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wh超棒的言情小說 金幣即是正義討論-第八百二十二章 旖旎的旋律讀書-0ujl0

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少女微微一愣, 随即就明白了,笑道:“因为其他公会的人都见过你,知道你是这个群岛村庄的人了,是不是?”
凡依的脸上流露出一股非常为难的表情,缓缓说道:“我如果杀光了所有人,那么就意味着群岛村民全灭的消息传出之后,我就不能再堂而皇之地露面。你们这些冒险者的眼睛实在是太杂,嘴巴也实在是太过不严实。万一哪天被你们看到我,我杀光所有村民的事情就会被发现。而为了上面那些人的面子,我自己这条小命也可能会保不住。而想要保住上面人的声誉,我就必须从此隐姓埋名,再也不能登上更大的舞台。唉,你能够想象自己的官位从此就只能抵达这里的那种绝望感吗?”
金发少女的嘴唇现在已经有些泛白了,她已经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完完全全地失去知觉了。她深吸一口气,却发现现在吸入肺中的空气都是如此的冰冷:“那……你和村民们一起回去……就不怕……将来……你被发现吗?”
凡依终于听出这名少女的声音已经开始发抖,他这才略微抬起手,那条捆绑着少女的触手微微抬起,将她整个身体拉出海面。
海风一吹,少女裤脚上的海水迅速开始风干,贴在她的肌肤上,又重又难受。
“没有死人的话,那么不管那些下等人怎么闹,都不会有人管的。反正很多时候只要不死人,人们的记忆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啊,我还没有问出来呢,您背后的主使人是谁?如果是一位我认识的尊敬贵族的话,或许我们之间还可以有很大的商量余地。”
少女的身子现在已经开始瑟瑟发抖。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回温暖的船舱内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这冰冷的海风给冻死。
一旁,塞壬女王号依旧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向着前方行驶,负责掌舵和值夜的水手似乎也完全没有兴趣向着船舷下的海面张望一眼。
“呵呵……我只怕,我告诉你之后……你会吓破胆……”
少女的一头金发被狂风不断吹拂,让她现在的形象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好。不过这也没关系,凡依似乎也不在乎这一点。
“我吓破胆?我倒是觉得你才是那个最着急的人吧?我们在这里聊了那么长时间,你竟然都没有出声求救一声?可想而知,这艘船上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性别。哈哈,你一旦暴露了真实性别,你背后的那个掌权人还会宠爱你吗?恐怕你坏了你主人的计划,对方都恨不得直接撕了你呢!”
手足无措,没有办法还击,少女终究还是明白,现在主动权完全不在自己手上。不过,她还有一张嘴……只要自己的这张嘴还能够说话,只要自己的意识还能够组织出语言!那么就绝对不能放弃!
“好……我告诉你……我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也告诉你……如果我死了……你的主人究竟是得罪了谁……!”
少女的身子不断地颤抖,但是她嘴里的恐吓却没有丝毫减弱!
看到这名少女在如此无力的情况下竟然都还没有认输,凡依一时间也是产生了一点疑惑。在想了想之后,他终究还是让魔兽的出售靠近,听着这个少女嘴里接下来所吐出来的几个词……
“不可能!你……这绝对不可能!”
