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0q優秀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51 詩和音樂,還有遠方-er4gh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桐生和马同第一个跑进教室的妹子对上了眼。
看年龄是个初中生,有着和马周围的女生都没有的清爽体形。
如果和马周围的女生都比作现代主战坦克,有着厚实的炮塔前装甲——现代主战坦克前装甲都喜欢搞这种菱形凸起,什么爆2A5啊,T80U啊,多形象。
那这位女生就是轮式装甲侦察车,稍微加挂了一点用来应对步兵手持RPG的爆炸反应装甲。
不过,最吸引和马的不是这妹子的颜值,颜值再高和马现在也没啥感觉了。
和马的目光直接锁定妹子的头顶。
这家伙神道无念流有十四级。
江户末期三大流派里,实用性最强的其实不是北辰一刀流,而是神道无念流,突出一个简单粗暴。
而北辰一刀流名气大是因为它打起来比神道无念流好看,真硬刚剑术不一定打得过。
另外,北辰一刀流的理念也是他广为流传的原因,有这样一种说法:北辰一刀流的终极免许皆传奥义,就是爬上高位,然后让侍卫动手。
就是招待大敌到自己的旗本来喝酒,然后杯子往地上一摔,隐藏在旗本外面的铁炮队就开火,透过幕布把敌人打成筛子。
北辰一刀流传人从头到位都不拔刀,优哉游哉的摇着手里的军扇。
所以北辰一刀流拔枪真的很正常的,这个流派创立者的理念就这样。
三大流派里,比北辰一刀流实战性还低的是镜心明智流,突出一个美观,因为太美观,深得江户时代上流社会喜爱。
概括来说,江户末期三大流派,喜爱风雅的上层老爷玩镜心明智流,掌权的实权派喜欢北辰一刀流,愣头青武士练神道无念流。
神道无念流的大本营直接叫“练兵馆”,比起北辰一刀流的“玄武馆”和镜心明智流的“士学馆”,从名字开始画风就不一样。
老实说,一个女孩子家居然练的神道无念流,和马有点意外,因为神道无念流真的就和示现流走的一个路数,以力量著称,不太适合力量上和男性有差距的女性练。
这个剑道等级还不是和马最震惊的地方,毕竟自己也有十级的新当流,这是个可以靠临场“发挥”就打过去的等级差。
这家伙还有两个永固词条。
一个叫“天籁”,说明是“被天使亲吻过的歌喉”。
看起来是个出生自带的先天词条,如果真是这样,这应该是和马穿越到现在见过的第一个不是和经历相关的词条。
第二个词条,叫“去远方”,说明是“怀揣音乐与诗,向远方出发”。
第二个词条明显就是生活经历给的了,这姑娘怎么看都是音乐家配置。
但是她有十四级神道无念流,考虑到年龄,这算是个非常高的等级了,和马之前打的远藤中人一行,也就十级出头。
南条保奈美练到高三,才八级。
大门五郎现在都奔四的人了,也就八级。
桐生和马之前更丢人,才三级,就算是现在的和马从上辈子带过来的等级,也就六级。
这姑娘上来十四级的剑道,人看起来还在上初中,这非常可怕了。
怕不是在道场也被师父视作明日之星重点培养。
但是她……她竟然两个永固词条都是音乐相关?
看起来像是先天词条的那个倒也罢了,这个“去远方”也太文艺范儿了。
不过和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世界逼格是战斗力的一部分,这个去远方词条,说不定看着和战斗无关,实际打起来别人歌一哼,BUFF拉满。
这样一想,这不就是我的BUFF机,不,BUFF姬吗?
和马盘算了一下,觉得这姑娘俩音乐相关的词条,大概率不是过来看演武的,是看了周刊方春的那通吹,过来见识天才作曲家的。
所以,这里自己是不是应该拿出口琴吹一首?
但是人家妹子说不定有专业级的音乐素养,自己这才练了一百天的口琴,能入对方法眼吗?
