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oie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第150章 搞個假集體推薦-3b05k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听到“资本家”这个称呼,李卫东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不知道这该算是个贬义词,还是个褒义词。
李卫东笑盈盈的说道:“田镇长,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哪里来的资本家啊,我只是想先富起来而已!我搞的这个,充其量也就算是私营企业!”
“私营企业?国家政策可不允许。”田宇鸣摇了摇头。
“今年的宪法修正案,已经给予私营企业合法地位。而且像这种挂靠在乡镇的私营企业,全国也是有不少的。所以田镇长不用担心政策方面的风险。”李卫东开口说道。
田宇鸣也知道,的确有不少的私营企业,以挂靠在乡镇或者村集体的方式生存。
此前这种挂靠经营的方式,还是有政策风险的,但国家给予私营企业合法地位以后,政策风险已然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然而田宇鸣心中仍然有所犹豫,主要是有些不甘,镇上好好的一个电炉厂,被个体户给吞了,变成了私营企业,这当镇长的心里肯定有个坎。
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 一尺南风
李卫东看出了田宇鸣的心思,他接着说道:“田镇长,你不妨先听一听我的条件再做决定。首先我出钱建厂、买设备,保证重新把电炉厂建起来,而且建的要比以前大。
其次,等电炉厂建好以后,原来的那二百多工人,我照单全收,到时候我给他们发工资,不用他们出一分钱。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第三,电炉厂使用的那块土地,我可以给折算成镇上占的股份,年底会按照股份进行分红。我也可以用租赁的方式,到时候每年给镇里缴纳租金。
第四,电炉厂挂靠在镇上,我每年会向镇上缴五万块钱的挂靠费!田镇长,这笔钱可是你们镇的自筹收入啊。”
听了李卫东开出的条件,田宇鸣顿时有些心动。
重建电炉厂,对于向阳镇而言,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接受原来那二百电炉厂职工,则是帮镇上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乡镇上的土地不值钱,电炉厂的那块地,折算成股份也换不了多少,镇上肯定会选择收取租赁费;至于五万块钱的挂靠费,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处,香的不得了!
八十年代民营经济不活跃,乡镇政府资金本来就很紧张,除了财政拨款之外,乡镇上很难弄到自筹资金。当时大批的乡镇集体企业,实际上也是乡镇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而组建的。
后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大量民营的乡镇企业出现,带动了经济的同时,也给乡镇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这时候乡镇才逐渐有了余钱,很多富裕的乡镇,也是高楼林立,建设的不比城市差。
对于1988年的向阳镇而言,想弄到五万块钱的自筹资金,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李卫东抛出的这五万块钱挂靠费的诱饵,瞬间打动了田宇鸣。
只听田宇鸣开口说道:“李厂长,挂靠的事情,我会召集我们镇上的干部开会,尽快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田宇鸣说话很有艺术性,所谓令李卫东满意的答复,实际上就是在说,挂靠的事情,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李卫东也听出了田宇鸣的话外之意,他立刻开口道谢:“那多谢田镇长了!”
……
1988年,私营企业名义上是合法了,但是却没有法人资格,也依旧办不下来营业执照。
中国第一张私营企业的营业执照,诞生于1985年,当时为了这张营业执照,二十多个部委开会讨论,一张小小的营业执照,俨然成了“国家大事”。最终是国级的领导特批,才有了这张营业执照。
既然是特批,那么这张营业执照就具有不可复制性.私营企业想要办理一张正式的营业执照,还是得等到《公司法》出台以后。
李卫东当然也可以去办一张个体户执照,但是个体户与企业,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个体户小打小闹的经营手段,用在企业的经营上会受到各种限制,肯定不如企业有权限。
所以李卫东想要搞自己的事业,就必须要一个企业的身份。
