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ghk好看的都市小说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六十四章:不要乾兒子-al52k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宠夫田园:带着包子去打野
边上的南宫冥却很配合的道:“是啊,你娘亲喂了你们吃得太撑,睡得太好,你们可得早日在里面成长的壮壮的,别辜负了她一番苦心。”
很快就到了洛轻舞快临产的日子,再过几天她就该生了。
但是这几天一直憋在房间里面都不怎么出去。
这要是等生了又得在房间憋一个月洛轻舞实在忍不住。
“相公你就带我出去走走嘛,我们就在边上走走,而且这个快生了也要行动,行动生的时候才能快一些。”
南宫冥这段时间一直忙活着教那些人的事情,还有策划着东西,还真是没有带洛轻舞出去晃荡。
放下手中的毛笔:“好,那我就带你出去走走,不过不要走远了。”
知道可以出去了,洛轻舞开心的笑着点头答应。
“我保证下去就在这下面走走,你不是也跟着我吗?我保证不去远的地方。”
得到洛轻舞的再三保证南宫冥也就放心了。
然而今天在洛卡族外面却来了一个穿的,洛轻舞一出来就看到不远处高高的船帆。
挑了挑眉:“嘿,你说是谁来洛卡族了?”
南宫冥则是瞟了一眼,随后拉着洛轻舞就准备往回走。
“管他是谁来呢,一律打走。”
然然洛轻舞却拽着南宫冥的手:“不要嘛,我们过去看看。”
也知道自己就算不让他去,这家伙恐怕也会不开心。
南宫冥则是拉着她坐在边上:“所幸不管来了谁都会到这边来,你就都在这里等待好了。”
然而因为是双生子,洛轻舞做下去的时候,总是觉得这肋骨被顶得生疼。
因为肚子太大了,空间越来越大,所以这两小家伙只要脚一动就能碰到肋骨。
疼的洛轻舞直皱眉,边上的南宫冥看得心疼极了。
突然想起了某大臣的夫人,因为生孩子最终还难产死了。
看着自家娘子这肚子那么大南宫冥,有些担心的问。
“娘子,这要是生不下来会不会难产?我又不会医术。”
洛轻舞对他摇摇头:“这样的概率应该比较少,这段时间我一直观察着自己的胎位,胎位是正的,应该不至于难产。”
“就算难产不是还有我吗?到时候你不懂,我在一旁教你可好?”
南宫冥握着洛轻舞的手,有些害怕:“其实我可以不要孩子的。”
但是我不能失去你的这句话,南宫冥没有说出来。
而洛轻舞却笑的不行,这家伙怎么说话这么孩子气呢?
“现在不要怎么行,我都十月怀胎受了这么久的罪了,好不容易孩子要出生了,你却说不要,这又不是开玩笑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
“而且就算是难产也可以使用剖腹产的嘛,我到时候没力气,但是给自己做个手术我应该还是可以的。”
想起这个又继续跟他道:“对了,先将东西都准备一下,避免到时候有个意外。”
“你也知道我的身体并非一般人若是普通人,肯定没有办法在那时候给自己医治,但是我的话是鲛族,而且还有不死之身,这点小事情难不倒我的。”
最终南宫冥也只是叹了叹气,现在肚子都这么大了,不要也不可能了,只能握着洛轻舞的手。
“好,到时候你不要害怕,我一直在。”
月清,我觉得有些好像明明害怕的是这个家伙,但是现在也只能安抚着。
“不止有你在,还有我在。”
闻声转头看过去,竟然是赵无言走过来了。
看到他身边的欧阳朵,洛轻舞眼前一亮,这两家伙倒是发展的快。
“赵无言,你怎么过来了?”
赵无延依旧穿着一身红装,脸上挂着邪魅的笑,边上跟着欧阳朵好奇地观看着那些洛卡族人。
赵无言手中拿着扇子扇动着:“我干女儿快出师了,我能不过来看看吗?”
