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quh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txt-第483章 有搞頭看書-27tza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凌晨。
李治起床时,天色依旧黯淡。
洗漱更衣,随后吃早饭。
“把文书拿来。”
末世之大独裁者 伤感的情歌
吃完早饭后,距离朝会还有些时间,李治默默坐着,把今日要议的事在脑子里过一遍。哪些臣子会反对哪件事,那些臣子会极力赞同某件事……
这些他必须要一一计算清楚。
从登基刚开始的有些无措,到现在的井井有条,李治觉得自己不赖。
“陛下。”
王忠良也去吃了早饭,急匆匆的来了。
“陛下,昨夜辽东来的百骑在城外等候,武阳伯带着人去了,带来了消息。”
李治放下文书,“高丽如何?”
“高丽联军兵临新罗边境。”
李治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眼中多了些冷色,“果然,泉盖苏文在契丹那边败了,就想从新罗那里找补。大唐不能坐视高丽士气大振,当从辽东牵制……”
晚些,文武云集。
“百骑带来了消息。”
李治拿着消息说道:“高丽联军在新罗边境集结。诸卿,泉盖苏文在契丹吃了亏,大唐就能让他再吃一次亏!”
“陛下英明!”
李治抬头,“此去乃是牵制,营州都督程名振,左卫中郎将苏定方领兵。”
老苏可怜巴巴的蛰伏这般久,终于得到了出头的机会。
程知节和苏定方等人都破天荒的没有争抢。
李治很满意。
作为帝王,他倚重这些老将,但也需要不断提拔新人。
苏定方大把年纪了,可却蛰伏了多年,也能算是个新人。
“陛下英明!”
此事再无异议。
“此战定然要让高丽人丧胆!”
李治提出了要求。
高丽历来都是中原大患,前隋时数次征伐未果,先帝征高丽收获不小,但这个对头依旧存在。
新朝新气象,李治首次出手对付高丽人,自然希望能得个开门红。
程名振人在营州,领命的就是苏定方。
“老夫……老天有眼!”
苏定方红着眼去谢恩,随即组建自己的随行幕僚。
无限逃亡
贾平安榜上无名。
这不科学啊!
他知道很科学,但却心有不甘。
他去寻了苏定方。
“军司马一职,如何?”
苏定方就像是钓鱼般的,“若是遭遇敌军,老夫便让你领军。”
老苏有些小人得志啊!
贾平安摇头,“军司马不适合我。”
长史我可以考虑考虑。
小子还敢和我玩矜持?
苏定方笑了笑,不置可否。
老苏是想熬鹰。
把年轻人身上的那股子浮躁的气息磨掉。
裴行俭被他调教数年,后来就成了文能下马牧民,武能上马统军的大佬。
可宫中,武媚正在和皇帝说话。
“陛下,臣妾听闻此次要出兵高丽?”
武媚挺着肚子,身边站着邵鹏随时准备护驾。
“是啊!要牵制一番,让泉盖苏文的算计落空,如此几次三番,高丽国中那些反对他的势力自然会蠢蠢欲动,大唐再出大军征伐,就事半功倍了。”
这等谋划李治说的极为自然。
“陛下英明,不过臣妾想……”武媚看了他一眼,“最近朝中波动,平安在长安怕是会惹出些事来……”
李治正在谋求废后,随后和长孙无忌一伙人会有一次绵长的战斗,贾平安若是留在长安……
李治想到了上次贾平安斩杀宋勉的决然,心想若是关键时刻贾平安再度杀人,那局面可就难以控制了。
“你想的很周到。”
“臣妾只是随口一说。”
武媚知晓剩下的争斗贾平安没法掺和,能说上话的至少得是五品官以上。
百骑插手,弄不好就会引发关陇那些暗中的势力出手,到时候……
而且借机把阿弟弄去辽东还能立功,未来也能互相联手……
李治看了她一眼,“让他去辽东。”
武媚眉眼不动,“那平安定然奋勇杀敌。”
这个女人啊!
