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xns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愛下-383 “葛白”榮休閲讀-1l3nq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哈哈哈。”港督听见“韩理国”的回答,畅快的朗声大笑。
韩理国则面色含蓄,安安静静站的在旁边。
很显然,他是在用拒绝庄世楷的方式向港督表忠心。
政治家个个都是人精。
虽然,他提前与庄世楷见面,可能对接掌警队提到良好帮助,但是他作为麦理斯精挑细选出的警务处长,在祖家时就与麦理斯达成政治合作。
两人具有相同的政治目标,双方是坚定的政治盟友,他也早已知道前来港岛履职的目的。
因此,他很明白自身立场该站到哪儿,对于庄世楷“想要谈谈”的示好,直接就采取冷处理的方式拒绝。
所以,韩国理扫庄sir面子不是愚蠢,而是一种政治手段。
政治家的每一步都带着寓意,要靠行动做出来向上级表达立场的…
否则光说不做,又和庄sir搞一起了怎么办?
有葛白的前车之鉴,麦理斯对此可是非常小心,韩国理一步踏错说不定就会引起麦理斯的怀疑,从而失去港督的信任、自己的政治前景。
果然,这时港督先生笑的非常开心,对他的态度非常满意,上前轻轻拍拍着他的肩膀问道:“你不怕得罪葛白先生吗?”
“怕!但是我更怕得罪您!”韩国理心里默念一句,表面上却义正严辞的讲道:“我相信葛白先生是位有风度的绅士,不会怪罪我的一次小小失误。”
反正明面上他是装作没收到消息,不知者不罪嘛…私下的意见和报复,自然有港督替他抗起来,毕竟他是跟港督的嘛……
港督非常认可的点头认可道:“没错。”
”葛白先生是个讲究风度的人。”
至于“绅士”这两个字他是真说不出口。
葛白在他眼里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
韩国理连忙在旁点头附和:“是的。”
“港督先生。”
“呵呵。”麦理斯走到高大的黑色书柜前,打开玻璃柜门,拉开抽屉,取出一支雪茄,转身递给韩国理,面带笑意的讲道是:“那你不怕庄警司和他下属们有意见吗?”
韩国理接过粗大的古巴雪茄,放在鼻稍下靠着胡渣轻嗅一口气,露出笑意讲道:“我有信心管理好香港警队。”
麦理斯同时露出和煦的笑容,上前拍拍韩国理肩膀讲道:“我相信你的能力。”
港督先生与新任警务处长相视一笑,眉宇间充满自信,好像遗忘掉曾经是如何失败,脚下又正踩在哪一片土地。
而今天日理万机的港督先生,难得抽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会见下属。
据港督秘书处统计,这是本年度港督先生单独见面下属的最长时间,其余更长的都是会议时间、或者面见其他地区代表…
相信这一个小时多的时间里,港督先生与新任处长不止是在谈笑风声,聊些日常琐事,显然会有具体的行政措施,以及行政方针的交流。
因此当天下午,港督府正式发出政府公告,正式公开下周五警务处长换届的消息。
一时间警队内部、政府机构、以及市民人群都议论纷纷。
新闻也跟进报道。
不过,现任警务处长“葛白”荣休,新任警务处长“韩国理”接替。
这是各部门高层都不是秘密,因此社会舆论只是在议论韩国理的出身、立场、并且对接替的事情进行发酵…
毕竟部门长官换届是很正常的事…
大家不关心换届本身,只关心新任处长的动作。
而庄sir带人前去迎接处长却被处长避而不见的消息,很快也在警队华人内部流出,顿时让华人警员们心头一紧,产生危机感。
当晚。
韩国理在半岛酒店举行抵港酒宴。
全港政商有头有脸的名人几乎全部到场。
其中除去各部门行政长官外,还有许多机密要员,部门副官。
隐约还可见到几名华人富商混杂在其中。
令人惊讶的是连港督麦先生都亲自到场,不仅与韩国理在包厢中饮酒聊天,而且还举着酒杯走到大厅,兴高采烈与一些宾客碰杯饮酒,惹得许多宾客受宠若惊,大为意外。
要知道,麦港督除非港务场合外,平时可是很少出现在私人酒宴的。这次专程来替韩国理接风洗尘,可谓是给足韩处长面子,在替韩处长站台。
而庄世楷、邵先生等人则没受到韩国理的邀约…
葛白也推辞出席了酒宴……
因此别看酒宴上推杯换盏,气氛热闹,可前来参与酒宴的宾客们全都眼光犀利,光从谁来谁没来,马上就能意识到目前港岛警务处内部两股力量正在角力,将来的竞争恐怕会极为激烈。
好在内部角力都有尺度,也讲规矩。
接下来两任警务处长有一周的交接时间。
这一周时间内交接倒是非常顺利,双方都做好准备,不存在刻意阻碍的情况。
12月。
30号。
葛白处长任期的最后一天。
傍晚。
下班。
葛白抱着最后一箱私人物品离开处长办公室,只见几名穿着西装的保安部警员,以及一位穿着短裙的洋马秘书,一行人都各自抱着一个纸箱跟着葛白先生身后走进电梯。
“叮当。”电梯抵达一层,葛白抱着纸箱带着一行人走出电梯,抬腿向大门走去。
一名名沿途遇见他的警员、警官全部立正敬礼,给足面子,大声喊道:“goodbey,sir!”
