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1mc精华玄幻小說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討論-第二百二十七章 無痛斬殺心魔推薦-toeal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小說推薦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客人,这边请吧。”
说着,面具姜离带领了这位气质高雅的新客人进入店铺。
屋内的布置会随着客人的不同而改变,玄女宫宫主一进店铺就看见四周都布置着无瑕的玉石、且屋内整洁无尘,处处都流露出纯净的氛围。
让这位新客人坐下后,姜离给她倒了杯热水。
但他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妥,便取了一些茶叶打算泡壶茶。
滚烫的水倒入茶壶中,茶叶在冲击里辗转零落,蒸汽在茶香内徐徐飘起,引得浮躁的心都被彻底涤荡,急躁迫切在此挥散而去,屋内只留下一份被沉淀的安静。
面具姜离正泡着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打断了这位新客人。
“客人,怎么了吗?”
——至始至终,这位玄女宫宫主都撑着脑袋,痴痴地望着他,神情恍惚,目光灼热!
姜大老板很无奈,自己脸上的纯黑面具这么好看吗?
而被面具姜离打断后,这位玄女宫宫主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只见她轻抿红唇,急忙拿起面前的水品了一口,试图靠转移话题来掩饰尴尬:
“咳……店家,你这茶确实是口感醇香,这是哪里的上好茶叶?”
面具姜离微微一愣,声音中满是无奈。
“客人,你喝的是普通热水,我泡好的茶还没倒给你呢。”
玄女宫宫主:“……”
刚才听到“姜离是淫贼”这一消息后,牧小竹和小蛟龙相互对视,显然意识到这其中有巨大的八卦。
他俩不约而同的停下手中的活,迅速来到店铺门外围观,兴致勃勃地充当吃瓜群众。
“哈哈!老板当淫贼居然被找上门了!这可是大事件啊,你快叫冰蝶回来一起围观啊!”
小蛟龙生性活泼,好不容易看到姜离的八卦,自然是兴奋无比。
相比之下,苍刀魔尊牧小竹倒是清醒得多。
她自然不相信,这个实力恐怖、整天淡然随****世间的家伙居然会是淫贼。
很显然,就件事大概就是一场误会。
不过能看无所不能的姜离吃瘪,牧小竹倒还是很有兴趣的,她还从储物袋拿出一些瓜子,跟小蛟龙一起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面具姜离也没搭理他们,直接看向面前这位深情望着自己的女子。
“客人,你说说看,我怎么就成淫贼了?”
玄女宫宫主对外宣传的是“神秘商人偷看她洗澡”,面具姜离有些无奈,想问个清楚。
只见她幽怨一叹,轻启朱唇:“我领悟的法则为‘纯净’,平日里,我都是在我们玄女宫深处禁地的至纯灵湖处修炼。那日我跟往常一样沐浴于湖中,你的传音却蓦然响起,直接撼动了我领悟的法则,让我道心不稳,跌落一个小境界……”
听到玄女宫宫主的描述,面具姜离陷入了沉默之中。
思考了一番后,他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这玄女宫宫主是以领悟“纯净”法则进入的化神期。
前些日子,她未穿衣服于至纯灵湖沐浴时,听到了姜离通告天下的传音,便误以为姜离当时正藏在禁地里偷看她赤衤果的身子。
一向追求至纯至净的她,蓦然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多了一份污点,不再像往日那样完美纯净。
这也让她质疑起了自己是否能够继续领悟天地间的“纯净”法则,道心瞬间发生了巨大动摇,自然而然导致了修为跌落。
“客人,我当时是通告天下,并没有跟你近距离接触。想必后来你也得知了真相,恢复了对法则的领悟吧?”
面具姜离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玄女宫宫主,发现她的实力其实早已经恢复到了化神中期。
——知道自己的纯净并没有被玷污后,她自然也就恢复了对“纯净”法则的领悟,回到了原先的境界。
既然她已经恢复了实力,那为什么还要大肆宣扬谣言,试图吸引神秘商人的注意力呢?
陡然间,面具姜离面露恍然之色,想到一种可能。
“莫非,客人你因此产生了心魔?”
“是的。”玄女宫宫主至始至终都在幽幽地看着他。
“一开始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我法则不稳,内心对你恨之入骨,日日夜夜都想将你千刀万剐,让你付出代价。
因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亦不知道你的容貌,所以在我心里,你就是一团朦胧且神秘的黑色人影。
你究竟是强大还是弱小、样貌身材又是如何?
每当我孤身一人在月影下徘徊,我都清楚地发现,无论我的情绪是喜悦还是恐惧,你神秘莫测的身影至始至终都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紧紧攀附着我的一切。
渐渐地,我有了执念。
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缥缈传音的背后到底有怎样的从容淡然?神秘的黑影背后又究竟是怎样的容颜?你究竟是谁,来自何方,有着怎样的性格……
久而久之,我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是有了心魔。
后来经过询问,我也得知你只是传音了天下而已,并没有看到我的身子。得知真相后,我心中的污点芥蒂荡然无存,随即恢复了对法则的领悟,重回化神中期。
可是,虽然我对法则的领悟恢复了,但你那神秘的身影还深深地镌刻在我的脑海!
不找到你,我这心魔只会继续深藏在道心之中滋生壮大,让我难以寸进!”
……
玄女宫宫主情绪有些激动,面具姜离摸了摸下巴,大概也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大概就是,姜离的传音给她留下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影响,她一直猜测着姜离的样子,久而久之竟是沦陷于他的神秘莫测。
原先她因为对姜离的未知而感到了压迫、憎恨、恐惧,可也许姜离是唯一能让她道心动摇的人,渐渐地,她内心开始了不断幻想,心绪又变成了猜测、依赖、向往……
——看样子,这很像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啊!
“所以,你就费尽心思散布谣言,以此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与你相见?”
“嗯……只要你摘下面具让我看到你的真实样貌,我那因为各种幻想而滋生的心魔自会灰飞烟灭。”
玄女宫宫主死死地盯着面具姜离的漆黑面具,内心渴望到了极致。
看了看面前女子绝美容颜上的期待,又看了看门外兴致勃勃吃瓜的两个临时工,面具姜离暗自叹息。
“麻烦啊……”
很明显,这玄女宫宫主已经因为过度幻想,对自己倾注了太多的情感。
就算自己把她的心魔执念消除了,
她也会牢牢记住自己的样子,
之后继续产生依赖情绪,
甚至还会有爱恋仰慕之情!
纠结万分后,姜大老板还是做出了决定。
“罢了,我这次赠你一次无痛斩杀心魔服务,你回去把谣言澄清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玄女宫宫主蓦然失了态。
她如小鸡啄米般一直点头,媚眼如丝,用无比渴望的眼神凝视着面具姜离。
“嗯嗯嗯,以后我一定经常来你们店铺交易!”
反正摘个面具就能完事,从此还能获得一个长期客源,姜离这次简直没什么损失。
不就是露个脸嘛……
就这样,面具姜离将手抬到空中,即将放在了漆黑的面具上。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玄女宫宫主蓦然瞪大了如水的眼睛,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
只见手掌掀起了面具,面具脱离了面部。
“这,就是我的真实面目!”
门外,磕着瓜子牧小竹呆了,吞着瓜子的小蛟龙也呆了。
他俩沉默着,目睹了自己的老板正顶着一张大藤的脸,一本正经地看着那位女子。
……