突然间,凡依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惊诧!他带着些许惶恐不安地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女,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少女却没有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而是直接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我不想……惹麻烦……我想你……也不会想要……惹麻烦……”
犹豫良久,凡依脸上的惊诧终于稍稍恢复了些许。他充满警惕地望着眼前这个少女,犹豫许久之后,这个人脸上的神情才算是稍稍缓和。在点了点头之后,触手终于缓缓升起,将少女重新送回了那个破损的船舱之内。
半透明的触手松开,少女几乎是瘫痪一般地坐在了地板上。
经过这么十几分钟的海风吹拂,船舱也早已经没有了四号的温度。
她挣扎着爬向那边的床铺,将床上的棉被拉下,裹住自己的上半身。可就在她看着自己那双已经开始略微结冰的裤脚,想要伸手脱裤子之时,那团透明的触手却是再次升起,将凡依安安稳稳地送了进来。
见此,少女咬了咬牙,转身爬向旁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一把剪刀来,卡嚓卡嚓地将自己已经冻成冰块的裤脚从膝盖下方剪掉,再脱掉鞋,全都扔到了一旁。
这整个过程中,凡依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他看着这个少女在自己的面前露出那洁白无暇的皮肤,那匀称得当的小腿,最后又看着那被冻的瑟瑟发抖的两双可爱的小脚,看着那粉红色的指甲盖上挂着些许的水珠……
这一切,一直等到那个少女将另一条被褥完完全全地包裹住那双小脚之后,才算是结束。
“你有什么提案?加西亚小姐。”
凡依坐在角落里面的一张椅子上,翘起腿,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全都尽在掌握。
少女则是不断地揉搓着包裹住棉被的双腿,等到双脚终于开始有些知觉之后,她才转过头,撩开自己挡住面门的头发,微微一笑。
这一笑,却是让凡依的心神不由得更是一颤。
“我……我有点冷……请……稍等……稍等一下……”
少女的声音中充满了讨饶的语气,其中夹杂着些许嘤嘤嘤的声响,光是听一下,就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凡依面色低沉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在她不断地揉搓双腿,尽量取暖的当下,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笛子,轻轻吹了一下。
笛子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过不了片刻,一块白色的半透明的东西开始渐渐地爬上船舱。很快,那块好像某种生物的肉一样的东西就完完全全地封住了那个破损的墙壁,挡住了外面吹进来的海风。
“加西亚小姐,我只想知道我们之间并没有明确要成为敌人的意思。但是,你的行为让我不得不怀疑,你还想要让那些村民留后手。”
放下笛子,凡依背着双手在船舱中走来走去,不过,他越是走,脚步就越是靠近那边那名浑身包裹在被褥中,楚楚可怜,却又软弱无助的少女。走了几圈之后,他别过头,开始偷偷瞄了一眼这个女孩,继续说道——
“我原本的想法是淹死你这个船长,然后等到明天一早的时候和大伙一起假装发现你被海魔兽袭击而死,大家全都悲痛。接着,我会主动拿出我手中的钱,也鼓动其他村民们一起拿出钱来给你举办葬礼。这样一来,他们的钱就可以被消耗一波,而我也不用杀他们了。”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采用一种……不用那么尴尬的方法。”
话说到这里,凡依的身体终于来到了少女的身旁。他低下头,看着这个正在努力揉搓自己双腿的女孩,看着她那一头柔顺靓丽的金发,看着那张仿佛经过光明神精心雕琢一般制作出来的脸蛋,看着她那白皙如同牛奶一般的肌肤……
“我们……可以怎么……不尴尬?”
以及,听着这个好像完全有求于自己的动人声音……
当然,凡依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如同她自己所说的那种身份的话,那么他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如果用强,那么他今后的人生和所有的一切就都将被毁灭!
凡依知道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正因为他知道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所以才能够接手这份差事。一时的欢愉代价却是自己这一生的苦难,这种代价实在是划不来。
不过,就算自己不能够有多少的非分之想,但是站在这个少女的身旁,感受一下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独有的芬芳,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金发少女的柔弱显得是那么的明显,她不断地揉着自己的双脚,眉头紧紧皱起,似乎是因为脚上的麻木而沉浸在持续的痛苦之中。
不过,这名少女并没有直接回答凡依的这个问题,在揉了许久之后,她抬起头,望着旁边额凡依,声音中带着些许的颤抖,轻声说道:“能请您……先把……那边的毛毯……给我吗?”
凡依别过头,看了一眼那边床边摆放着的几张毛毯。再看了看这名少女那带着些许求饶的眼神。
作为一名希望能够在官场上爬的更高的绅士,他当然不会拒绝这么一位少女的请求。
当下,他转过身来到床边,从上面拿起了那张毛毯。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呵。”
那面堵在破洞上的魔兽肉体稍稍蠕动了一下,这也让凡依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挂上了一抹轻微的讪笑。
不过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反应,而是直接拿起毛毯,再次走回少女的身旁,十分绅士地将毛毯展开,披在了这名少女的肩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