“这段时间你们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跑过来的,生怕错过了我淦女儿的出生日期,我算着应该是这几天,可算是赶到了也好,在海上比较平静。”
欧阳朵看到洛轻舞这么大肚子的时候,跑过去围着那石头转了一圈。
“哇轻舞,你现在肚子好大哦。”
洛轻舞笑着:“没想到这次你也来了。”
说着还对着欧阳朵挑了挑眉,凑到耳边悄咪咪的问。
“现在你们俩发展的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欧阳朵就很生气:“你还说这段时间你可知道我有多伤心吗?这家伙居然不告诉我你还活着。”
“当时我可难过了,要不是这次他出海,我非要跟着,都不知道你还在这里。”
“到了半路他才跟我说是来看你生宝宝,你说气不气人?”
洛轻舞笑了:“这不是也不想在那里继续影响博庭吗?我就想着隐居一下,原本想着赵无言会跟你说的,我哪知道他什么也没说。”
赵无言在一旁喊冤枉:“金武你可不要跟我胡说啊,当时是你说了不要告诉任何人的,我替你保密,现在你倒是把这烂摊子甩给我了。”
洛轻舞对他笑笑不说话:“对了,这次你过来可有给我带什么好东西?”
“当然带了,不过还要根据你现在的身体才能给你吃,我得先问问。”
抬头看向一旁的南宫冥:“死腹黑,最近她都吃些什么?”
南宫冥淡淡的道:“如今她怀孕经常会烧心,所以喜欢吃一些凉的。”
“那正好,这次我船上带了不少的西瓜,到时候放到水里面冰一冰可以吃。”
一听西瓜洛轻舞眼前就是一亮,来到这里这么久,还真没有吃西瓜。
“快快快,让他们把西瓜先切一个过来。我都快馋死了。”
等大家回到王宫的时候,月清舞见现在欧阳朵跑出去观看洛卡族了。
毕竟这里一切都是新鲜的,欧阳朵好奇是一方面,另外也是留给他们几个人说话的时间。
坐下后洛轻舞问:“你什么时候才会娶欧阳朵?”
赵无言眼角抽了一下:“我感情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没忘。”
随后又问:“这个快临产了,身子不好受吧?”
洛轻舞笑着点点头:“这一天天快要到临产的日子了,肚子越来越撑,这要是小家伙再到我是肚子里面多待一些时间,恐怕我肋骨都给她俩踢断了。”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双生子肚子要大一些,你就别担心了。”
这时南宫冥从外面走进来,抬头的洛轻舞脸上带着笑意。
看到他手中端着的西瓜,整个人眼睛都亮了。
南宫冥看着他这模样,忍不住宠溺的将自己手中的西瓜递了一块过去。
“西瓜太凉,你只能少吃一些,先吃这一块解解馋吧。”
现在能得到吃就很不错,了洛轻舞拿着西瓜咬了一口表情,无比的享受。
以后一定要在这洛卡族的地里面种许多的西瓜,让自己整个夏天都有西瓜吃才行。
随后转头看向一旁的赵无言:“你既然来了不准备去看看哪些东西能带回去换些钱了吗?毕竟现在轻舞不能过去,我也不能过去那边还得跟你合作,你去和卡普谈谈吧。”
赵无言摇摇头:“反正我来这里也不是待一天两天的,我总要等轻舞月子满了才走的,这时候还早不着急。”
“ 好不容易来了,我得多陪陪我妹妹才行的,也问问她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欺负她。”
转头问洛轻舞:“这段时间在这岛上可憋坏了吧?”
吃完西瓜的洛轻舞,擦了擦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也还好,有事的时候在这里有阿冥陪着,没事了,阿冥还会带我到外面去走走,跟这些洛卡族的人聊聊天也并不显得无聊。”
很快聊天的时候就到了,快吃中午饭,这离去吃饭的地方有那么一点路程,洛轻舞都需要走走停停。
走路的时候一直抓着南宫冥的,手边上的赵无言跟在身边。
不时也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扶一把,让他能够撑着自己的力量走路。
主要是现在的洛轻舞肚子实在太大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前方的路不扶着他们两个人,真害怕一脚摔下去把俩娃给摔出来了。
而且这一次赵无言还带来了一只猴子,是为了让洛轻舞有东西消遣的。
关键这只猴子还很能听懂赵无言说的话,但是每次表演都必须要钱才行。
赵无言拿着一张银票对它道:“来表演一个,你要是把我逗笑了,这银票都给你如何?”
