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9a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一十一章 城門取藥展示-hs2bw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一带着纪程和侯兴,脚程快不起来,好在出门时间早,倒也来得及。
“丁一大哥,你说郡主真的能把药送过来吗?”
一路安静,眼看着能瞅见城门了,纪程突然问道。
孩子最近熬的太厉害,眼窝都是深陷的。
丁一有些心疼道:“主子既然是为了寻药进了吉里,定然会竭尽所能的。栓子,你放心。”
纪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就快到了,心突突的紧张起来。
侯兴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间,嘘了一声,压低嗓门道:“轻点声,惊动守卫就麻烦了。”
三人不再说话,循着阴影处缓缓靠近城门,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丁潇潇能用什么神通把药送过来,但无论如何左不过越墙而出,不是人就是药包。
他们紧张地注视着城门附近的风水草动,又担心没有动静,更担心又出了太大的动静。
三个人都捏着一把汗,静静的盯着。
纪程的手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一只有规律的抖着。侯兴注意到他的情况,握了握他,才发现这孩子的手又冰又潮的。
就在此时,更声传出,城门的守卫伸着懒腰也开始换防了。
三个人顿时紧张起来,一人一个方向,注意着墙头的动静。
这是一天之中最寒冷的时候,守卫呵着气跺着脚,与来交班的人打着招呼。
在这群人中,有个很不起眼儿的身影不协调的掺在其中,只是注视着城墙上情况的三个人都没有注意。
换防的守卫两个队伍迅速整齐起来,开始列队。
其中一个队长看到城门中央站着的布衣少年时,惊讶问道:“这不是李大夫家的药童吗?这么晚怎么到这来了?”
终于熬到了交班,他声音里都透着洪亮的愉悦。
“哦,忘了跟你说一声了,李大夫有个急症,白天的时候太忙了没送药,约着晚上三更到城门口来。还请焦队长通融一二啊。”
后者闻言慌忙摆手:“这还有什么通融不通融,李大夫妙手仁心,这么晚了药童都不休息,我们就是陪着看有什么的。”说罢,他转头问药童,“可知道病患家在何处,要不要我派人帮你送过去啊。”
药童摇摇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拱了拱手:“家师说了,病患着急,家人定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焦队长摇头道:“整晚都很安静啊,没什么人来。”
少女魔咒 x蓝咒
药童继续说道:“若是没来,我就在此等候,烦劳焦队长垂询。更生露重,您下任了就早些回去安置吧,别犯了寒腿才好。”
焦队连连点头,笑呵呵说道:“是了是了,我这腿多亏了李大夫,过几天少不得还要麻烦他老人家。”
这一番对话下来,草丛里的几个人不由得将目光移了过去。
纪程更是心中感慨,这吉里城中,竟还有这么尽职任劳的医者。
“那我就先告辞了,整队!”焦队长客气了几句便回城了。
药童抱着一个大型的油纸包,还在城门前站着。
他目光沉稳,姿势坚毅,惹得丁一他们都忍不住往后张望,希望这孩子等的病患家人快点过来,也让这孩子少受点冻。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丝动静。
丁一腿麻了,实在忍不住动了一下,他旁边的草压倒了一块。
药童明显往这边看了一眼,丁一心头一紧,他看起来与守卫们很是熟悉,会不会报告队长这边有动静啊?
三个人感受到同等的压迫,同时屏住呼吸。
果然,药童往丁一这边看了一阵之后,突然开口了。
“陈队长……”
三个人的心顿时停了跳动,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
“万一出事了,你带着纪程先走。”侯兴说道。
丁一正想反驳,药童又开口了。
“您说会不会是守卫威仪过盛,导致取药的家属不敢过来啊?”
?……?
草丛里的三人好像嗅到了甚不寻常的味道,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是不确定但是又有点希望的光。
队长闻言大笑起来:“宵禁不得入城这是肯定的,但是到门口来拿药,不至于不敢吧。”
药童又说道:“这么久了,怎么也该到了。丁姓的那位事主说的时候,很是着急呢。”
“是郡主!”纪程先开口道。
侯兴比较谨慎,压住蠢蠢欲动都的丁一:“还是老计划,我和纪程去,你在这观察情况,万一有什么,你跑回去报信也不比我们俩快。”
急着看药,纪程已经站起身来。
宁负韶华不负君 元卿卿
他这一动,守卫们迅速注意到这里,几个火把就要照过来。
“别废话了,藏好。”
丁一只得低下头尽量隐藏好,悄悄看着他们俩战战兢兢地向城门口走去。
好色剑修
药童笑着迎上前来:“我就觉得有人在附近,是丁家的人吧,这是师父的药你们看看。”
纪程赶紧接过来,脸上的激动和焦急,看的陈队长迅速抵消了大半猜疑。
“送个药而已怕什么!”他开口责备道,“你们一动不动的害的他在这冻了半宿。”
专心看药材的纪程已经失去语言功能了,一旁的侯兴赶紧解释:“咱们也没想到啊,李大夫真的能派人出来跟咱们送药,城门是禁地,咱们小老百姓哪敢……”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纪程突然跪下了,这毫无征兆的一幕不仅看呆了陈队和药童,也把侯兴晾在一边愣了好久。
之后他也不得不缓缓屈膝,也跪在纪程的旁边。
药童赶紧去扶,可是纪程已经哭成了泪人,完全瘫在地上了。
“谢谢……谢谢……”颠来倒去的,他只会说这一句。
丁一远远地看见栓子突然倒地,差点冲了出去。
侯兴在他身边,也是很不好受。他知道这孩子最近承受了太多压力。伤人的是他敬重如父的师父,若是临邑有三长两短,他救治不好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还是将他师父的罪孽又加深了一层。
大家都懂,可谁也不敢开口劝他,生怕这孩子崩溃了。
“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难忘!”侯兴替他磕了个头,“孩子别哭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还等着药救命呢。”
在侯兴连拉带扯的一再明示暗示之下,哭成雷人的纪程终于抖着嘴唇说出了一个整句子。
“这个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