在当时,个人想要办企业,主要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搞股份合作制,第二种就是挂靠到乡镇或者村里。
所谓的股份合作制并不是股份制。
在当时,单纯的股份制企业,要么是国有控股类型的,要么是合资企业,要么就是特区里的企业。特区以外的话,要说几个人凑钱搞个股份制企业,也没那个政策。
而股份合作制源自于农村的合作制,股份合作制当中,劳动者的劳动联合和资本联合相结合形成的新型企业的组织形式,资本是以股份为主构成,职工股东共同劳动。
美人如毒 杳舟
股份合作制的核心,是合作,而不是股份。
说白了就是出钱老板的是股东,干活工人的也是股东,赚到钱了以后,大家都要分钱。至于最后怎么分钱,则是按劳分配和按资分配相互结合。
在92年以前,股份合作制主要是应用在农村和乡镇企业,而且都是一些规模比较小的企业,股份合作制的相关制度,也都是由农业部门制定的。
直到南巡讲话之后,股份合作制企业才开始发展壮大。国家个部门开始颁布法律法规,将股份合作制从农村企业,扩展到各行各业当中。
严格的说,股份合作制企业只能算是民营经济,而不能算是私营经济。
李卫东在沈福屯搞的化工厂,就是股份合作制。李卫东出钱出配方,沈福屯出地方出人。李卫东虽然占了50%的股份,但从根本上来说,沈福屯化工厂还是村集体企业。
然而建电炉厂这件事,李卫东可不想再搞股份合作制。
搞股份合作制需要保持集体企业的性质,也就是说李卫东的占股不能超过50%。因为李卫东是个人,政策上不允许个人占股超过50%。在收益分配的时候,李卫东顶多也只能拿到50%。
所以李卫东便打算采取另一种方式,那就是挂靠乡镇。
1993年以前,很多私营企业都是以挂靠的方法生存的。由个人出钱,以某某乡镇或者某某村的名义开办一个企业,定期向村里或者乡镇缴纳一笔挂靠费。
这种企业名义上是乡镇或村集体企业,使用的也是集体的营业执照,实际上是私营企业,企业的生产经营是由个人负责,收益也是由个人支配,所以又被称之为“假集体企业”。
对于李卫东而言,挂靠在乡镇,搞一个“假集体企业”,相当于是开属于自己的私营企业。
……
向阳镇的会议室中,田宇鸣将李卫东开出的挂靠条件,告诉了其他几位副镇长。
“领导,要是咱们同意这个挂靠方案的话,不就等于把电炉厂卖给这个李卫东了么?电炉厂是咱们镇的集体企业,凭什么卖给个体户!”旁边一人开口说道。
“可是电炉厂已经被烧毁了,镇上可拿不出钱来重建电炉厂。清理废墟,然后重建厂房,没有几十万可建不起来。”另一人开口说。
“几十万可不够啊,别忘了还得买设备,还得买材料,还得给工人发工资呢。这算下来,电炉厂想要恢复生产的话,恐怕一百多万!”第三个人说道。
田宇鸣干咳一声:“镇上的财政情况,你们也都知道,别说是一百万,就是一万块钱也拿不出来。前些天,镇上的小学想要买一批新课桌椅,那申请还在我桌子上呢,我都还没敢签字。”
田宇鸣说完这番话切入要害,镇里的几位领导瞬间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向阳镇确实没钱,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安静了大半分钟后,田宇鸣率先开口说道:“我先说说我的想法,把电炉厂卖给李卫东,对于我们镇而言,应该是利大于弊的。
殇与伤
首先是解决了电炉厂那二百多职工的安置问题,在厂里当工人,总比回家种地强吧?
解决了这二百多职工就业,就等于解决了二百多个家庭的温饱,至少这二百多户人家,不会成为镇上脱贫工作的负担。
第二就是这个挂靠费的事情,一年五万块钱,这可是咱们镇的自筹收入。对于咱们镇而言,一年多五万块钱,还是能办不少事情的。
咱们不说别的,就是镇小学添置桌椅板凳这件事情,有这五万块钱的话,我眼都不眨就能直接签字。
第三嘛,电炉厂虽然是挂靠出去了,可毕竟是咱们镇上的企业,既然还在咱们的地盘上,该他们承担的义务,他们还是得承担的嘛。”
田宇鸣的态度,明显是支持挂靠方案的,而且分析的还有理有据,让人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领导说的有道理,我赞成这个挂靠方案。”
“我也赞成!”
“我赞成!”
几个副职纷纷表示赞同。
“领导,我也赞同挂靠,只不过这挂靠的方案,我觉得还是得仔细的讨论一下。”一个年级较大的副镇长开口。
“老王,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田宇鸣开口说道。
“这种挂靠的模式,别的乡镇也是有的,不过很多乡镇在挂靠费方面,都是按照利润比例收取的,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参照一下?”老同志开口道。
田宇鸣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个,我也打听过,其他乡镇的挂靠企业,按照利润比例收取挂靠费的话,大概是收取利润的3%到5%。
我们就按照5%算,那电炉厂得赚100万,我们才能收到五万块钱。就咱们那个电炉厂,得卖多少电炉子和热得快,才能赚到100万?
所以啊,咱们按照比例收取挂靠费的话,反而是亏了,不如直接收五万块钱,这样无论电炉厂是亏是赚,咱们都是旱涝保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