这猴子唠唠唠自己的后脑勺,想了一会儿就开始在那里不断的翻腾着。
但是赵无言始终都没有笑,边上的洛轻舞倒是看的兴起。
这猴子捣鼓了半天也不见赵无言笑,盯着他手中晃动着的银票,一脸抓耳挠腮的,似乎很是着急。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就撅着屁股在地上扒拉着。
赵无言也有些好奇,走过去低头问:“猴子啊,你在这里扒拉什么东西呢?”
飞龙侦探
然而他刚走过去,那猴子抓着一条蚯蚓,就直接丢到了他的面前来。
这一变故,让赵无言快速后退,脸色还真是被吓白了,赵无言最怕的就是这种软趴趴的东西看起来特别恶心。
边上的洛轻舞看到他这样子直接笑得一抽一抽的。
“原来赵无言你害怕蚯蚓。”
赵无言拍了拍自己的阴角走回去,做好对猴子道:“刚刚的表演都不作数,你并未让我笑出来。”
洛轻舞这边还未说话,南宫民则是对着尹莎摆了摆手。
“拿银票赏给这个猴子。”
一旁的赵无言骂道:“死腹黑,你怎么就一直跟我过不去呢?”
洛轻舞这边笑得很开心,那猴子见得着的银票知道逗洛轻舞开心可以得到银钱。
看着猴子在边上的树上来回翻腾着,就想要逗洛轻舞开心。
而这旁的洛轻舞转过头好奇的问赵无言:“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么调皮的猴子?还挺有意思的,主要是它很有灵性。”
赵无言拍了拍自己的衣角,随便找了一个石头坐下。
“也就是在街上看他怪可怜的,他主人一直拿着鞭子抽打他,让他做表演,讨好让那些人给银子才行。”
“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也挺聪明,于是就将它买回来了。”
“想来你在这岛上呆着也无聊,这次过来我也就将它带过来给你解解闷儿。”
这么一说洛轻舞也就明白了,合着这猴子从来都是要得到银子,才会不被自家主人殴打。
所以从小他对银子和银票就特别感兴趣,也就是看在银子银票的时候就会眼前一亮,拼命想要拿到手里,这成为了一种本能。
到现在没人打它了,他还是很喜欢银票,所以只要拿银票逗他,它就会想尽办法的逗你开心。
至于刚刚那样的行为,可能是以前因为这样受得别人上的人大笑给过银子,才会去地里面扒拉那蚯蚓。
这个猴子果然是很有灵性,一直都在一边逗得洛轻舞,笑得呲牙咧嘴的。
先前还好,南宫明觉得有一个猴子能逗逗洛轻舞开心,可是这家伙笑成这样了,生怕将这肚子里面的小家伙给笑出来了。
一直在一旁抚摸着她的后背:“你轻点笑,等一下肚子笑疼了。”
洛轻舞笑着摆摆手:“哪有这么矫情的,笑一下娃都给笑出来,那不直接笑掉别人的大牙。”
赵无言看的也嘴角抽搐,这么大的肚子,她笑着,那肚子都盖跟着抖。
“我带着猴子来是让你心情变好的,可不是让你把孩子给笑出来的,你悠着些,莫要伤着我干女儿了。”
洛轻舞对他翻了个白眼:“里面分明还有干儿子,你咋绝口不提呢?”
赵无言斜斜的看了一眼南宫冥:“要是干儿子长得像他,我觉得还是算了,我要干女儿就行了,而且我觉得是他儿子绝对也是一个腹黑的主,我这有了伯庭气,我还有他这爹爹再来一个我岂不更惨了?”
“所以我很有先见之明的,还是要干女儿好了,干女儿比较乖。”
南宫冥斜睨他一眼:“这么嫌弃有本事一个都别要,我儿子女儿也不是扒着非要你做他干爹,没有你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