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xk2火熱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三十章 相助閲讀-zgs7u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夏公子,你……”
柳梦璃没有耽搁太久,就已经迅速赶到了妖界入口处,当她发现现场一片安静的时候,还忍不住的吓了一跳。
毕竟她知道,现在负责镇守入口的就是归邪将军,虽然对幻瞑界忠心耿耿,不过性情暴躁冲动,而且对于外来者都有很重的敌视心理,一个搞不好的话就容易让事态升级。
但是紧接着,她才发现现场并没有发生战斗交手的痕迹,似乎就连冲突也没有,性情暴躁刚烈的归邪将军也只不过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与某人对峙着,场面相对来说还是很和平。
不,不是在对峙,似乎他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宛若是一座雕塑似的。
反而是在那个白衣沐冠的公子身周,却是围着一大圈梦貘,只不过族人们并不是群情激奋,在愤怒的准备围攻对方,而是安安静静的听着对方在说些什么。
场面真的十分古怪,就像是一个人在发表演讲,而周围的人都在认真聆听一般。
柳梦璃紧绷的心弦放了下来,不过紧接着又忍不住好奇起来,她悄悄的走了过去,想要听听夏冉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只听那行者说道:「师傅,前面便是狮驼岭,守关大将便是那蛮王孟获,此人我识的,早年曾是京师八十万禁军教头,贾大人寿诞时,我曾在大观园里见过他一面」……”
夏冉正在指手画脚,给四周的梦貘绘声绘色的说着离奇的故事。
周围的那些一直生活在幻瞑界之中,压根就没有怎么见过世面的一众妖类此刻都围着他身边,眼睛瞪得大大的,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已经化形了的妖怪,脸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而没有化形的梦貘妖兽,脸上也很人性化的出现了生动的表情。
——大概是以前都没有听过这么精彩的故事,让它们一时间都忍不住想要继续倾听下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说书人却是戛然而止,转过头看向了走近的少女,笑呵呵的招手打起了招呼:“柳姑娘,你来了啊,真是冒昧打扰了……”
其他的梦貘在这个时候,也才发现妖界少主的到来,纷纷让开道路,并且恭恭敬敬的行礼,毕竟即使是相处得再怎么和睦,也有上下尊卑之分。
不过它们到底是因为敬畏,还是因为敬重敬爱,才对柳梦璃这个刚刚上任的妖界少主这么尊重,这个却又是不需要过多考虑就能够得到答案的问题。
“没有什么冒昧的,夏公子你能够来帮忙,幻瞑界上下就已经感激不尽了……”柳梦璃微微摇头,认真地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出现了柔和的笑意。
——这句话倒是发自真心的,并非是客套什么。
“那样最好,我最怕就是自己不受欢迎呢。”夏冉打着哈哈说道,顺便看了一眼边上仍然在保持安静的归邪将军,看样子在妖界之中,或许的确只有这一位比较有些激进。
“说起来,归邪将军他这是……”
柳梦璃也看了一眼归邪将军,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她发现后者并不是反常的平静以对,而是似乎被某种幻术控制住了,夺去了心智。
“没问题的,就像是做了一场梦那样,最多再过半炷香的时间他就会醒过来了。”
夏冉笑眯眯的摆了摆手,语气轻快地说道,虽然这位归邪将军有些暴躁,不过他也不至于和对方生气,又不是龙×天,不会说对方瞪自己一眼就要杀对方全家之类的。
“或许还能够领悟到一些什么呢,譬如说「超⑨武神霸斩」之类的超必杀……”
“是吗?”柳梦璃略微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感觉自己有些听不懂对方说的话,只是微妙的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不过她摇摇头也没有纠结,只是直接开口说道:“夏公子,如果方便的话,现在请跟我来吧,我……我娘她想要见一下你……”
说到这里,她似乎又担心夏冉会因此不悦,产生什么误会,赶紧补充说明了一句——
“我娘她本来是想要亲自过来的,不过她的状况不太好,所以我劝住了她,让她待在幻瞑宫之中不要轻易走动……”
“哦,这个我理解,毕竟她自身就是这道结界的凭依吧,的确不应该随意走动。”
夏冉点点头,他相当清楚这道守护幻瞑界入口的结界的强大,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那就是婵幽这位妖界之主以自身作为结界的基石。
优点自然就是结界之中的能量流动灵活,能够自由调控反击或者防御的力度,将每一分力量都用在刀刃上……
同时也能够清楚的让她确切把握住到底有什么人在试图闯过结界,有什么人在攻击结界,又到底是怎么的修为之类的情报……
还有的就是因为结界与她精神直接相连,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幻瞑界之中,更加不可能破解结界而不被发觉……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不可能说一件事情占完了好处,却没有任何的坏处。
