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4qn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第190章 擔憂分享-k5fqa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
远峰这次的大动作,基本思路,已经通过办公会议层层下达。
咋看起来,远峰这样做,有些另类。
以前,像要做这样大的动作,先是开征求意见的座谈会,然后才是定调子的办公会,最后,才是职工代表大会。这时候开的职工代表大会,不是表决,而是动员大会。
远峰现在走的形式,与以往有明显的不同。他只是在每周的全厂生产调度例会上宣布了这件事。每周的生产调度例会,是一个中层正职参加的工作任务布置会。会议是在上午。
这个会后,各单位有一个相应的会议,或是班组长会议,或是小单位的办公会议。这样的会议是在下午。
一个很大动作的机构调整,变成了这样一个不咸不淡的事情。
原本可能撞击出很大回声的调整,竟然被这样减震了。
回应肯定还有,但没有那么激烈了。
惡魔向善記
现在有的回应,集中在下面的这些问题上。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郁雨竹
传说中的季太太 吾梦
这次的调整,会取消一些部门,合并一些部门。
被取消建制的部门,按人头给五千元的创业基金,组建公司,每个人由远程公司发三个月的工资。
之后,不能存活的公司,由开始盈利的公司收编部分人。没有被收编的,由远程公司养起来,每个月,按城市居民最低生活标准,发放救济金。当然,也可以辞职,或调离远程公司。
对于这样的调整方案,机关里的人,因为切身的关联,肯定有不同的声音。
而各分厂的工人们,即便有议论,几乎都是叫好声一片。
一线工人辛辛苦苦,养了一些成天坐办公室喝茶聊天看报的闲人。工人们对臃肿的机构,重叠的部门,早就有怨言了。
机关的声音中最多的,是认为远峰在玩火。
“这回,他的这把火玩大了。动机关里这么多人,他的好日子就不要过了。”
说这话的人,言下之意,要动几百人,你想过后果没有。承认,大部分人可能好说话,保持沉默。只要有其中的少数人,找你麻烦,就够你喝一壶了。
有人这样担心,很正常。
战术大师
想想,程颂用了半年时间,那样的大张旗鼓,最后只裁减掉三个人。而且,那三个人,即便不那样的大动干戈,三个人早晚也会离开远程公司。
现在,远峰居然要一下子裁掉两百多机关和非生产人员。他疯啦,没长脑子吧。为了一家国有公司,把自己架到火上烤,值得吗?
张晓芸也有了这样的担心。
她希望远峰能够高调回归总经理的位置,但不是这样来当总经理。成了众矢之的,她身为远峰的妻子,走在厂区中央大道上,也会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
甚至,极有可能会有人指着她,或者指着远峰的鼻子骂。
这让她想起来邢仕朋老婆白小玉在生产区的中央大道上,拦住远峰骂人的那件事。
那,只是动了邢仕朋一个人,而且,是动得冠冕堂皇。
想到这些,张晓芸有了些紧张。她是既想要远峰当总经理,又不想惹麻烦,甚至挨骂。
在家中,晚饭时。
“远峰。你这样做,考虑过后果吗?”张晓芸端起饭碗,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这话问得,远峰怎么可能没有考虑到后果。
远峰告诉,“后果。有考虑。”
张晓芸说:“你这就是惹上了一大堆麻烦事。”
远峰说:“没办法了。只能这样。这次,或许就是远程公司最一次的自救。这次,如果自救失败,那只有等着破产了。”
六芒变
“你考虑过吧。这样做,你会得罪一大批人。”张晓芸脸上,忧心忡忡的样子。
远峰笑笑,说:“我有思想准备。为了远程公司有一个翻身的机会,只能做这最后一搏了。”
“唉……”张晓芸为这个话题收了场。
因为,她不好再多说什么。她看出来,远峰现在的压力很大。
上班时间,郑晓海来到远峰的办公室。
“远总。公司里不和谐的声音,太多了。这样,不利于安定团结啊。”郑晓海抛出冠冕堂皇的理由。
远峰的目光由面前的工作日记上抬起来,放下了手中的笔,做出一个手势,让郑晓海坐下说话。
護美高手
郑晓海并没有坐下。他在远峰办公桌前转了转,目光滑过那本工作日记。
“我担心,这样的调整,对机关影响很大。很可能,机关的工作,可能停摆。”郑晓海说这话时,表情凝重。
你以为,只因为动了机关这一块,生产经营会停摆吗?远峰很想用这句话问对方。
远峰说:“谢谢提醒。”
郑晓海看了远峰一眼,转身离去。
致命索情:男神强势夺爱 浓妆素影
其实,不用远峰问,郑晓海也明白,只要生产分厂和技术支持这一块不涉及到,其它部门,就是停止转运几天,甚至半个月,对于远程公司来说,不会伤筋动骨。
这个地球,少了些拐角,照样转动。
郑晓海至所以这样说,是担心这样大的裁减人员,会动了他的利益。不仅仅是跟他比较紧的人。
财务部已经被远峰用了类似于先斩后奏的方式,动了手术。为这个,柳姗已经转嫁情绪,骂郑晓海无能,窝囊废。
如果,再动几个关键的部门,诸如物资采购部这类的,自己可以使唤的人一旦脱离,后果很严重。
郑晓海一想到自己可能成为孤家寡人的日子,就心里躁动到不行了。
最近,远峰折腾的这些事情,让郑晓海越来越多的郁闷。
郑晓海原本以为,程颂离开,给了他大好时机。以为,在他手上,远程公司可以顺利破产。他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抢到购买远程的首选权。
现在,这个事,变得渺茫起来。
这么多年来的蛰伏,甚至有那么点卧薪尝胆的样子,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日子,他心有不甘。
不行,不能就这样屈服。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郑晓海关起门,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越想越烦躁。他脸上的肌肉在搐动。
柳姗已经有轻视他的言行。这个娘们说的没错。这样下去,自己太窝囊。
必须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