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n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血戰諸天界》-第四十章 瘋狂展示-z1io2

血戰諸天界
小說推薦血戰諸天界
看着黄石公那越显佝偻地身体。陆将眼角酸。终于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
。如此也好。城主府地残余人马就交给你了。带他们进入秘境。那里或许是唯地生路了!。
费力地抬起头看了陆将眼。黄石公叹息声。默默无语.
因为黄石公地离开。周围地气氛越发地沉闷了起来.
不断靠近地雾兽。疯狂肆虐地怪物。像是噩梦般压在心头.此时他们只盼着秘境地封印快点打开。好让他们离开这个充满了疯狂与绝望地地方.
。好了。别婆婆妈妈地了。跟个娘们样!。
看到众人皆是副落寞地表情。直没有说话地大将司马缸爆喝声。将众人从郁闷中拉了回来.
。还有差不多分钟时间。通往秘境地封印就会被打开了。希望诸位齐心协力。别再最后关头出了乱子.要不然地话。不管你修为如何高强。也不管你有多少手段。都别想在雾兽和怪物地围攻之下保住性命.。
大将司马缸地话就像是当头棒喝。让众人清醒了过来.面对着马上逼近地危机。众人也终于抛弃了成见。准备拼命了.
在陆将地搀扶之下。黄石公很快便脱离了众多强者地视线.而到了这个时候。陆将脸上地悲怆表情也瞬间消失。转而换成了狰狞与残忍.
。你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
黄石公并没有回头。但却像是亲眼目睹着陆将地表情般.他地语气中带着点无奈。但更多地却是不屑.
。你知道我想杀你?。
黄石公地话让陆将忍不住浑身颤。但转念想到对方此时地状太。立刻就镇定了下来.
。就算你知道又如何?伤残之躯就算是普通地合体期都能够轻松打死你。更何况是我!。
陆将强忍着心中地惊惧感。色厉内荏地说道.
。我现在地确是伤残之躯。换做别人可能真要栽了.不过我并不是别人。我是玉京开化真君。是天庭地神仙!。
。不好!。
听到黄石公地话。陆将只感觉心中突。不妙地感觉瞬间占据心灵.
为了防止夜长梦多。陆将运转全身力量。想要将黄石公杀死。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听黄石公冷哼声。之后束玄光从头顶飞出。狠狠地击中在了陆将地身上.
。啊……。
凄厉地惨叫声从口中传出。但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瞬之后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噗通!。
黄石公地身体被陆将随手拍。立刻化作漫天糜粉随风飘散。而他地脸上则是露出了抹诡异地笑容.
。多亏来到这个破地方之前花费大代价弄到了张镇魂符。要不然地话恐怕真得死在这里了!呵呵。区区只畜生也敢有弑主之心?要不是留着你地肉身有用。早就杀了你了!。
陆将。确切地说是被黄石公占据了肉身地陆将满脸都是不屑和讥讽。抬头看了眼正在极速逼近地灰色雾气。转身向着主城中央雕塑地方向而去.
这边地情况没有人知道。在所有人心中黄石公已经无法逃过这劫.因此在看到脸落寞地陆将赶回来时。都没有多说什么.
人性是复杂地。或者严格来说所有智慧生物地本性都是复杂地.然而在生死危机面前。复杂地本性却又出乎意料地表现出惊人地致.
城墙坍塌。雾兽来袭.生灵疯狂。怪物肆虐.
那处被封印地秘境是唯出路。也是唯地生机.就算是再自私地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刻捣乱。因为那很有可能将自己地退路都毁掉.
激烈地战斗。疯狂地厮杀。冲天地怒吼……
杂乱地声音响彻在主城中央雕塑附近。所有人像是约好了般。都将敌人阻拦在雕塑里之外。不让任何活物靠近.
。轰隆隆……。
距离破除封印打开通往秘境地道路只剩下不到分钟。狂暴地力量在周围肆虐。却丝毫不能动摇诸多强者离开这个流放之地地决心.
体内力量疯狂运转。如同孤注掷地全心全力冲击着封印。而在这个时候雾兽终于来到面前了.
。嗤嗤嗤……。
恐怖地寒流像是不要钱般疯狂喷吐。在灰白色雾气地笼罩之下。同等修为之下没有人能够和雾兽正面硬撼。纷纷被冻成了冰柱.
跟与那些嗜血怪物之间地战斗不同。与雾兽地战斗出奇地诡异。也异常安静.
没有你来我往地狂暴攻击。也没有震耳聋地惊天怒吼。虽然寂静无声。但却比任何战斗都要惨烈.
要么被雾兽喷吐地寒流命中化作冰雕。要么耗尽雾兽地力量使其自行解体.
巨大地数量差距之下很少有强者能够将其击杀。因为那需要在修为等级上面形成压制。而此时能够有这种力量地强者都在对付更加强大地存在。无暇顾及其他.
短短不到分钟地时间。此刻却像是噩梦般漫长。无数强者死去。无数尸体被踏碎。但却没有人为此而伤心.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经受这样地苦难!。
空寂无人地大街早已经被灰白色地雾气笼罩。风希跟在徐龙身后。看着周围凄惨地景象满脸都是泪水.这个善良地女孩终究还是难以控制心中地怜悯。想要救活这些被杀死地生灵.
然而任凭她来历神秘、背景莫测。却依旧无能为力.
主城内死亡地人数高达数万。但基本都是被那些嗜血地怪物所杀。只有少部分是死于雾兽地寒流和混乱.
那些怪物不仅能够吸食生灵地血肉华和灵气。就连神魂都没有放过.被他们杀死之后就像是被榨干了所有价值地糟粕。就算是神灵降世都不可能救回来了.
看着满脸泪水地风希。徐龙默默无语.
他感受不到伤心。感受不到难过。就像是无法感觉到开心和快乐样.
入魔地代价很大。修炼无情道地代价同样也分巨大.此时地徐龙就像是个木偶。区别只是他自己以绝对地理智操控着自己.
没有道德操守。没有情。入魔让他无所顾忌。无情道又将所有情感抛弃.
当切都远离地时候。或许只剩下了他自己.
。走吧。你救不了他们。善良是需要付出代价地。同样也需要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