心中欢喜就欢喜吧,偏生要装作是平静的模样。
命令随即就传到了苏定方和贾平安那里。
“老夫还想熬熬他,为何陛下就直接任命了?”
老苏不知道武媚在背后助攻了一把,把贾平安叫来后,令他先期赶赴辽东,和营州都督程名振会和,带去长安的部署。
“把英国公家的小子带去!”
“是。”
老苏不提贾平安也会如此安排。
没有李敬业,贾平安总是觉得差了些什么。
……
夏末的辽东。
“早晚有些冷,让各部注意防寒。”
程名振在贵端水边上看着对岸的城池。
“都督,对面来人了。”
一队骑兵冲出了城池,程名振淡淡的道:“可惜薛仁贵不在,他若是在,当即渡河。”
薛仁贵神射,勇冠三军。
这一小队骑兵还不够他一人杀的。
程名振无视了对岸敌军的呼喝,从容观察了对方的情况。
“回去!”
他被人簇拥着回到了营地。
“后续苏定方何时能到达?”
一下马他就问了长安来的信使。
“不知,不过想来会日夜兼程。”
“若是来晚了,就怕新罗顶不住。”
程名振进了营房,刚坐下,外面有人来禀告,“都督,苏中郎将派人来打前哨。”
“请他来。”
程名振迫切的急需知晓后续的情况。
门被推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程名振抬头,然后笑了起来,“小贾!”
“见过都督。”
贾平安行礼,然后笑道:“都督可曾私下动手厮杀了一阵?”
“胡说八道!”
程名振笑骂着。
二人之间分开许久后的生疏就这么渐渐淡了。
“苏中郎将随后就到,此次以牵制为主,从周围征发府兵,苏中郎将会带着骑兵快速抵达。”
“如此就好,老夫还担心新罗那边顶不住。”
“都督。”贾平安觉得程名振这个看法不对,“新罗并非弱旅,不可小觑。”
程名振皱眉,“你是说……新罗能顶住?”
“至少不会那么快完蛋。”
程名振板着脸,“如此咱们也能从容些。”
闻弦歌而知雅意,贾平安只是一说,程名振就知晓了长安的态度。
要牵制,但也别让新罗太舒服。
“这手段让老夫心中舒坦!”
程名振看着地图琢磨了一阵,又和贾平安商议了许久。
“都督,松漠都督府派人来了。”
“李窟哥!”
程名振的眼中多了异彩,“小贾不可小觑了此人,契丹在李窟哥统御之下渐渐强盛,此次高丽出手,老夫谨守地方,李窟哥却击败了高丽人,可见不俗。”
李窟哥!
贾平安这一路熟悉了不少资料,知晓此人虽然统治契丹得力,但却不敢触犯大唐。
不过还是那句话,在火器密集使用之前的时代,草原部族就两条路:强大时对中原王朝烧杀抢掠;弱小时就依附中原王朝,等待强大……
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走了进来,行礼,“见过都督。”
程名振是营州都督,松漠都督府名义上也该接受他的辖制,但实际上是自治。
他介绍身边的男子,“这是阿卜固,此次我带他来见见世面。”
阿卜固行礼,此人神色看似诚恳,可那诚恳却有些浅。
这便是眼力,当你阅人无数后,自然能通过面相来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有经验的十有八九不会错。
一丝桀骜!
贾平安看得清楚。
这是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的接班人,在亲自率军击败了高丽人后,他大概觉得契丹已经强大了,该是对中原王朝烧杀抢掠的时候了。
“这是长安来的武阳伯贾平安。”
双方见礼。
一个年轻人罢了。
李窟哥和程名振说了一番表忠心的话,最后说道:“听闻高丽不臣,我麾下各部都义愤填膺,都说要为大唐出征……”
那些势力为大唐出征的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不可拒绝,二是出征就会有收获。
但契丹刚击败了高丽,按理应当躲避这等征召,为何主动?