这样的作法自然也存在某种重大缺陷,那就是作为结界凭依的婵幽并不能够随意活动,直接就限制住了她主动出击的可能性,而去她还必须确保时刻对结界给予充足的能量供应,否则的话,结界就会相对波动,变得不稳定……
可以说她几乎与结界同为一体两面,所以当原剧情之中玄霄无情一击直接碎裂结界,婵幽就差点儿没了半条命,就是这么一个原因。
柳梦璃仔细观察着夏冉的表情,发现他的确不以为意,顿时就是舒了口气。
“好了,现在请带路吧,柳姑娘……”夏冉回头潇洒的对着周围一圈依依不舍的梦貘们挥挥手,然后对柳梦璃说道。
“嗯,夏公子请跟我来。”少女再次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伫立不动如同一棵苍松的归邪将军,轻轻的叹了口气,不过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转身就走。
在当前的幻瞑界之中,归邪将军已经是梦貘一族的最强者了,除非自己娘亲能够痊愈如初,恢复元气,否则的话,这个事实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只不过,就连这么一位最强的妖族护将,在这人的手中都是连浪花都翻不起来……也幸亏对方是友非敌,并不是带着敌意而来,而是专门来……帮助自己的。
少女转念这么一想,又忍不住的感到一阵喜悦,脚步都因此变得轻盈了许多。
“……”
“……”
一众梦貘看着少主和那个白衣公子并肩走远,直到背影都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才纷纷忍不住的出声议论纷纷起来,不过却不是因为少主与那个人的关系而八卦,而是为了刚刚为没有说完的故事而感觉到惋惜。
“哎,真是可惜了啊,那个故事还没有说完呢,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听完……”一只梦貘忍不住的嘀咕着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心痒难耐的意味。
“是啊是啊,我好想知道刘姥姥倒拔五指山之后的故事啊……”另外一只梦貘连连点头,幻瞑界之中没有什么娱乐,它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有趣的说书讲故事。
“你在说什么呢,一看就知道刚刚不认真,倒拔五指山的是唐三藏好不好,刘姥姥是风雪山神庙的那个,还与梁山伯煮酒论英雄,最后双双化蝶而去……”
……
……
“这些天我在干什么?哦,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去了一趟封神陵……那是陈州北面悬于高天之上的一座太古神陵,疑似上古众神的墓地。”
与柳梦璃并肩而行,向着里幻瞑的方向而去,一路上看着幻瞑界的奇特荒凉景色,夏冉也打开了话闸子,说起了最近这段时间他杳无音讯的原因——
“韩姑娘的先祖曾经去过那里,雷灵珠也是失落在那里,所以在你们离开即墨之后,我也动身前往神陵去寻找,不过那里毕竟是众神墓地,所以多多少少有些危险,就耽搁了一些时日……”
不过其实他也没有失踪多久,加起来都不到一个星期。
也就是说,在即墨那天之后,柳梦璃等人只花了数天时间就搜集了剩下的两件寒器——
虽然其实也就是炎帝神农洞之行花了些时间,巢湖的鲲鳞基本上就是直接去拿了就走,御剑飞行赶路的时间都要比入湖耗费的时间长。
——紧接着就是妖界降临了,紧赶慢赶正好赶上,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推动一般。
“原来如此……”柳梦璃轻轻点头,略有关心的微微侧目看了看身边的夏冉,“那夏公子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夏冉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对路旁的那些巨大紫晶石很感兴趣。
怎么会有事呢?不过也就是被困在封神陵之中,然后死了一次而已……
谁能够想到封神陵居然是与地上陈州的先天八卦阵遥相呼应的,难怪会在陈州北面悬浮着,只怕是天帝亲自出手以无上神力所建造……
不过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找到了雷灵珠,并且回收了那个扑街团队的遗产,通过空间的物品栏功能完成了转移,总体来说结果还是比较不错的……
“如此便好。”
柳梦璃并不知道具体,因此也没有多想,只是轻轻颔首。
她现在的心情很轻松,仿佛是心头大石落地。
虽然之前她就已经想到这个发展,但是也终究不能够完全确定,直到眼下真的看见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才能够真正的放下心来。
这一位既然已经伸出援手,那就几乎相当于幻瞑界的危机已经解除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娘亲会怎么想,又打算怎么做……似乎想到了什么,柳梦璃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莫名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