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4la火熱玄幻小說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926章 擁抱終焉推薦-wynjw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哗啦…!
似是察觉了女儿的困扰,对面的卡萨丁主动将造型怪异的牛角盔取下,露出那张在虚空侵蚀下腐烂大半,双眼呈褐色眼球略显浑浊,只能借此依稀看出点往昔容貌的脸颊。
“父亲…欢迎回家。”
这既熟悉又陌生的轮廊让卡莎再无顾虑,一步迈出脸上面甲自行褪去,露出那张自受到些许紫色覆盖,但仍旧保留着俊俏的娇好面容扑向父亲怀抱。
“凯莎…”
修真之傍前辈 孙九娘
末世血皇
依稀间又看到那个穿着彩色裙子,张开双臂,笑容灿烂身影的卡萨丁抬起双手穿过卡莎双臂,在她没反应过来前就掐住她的臂窝,如十年前那般完成对卡莎的“举高高”。
“咯咯、咯咯…”
一如既往臂窝是笑点的卡莎,发出孩子般的纯真笑声,令这处遍体残肢碎体,恶臭难闻的环境多了一份盎然生机与希望。
“多洛尓,我…”
受女儿笑容感染的卡萨丁下意识转头,却再也看不到那个会微笑着看着他的女人…于是他敛去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就像捧着一个绝世珍宝那样,不敢有任何过大的动作,一副唯恐快了会伤害到她的模样。
“父亲…”
感受到卡萨丁身体在止不住颤抖的卡莎眼圈一红,这一次她的眼泪无论如何也绷不住了,卡萨丁顺势将女儿轻轻揽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后背,温柔慈祥到让人忍不住放声大哭——呜呜呜呜呜!
步步为婚:腹黑总裁偷心囚爱 卫琰
前不久才在道森怀中哭过一次的卡莎,就是为了把眼泪哭尽,让她可以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长大了,让他可以不受影响,专心的为母亲复仇而行动。
可事实是,那些回忆无法轻而易举卸下的心防,在回忆的主人面前…不堪一击。
有些羞愧,有些安心,有些害怕,更多的是不甘。
道森并没有隐瞒父亲的状态,事实也证明父亲的“病入膏肓”,毕竟她就是虚空生物,很清楚这种侵蚀已经到了什么程度,来之前也做好“见面即永别”的打算,但事到临头卡莎又忍不住去想,贪心的和父亲在一起,在他怀中尽情哭泣,尽情撒娇,然后一起战斗,战胜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马尔扎哈,虚空怪物,虚空本身!
画龙点睛系统
可卡莎做不到,她说不出让自己父亲成为真正的虚空怪物这些话语,因为她很清楚那种有无数根针在扎,皮肤在不断蠕动,躯体在异变生长的感觉有多么可怕惊悚!
“哼哼~哼哼哼、哼…”
轻轻到来的熟悉旋律让卡莎止住哭泣,那时候母亲总会唱着这温柔的家乡歌谣让自己入睡,父亲则会如现在这般为她轻哼曲调,但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我还要…呼呼、呼呼!
想要和父亲并肩作战的卡莎,就这么睡去,脸上泪痕隐有残留,俏脸安然,嘴角留着一瞥淡淡笑意,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滚出来,马尔扎哈。”
用冥界之刃的封印能力让女儿沉睡后,卡萨丁才望向正前方的黝黑洞口。
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数十只通体赤红的虫群,一看就有别于地上那些虫群的怪物们,簇拥着华丽衣袍变得破破烂烂,气息浮动的一身狼狈的马尔扎哈出现:“我的同胞,你准备好迎接神圣的虚无了吗?”
“当然,你我今日都将拥抱终焉。”
笑意森然的卡萨丁侧过脑袋,看着追着他而来的厄斐琉斯,手持皎洁的双月弯刃的他看清场中的两人时,眨眨眼然后收回双刀,旁若无人的从敌人身边穿过,惹得他周围的虫群缩成一团,一副唯恐他突然攻过来的模样。
“她拜托你照顾了。”
没有多说什么的卡萨丁将女儿抱起递出,接过卡莎的厄斐琉斯用月光将她包裹其中漂浮半空,就像是在她身上盖上一层轻纱那样…他并不马上离开,而是用一种略带渴望的目光看着卡萨丁。
“哦,对了…这是罗德的信物。”
取出夜之花的卡萨丁递上来,抬起手撵住根茎,低头嗅了一下花朵芬香的厄斐琉斯露出满意笑容,然后带着以天为床,以月为被的卡莎径直离去。
这朵夜之花来自道森,因为他尊重卡萨丁的意愿,所以他提前做了安排,和厄斐琉斯在私下里做了约定,用能够让他更一步变强的夜绽之花,让他帮助持有此花的人一次。
因为道森预料到了,即便是见到女儿,卡萨丁还是不会改变注意,要与马尔扎哈这仇人彻底做一个了断,也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一个完整句号。
“同胞,让我们开始这神圣的仪式吧…”
等厄斐琉斯头带人也不回的离去后,视死亡为归途的马尔扎哈故技重施放出紫色射线,环绕他周身的赤红虫群一拥而来扑向受到压制无法动弹的卡萨丁。
北山惊龙
嗡——!
在千钧一发之际,骤然出现的冥界之刃将紫色射线一斩两断并落入下方,重获自由的卡萨丁握住锯齿利刃横着一挥,荡起的紫色涟漪便将扑上来的虫群冲得四脚朝天,任凭它们肢体乱晃也无法起身。
“卡斯-塞-阿-迪恩…”
轻声述说着的卡萨丁带上头盔,手中冥界之刃似是听到他的请求,亮起耀目紫光,让周围正试图爬起的虫群齐齐一僵,它们就像遇见天敌一样不敢有丝毫异动。
“真是美妙,赞美虚无…”
望着冥界之刃的马尔扎哈发出赞叹,即便是他也无法预知那里面有什么,只是知道这柄锯齿利刃中有着一种无法言说,不可名状,连伟大虚空都要在其下湮灭的奇迹力量。
只要能够拥有这把利刃,那终结一切尘世苦难的末日便会更早一步到来,神圣的虚无会在那一天吞没一切,将始终在重复战争、压迫、反抗、剥削,自我满足又自作自受,注定会陷入痛苦轮回的人类得到永恒的解脱!
曾几何时,不止一次占卜过人类该何去何从,自己又该何去何从的马尔扎哈想到这里,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下一刻身上袍子轰然燃起紫红火焰将他覆盖在内,面容呈现出一半痛苦、一半神圣样貌的马尔扎哈缓步而来,身上的两色火焰烧得越来越旺,以至于他的身体、肌肤都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缩减、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