贾平安和程名振相对一视,都知晓李窟哥是想展示契丹的武勇,顺带还能窥探大唐军队的实力。
程名振淡淡的道:“如此,可出两千人。”
“是。”
李窟哥走了。
“让他们看看大唐的军威,也好过以后走错了路,死无葬身之地。”
程名振嘟囔道:“老夫越发的慈悲了,难道以后要出家?”
松漠都督府就在边上,两千骑赶到的第三日,苏定方来了。
苏定方带来了程名振渴望的三千骑兵。
加上程名振集结的一千骑兵,外加五千步卒,贾平安觉得安心了。
“南苏城如何?”
开始议事。
李窟哥并未得到召唤。
“那些高丽人开始警觉了。”程名振举杯干了。
咳咳!
说是议事,实则就是为苏定方接风。
苏定方眯眼,“小贾,你来说说该如何动?”
我当然是寻媳妇动……贾平安说道:“下官以为此战打的就是堂堂正正。”
一句话就道尽了此次的战略。
牵制!
打的动静越大越好。
“老夫问你如何打?”
老苏提携后进那是没的说,此次出来,裴行俭据说上了三份奏疏请战,李治好言抚慰,鼓励了这等精神。
贾平安说道:“南苏,下官以为,打下这个地方,泉盖苏文必然震动。”
“若是泉盖苏文依旧不动声色呢?”程名振问道。
“那就顺着打下去。”贾平安说道:“木底,苍岩,再不行,咱们轻骑直进,袭扰甘勿,乃至于国内。先帝时,大唐不断派出军队袭扰高丽,让其不得耕种,陛下登基后才停了,若是重启,泉盖苏文会发狂,会全面开战。”
“想法很好!”苏定方赞了一句,然后说道:“突厥不宁,吐蕃那边,禄东赞也渐渐收拾了局势,大唐要盯着这两个地方。”
这就是命!
若非有吐蕃和突厥牵制,此刻大唐早已兵临辽东,全力以赴,争取一战覆灭了高丽。
苏定方扔出一张地图。
贾平安看到了那条线。
从贵端一直延伸下去……
“高丽不收兵,咱们就一直打下去。打到国内去。”
随即开始了修整。
贾平安被两个老将踹出去哨探,李窟哥主动请缨,却得到冷脸。
“我部对辽水一代颇为熟悉,部族里的勇士经常潜入过去,抢些东西过来。”李窟哥很自信的道:“若是我部前去哨探,定然能摸清对面敌军的底细。”
苏定方看了程名振一眼。
此战以程名振为主,而契丹也在他的管辖之下,所以决断权在于他。
程名振慢条斯理的道:“武阳伯颇为机警。”
机警和熟悉没关系啊!
李窟哥此次就是冲着展示实力来的,所以恳求道:“都督,若是哨探不力……”
他对贾平安歉然一笑,表示自己并未针对你,然后说道:“若是哨探不力,我军渡过辽水后,弄不好就会被敌军大军堵截……”
为了大橘……真的,不是我小看那个年轻人,这等事儿还是我们这等地头蛇去办最好。
这是一个难得展露实力的时候,契丹展露实力的目的就是为自己解绑,高丽在侧,又出来了一个实力强劲的契丹,换谁都会选择善待并无敌意的契丹。
这只是一次善意的行动。
所以李窟哥觉得自己不该被拒绝。
但他无视了贾平安!
“若是地理熟哨探就厉害,那何必寻什么契丹,直接让在辽水边讨生活的百姓去岂不是更好?”
李窟哥诧异的道:“那当然不妥。我们的勇士能保护自己,被敌人发现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程名振饶有兴趣的看着贾平安的反击。
“地理熟是不错,可哨探不但是要地理熟……说句实话,渡过了辽水就是一马平川,就算是有山,也不过是小山包,小丘陵,无法大量藏兵,如此,地理熟有何用?”
贾平安突然问道:“你部的勇士可懂画图吗?”
呃!
