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ok7火熱小說 大楚懷王笔趣-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抄家滅族分享-5wi9f

大楚懷王
小說推薦大楚懷王
太子横死,后不久,公子平亦自杀于狱中。
熊槐闻言,连夜让公子彘为太子横父子收尸并择地安葬。
次日,太子妃闻太子横父子皆死,亦死之。
公子彘闻之,将太子横夫妇合葬一处,又将公子平葬于一侧,没有立下墓碑,也没有做任何标记,便带人离开了。
只是,回到寿春后,公子彘并未去王宫复命,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府上。
另一边,熊槐闻太子妃亦死,心中窝火,怒道:“太子全家都死了,寡人唯一能做的,就是送那些跟随太子谋反的人,还有那些背叛太子的人,送他们下去给太子陪葬,免得太子一家在黄泉路上太过孤单。”
说着,熊槐当即喝道:“来啊,将宫外请罪的人全都押进来。”
“唯。”
不久,那些参加太子横谋反然后背叛了太子横,又在宫门外跪了一夜的江淮贵族被士卒粗暴的赶紧大殿。
那些贵族一进殿,便见楚王已经坐在王位上了,而且还正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意。
“大王~~”英君等人急忙上前。
熊槐见背叛太子横的江淮封君来,不等他们请罪,便语气冰冷的道:“昨天夜里,太子病死了。”
熊槐话音一落,还在向前走的英君等人一听太子横死,全都膝盖一软,“咚”的一声,全都跪在殿中。
接着,英君等人全都露出恐惧之色。
本来,昨天他集体背叛太子,起兵与太子激战于寿春,就是为了将功赎罪,祈求楚王绕他们一命。
最不济,也要效仿江汉贵族,他们可以死,但家族的爵位封地,还能得以保留。
这才是他们昨夜在宫门外跪了一夜,谁也没想过逃亡的根源。
但现在,太子横居然在昨夜就病死了。
要知道,二十多年前,公子子兰被群臣逼死,大王一口气杀了数十位江汉封君,并插手封君继承人的选择。
现在,太子竟然病死狱中,那他们这些人···
想到这,英君等人齐声拜道:“大王,臣等死罪!”
熊槐见江淮贵族请死,面无表情的接着道:“还在昨夜,公子平自杀了。”
“臣等死罪,死罪!”众人一听太子横唯一的子嗣公子平也死了,无不巨恐。
一时间,众人冷汗直冒,瞬间侵湿了外袍。
此时,熊槐继续面无表情的道:“就在刚刚,太子妃也自杀了,太子一家全死了。”
“噗通···噗通···”
殿中瞬间瘫倒了十余人,发出一连串的“噗通”声。
英君一听太子横一家除了远嫁燕国的女王孙,其他人全死了,立即知道不能再继续请罪了,否则,楚王真的将罪责全都推到自己这些人头上。那——
那在场的众人,全都要用全族的性命给太子一家陪葬。
想着,英君急道:“大王,我等先前都是被太子蛊惑的,太子说要请大王回章华宫养老,所以我们才相信了太子,我等并无谋害大王之意啊!
后来,等到太子逼迫大王自缢,臣等才幡然醒悟,然后立即戴罪立功拨乱反正。
还请大王明察,臣等都是忠于大王的。”
其余贵族闻言,纷纷附和道:“大王明鉴,我等都是忠于大王的。”
熊槐听到群臣的辩解,讥讽的问道:“哦,原来你们还是忠于寡人的啊!”
英君等人一听,知道大王不信他们,当然,他们自己也不信。
于是,英君脑海一转,立即以头抢地,泣涕连连道:“大王开恩啊,大王开恩啊,我等虽该千刀万剐,但我等于国有功,于国有功啊!是臣等为大王平定了寿郢之乱,使国家免于大乱之祸。
所以,我们是有功劳的,有功劳的。”
熊槐闻言,心中更冷了。
正是这些人,先因为新法背叛了他这个楚王,后因为太子准备逃亡郢都而背叛太子,前前后后,全都是为了自己考虑,根本就没有一点忠义之心,也不曾有半点为楚国考虑。
就这,他们还敢说忠心,还敢说于国有功。
想着,熊槐语气冰冷道:“不错,你们虽然都犯有滔天死罪,但收复寿春,也都有微末功劳。
本来,按照你们的罪行,寡人应该将你们灭族,但看在你们的功劳上,寡人决定放过你们的族人,只是将他们贬为庶人,发配边疆垦荒。”
英君等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刚刚,他们听到太子一家全都死了,差点就被吓死。
但还好,楚王还是讲规矩的,功过分明,赏罚分明。
想着,英君等人纷纷行礼道:“谢大王开恩,谢大王开恩。”
就在英君等人谢恩见,熊槐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传诏,英君等人参与太子谋反,其罪不赦,但念在你们迷途知返,将功补过。所以,寡人决定赐死所有参与叛乱且有爵位在身者,而你们的族人,将发配零陵垦荒,并为舜帝守陵。”
英君等人才刚刚松了一口,知道自己的族人不用死了。
但转眼之间,就得知自己的子嗣妻女全部被发配零陵。
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顿时将他们霹懵了。
本来他们以为自己的家人会发配洞庭,但结果却是零陵。
零陵是什么地方?
那地方可是出了名的穷山恶水,瘴气横生,虎狼横行,甚至连大雁南飞都只飞到衡山,而不愿意去更南方的零陵。
零陵那地方,真是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连舜帝南巡时都在那里被渴死了,至今还没有找到尸骨。三皇五帝之中,也只有舜帝死得最惨,尸骨无存,陵寝不明,大家只得在九嶷山外侧给舜帝建了一个宗庙进行祭祀。
连舜帝都死在那里了,他们的子嗣妻女去了那里,岂能有活路,肯定不是在病痛中痛苦的死去,就是死于虎狼之口。
所以,楚王这这哪里是看在他们有功的份上留他们族人一命,这分明是要恶毒的磨死他们全族,给太子横全家报仇。
想到这,众人纷纷以头抢地,哭泣道:
“大王饶命啊!”
“大王开恩啊!”
“大王,我等有功,你不能如此无情啊!”
“···”
一时间,殿中全是英君等人的哭泣声,以及头撞在地上的声音,瞬间,整个殿中都弥漫着悲凉的气息。
此时,熊槐见英君等人全都撞的头破血流了,心中不为所动,一挥手,冷漠的道:“拉出去,拉到宫外砍了。”
声音一落,立即便有一群士卒进入殿中,然后拖着英君等人便走。
接着,英君等人见楚王始终不改心意,仿佛铁了心要将他们灭族。
于是,他们吩咐破口大骂道:
“昏君,你赏罚不明···”
“昏君,你不得好死···”
“暴君,你会遭报应的,我在下面等你···”
“暴君,你残杀大臣,杀戮无度,必遭天谴···”
“多行不义必自毙,暴君···”
英君等人被拖走后,熊槐才冷冷的道:“三天前,你们跟随太子谋反,便是背叛了寡人。然后,就在昨天,你们又背叛了太子。
难道你们不知道,太子他终究是寡人的太子,你们背叛太子,就等于背叛寡人!
短短三天时间,你们就背叛了寡人两次,你们不该灭族,谁该灭族!”
说罢,熊槐又吩咐道:“传诏给将军宋遗,让他立即率五万楚军扫荡江淮叛逆,抓捕叛逆族人,抓到后,全部发配零陵。”
“唯。”
“传诏给右司马庄蹻,让他立即率十万楚军扫荡江汉,凡是参与谋逆的贵族,全部抄家灭族,然后收回爵位以及封地。”
“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