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leu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來自繆星笔趣-第848章 鬧事分享-k0dre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看到丁蒙的冷笑,别人还不知所谓,但战天却是手足冰冷。
忽然间这个贵族子弟发出了“啊呜”的一声低鸣,随即就捂住了自己的咽喉,他感觉一双看不见的鬼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丁蒙轻轻一招手,他就不由自主的飘起来了,飘到了丁蒙的面前。
丁蒙忽然一摊手,远处的战枫浑然一惊,他腰带上的长剑居然不见了,再一抬头就发现长剑到了丁蒙的手中,丁蒙已经将精光四射的利剑抽出了剑鞘,竖在面前打量着:
“钢鬃国的冶金技术真的不错啊,这剑卖到联邦那绝对是天价。”
贵族子弟一张脸憋得老红:“你……你想干什么?”
丁蒙道:“我来给你变一变肤色。”
话音一落,长剑脱离手掌飞到空中,以极快的速度绕了对方身躯一圈。
“啊——————”那贵族子弟立即发出了痛苦的叫声,长剑在他身躯上切出一条环绕了整个腰部的口子,蓝色的血液立即渗了出来。
接下来令人不忍直视的一幕出现了,丁蒙的眼神微微一用力,“哧拉”一声脆响,就像布匹被撕裂的声音,贵族子弟下半身的皮肤和毛发真的不见了,竟被活生生的剥裂下来,露出了淡红色的血肉之躯。
要知道钢鬃人全身最坚硬的部位就是这种固化皮肤,寻常刀枪根本洞穿不了,但现在愣是被丁蒙撕下来了。
“呵呵,你不是那么喜欢给人改变肤色吗?我倒要看看你变成异人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丁蒙狞笑。
贵族子弟哪能回答他,当场就痛得昏迷了过去。
一时间人群大乱,这群年轻男女尖叫着转身就逃,但怎么可能逃得了,念力把每个人都定在原地摁得死死的。
“你既然这么喜欢笼子,那就进去呆着!”丁蒙随手把贵族子弟丢了进去。
笼子的切口处自动复原,倒在地上的钢栅栏嗖的一下飞回去,把笼子彻底焊死。
战天一直没动,他不是不动,而是不敢动啊,丁蒙到现在都没有气息波动展现出来,直觉告诉他:自己要是敢动的话,下场可能比这年轻小子还惨。
“你剥了倪尧的皮,他父亲可是大武士阁的长官,你要倒霉了,人类!”有人在小声嘀咕。
“哦?”丁蒙笑了,“那个说话的家伙,赶快通知他父母来这里,来得慢了,我就把这小子从这天台上扔下去。”
那人似信非信的看着丁蒙,慢慢的摁动了手上的腕仪,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估计是在喊人。
战天一下子明白了丁蒙的思路,丁蒙就是要在这里惹事,把元老会的霸主们惊动到这里来。
但他还是太低估丁蒙发起狠来的手段了,丁蒙此刻已把一根手指按在笼子上,望着笼中昏迷的贵族子弟狞笑道:“想装死是不可能的,我来检测检测,看看你有没有当烧烤材料的潜力。”
手指上的微量源力沿着栅栏钢条蔓延开来,这都是丁蒙最普通的热力源能,但随着源能在笼子上流窜,这些钢条的温度就慢慢的升高了。
那贵族子弟很快就被烫醒,如同剥了皮的猴子一样在里面上蹿下跳:“烫,烫,烫啊……”
丁蒙却没有停手的意思,一直在冷笑:“我看你平时坏事没少干,好好尝一尝烧烤的滋味。”
笼子已经开始起火,源焰灼烧血肉的“滋滋”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贵族子弟终于哀嚎起来:“大人,大人,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你饶我一命……”
丁蒙道:“不急,你一会被烧熟了,就会变成黑色,你们不是喜欢黑色吗?我满足你!”
源焰已彻底将这个人包围,无情的灼烧着,哀嚎声听着就掺人,全场几十个人根本不敢开口出声,这场面太惨了。
此刻楼道口哗啦啦涌进来大堆侍卫,为首一男一女两个钢鬃人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住手!”男性钢鬃人一脸的威严。
女钢鬃人却哭天喊地的:“尧儿,我的儿啊……”
“你就是倪竟?”丁蒙冷冷的盯着男钢鬃人。
倪竟眼中喷着怒火:“你既然知道我,还不快快住手?”
丁蒙停止的注能,这倪竟的儿子虽然折磨小白,但没有要小白的命,所以他也没打算真的杀了个这个废柴,不过这倪尧已被烧得不成人形了,就算救得回来也废了。
“帮你管教管教你的这个智障儿子!”丁蒙放开铁笼,慢慢的上前。
倪竟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在皇城闹事,来人,给我拿下他。”
“不要让你的部下白白来送死!”丁蒙轻描淡写的说道。
战天这会赶紧上前:“倪大人,息怒,息怒啊!”
