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fwj8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錦衣血途笔趣-第869章 傳令特勤司閲讀-xmwoi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各位,有票的投一下啦!)
踢踏踢踏……
傍晚,在京城外的小道上,响起了连串的马蹄声。
这些人都披着蓑衣,在这大雨滂沱之际,以极快的速度往山里赶去。
今天中秋节,却下了这么大的雨,赏月肯定是没指望了……陈啸庭心中暗探道。
没错,马队为首之人正是陈啸庭,他从宫里领旨后,就替皇帝解忧来了。
此刻,杨凯在陈啸庭身侧喊话道:“大人,就在前面十五里处!”
按照正常的护卫配置,陈啸庭出行至少要二十人随行护卫,但今天随行者竟不过五人。
这样的好处就是,能让他行事更隐蔽,赶路的速度更快。
“好,加快速度!”陈啸庭挥鞭道。
坐上千户之后,他就很少亲自参与过行动,像今天这样冒雨赶路的情况更是罕见。
但皇帝有命,莫说他还是指挥同知,哪怕他是指挥使……跑断了腿也得出马办事。
今日陈啸庭的目的地,乃是极其隐蔽的特勤司驻地,皇帝交代的任务要这些人来完成。
事实上,在陈啸庭一行在距特勤司五里时,他们就被特勤司的人发现了。
所以当陈啸庭赶到特勤司营寨大门时,已有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校尉,端着弩机等带着他。
“来人站住,下马……否则格杀勿论!”今晚当值的小旗官怒冲道。
这大晚上出现的不速之客,偏偏还出现在他们特勤司,这让他们心中满布警惕。
陈啸庭从怀中取出了自己腰牌,直接向营门方向扔了去,当值的小旗官轻松将其接在手中。
“指挥同知……”
当值小旗官看到这四个字,神色立马为止一变,然后他才再度看向了两丈之外的陈啸庭。
此刻,陈啸庭把头上斗笠往上一推,这些人才瞧见了他的面容。
“放下,都赶紧放下!”当值的小旗官训斥手下。
不得不说,他们的警惕性足够高,看见陈啸庭的腰牌都没放松警惕,非得看到他的脸才行。
指挥同知到场,特勤司这些人手上功夫再厉害,平日里个个再眼高于顶,此刻都单膝跪地些行礼。
“参见同知大人!”
得到禀告的特勤司百户王宏远,此时也姗姗来迟。
这可确实不能怪他,从营门处向他禀告,他得到禀告后再往营门处赶,走得再快也是需要时间的。
王宏远是撑着伞来的,只见他疾步走到营门处后,立刻向左右喊话道:“赶紧把我门打开!”
这些人混账东西只顾着行礼,却连开门这件最基本的事都忘了,简直要把王宏远气死。
很快,营寨大门被打开,王宏远直接来到了陈啸庭马前。
“卑职来迟,还请大人恕罪!”王宏远直接跪在了泥地里。
让他这人是有抱负的,坐到了特勤司百户的位置,往后向上走的机会很大,又岂能不结交好上官。
现在锦衣卫谁说了算,皇帝的旨意已经说得很清楚,不是那位躺在病榻上的王若林,而是眼前这位指挥同知。
“起来吧,让他们都散了!”陈啸庭沉声道。
到了他这个位置,下面的人出于规矩的怠慢,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王宏远站起身来,向身后挥了挥手,这些人就知趣的离开了。
这时陈啸庭才打马入了营门,一行来到了特勤司大堂外。
下了马后,陈啸庭走进了屋檐下,这才从头上取下了斗笠。
一旁的杨凯立马接了过去,随即陈啸庭又解下了身上的蓑衣,跟在其身后的王宏远则接在了手中。
把这些东西取下之后,陈啸庭才觉得舒服了些,下雨天赶路可不是什么好滋味儿。
此处环境简陋,所以在走进大堂之后,除了坐的地方其他什么都没有。
好在,有人此刻上了茶来,也算是特勤司的招待了。
“条件简陋,还请大人勿怪!”王宏远很是尴尬道。
陈啸庭不是来享受的,此刻他挥退了其他人,房间内只留下他和王宏远。
待大门被关上,陈啸庭才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吹了两口气。
“这次过来,是有事情交给你办!”陈啸庭语气深沉道。
特勤司设立到如今,一个正式的活都没接,所以听到这句话后,王宏远立马兴奋起来。
“还请大人吩咐!”
继续用茶盖拨弄着杯中茶水,陈啸庭说道:“今天下午,原吏部侍郎周厚诚,户部侍郎裴元新离京返乡,你派人在路上扮作山匪,把他们全部格杀……一个不留!”
这话说得平静,但却饱含腥风血雨!
杀两位高官,即使是已经被罢免了的高官,那也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事。
躬着身子站在原地,王宏远略带紧张问道:“敢问大人,这可是……皇上的旨意?”
这当然是皇帝的旨意,这些人此番冒犯皇权,皇帝睚眦必报才有此事。
除了报仇消气,皇帝也是用这种极端的方式震慑朝臣,让他们从拾对君父的畏惧。
多数人都低估了,殴打王若林和黄庭,给朱瑜隽心中带去何等严重的惊恐。
可当王宏远问完之后,却听“叮”的一声脆响,只拿在陈啸庭手中的杯盖,正好掉落在茶碗上。
现场气氛变得更为紧张,只听陈啸庭道:“只管做事,不该问的别问!”
他既没有承认也没反对,对他和特勤司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毕竟,要是明说皇帝残害大臣,传出去后那可是要命的。
“卑职该死,卑职该死!”王宏远连连告退,他已经猜到了真相。
“行了,在我这里就别演了!”
放下茶杯后,陈啸庭接着说道:“具体要杀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卑职明白!”
“今天他们才出发,你们可提前做准备,待他们出了京城地界后再动手!”
“是!”
“务必要做到不留痕迹!”
最后这句话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对特勤司上下的终极检验,事情办砸了他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卑职已经周密安排,断不会让大人失望!”
“那就好!”陈啸庭直接站起身来。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完,该怎么办是王宏远的事。
让杨凯打开大门后,却发现雨已经小了下来。
此刻抬头望天,却发现乌云已经散去。
“看样子,今晚能赏月了!”陈啸庭微微笑道。
想必此刻府上,沈怡已经准备好了各式美味,就等着他这位一家之主回去了。
“大人,今儿中秋……老天爷都开眼,让咱们能看到月亮!”站在门外的杨凯说道。
可惜的是,再美好的月光,再团圆的中秋节,有些人都是最后一次过了!
但这……其实也得怪周厚诚二人级别不够,如果他们也跟孙学真一样是尚书,此番就能逃得一命了。
“走吧,回城!”陈啸庭从杨凯手中接过了斗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