李窟哥懵,“什么画图?”
“就是制作地图,能看到山坡的高度,每一段路的距离,每一个河流的长宽深度……可会吗?”
这个……李窟哥摇头,“要这些何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土包子!
贾平安淡淡的道:“为将者,制图看图乃是基本功,你什么都不会,如何指挥厮杀?去哨探……除了能哨探到敌军大致规模之外,还能哨探到什么?”
这个年轻人是干啥的?这番话……我竟然无法回答?
李窟哥哑口无言。
程名振和苏定方相对一视,都觉得贾平安一番话忽悠住了李窟哥。
“如此,小贾去。”
李窟哥告退,回到自己的地方后,对阿卜固说道:“那个武阳伯很不客气,一番话说的我都听不懂,什么河流的长宽深度,还有什么比例尺……”
我觉得他在装比!
但我没法反驳!
“唐人并不信任我们!”阿卜固的语气中带着不满。
“可我们目前无法拒绝唐人的统治。”李窟哥对此有着很清醒的认识。
“为什么?”阿卜固不解的道;“我们击败了唐人无法击败的高丽人,当年前隋就是被高丽给灭了,这样的高丽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你却说我们无法拒绝唐人的统治?”
李窟哥叹道:“你不知道……当年我曾看到了李世民领军征伐高丽,我们的兵马不够。”
“那就去招募部族。”阿卜固觉得李窟哥太软弱了,“你既然选择了我来接班,那就该听从我的建言。”
“再看看吧。”李窟哥微笑缓和着气氛,“程名振拒绝了我的提议,让那个年轻人去哨探,可对面的高丽人早就开始了戒备,咱们等着看热闹吧。”
而程名振此刻就在和苏定方说着此事。
“高丽人知晓我们会来,所以此战没有什么可隐秘的,直接开打。小贾过去就是看看敌军可有异常,主要是查看是否有大量援军到达了南苏城。”
苏定方笑道:“这不是难事。”
……
贾平安随即带着两百骑越过了辽水,接着又过了贵端水。
南苏城就紧靠着贵端水。
“兄长,去哪里?”
一过贵端水,就显得格外的荒芜。长久的征战,让这里的田地都被荒废了。
“往南苏城去。”
贾平安此行的目的就是哨探,至于掩藏痕迹,没这个必要。
顺着贵端水往左边去,不到两里地,前方有人喊道:“发现敌军!”
贾平安在马背上站了起来,就见十余骑正在掉头!
“围过去!”
艹!
锁魂者
好不容易见到了高丽人,怎么能放走?
这里是辽水边,唐军只需从右侧一个包抄,就能堵住对方的逃跑路线。
李敬业一马当先冲了上去,断后的几个高丽人嘶吼着,随即就变成了惨叫。
“围住,要活口!”
剩下几个高丽人被围住了。
“下马跪地!”
通译在大喊。
可那几个高丽人却嘶吼着,随即四散奔逃。
“放箭!”
有人高喊。
“放个屁!”
李敬业提刀冲了上去,轻松擒住了一个高丽人。
贾平安挥手,箭矢飞舞,剩下的几个被射落马下。
“问话!”
几个高丽人被绑着,身后一脚,咔嚓一身,惨叫着跪在地上。
贾平安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问问他们,南苏城中有多少人马?”
“呸!”
一口带血的唾沫被喷在贾平安的身前。
“干得好!”
贾平安点点头。
有人上前,先是撬开了这个高丽人的嘴,随后用钩子把他的舌头勾出来。
惨哼声中,一个军士用横刀一刀刀的砍去。
高丽人的脚指头一节节的被砍下来。
“啊!”
后面也在用刑。
没多久就得了口供。
“南苏城中有两千人。”
两千人……
贾平安的眼中闪烁着李敬业熟悉的光芒。
“兄长,有搞头?”
贾平安笃定的道:“有搞头!”
……
今晚十二点一过应该就是双倍月票了,晚些恳请投给大唐。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