这时候冈田杏里过来提醒和马:“差不多要开始了,路人NPC可以看小抄,你们俩主演可不行,千万别忘词啊。”
和马点头:“没问题。”
他看了眼南条保奈美,发现南条也在观察刚刚和马注视的那个妹子。
——嗯,刚刚我确实看她的时间有点长。
希望不要造成什么误会。
**
北川沙绪里和桐生和马对视了。
她第一反应是桐生和马认出自己来了,但转念一想自己以前和这位一点交集都没有,应该不至于。
——那他为什么这么专注的看我?
我正好在他的好球区?
北川沙绪里不由得看了眼南条保奈美——桐生和马最近开始上娱乐版之后,这位南条家大小姐的脸也时不时被记者送上报纸,所以沙绪里认得。
北川沙绪里自我感觉南条还是比自己漂亮。
何况北川沙绪里也不是那种长得有特色的女孩,就是普通的精致、漂亮。
在类型上和南条没区分度,然后在纯粹的漂亮程度上输了,北川沙绪里不觉得自己有被桐生和马一见钟情的要素。
毕竟一见钟情基本是因为脸。
可是这样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一进门,桐生和马就盯着自己看了。
总不能桐生和马一眼看出来我又唱歌又练剑道吧?
这个想法启发了北川沙绪里:对,剑道。
北川沙绪里在剑道场可是被称作天才剑道少女,深得师父的青睐。
师父一有空就逮着沙绪里,说些什么心技一体之类的话,其中就包括“强大的剑士一照面,就会彼此吸引”这种。
桐生和马看出来我有练剑道了?
师父说的那些胡话竟然不全是瞎编的?
北川沙绪里从小就练习剑道,到现在也没见过什么心技一体,包括整天吹嘘心技一体的师父,她也没感觉到师父的剑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最近父亲那边来了一个新阴流的食客,沙绪里和他练了几场,也没有感觉到他有什么不同。
心技一体什么的完全没感觉到,那果然是师父的胡吹。
那桐生和马到底为什么……忽然,北川沙绪里倒抽一口冷气。
懂了,他喜欢我这种体形!他是个变态!
本来北川沙绪里打算走到最前面的位置上坐下,这样待会看得清楚。
现在她改变主意了,转身往墙壁那边走,最后靠墙站着双手在胸前交叉。
**
和马看着自己的BUFF姬备选本来准备到最前排坐下,但扭头又回到教室最后排去了,顿时露出疑惑的表情。
为啥啊?
难道是因为这时候堵在教室外的娱乐记者们已经发现端倪不对了,很多人把镜头对准了这个妹子,所以她缩了?
该不会她其实是个小明星?不对啊,她也没怎么变装,连个应付差事的蛤蟆镜都没戴。
这要是有名气的小明星,记者们早就炸了。
和马摇摇头,不想了,先把演武搞好。
千代子可眼巴巴的指望着演武招揽到学生来道场交学费呢。
他和南条对视了一眼,然后对负责全局控场的委员长点点头。
**
北川沙绪里默不作声的看完了这个名为演武的小话剧。
因为她自己也略懂剑道,所以看得出来最后的剑道打斗经过了仔细的编排。
一般道馆演武很闷的,因为怕观众看不清动作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所以全部的动作都拆分得很细,每一个动作之间有足够的间隔,让观众有时间反应。
但桐生和马这个演武,就真是剑道高手才能看出来门路,外行只能看热闹,因为太快了,外行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觉得眼花缭乱,“很精彩”。
北川沙绪里拜师的剑道馆,有这样的说法:观众看完演武只觉得很精彩,那演武就不合格。
然而桐生和马明显完全不在意外行看不看得懂,他只追求连贯的战斗。
毫无疑问,这俩都是高手,可能都比自己强——北川沙绪里这样判断,尽管从动作招式的熟练度上看,大概自己要更强一些。
尤其是南条大小姐,在沙绪里看来有些动作其实略微有点走形的,这表现倒是接近高中生高手的水平。
但不知道为什么,沙绪里就觉得南条超强,自己上不一定打得过。
至于桐生和马,只能说不愧是继承了道场的师范代,大部分剑技都连贯、精确,特别是那个后滚翻,标准得不可思议。
而且桐生和马散发出异常惊人的气场,有那么一瞬间北川沙绪里甚至产生了“这可能就是心技一体”的想法。
但她马上否决了这想法,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另外,中途北川沙绪里总觉得这两人真的较上劲了。
那一段的打斗,感觉非常的过瘾。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短剧的剧情,让北川沙绪里对南条保奈美饰演的角色产生了好感,北川沙绪里从中间开始就希望南条能赢,打死将军的孙子。
女儿作为父亲的剑斩杀父亲的敌人,有什么不对?