一看战天督军居然在此,倪竟的理智就恢复了几分,但一看远处的儿子半死不活的躺在笼子里,他的怒火又上来了:“难道我大武士阁要拿人,还有谁敢阻拦吗?给我杀了他!”
一群侍卫挥动着各色刀剑战锤蜂拥而上,然而冲到一半,半空强光闪过,这群人扑通扑通的全跪了,仔细一看所有侍卫的膝盖全碎,竟是被战枫那把长剑削开的。
至于这一剑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结束的,就连战天都没看清楚,现在剑在空中转了个圈,又飞回丁蒙手上去了,自始至终丁蒙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
倪竟的脸色沉了下去:“你敢对大武士阁的人动手?”
丁蒙盯着他:“刚才是你下令要杀了我?”
倪竟被他这一眼盯得心头直发毛,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孱弱人族形象荡然无存,取代的是一个伟岸的巨人,他终于发现丁蒙不是一般人。
“跪下!”丁蒙一声厉喝。
倪竟身上的金色战衣立即化为了碎片,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跪下了。
这一幕真是把全场的皇室成员惊得目瞪口呆,大武士阁的监察长官还没开打就被吓跪了?
其实不然,主要是丁蒙现在的念力太强大了,倪竟根本抵挡不了,所谓的什么大武士阁长官,顶多也就是个初级战君,这种级别也敢在丁蒙面前鸡毛子喊叫,那纯粹是找不自在。
丁蒙拎着还在滴血的长剑慢慢上前:“你儿子一天没事虐待我朋友,有多长时间了?”
倪竟跪在地上,满脸憋得通红,他不是不回答,而是所有力量都在抗争念力。
丁蒙淡淡道:“念在我朋友没有性命之忧,我从宽发落你,今天只要你一只脚,你回去之后好好管教你的儿子……”
“丁大人手下留情!”战天这次是真的急了,看样子丁蒙是准备把倪竟的脚给砍下来,真要脚没了,那倪竟这个人也就废了。
丁蒙忽又停下脚步,目光落在了远处的通道口上,这次是一大群皇家侍卫拥簇了两个气宇轩昂的老者走了过来。
元老会的霸主终于被惊动了,幸好这两个人丁蒙也认识:海神和西朗!
“丁大人,两年不见了!”海神倒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是啊,两年不见了,你们可能都认为我死了,于是开始随便乱来了。”丁蒙不动声色的答道,这话也暗指自己不在的时候,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小白的,“海神大人当初所说的优待,就是这么个优待法?”
本来惩罚了倪尧,丁蒙的气就消了大半,但现在他又看见人群里跟着明家兄妹,他这火气又上来了。
他指向明远:“你还是长兄,就看着自己的兄弟天天被这些不学无术的皇室子弟羞辱吗?”
明远走上前:“丁大人,四弟这件事情我有责任。”
他姿态放得很低,因为他看到了倪竟跪在地上,大武士阁的长官都跪了,自己要逞强殊为不智。
明远主动在揽责,明剑也低头不吭声,丁蒙的厉害他是早就见识过的。
丁蒙的目光落向那玩世不恭的明雪:“我问你,小白是不是你诱骗出来的?”
明雪高傲的一甩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霸主大人在这里,难道你还敢放肆吗?哼!”
丁蒙点点头:“这件事先放着,我再问你,明黎夫妇是不是你毒死的?”
此言一出全场大哗,所有人吃惊的看着明雪。
明雪大怒:“你胡说八道什么?”
丁蒙道:“明黎夫妇死于掠噬界奇毒银骨花,这种毒药很难被发现,以你一介普通人的身份,你根本没法子弄到手,想必是有人暗中唆使你去做的。”
“你血口喷人!”明雪怒不可遏。
丁蒙懒得理她,继续道:“明黎夫妇是帝国大臣,旁人想毒死他们恐怕很难,只有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才有可能得手,你作为长女他们对你根本毫无防备,你的嫌疑是最大的,他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下毒的人是你……”
丁蒙轻轻的一勾手指,明雪的上衣口袋自动飞出来一个晶光瓶,瓶中一根指头大小的奇花浸泡在一片透明液体中:
“如果人不是你毒死的,那这瓶银骨花你是从哪弄来的?”
明雪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
明远慢慢的转过身,目光如刀锋一样盯住了她:“三妹,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这么问话,无疑就对丁蒙的话相信了几分。
明雪的表情明显慌乱:“不是的,大哥你不要听他乱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银骨花,那是我从联邦那边买的香水……”
丁蒙忽然把晶光瓶抛向海神:“是不是掠噬界的奇毒?相信两位霸主大人还是有那个眼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