒的日子……哎,他也死了不少年了,骨头都烂了……总想着回京城去看看……哎,上一炷香……”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小肉湯
……
“咳咳,南帅好,我是小鸡子啊,东军的小小鸡啊,当年你还说我呢,说我能长胖,嘿嘿,可惜到现在还是这么瘦……我可不能辜负了南帅给我取的小鸡子这个名字啊……啊哈啊啊哈,没事没事,就是想南帅了,这才打个电话来问候一二……呵呵,这不最近又打了一仗么,我用的还是那把刀,嗯嗯,就是当时卫中原送我的那把刀,立功了,难免会想到他……好的好的,南帅您忙您忙……”
……
“南帅好,我是小晕蛋啊,就是北军的那个,小晕蛋啊,当初军事考核把自己弄丢了,南帅你们几位大帅一起取名的小晕蛋儿啊……哈哈,恩恩额,没事没事,总想着大家活着都不容易,受南帅照顾这么多,特意问声好,天冷了,南帅可要保重自己;咳咳,是啊,当年老吴……吴波涛,南帅您还记得吧……就是在这么冷的天战死的……哎,南帅啊,您是不知道,这北疆的天,真特么冷,我现在还在淌鼻涕,修为再高,也顶不住这酷烈寒风……”
“……”
“南帅好,我是浑身毛啊,嘿嘿,兄弟们都很想您,您啥时候回来啊,您不在,大家打仗喝酒都没啥情绪……没事儿没事儿,就是好久没有问候您老,太想念了……是啊是啊,当初的老兄弟们都在呢,刚才大屁股还在说当年那次火山之战……哈哈,还记得那时候吕崇峰还是您亲自点的偏将,眨眼间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没事没事,我们就是想您……好的您忙您忙……”
就这样的电话,若不是南正乾亲自坐镇,换个人,还真顶不住!也只有南正乾这尊大佛一屁股坐在这里镇住。
貪情郎
才没有任何人敢放肆!
南部长接这类电话足足接了好几天。
可以说,人都抓回来了,审讯什么的,都没他什么事情,他只需要等着听后续汇报就可以。
可是他的主要工作,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变成了接电话,接电话接的头大如斗,却是热血奔涌。
但是,却不能不接,一个都不能不接。
以他的官职,他的地位,这些电话,完全可以全部拒接,冷冰冰一声令下就可以:谁敢电话骚扰,军法从事,然后一切就都没了。
但身为军人的南正乾却深深知道战友间的那份感情,尤其是还活着的当年老兄弟……
牺牲多年的老战友家里出了事,这帮家伙就算是挤破了脑袋,那也要来问问情况的。
现在……一个个打来电话却就是打哈哈,没有一个人说出求情的话。
军队乃是律法最严格的地方,百战军士谁不知道军规法律的严肃性?
既然南部长亲自下手抓了,哪还有跑?
但是不问一句,却又怎么对得住兄弟?
透視仙尊俏總裁
所以一个个杀胚,都是陪着笑脸,先是求爷爷告奶奶去找各自的大帅,要来南帅的号码,然后再一个个厚着脸皮打过来……
没有人求到他们头上。
更加没有人示意他们这么做。
全都是自动自觉而为。
他们也知道老战友的后人肯定是触犯了逆鳞,所以才令到南帅亲自下手。
但是……
他们在这一刻却抛弃了自己的原则,一个个的跑了过来。
邪王絕寵蛇蠍嫡妃
一个个钢刀在身上剁百八十刀都不皱眉头,现在也都是位高权重叱咤风云的将军们,卑微的弯下腰,讨好的谄媚的说软乎话。
一个个都是年纪一大把了,却提出平常别人偶尔闲谈一句自己都要勃然大怒的小名儿……来和南帅说句话,套近乎,拐弯抹角的流露出来往昔情谊。
他们明知道南帅出手,那就一定是罪无可恕;所以都不说求情的话。
但是南正乾明白,这帮粗胚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骨子里都是在求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动恻隐之心。
不是为了现在这帮已经数典忘宗的混球,触犯律法的兔崽子。
而是为了当年在战场上与自己生死相依的同袍兄弟。
他不在了,我有义务帮他看好家,血嗣绵延。
重生之錦繡如玉 muzi李
南正乾明白这份感情,甚至比任何人都明白,所以他电话一直敞开着,连续接电话,一点也不烦。
他要让这帮兄弟们,将对兄弟的那份心尽到。
甚至,看着这些打来电话的人名,心头只有满满的滚烫慰贴。
所以他连续接这些求情的电话,接的兴高采烈,接的意气风发,接的眼眶湿润。
“放心吧,我知道你想说啥。难道你还不信我南正乾?”
“别跟老子耍花腔,忙你的去,你想要说的事情,老子比你清楚!”
“滚蛋,打你的仗去,这些事有我操心不比你强?”
“犯法的不能留,难道连条根也留不下?就这么看不起我?就你讲情分,老子纯冷血?”
“跟老子说话就说话,你结巴什么?你再结巴一年也说不出让我手下留情的话,但我就真的不手下留情了?”
“行啦行啦别说了,我难道不是军人?不是往昔同袍?我就不明白?忙你的去!下次,喝酒!”
一干老将军感激涕零。
“多谢南帅!”
“南帅威武!”
“南帅,替老兄弟们感谢您了!”
“谢谢谢谢!”
老将军们一个个心满意足的。
南帅越是粗鲁,越是不客气,那就越是没拿自己当外人,若是打起了官腔,这事儿反而没法办了。
撩情蛇愛:蛇王別使壞 棠小球
南正乾将所有打电话来的老将军统计了一个名单,一算人头数居然超过四百大关!
这才两天过去!
接下来几天,不知道还有多少人。
所以南部长干脆大手一挥,将这些人全部都拉进了一个群。
“本群禁止闲聊!”
媽咪被潛,寶寶不認爹
“等你们关心的那几家有了具体处理结果,第一时间群里通报。一个个都别上蹿下跳了,你们也不是溜须拍马钻营那种人,一个个马屁拍的老子膈应……该干啥干啥去。”
“一句话说在前面,就算是当年有功之臣的后人,但犯了大错的,也必须要付出代价。至于其他从犯,此次也要从严从重,概不姑息。但是家族中的苗子们,还没有被侵蚀严重的,那便是罪不至死,绝不会将功勋家族男女老幼不留一人,赶尽杀绝、”
“所以,未来会有这几家的后人去边关服役,戴罪立功。祖宅保留,什么时候功勋积累的够了,再搬回去。但若是彼时功勋不够,那就是你们没有调教好,心没尽到,可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明白么?”
“若是战死了,与人无尤。明白么?”
数百老将军这才结结实实的吃了定心丸。
下面是一水的队形:“多谢南帅!”
总算是,对老兄弟有了一个交代。
……
南正乾处理完这件事,也着实是松下了口气。
不光是那些老将军顾念往昔袍泽之情,他本身又何尝不是顾念旧情?
也正如他所说的,都是功臣之后,纵使这些年尸位素餐,但如果当真斩尽杀绝,却又如何对得住仍旧屹立在祠堂里的老兄弟功绩?
魂梦之间,他们若是瞪着眼睛问你,比如卫中原,若是梦里找来问一句:“家族是有罪,但是这么大的家族,就没有一个无辜?那些三岁的,五岁的孩子们,一个个也都是罪大恶极非要杀头才行么,南正乾?”
他们的确已经死了,不会再来问了。
但是,活着的人却不会忘记他们,却会梦到。
清穿之皇十八
那是心。
…………
【今天三更;这章虽然没啥实际内容,但是写的心情怪怪的,不想往下写了。休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