然而最后的结局,北川沙绪里不能接受。
“什么啊,在剑斗中互相理解,这都是剑戟片中胡扯出来的东西啊。怎么可能互相理解啊。”她小声嘀咕着。
靠着刀剑对碰就能互相理解,还有什么武士之间靠战斗建立起来的惺惺相惜之情,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不存在的。
最近貌似有个动画片也开始搞这一套,什么相互理解,然后还能和对方感应,貌似叫什么“牛太仆”,笑死人了。
人和人之间是不能互相理解的,曾经我以为音乐可以做到这点,但最后我发现,那不过也是我的自我满足。
我唱的歌,别人听出来的不一定是我想表达的,就算有明确的歌词,别人也能品出不一样的味道。
音乐是避难所,是孤独避世的桃源乡。
北川沙绪里带着轻蔑的表情,看完了演武最后的结局。
太糟糕了。
她想,如果最后相爱的两人互相杀死了对方,这个剧情是可以给高分的。
互相理解这种恶心俗套的剧情,实在是巨大的败笔。
写剧本的人在干什么啊,白瞎了两人展现出的精湛武艺。
这时候,桐生和马领着全体参演完成了谢幕,然后他开口道:“其实演武最后还有个环节,是剑道体验,我会一对一教学。如果经过这次演武,喜欢上剑道的话,可以考虑我家开的剑道场,门口有传单可以免费拿。
“那么,谁想第一个来?”桐生和马看着众人。
教室里好几个女生举手。
还有看起来就是小太妹的女生起哄:“一对一教学包不包括刚刚表演最后的那个拥抱啊?”
“不包括。”桐生和马很果断的回答。
“那还有什么意思啊?”太妹说。
桐生和马皱起眉头:“我们练剑可不是因为有意思,是为了强身健体,还有获得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北川沙绪里抿着嘴,她对桐生和马之前经历过的事情略有耳闻。
确实他用剑道守护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一般人说这话会让人觉得只是在说漂亮话,但桐生和马不同。
他真的做到了这件事。
桐生和马继续说:“就没有其他想要用手中剑来保护一切的人想来试试看吗?”
“用枪不是更好吗?”刚刚那个太妹又起哄。
桐生和马:“在近距离下,手枪威胁不到我。”
这句话,让太妹和她的同伴咋呼起来。
但北川沙绪里知道,确实近距离下手枪没什么用。
尤其是对她这种身形娇小,以敏捷见长的女孩来说,更是如此。
“所以,真的没人来吗?”桐生和马第三次问。
这时候,大概是和太妹组一起来的几个男生开始起哄:“我们可不想和能闪手枪子弹的强者对打,根本不可能赢嘛。你应该去找假面骑士对打啦,都不怕子弹的。”
桐生和马沉声道:“有时候战斗,并不是因为能赢才去打。虽然理想状态确实是只打有把握能赢的战斗,但是人生操蛋就操蛋在,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打一些明知道不能赢的战斗。
“比如织田信长的桶狭间。”
“织田信长是谁啊?”那男的大声嚷嚷着,刚刚的太妹则回应道“不知道啊听着像个糟老头子”。
桐生和马也不恼,这次他直接看向北川沙绪里的方向。
——果然,他反复问,就是冲我来的。
沙绪里打定主意,不参合。
然而下一刻,桐生和马开口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就算有了诗和音乐,远方也只能存在于幻想中,不是吗?”
沙绪里震惊到心律都不齐了。
什么鬼?
桐生和马继续说:“这里虽然是教室,但在演武的时候,这里就算我道场的一部分。进了别人的道场,居然不自报家门,只是偷看别人的演武,不太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