““goodbey。”葛白面带微笑,轻轻点头,表情要比往日和煦很多,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一股情切。
往日代表警务处长职位的制服与肩章,也都全部退还内务部上收洗衣房保留。
新任警务处长会有新订做的崭新制服。
而每任警务处长的制服都会在内务部保留。
最后葛白走到总署大门处,脚步一停,回头望向大楼前的皇家警徽、以及警署门匾,眼神当中流露出不舍。
他在这栋大楼内执掌最高权力十余年,是港岛历史任职最长的警务处长,经历过几个不同时期,亲眼见证着港岛开埠以来的发展、变化。
虽然他是一个以“入侵者”姿态统治港岛的“鬼佬”,但是历史长度再稀释到个人身上,已经无法否认他对港岛的感情,特别是在离开前的情绪。
何况,他虽然没对港岛做出实质性的发展贡献,但是很明智的站对立场,这些年华人警员的地位、待遇都有明显上升,期中绝大部分是华人警员们用血汗拼出来的,也有一些源于认同和扶持。
因此,警队华人内部对于葛白的评价都还算正面,对他也足够尊敬、礼遇。
”唉。”葛白长叹口气走到行政车前,保安部警员与秘书等人,与他把纸箱放进后备箱。
行政车是辆商务车。
他已经没有一号牌照的待遇了。
秘书在放好私人物品后,上前出声说道:“长官,您的私人物品已经全部放好。”
“您在于马己仙峡道50号处长官邸内的私人物品也已搬出。“
葛白拉开车门,坐上后排,点点头道:“去半岛酒店。”
“是,长官。”
秘书清声应命。
随后她坐上乘坐副驾驶,保安部警员则坐上后两辆车,一行人驱车离开警署大楼,葛白再也不会回来了。
庄世楷站在刑事科办公室里放下窗帘,目光清澈的轻轻讲道:“一路顺风。”
“庄sir。”这时马军端着一杯咖啡走进办公室,庄世楷转身接过咖啡,一屁股坐在书桌上,开始跟自己在总署内的马仔交代两句。
至于“葛白”的荣休仪式已经在下午举行,总署内部的警队高层们,也已经见过新任处长“韩国理”。
第二天就是“韩国理”即将走马上任的日子。
第二天。
清晨八点。
今天也是葛白乘机离港的日子。
一架英航专机的起落架旁,几辆黑色轿车一字排开。
庄世楷带着蔡元琪、周华标、李树堂三人站在车前,一个个西装革履,精神抖擞,十分严肃。
葛白这时则拖着一个行李箱缓缓走出登机通道,在两名安保人员的陪同下来到起落架前准备登机。
当他看见庄世楷带人等在那里的时候,眼神里立即流露出惊喜,颇为惊讶的讲道:“庄!”
“你怎么来了?”
他上前拍拍庄世楷的肩膀,表情非常开心。
安保人员先行把他的行李运送上机。
庄世楷则带着蔡元琪等人立正敬礼,大声喊道:“下属代表华人警员礼送长官离港!”
“祝长官回祖家竞选成功,当选执政!”
“祝长官回祖家竞选成功,当选执政!”蔡元琪、周华标、李树堂三人紧跟着大喊道。
葛白目光中闪烁着泪花,心里充满感动,轻轻拥抱庄sir一下讲道:“多谢。”
“我答应过。”
“你离港的时候前来送你。”庄世楷露出微笑,给予葛白一个非常体面的结局。
什么叫荣休?在港岛警队披着红彩,戴着勋章致辞不叫荣休!有庄sir亲自送行的才叫荣休!
葛白满脸舒适的叹出口气:“多谢你还记得这句话。”
“有空到伦敦找我。”
“我会带你领略伦敦人的热情好客……”
随后他又举起手表讲道:“我先登机了。”
“你现在回去还赶得及参加安全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